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太子殿下,高丽也和辽东一样,是个贫瘠苦寒的地方,去了之后也请太子殿下多多保重。?  ?????笔趣阁 ??? w?w?w?.?b?i?quge.cn”陈昇继续向他进言,“臣这里有一些滋补抗寒的人参,到时候殿下也可以一并带过去,到时候可以补补身体,此去高丽千里迢迢,太子万万不可轻忽。”

    “是……是……”太子连连答应,就好像是被老师教训的学生似的。

    这两个人表现得如此亲密,赵松和宁泽光当然是不会去打搅的,但是蔡德就不得不站出来打断了,毕竟他是舰队的总指挥官,舰队现在需要尽快停泊,还需要给接下来的运输舰做准备,实在浪费不起时间。

    “太子殿下,时间已经不早了,先下去吧。”他硬起头皮来,打断了太子和元帅的叙话,“下面的人已经等了很久了。”

    “对,是啊!”太子回过了神来,松开了抓住元帅的手,“纪国公,我们先下去吧。”

    “请跟臣来,殿下!”陈昇马上就转过了身去,带着太子就走。

    当太子出现在船舷,并且从梯子上和纪国公一起走下来的时候,已经被太阳晒得有些乏力的文武官员们,终于重新振作起了精神。

    “臣参见太子,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他们同时躬下身来,以新朝的礼节来恭迎太子。

    在前明时代,太子和皇帝一样极少有机会出京城,而且因为皇帝的寿命普遍很短,太子早早就登基,所以外面的官员并没有多少面对太子的经验,到了新朝之后,皇上早早就有了嫡长子并且立为太子,所以太子成年也很早,再加上新朝并不打算让太子幽居深宫当中,于是就特别颁布了条令来规定对太子的礼遇。

    按照皇帝的诏令,新朝废除了官员之间的跪拜礼节,而对太子,也同样废除了跪拜礼,所以群臣和身边的少年侍从们对太子只需要躬身行礼以示尊敬就可以了。太子并不喜欢繁琐的礼节规矩,所以也对此并没有什么反感。

    他跟在纪国公的后面,亦步亦趋地走下了梯子,然后向面前一直躬身的文武大臣们挥了挥手。

    “众位大臣请免礼!”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好像有一种魔力一样,此言一出,这些人纷纷重新直起腰来,然后恭候他的驾临。

    太子平常幽居在书斋里面,虽然身边的侍从们都对他毕恭毕敬,但是看见一群文武大臣如此恭迎他、并且随着他一言而令行禁止的时候,他仍旧感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乐。

    这个懵懂的少年,就是这样,刚刚品尝到权力的甘甜滋味。

    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这样迷恋上了自己的权力,一点点地沉沦到了为所欲为的快乐当中,最后丢失了自己的所有美好品性。甚至也没有人告诉他,他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而已。他只能靠着自己,从这种迷雾当中保持清醒。

    “臣乃辽东巡抚李静思,参见太子殿下。”等到太子经过面前的时候,李静思凑到了他的身边,然后再度躬下了身来。

    “李巡抚任职辽东多年,辛苦了。”因为并不怎么认识这个人,只是走的时候从旁边人那里得知有这个人,所以太子对他并没有什么感情,只是随意应付。

    李静思也自知自己的地位,所以也没有过于殷勤,尽到礼数就满意了。

    和群臣们简短地见礼之后,太子偕同纪国公和宁参议一起登上了一辆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马车,马车随即启动,载着太子前往金州城内的驿馆,而在马车所经过的路上,两边早就列满了士兵,一路上还有金州城内的市民夹杂其中看热闹,幸好有士兵的弹压才不至于造成乱子。

    太子自从上车了之后,一直从车窗当中观看外面,还时不时地跟这些平民挥手致意,惹得他们不时地欢呼。

    车窗不大,而且为了安全起见,还有骑兵陪伴在马车的旁边,所以民众很难得见太子的真容,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民众的热情,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在太子进城的时候,为了欢迎太子驾临,城门上也放响了礼炮,而随着大炮的轰隆声,百姓的欢呼声也达到了顶点,直入云霄。

    比起其他地方来,辽东对新朝的感情最深,也最念大汉皇家的恩。原住的汉民,大多数感激大汉灭掉了荼毒关外多年的建奴,让他们从水深火热当中解脱了出来;就连近几年来的移民,也都感激大汉将辽东平定,让他们有了一个出路。

    在这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当中,太子感受到了民众的热情,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兴奋,连脸都微微有些红了。

    “想不到……想不到辽东民气如此旺盛,想必是百姓安居乐业,衣食丰足的缘故,纪国公平定辽东是一大功,将原本战乱不休的辽东治理成为如此乐土,又是一大功,朝廷……朝廷真应该感谢国公才是!”

