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纪国公……”太子先是有些吃惊,但是马上点了点头,“好的,纪国公的意思我会转告给父皇的。另外,还有一件事……父皇也想让我跟您征询一下意见。”

    “请殿下示下!”

    “父皇想要让我问一下国公,最近几年,国公是不是觉得辽东军和内阁之间的矛盾和争吵多了不少?有没有两边相互掣肘的事例生?”

    “这……”陈昇吃了一惊。

    说实话这种事情是有的,自从大汉立国之后,军方和内阁的争吵就时有生,在许多问题上都没有共同的意见。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尚且能够同舟共济勠力同心,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忍了,但是现在,无论哪边都已经是庞大的利益集团,上上下下不知道牵涉了多少人,纵使有过去的兄弟情分在,争吵和怨气还是免不了的。

    就拿军费来说,几乎每年内阁都要和军方争吵一次,更别说其他事了。

    可是这个问题实在非同小可。皇上通过太子来问自己,那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回答呢?

    可是如果自己据实以告的话,岂不就是暗地里告内阁的状,引起军方和内阁的新一次冲突吗?到时候如果争吵的话,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元帅罕见的犹豫了,他现在并不想和内阁生冲突,也不应该这么做。

    “这几年来……内阁确实和我们辽东军别过一些苗头,不过都是一些小事,没有造成什么大乱子。内阁也是为了国家着想,而不是刻意针对我们,反正每年给我们的军资和军饷都是从没有打过折扣的,地方官也没有给我们惹过事。”

    他一边含蓄地承认了有冲突的存在,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淡化冲突的程度,这样的回答也算是圆滑了。

    “果然是有啊……”太子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

    在读书的时候他以为朝廷的文武大臣们都是一片丹心,只想着为国效劳,但是第一次参加国务会议的时候他就现现实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内阁和军方的隐隐对立,即使没有什么经验的他也能够看得出来,所以现在听到了元帅的回答倒也不是很惊讶。

    “那元帅想不想要从中居合,化解弥合掉两边的冲突呢?”他再问。

    “如果能化解的话倒是甚好……”元帅还是想不明白太子和陛下到底想要做什么。

    “父皇也是有感于最近军队和内阁经常争执不下,有伤朝臣体面不说,对国家也没有多少好处,所以他想要用一些办法来让两边可以更加融洽。譬如……让内阁当中也安插军方的代表机关……”

    “此言何意?”陈昇听得更加奇怪了,“皇上的意思……难道……难道是在内阁当中设立兵部?”

    太子说的这个提议,其实并不奇怪,或者说在之前的朝代里面,朝廷一直都有管军队和兵事的政府部门,比如前明朝廷当中就有兵部,天下兵将的升迁、薪饷、后勤还有兵事图志都归它管。

    不过,如果真这么做了,那岂不是走上了之前那些朝代的老路了吗?

    新朝在建立以后,为了提高军人地位,加强军事力量,严格执行了文武分离的原则,文官一直不能统兵,内阁也无法指挥各地兵将,军队的指挥权被严格限制在了内部,然后只对皇帝一个人效忠负责。这种办法虽然带来了重重弊端,但是至少让军队不受文官约束,大大提高了军人作战的积极性,像前明那时候总兵被小小文臣呼来喝去的情况是再也看不到了。

    也正是因为新朝严格执行了这种重视军事的政策,它才可以厚积薄,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周边的国家和部族,为大汉打下如此广阔的疆土。

    可是如今……如今皇上难道就变了想法了吗?在内阁当中设立兵事机构,那等于就是让文臣可以插手涉足军事,到时候岂不会成为大患?陈昇感觉自己完全想不通。

    莫非是皇上觉得我们这些人的势力太大了,害怕尾大不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让人痛心了。

    “这可是陛下……陛下的想法?”陈昇罕见地有些迟疑了,颤声问。

    “嗯,父皇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太子看不出纪国公的变化,只是耐心地跟他解释了起来,“群臣争执不休,总归不是个办法,不如将内阁设置专门的军部,6军设一部,海军设一部,然后从6海军当中挑选卓有威望的将领充任内阁大臣,再由这两部大臣专门处置军费和各地兵备之事,这样的话,6海军大臣就可以时时和内阁探讨,避免军队经常和内阁闹出矛盾来……”

    随着时代的展,军事也越来越复杂,消耗的钱粮物资也越来越多,因此新朝也有了建立一个统管6海军军事的迫切需求,编制和监管预算、研制和展新兵器、主持军工厂、收藏地图和其他情报图鉴,这些事务都需要专门机构来主持。

    “挑选卓有威望的将领充任内阁大臣?”太子说者无心,但是陈昇却精神一振。

    “是的,父皇就是这么说的。”太子点了点头,“纪国公有什么觉得不对的地方吗?”

