下一章          上一章

 

    “敬礼!”

    随着命令,军乐的鼓点轰鸣声骤然响起,而而士兵们也在军官们的带领之下,同时高喊了起来。笔趣阁  w?w?w?.?biquge.cn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数千人同时的呼唤声,汇聚成了一条娟娟溪流,然后直冲云霄,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之震颤。

    在这声呼喝停下来之后,陈昇又挥了挥手。

    “辽东军,万胜!”伴随着又一声呼喝,士兵们将手中的长枪和火枪都举了起来,如同丛林一般的枪尖闪耀着慑人的寒光,然后这些武器又被重新收了回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几千人的部队,随着陈昇和一级级军官的指挥命令令行禁止,就好像如臂使指一样,虽然这是检阅,但是厮杀的血腥气息却扑面而来。

    “百战精锐,原来说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吗?”太子心中暗想。

    在经常出入父皇的军营,禁卫军的阵列也见了不少,不过他从禁卫军那里虽然看到过严密训练之后整齐的军阵,但是看不到这些士兵身上的那种悍勇之气。

    今天一见,一直都在书斋当中读书、极少能够见到类似阵仗的他,现自己的腿微微有些软。

    放眼望去,一列列士兵们都在看着自己,或淳朴或刚毅的脸上,充满了激动崇敬。

    这种激动和崇敬,他当然知道,不仅仅是针对自己的,将士们奉若神明的是他的那位英雄气概举世无双的父亲。他突然感到为有这样的父亲而十分光荣。

    哪怕只是为了不坠父亲的威名,他也必须做好这个大汉的太子,一刻也不能松懈。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花费了极大的努力让自己克服了心中油然而生的畏惧,站得笔直。

    这个时候,在万军的众目睽睽之下,纪国公陈昇元帅深深地躬下了身来,“太子殿下,辽东军第三旅已经整备完毕,还请太子殿下检阅!”

    “元帅有劳了。”太子将元帅扶起,然后他昂看向了严阵以待的将士们。

    他想要对这些将士们说些什么,但是一下子感觉自己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

    “众位将士,辛苦了!大汉以诸位为荣!”平素自诩才思敏捷的他,憋了一会儿之后竟然只说出了这样平淡无奇的话。

    然而这样的勉励足以让他身边能听清的将士们欣喜若狂了,他们在军官的严令之下不能行礼,最后只能以大声的呼喝来回敬太子。“谢太子殿下!”

    远处的士兵们原本听不清太子的话,但是在太子身边的士兵们呼喊的时候,他们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犹如是波浪的传导一样,“谢太子殿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再度冲上了云霄。

    在元帅的陪同下,太子沿着军阵一路前行,巡阅士兵们的军阵,每经过一个军阵的时候,都会有第三旅的军官跟他介绍这个军阵是属于旅里面的哪一支部队,以及这一支部队有过什么英雄战绩,而每次他都会稍微放缓一下脚步,耐心地看着士兵们阵列和装备,如果不是因为阅兵的时间有限的话,他还想要驻足一下,同这些士兵们谈谈。

    不过毕竟时间有限,他只能走马观花,一边欣赏着被擦得锃亮的武器、战意十分高昂的马匹,一边慢慢地向前走了过去。

    数千人的军阵看上去很长,似乎一直绵延到了天边,但是再唱终究还是有尽头的,太子在陈昇为的一群军官的带领下,终于走到了军阵的末端。

    这里同样站立着一个军阵,不过这个军阵的构成很奇怪,从军服上的标识来看,既有高级的营正团正,又有一般的低级军官,甚至还有士兵混杂其中。而第三旅上一任的旅长赵松,也赫然作为最后一人,也身穿着簇新的军服站到了队列当中,昂然屹立着。

    大汉军队最讲究纪律和阶序,一般不会出现这么繁杂的队列,不过今天这么设置是事出有因的——这些人都是最近立下了功勋的将士,今天将由太子亲自来给他们授勋,作为检阅的最后一个环节。

    太子停下了他的脚步,走到了这个军阵面前。

    他先靠近的是一个士兵,这个士兵身材十分瘦小,而且看上去十分年轻,他的个头和太子这个少年人差不多,而且皮肤黝黑,手上也布满了粗糙的茧子。当太子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虽然勉强站直了,但是身体却微微摇晃,显然激动到了极点,好像还不习惯成为全军的视线焦点似的。