    “既然为国家镇守一方,保卫乡民,让百姓安居乐业就是我等的本分,何敢居功。”陈昇只是谦虚地笑着,“再说了,陛下已经给了我这么多恩赏,我岂能不好好回报……”

    “叔叔陪伴父皇起家,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出将入相都是应该的,哪谈得上什么赏!”太子又不自觉地换了称呼。“叔叔们为了大汉付出付出了如此多的心血,现在还在边疆征战不休,一想起来,倒是让我有些愧疚……”

    “太子这么说可真是让臣惶恐,我们做臣子的,哪里能让皇家有愧疚?”陈昇连忙表示不敢当,“这些年来出镇在外,疲惫辛苦是免不了的,要说没留恋过关内的繁华和安逸那也是假话,只是臣一想到臣为关内的亿兆生民消灭掉了禽兽不如的建奴,拱卫了大汉的江山社稷,这点疲惫辛苦也就不算一回事了。”

    “叔叔……”太子心里愈感动了。

    纪国公和其他几位叔叔为国立下了数不尽的功勋,现在还要在边疆苦恶之地为国征战,偏偏还如此高风亮节,一点也没有对朝廷挟恩的想法,要说国士无双,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

    也正是有这些文臣武将,本朝才可以从微末之间起家,最后夺取天下吧。

    “不过,以后就没那么辛苦了,现在辽东眼看就要建省了,等到建省了之后,压在我身上的事情可就少了大半,以后就轻松许多了,就算管管各地驻军的事情而已。”这时候,陈昇突然如释重负地笑了出来,“说实话,臣现在一直都在想着京城里的兄弟,等建省完成了以后,告诉就告个长假,好好回去和弟弟痛饮一番!”

    “平原侯也是很想念国公的。”太子笑了笑,“我这次出京的时候,他还一直要我跟国公问好,还说他现在已经是国家的重臣,为国殚精竭虑,已经……已经出息了,对得起大哥。”

    “呵,难得这小子用心!”陈昇大笑了起来,“是啊,出息了!”

    陪着纪国公笑了一会儿之后,太子慢慢地又恢复了严肃,“其实,我这次过来,父皇还要我顺路给国公带个口信。”

    “口信?”一听到这个,纪国公立马就重新认真了,“敢问陛下有何事要差遣臣?”

    “其实就是就辽东建省一事征询一下国公的意见,”为了避免让外面的人听到,太子有意放低了声音,“父皇说辽东之所以有今天,就是靠了国公,也只有国公能够一边治军一边理政,把辽东硬是变成了太平地方。所以,现在反正有国公在,也未必需要其他人来插手掣肘,建省的事……内阁虽然十分热衷,但是这毕竟是国家大事,半点轻忽不得,还是要询问一下国公的意见为好。国公如果觉得现在建省太早太急,父皇就让朝廷缓一缓,国公觉得需要缓几年,那就缓几年……”

    “皇上……”听到了太子转述的话之后,陈昇颇觉震动。

    辽东建省,内阁表面上说是为了让辽东民政治理更加通畅,但是背地里削弱边疆军镇大权的意思也是谁都看得明白的。

    陈昇对此并不生气,他在辽东坐拥大军,军政总揽多年,说得难听点就是一方诸侯土皇帝,放在哪个朝代都是会惹下嫌隙的,也亏得皇上和丞相都是念旧情的人,所以才动作这么慢,给足了他的面子。所以他也十分配合,一点也不打算抗拒。

    他没有想到,皇上居然还嫌让自己得到的太少,所以干脆把建省的事情让他来定夺。太子转述的话,说白了就是念在他莫大功劳的份上,让他自己来定夺,想要多当几年土皇帝就多当几年。

    然而,皇家如此大的恩惠,但是陈昇却已经不想要了。

    他已经为天下人、为皇家平定了辽东,创下了如此功业,功名心也已经满足了,在苦寒之地呆了这么多年,他已经有些累了。

    谢皇上恩典,但是臣觉得,辽东建省利国利民,甚至刻不容缓!”他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请朝廷尽快在辽东布置,臣一定约束部下,全力配合地方政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