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种情况在军队势力占优的边疆地区或多或少都存在,但是在辽东地区是最普遍最严重的,因为相比其他地方,辽东的开程度最高,吸引移民的数量也最多,商业和经济的展都是最快的,而且港口和工矿,也确实最容易被人垄断;同时,辽东大军的功绩和威望都是最高的,再加上大汉素来注重军威,所以官兵上下的骄纵之气也是最盛的,他们私下里都说大汉的天下七分就是东北军打下来的,做点稍微出格的事情朝廷也不会太追究。??笔????趣阁?? ??? w?w?w?.?b?i?q?u?g e?.?c n?

    这些情况,身为辽东巡抚的李静思当然十分清楚,但是他并不敢跟辽东的军方闹翻,所以从来没有直接跟朝廷举报类似的情况,只是在和内阁交流信息的时候隐晦地提上了几句而已,而内阁对这个情况多少也是知道的,但是多年来内阁并没有处理,所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李静思这个巡抚也干脆做了闷嘴葫芦。

    他没有想到,今天反而是宁泽光这个军方高层,主动找了个机会跟他提这件事。

    “宁参议可是担心建省之后,我等清理军方的产业?”这句话刚到嘴边,李静思就觉得这太过于露骨,于是又咽了下去。

    “宁参议说得对,辽东能有今天,贵部功不可没,这一点不光是我,辽东的百万生民也是同样看的。若没有贵部驱逐建奴,光复河山,将辽民解救于倒悬,如今哪里又还有我等说话的地方?”仔细又斟酌了片刻之后,李静思换了一种说法,“因为建奴的荼毒,辽东之前疲敝不堪,大军要养活自己,也不得不行一些非常手段……”

    “多谢巡抚大人,有巡抚大人这句话,我们倒也没什么委屈的了……”宁泽光又是对李静思轻轻一揖,“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辽东已经大体平定,内阁大概也是打算把它变成真正的行省,以后恐怕就称不上是非常之时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内阁要在辽东施行王化,把这里变成王土,我们上上下下是极其赞成的,只是现在……哎,重重非常之事已经做了太多,算得上积重难返了。就算我们现在有心要清理,恐怕也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够清理完毕,还请巡抚多多体谅一下。”

    虽然他说得很含蓄,但是李静思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他们是眼见建省之事已经迫在眉睫,军队在辽东的影响力即将大幅下滑,于是就打算让自己现在不要把军方的这些事往上报上去,同时在建省之后能够继续对军方的产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们跟自己的保证是让一大批涉事的军官退伍,同时以后逐步清理类似的事。这种保证看上去倒是合情合理,不过天知道建省以后他们会不会做?

    从军方这几年来盛气凌人的态度来看,以后他们会马上改变态度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再说了,大利当前,又有谁会轻易放弃?自己现在如果做出一个承诺,而以后军方却仍旧没有什么收敛的话,到时候苦的人不就是自己?

    这个要求可没有这么好答应啊,他真的不想牵涉到内阁和辽东军两个庞然大物的争斗里面去。如果牵涉进去了,纵使自己是巡抚这样等级的高官,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

    “要体谅,我当然是能够体谅的,贵部如此大功,就算不得已之下有什么非常之事,那也无伤大雅。”他的回答越谨慎,“只是,我是地方官,若是中枢有什么命令的话,我也不好不做。再说了,我到时候到底是如何安排,京里现在也没有传来一个准信,所以宁参议,很多时候,我都是有心无力啊……”

    李静思这一番剖白,一个劲地表示自己不乐意追究军方以前做的事情,只有等到内阁有令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他把自己的责任全撇开了,同时却也没做出任何承诺。