    这个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的士兵,居然是立下了殊勋,将由自己授勋?没有弄错吗?太子的心里闪过了一些疑惑。

    “这位是第八团二十五营的廖小栓,他在两个月前和连队里面的弟兄一起去科尔沁部清剿蒙古残匪,在追击的过程中他和几位弟兄一起和部队走散了,而且其他人要么冻伤要么受了其他伤,结果他单枪匹马地拿着枪自己挖坑据守,愣是在残匪的围攻下守住了阵地两天两夜,救回了几位兄弟的性命。回来以后,旅里面评定功勋,最后决定为了表彰他的勇敢,要给他授一等葵花勋章,同时提升他为队正。”

    太子知道,在大汉军中,葵花勋章以铁制作,分做三个等级,专门授予给底层的队正和士兵等专门在前线厮杀的士兵,用以表彰作战勇敢的殊勋。

    一等葵花勋章是最高等级,轻易不会授予,这次他所在的旅里面经过讨论之后决定授予给他,可见他作战多么勇敢,所克服的困难又是多么艰险。

    好厉害!太子心中原本的疑惑顿时被一扫而空,心里充满了对这个士兵的敬佩。

    “廖……廖队正,果然是少年英雄!拼死奋战,守护战友,为国流血流汗,”太子看着这位士兵,自内心地赞许着,“还请再接再厉!”

    他一边说,旁边的人一边拿着一个盘子递了过来,上面有一枚锃亮的铁质葵花形状的勋章。

    然而,被太子如此夸奖,这名士兵却并不显得有多么激动,反而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好像自觉自己配不上这么大的殊荣似的。

    “太子殿下,俺……俺当时没有想过那么多,只想着不能让兄弟们落到蒙古人的手里……并没有想过其他东西。”他不敢看太子,显得十分局促不安,“最冷最累的时候,俺也……俺也想过要跑或者要投降,想过就这么算了……但是一想到投降之后兄弟们可能会被他们害死,所以,所以最后还是咬了牙挺了过去!最后,最后俺都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住了,要是……要是……再被围攻一天的话,俺……俺说不定会跑……”

    他一边说,一边带上了些哭腔。

    “廖小栓,你在说什么?”他这一番剖白,不光是太子听得十分震惊,就连旁边的军官也是勃然色变,“当着太子的面,你说这话做什么!”

    在军官看来,给他授勋是旅里的决定,不管是不是合适,总之只要决定了就是合适的,可是他在太子面前居然揭自己的短,说自己配不上这样的授勋,这不是给整个旅丢脸吗?

    而等待授勋的其他人也纷纷起了骚动,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跟太子说自己想过要逃跑,配不上授勋。

    “俺一开始是不想说的,俺也想就这么拿着荣誉回乡等授田……”在上司疾言厉色的呵斥之下,廖小栓哭了出来,“可是……俺心里实在害怕,怕骗了老天爷!皇上给了天下太平,让俺一家有了饭吃,这是天大的恩情,现在太子殿下又亲自来给大家授勋……俺,俺不能昧着良心,让太子殿下的好意给沾了灰,也让其他人的勋章也沾了灰!俺想了一天,原本就想这么瞒下去,可是还是昧不过心,现在俺终于大起胆子了,随便怎么处置俺,俺一句怨言都不会讲!太子殿下,俺……俺对不起你!对不起皇上!”

    他一边说一边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既愧疚又恐惧。

    太子被这一幕弄得十分惊愕,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转过头来,看向了陪同他的军官。

    “太子殿下,他……他……抱歉!”这意料之外的变故,让军官的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来,“我们先把带回去,好好问问情况,殿下先给其他人授勋吧。”

    接着,这位军官挥了挥手,示意士兵将他架走。

    正当士兵们已经走到了廖小栓的旁边时,太子终于回过了神来。

    “住手,别带走他!”

    “殿下?”军官有些莫名其妙。

    “别带走他,我要给他授勋,他该得的东西还是要拿走的。”太子严肃地说。

    “这……”军官犹豫了。

    “在保护战友,和敌人殊死奋战的时候,心里怎么想不重要,只要坚持做了就行。他独身抵抗了两天两夜,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这都不表彰还表彰谁?”太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再说了,身处在那样的环境下,有几个人会不害怕、会不退缩?他敢讲真话,比什么都好,很多人说话漂亮多了,事到临头的话恐怕还不如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