    ……陛下居然是想要挑选6海军将领来充任内阁大臣?陈昇终于明白了陛下的意思,也就此放下了心来,陛下终究还是没有限制军队的意思

    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

    这几年的文武分离,让他一边暗自窃喜自己不用受到文臣掣肘之余,也在心里产生了文武之间不可互相干涉的想法,从没有想过军人可以去牵涉到政事当中。再说了,自己和其他将领都是一群赳赳武夫,真的能进内阁当个朝臣吗?到时候闹出什么笑话或者乱子来,恐怕就会贻笑大方了。

    “陛下的意思,臣当然不敢置喙,不过……这样做的话会不会造成政事混乱呢?”他小心翼翼地问,“臣等将领一直只会带兵打仗,文辞公文之事实在不懂。”

    “父皇说6海军大臣负责的就是兵事,也不需要多好的文采,自有书吏为其劳心,大臣只要管好军费和兵备两件事就好。”太子含笑回答,“父皇另外还说,纪国公就是任6军大臣的最好人选。”

    “我……?”尽管已经心有所感了,但是真的当太子说出来的时候,陈昇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纪国公的威望卓重,海内皆知,又是父皇的老兄弟,难道会有比国公更加合适的人选吗?”太子笑着问,“难道国公还不相信父皇的眼光吗?”

    太子所说的是机密事项,目前除了太子和陈昇之外还没有其他人知晓,不过在皇上的心中,在内阁当中设置专门的6海军大臣却已经是板上钉钉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文武官分离的原则是权宜之计,当初这么做就是为了一扫前明崇文抑武的阴霾,重建武人的信心,经过了几年的培养之后,武人的自尊心已经确立了,天下人对武人的歧视也大有改观。然而文武完全分离的弊端也有很多,比如上下沟通不畅,比如预算的编制和消耗难以清晰等等,毕竟一个国家里面,文武大事是无法完全分开的。再说了,完全让6海军独立于政府之外,

    所以,在内阁当中设立6海军部也就势在必行了。

    然而,完全用文官来充任6海军大臣也不行,这样会马上就回到原本的老路,结果变成以文抑武,再说了,如今打仗是一门精密的学问,枪炮兵器、弹药后勤哪样也轻忽不得,哪里能够让不懂兵事的文臣去瞎搅和?

    所以,为了继续维持6海军军人的地位,让6海军的将帅入内阁充任大臣也就顺理成章了。

    6军大臣一职,皇上第一个念头就想到了陈昇,这位元帅在军中资历和威望都是最高的,由他来出任任6军大臣,简直名正言顺,是最佳的人选。这件事暂且不能对外透露,所以皇上就委托太子来征询陈昇的意思,看他同意不同意。

    “这……”因为实在太过于意外,所以陈昇还是在犹豫当中。“那……那以后,按照皇上的意思,在军议事务当中,是内阁当中的6军部优先,还是军议府优先?”

    “父皇的意思是6军部优先,毕竟有大臣之实。”太子马上回答,“6军部负责军政之事,居;军议府则负责具体的战阵之事,为襄赞策划的辅佐机构。也正是为了明确主次,所以才会让纪国公来充任任大臣,让军议府以及整个6军上下心服口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陈昇恍然。

    “叔叔,我觉得这天下,只有你才配得上担当这个职位了,还请国公不要再犹豫了,以免到时候朝野异动!”太子诚恳地再度催促。

    6海军大臣的设立已经是呼之欲出了,而不光是皇家,在天下人看来纪国公恐怕也是最佳的人选,如果到时候这个6军第一人的职位被其他人占去的话,那天下人恐怕会产生很多不利联想,对两边都是面上无光。

    太子的隐含意思,陈昇也明白了。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是实至名归的结果,也是对自己功劳的肯定,自己为什么要一把推开呢?

    舍我其谁!

    “请太子禀告皇上,臣……谢圣恩!臣定当为国效劳,万死不辞。”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