    这样的答复他也不知道军方到底满意不满意,所以心里有些忐忑,毕竟威风赫赫的纪国公可是在旁边看着的。

    “李巡抚,其实这些年来,你身为辽东巡抚却一筹莫展,心里恐怕还是有些怨气的……虽然我们对大人并没有任何不敬,但是有时候确实做了不少越俎代庖的事情,没办法,谁叫现在辽东民政体制根本还没健全呢?不过大人大可以放心,建省之后,辽东的民政和官府衙门都会一一健全的,治安、商业都会让民政机关来处理,这种事我等以后不会做了,我等还会约束部下,不让他们给大人为难。”宁参议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也不知道到底满意不满意这个答复,反而给出了这一系列的保证,“这些年来,大人若有什么地方对我们不满意的,也尽管提出来,我们能做的,也一并都会去做。”

    在辽东建省之后让军方完全退出辽东民事,不干涉民政,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的决定。看来,这是纪国公本人的意思了。

    这可是极好的消息啊!李静思精神变得更加振奋了,他忍不住就偏过头来,看了旁边的纪国公本人,但是这位功勋卓著的元帅,还是抬着头看着海面,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胸前的黄金勋章闪耀着金色的光辉,照得他的眼睛都有些疼。

    他明白,就算是建了省,军方在辽东的地方还是不可撼动,宁泽光跟自己说得这么客气,并不是真的害怕了。

    这些年来他在沈阳,政令一直到不了地方,无论上下,民政大权都被驻军给拿走了,等于就是空有个巡抚的头衔,要说心里没有些怨气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对纪国公这样的大人物,他根本就不敢让怨气留在心里。

    他在辽东这么多年,多少也是知道些情况的,辽东军上上下下这么多人为自己谋财,纪国公说不知情是不可能,但是确实从未参与其中,也没有对这些人包庇徇私过,只是默许了而已,他并没有为自己攒下多大家业,只是干领着元帅和驻军司令官的两份薪金而已——当然,作为朝廷最早最大的勋贵,皇家已经将许多内地的田产赐予给他了。

    说实话,辽东军内搞的这些事,虽然不大合朝廷的法度,但是李静思却并不太当做大事。他是从前明的官场混过的,那时候前明上上下下到底是个什么样,恐怕辽东也没几个人比他更加清楚了,那可真的是昏天黑地,暗无天日。纪国公身处如此地位这么自律,他暗地里是有些佩服的,总觉得新朝气象也莫过于此了。

    纪国公默许下面的人积财,这确实也不大对,但是这些人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有情分在,也不是不能理解。

    李静思没想到,纪国公居然打算这么干脆,原本他以为就算建省了,沈阳驻军还是继续会然于各省衙门之外,现在看这个架势,他真的打算以后就当个甩手掌柜,并且约束各地驻军不得干政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想挟私报复。

    “宁参议,你刚才都说了,非常之时,有些事是不得已而为之。之前辽东的官府不完备,很多事情军人不管就没人管了,我是都能理解的,绝不会有什么怨言。辽东之所以能够平定,军人功不可没,辽东的事情我在这里几年,也算是明白的,这里就算建了省,和关内还是大大不同。以后我就算在辽东任职,也一定会继续依靠军方,绝不会自乱阵脚,平白给自己添了麻烦,还让外人笑话!”

    “只要大人是这个态度,那一切都好说。”宁泽光对李思静的这番表态,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大家都在辽东共事,只要以后精诚团结,定能够将辽东变成真正的膏腴乐土……”

    “那是……”李静思正打算附和,突然听到了后面传来的一阵喧哗。

    “来了……来了……!”

    来了?

    他微微一怔,然后马上抬头看向远方的海面。

    放目远眺,在海平线的尽头,此时出现了一些小小的黑点,这些黑点密密麻麻,看不清到底是多大的规模。随着时间的流逝,黑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他先看到了高耸的桅杆,然后看到了一张张鼓满的白色的帆。

    每一艘船的桅杆上都飘扬着一面旗帜,虽然看不清具体的图案,但是蓝色的底面和金色的闪光已经触目可及。

    这个规模,这种形制的船……不会错了,真的来了!

    “太子殿下来了!”他脱口而出。

    另外两个人自然也现了战舰的到来,他们虽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大呼小叫,但是他们也不自然地更加挺直了腰。

    船在一点一点地靠近,留在每个人眼睛里面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每个人都感觉扑面而来的海风好像更加强烈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