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金州城外的原野当中,伴随着春风的是一阵喧嚣。?? 笔?趣?阁  w?w?w?.biquge.cn

    在春风的呼唤下,辽东已经从表到内都焕然一新。积雪已经慢慢化开了,汇聚成了溪流,然后向海边奔腾而去,而远处的群山连绵起伏,由雪白变得苍绿了。在近处的山坡上,小草也悄悄钻出地面,这一片,那一簌,给陡峻的山坡点缀上新的绿意。

    原本这里的原野是十分宁静的,但是?今天却多了不少喧嚣,一队队大汉步兵的红色军装列集成片,然后一片片地在草地上覆压而过,这火一般的颜色,让草地上原本的绿色黯然失色。

    数千只脚和随同迎风飘扬的旗帜向前缓慢地移动着,听从军官小声的口令或停步、或转弯,他们一直保持着恒定的阵型,然后与其他的士兵保持间隔排成队列,接着越过一个又一个已经部署好队列的步兵方阵。

    也许是多年严格的训练所带来的结果,除了军服一致之外,他们的面孔上的表情也变得整齐划一起来,上面既有多年征战所带来的淡漠和镇定,也有被大汉皇太子殿下以及总司令官共同检阅所带来的兴奋感。

    这群士兵是隶属于大汉辽东军第三旅的步兵,他们大多数参军多年,参加了平定辽东的绝大多数战役,可谓是战功赫赫,是大汉的精锐之师。他们之前的旅正正是前阵子刚刚被调回京城的赵松,而这个旅当中有一个团,将会在太子巡阅完毕之后跟随太子和赵松一起走上运输船,奔赴高丽,然后参加对日本的攻伐,再为大汉夺取更大的胜利。

    而就在这些步兵的不远处,到处可以听见节奏十分均匀的马蹄声和马刺的碰击声,这些穿着制服和盔甲的身材高大的骑兵,骑在同样高大笔挺的战马上,夹杂在各个步兵方阵当中,人人都显得既充满了英气和骄悍之气,而又杀气腾腾。而在步兵方阵和骑兵行列之间,有一些穿着显眼制服的军乐手站在队列中间,随着军官的呼喝声不断变换鼓点,用这种方式在人海和烟尘当中指挥每一个方阵。

    在一些步兵方阵的间隙当中,炮队也将大炮推了上来,一门门擦得闪闪亮的大炮在炮架上颤动着,可以听见炮架零件震动的响声,甚至好像能够闻到上面飘散出的火药的味道。炮兵们在步兵和骑兵之间爬行前进,然后遵循着事前的安排,在指定的地点拉开距离停下来。

    大汉军队最为重视炮火,辽东军之前又是大汉最主力的军团,因为各个炮兵部队里面配备的都是最好的大炮,炮兵也经过了最严格的训练,接下来有一支加强了的炮兵部队将会被调往高丽并且参与征日大战,他们深信自己能够用自己辛苦操练所精熟的炮术,让日本幕府军队尝够辽东军之前的敌人们所尝的痛苦。

    士兵们的行列之前,都站着领队的军官,而这些军官们都全身穿着检阅用的簇新制服,个个都站得笔挺,他们的胸前都佩戴着各种勋章,这些铜铁或银质的勋章,证明了他们一路上南征北战的历程,也证明的自己的勇敢勋绩。

    在每一个严阵以待方阵当中,这些身经百战、而且都能战而胜之的士兵们都竖起了自己的火枪和长枪,一簇簇明晃晃的枪尖在晴朗的晴空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几十个方阵的闪光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来。而每个骑兵也都把自己的马鞍、盔甲和装具都擦得锃亮,每一匹战马也都受到精心饲养,毛色亮,像绸缎般闪耀着光彩。由于士兵们行进和排列的动作,因为多年来的训练而整齐划一,所以在他们的阵列当中,好像个人已经消失了一般,数千人被捏合成了一个的整体。大汉的军威,也在这阵列当中展露无遗。

    为了迎接太子殿下亲阅的罕见的阅兵仪式,军官们都穿戴得极其考究,恨不得将制服上的每一个纽扣都擦得亮,而每个士兵也都是精神抖擞,深怕在太子殿下面前丢了自己部队的名誉。他们因为极为高度的组织纪律性,按照平日里操练时的队列行进,并且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如上面安排的那样,在预设的阵地排好了队列。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应该身处的位置上,紧张地等待着。如果今天不是检阅而是真正的战斗的话,已经集结完毕的他们,似乎马上就可以投入到战争当中了,而在辽东,没有任何一个敌人可以抵挡得住他们的进攻。

