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海军是新成立的兵种,之前的中国历代王朝,都没有正式的海军可言,所以传统上人们就并不重视海军,只觉得有了“天下”就够了。笔趣阁  w?w?w?.?b?i?q?u?ge.cn到了明末,大家睁眼看到了世界,现之前的“天下”只不过是局促一方而已,为了防备海外的那些强国的侵扰,于是皇上就决定要建立一支防卫海疆的海军。

    然而,虽然皇上一手创建了海军,而且一直都十分重视,但是几千年的固有思维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大多数人还是习惯性地把视野放在了“天下”之内,并没有依靠海洋开疆拓土、广布国威的想法,就连朝廷官员里面,也有不少人对海军花费如此之多的军费而颇有微词。

    这种固有观念,让海军上下都十分担心,生怕哪一天朝廷觉得海军花费太大而削减海军军费,让大汉的海上实力削弱。作为未来的皇帝,太子殿下如果能够对海军和海洋起兴趣的话,对海军的展再好不过了。所以他也十分希望能够靠自己来勾起太子对海洋的兴趣。

    作为大汉的海军元帅,他深信,在如今这个时代,华夏需要一个同时能看到6地和海洋的皇室,如此才不会让华夏错失良机,以至于被西洋人占尽了整个世界。

    “吕宋现在确实有许多华夏苗裔在,在前明中世,朝政昏暗,地方**,沿海一带许多小民无以维生,于是不得不出海讨生活,不少人就去了吕宋,然后在那里扎下了根繁衍生息。”他继续向太子解释,“不过,吕宋各个岛屿现在是在西班牙人的手里。”

    接着,他脸色一暗。“这些人说来也是可怜,在那边讨生活辛苦点就算了,寄人篱下可谓朝不保夕,土人和西班牙人都欺负他们,甚至……甚至在前明万历年间,西班牙人还纠集土人屠杀了华人。”

    “什么?”太子微微惊诧,瞪大了眼睛。

    “那时候,西班牙通过在美洲的殖民地运输白银,然后通过菲律宾的商站和大明交易,使得白银从菲律宾的大量流入。万里朝廷误以为菲律宾有银山可采,再加上一些人的诱导,便派官员来吕宋调查,试图在此开辟财源。但是这种种举动因为行事不周密,以至于引起了西班牙人的恐惧,他们担心这是大明出兵菲律宾的前兆。”越说,蔡德的脸色就越昏暗了,“这些西班牙人通过诡计先高价收购华人的武器,然后伙同土著人帮凶对华人进入了大规模屠杀,一共……一共屠杀了我华商和家眷二万有余。”

    事情的始末经过,因为这些年来一直在海上任职,所以蔡德十分清楚。而且,在海军内部,这些事也被引以为恨事,每次提起来的时候都让人愤恨不已。

    而太子,也和他们一样愤怒了。

    “二万……二万有余!”太子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这些西班牙人,真是该杀,该死!”

    “当时前明的万历皇帝也是恼怒异常,他甚至想要兵直接讨伐这些西班牙人,为华夏子民讨还血债,只是……只是因为当时大明国势已衰,再加上大明的海军实力孱弱,所以此议也只能不了了之,最后还是没了下文。”蔡德叹了口气,显然很遗憾惋惜,“而后来大明国势日衰,我朝龙兴,到处都要兴兵打仗,一时间……就顾不上和这些西班牙人再说之前的事情了。”

    “两万多生民,岂能不了了之!”太子余怒未消,“那西班牙人,不过是西洋边陲之国,何以能跑到华夏的门口,强占岛屿,掠杀华夏子民,可恨,可恨!前朝万历皇帝如此昏聩,尚且知道为这些死难的华人义愤填膺了,我朝奉天承运,如何能够置之不理!?我朝……我朝决不能够与其善罢甘休!”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生气的缘故,太子身上平日里的那种温和的态度已经完全不见踪影了,倒是像是像了几分父亲的样子。

    “殿下所言甚是!”蔡德马上附和了太子的话,“海军上下,早已经对西班牙人的所作所为切齿痛恨不已,都想着有一天能够得到机会,和这些西班牙人决一雌雄,为死难的中华子民报仇雪恨!”