    现在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只等检阅的人快些过来,审视他们的威荣。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上的太阳越来越高了,原本早晨的寒意也慢慢地消失了。就在这时候,金州城通向这里的大路上,突然响起了雷鸣一样的轰鸣声。

    阵列边缘位置的军官和士兵们,听到了这轰鸣声之后,将头偏转过来循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他们视线所及的地方,灰尘四处飘扬,将大多数东西隐匿在了灰雾之下。但是很快,被刷成了火红色大型马车车队,在奔马的拉动下,从黄雾当中冲了出来,急地向这边接近。而在马车的周边,穿着专门制服的亲卫骑兵们驾驭着精挑细选的高头大马,围绕在这些马车的周围,护送着马车向前行进。

    这些马车宽阔而且运行平稳,是关内专门的工厂制作的,然后赐给了辽东军内高层使用,经过了专门的西洋工匠的改进,路上的颠簸被减少到了最小,因为使用的车轴和车厢制作不易,所以关外的工坊至今还仿制不出来。正因为这个特殊的背景,所以在沈阳城和整个,这些马车本身就宣告了身份地位。

    而今天,马车里面乘坐的人肯定就是来巡阅大军的太子殿下和辽东军内高层了。

    “殿下要来了!”

    “太子来了!”

    一声声窃窃私语如同海浪般从队列的边缘向另一个传递了过去,然后激起了微微的骚动,但是很快就被军官们弹压了下来。

    在军官的呼喝下,队列重新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翘以盼,看着疾驰而来的车队,满怀激动地期待着。

    当行进到距离大军的队列没有多远的时候,马车放慢了度,然后在队列的边缘处停了下来。

    接着,中间一辆马车的车厢门打开了,几个人次第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一个穿着红底军礼服,胸前佩戴着银色的兰花勋章,大多数军官都认得,这是陈元帅最为信重的从军参议宁泽光。

    第二位下来的穿着镶着穗花边的军礼服,胸前则佩戴着金质的梅花勋章,在阳光下尤其显得耀眼,这个人每个官兵都认识,他就是辽东军的总司令官、敕封纪国公陈昇元帅。

    他带辽东军多年,在军心当中,威望仅次于皇上,因此一看到他的时候,将士们都有些激动,就连队列都出现了一些松动。

    很快,第三个人也下来了,这是一个少年人,他身穿了一身平凡的军服,上面没有任何饰物也没有佩戴勋章。他的个头还不及元帅的肩膀,除了态度温和,并不怯场之外,从远处看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显得有多么特异。

    然而,当看清楚这个少年的时候,大军的阵列当中动摇得更加厉害了,有些人不自觉地想要往前凑近,想要看更清楚一下本朝的皇太子。

    千百年来在国人心中都流传着忠君的思想,皇家一直被崇奉着,所以每当皇家出现在民众之前的时候,都会惹起某种骚动,不过在此时此刻,这种骚动要更加强烈,因为在这些大汉军士眼里,带着他们从徐州起家、百战百胜横扫天下、还天下一个太平的皇帝陛下,是有若神明的。

    很多老兵都曾亲眼见过陛下的巡阅,而后面入伍的新兵虽然无缘得见,但是在和老兵的口口相传当中,也同样将皇帝陛下视为了不可违逆的神明,这种混杂着感恩和崇拜的感情,自于内心,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都是如此。

    如今,皇家的太子亲自驾临巡阅,又怎么能够不让他们也心潮澎湃呢?

    “辽东军将士,真可谓忠勇!”看到将士们如此骚动的样子,太子也十分高兴。

    “辽东军将士是跟随着皇上打建奴的亲军,何止忠勇二字可以形容!”陈昇也有些激动,“不过,在检阅的时候居然能起骚动,是臣治军无能,还请殿下恕罪。”

    一边说,他一边挥了挥手,然后旁边的军官们会意,大声地向队列中的军官们下了命令,而队列中的军官们也马上执行了命令,用呼喝声制止了士兵们的骚动,让他们重新沉寂下来,整齐地站回了队列里面。

    太子放眼望去,一排排的士兵行列整齐,统统站正了目视前方,如同铜墙铁壁一样。

    接着,陈昇挥了挥手,然后,很快,一直在看着这边的其军官们也大声呼喝命令,整个空间好像由暂停又恢复了正常的时间流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