    太子的胸口不断起伏着,已经十分激动了,如果他真的有能力做决定的话,恐怕现在就已经决定就兵菲律宾,讨伐西班牙人,让他们一个个都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赵松原本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看着蔡德一直暗自引导太子,让海军成功引起了太子的重视,他不想干涉蔡元帅。但是现在,赵松决定还是把话题降降火了——刀兵是国之大事,一国之征伐是陛下才有权力决定的事情,要是太子被蔡德这么一激,下了海之后就上奏陛下要求征伐吕宋,那岂不是平白给大家添乱?

    “殿下,此等惨事,我等也能感同身受。我们6军将士也一直都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跟西班牙人交手一下,讨还血债。不过……凡事都要一步步来,我朝现在要安靖周边,让国家恢复太平和昌盛。等到周边都安定了,我国自然可以去清理一下更远的吕宋,西班牙孤悬于海外,难以驰援,只要到时候我国做好准备,动征伐,吕宋不过是一座孤岛而已,到时候我国唾手可得!那时候那些西班牙人,就要尝尝当年华夏子民受的苦了!”

    “是的,没错……”太子也慢慢地恢复了镇定,“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做,现在国家还是初定,需要稳定国内财政和民生,所以要从日本掠取金银平抑国内所需……父皇一定是已经有了成算了,我按照父皇的办法来做便是……总归,总归这些西班牙人是跑不掉的,迟早要跟他们讨个公道!我回去之后一定要跟父皇上奏!”

    “殿下,在打完日本之战以后,我等官兵一定枕戈待旦,辛苦训练,到时候必为大汉拿下吕宋!”眼见自己的目的已经成功达到,蔡德也是心花怒放。

    在太阳的注视之下,这支舰队沿着航线笃直前行,海面仍旧波浪起伏,随着船留下的划痕渐渐消失,最后了无痕迹。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金州的港湾今天碧空如洗,不过相比从前,最近这里要多了不少热闹和喧嚣。在港城内外,一队队的士兵穿梭在街道和原野当中,但是却并没有多少肃杀之气,反而显得十分轻松惬意。

    这座港口在前明时代只是一座小小的城池,但是到了大汉八年的这个春天,它已经成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大型城市。起先,为了配合赵家军对满洲的军事行动,这里被当做了接收军资的港口,得到了初步的开,并且赵家军的民夫和工兵们还修整了数条深入内6的运输线路,使得赵字营大军一直都得到了良好的运输保障,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的行动,加了建州女真的覆灭。

    新朝建立之后,大汉继续了在辽东的扩张,继续在辽东大规模用兵,不过因为6路运输损耗巨大,并且本地难以支撑大军的消耗,所以继续沿用了已经成型的金州补给线,因而金州港的繁荣也得以延续。

    同时,因为大军持续驻扎,金州港也慢慢地扩张了规模,大量平民和商人也开始进驻,盯上了这里的市场。然后,当人烟繁盛了之后,大汉和高丽以及边疆的女真商人也把这里当成了商品的销售地和交易以及货运的中转站,纷纷地蜂拥到这里定居,甚至有些西洋商人也跑到了这里寻找商机。

    现在经过这些年的展,金州港已经分出了商业、驻兵以及居民等等不同的区域,俨然成为了一座不逊于内地县府的巨大城市。

    不过,虽然金州已经初步展了起来,但是辽东毕竟和内地的省份不一样,内地的那些省份已经划省多年,有了完备的官府机构,人们交易和来往的规矩也早已经是约定俗成,而辽东是新征服的土地,所以民政机构并不完备,再加上天南海北的商人齐聚,民风比其他地方彪悍许多,于是治安就更多地承担到了驻军的头上,在军队的严格管制之下,这里才不至于生起乱子。

    在平日里,金州港周边的驻军数额是一个团,这个团的团正是金州城上上下下地位最高的人,说句话都能让城里抖上几抖,可以说是说一不二趾高气扬。

    然而,这位身材很高,但微微有些胖的何胜何团正,此时正站在一处码头的栈桥后面,穿着一身簇新的军服,胸前还佩戴着一枚银色的兰花勋章,以及另外几枚大大小小的勋章,但是他神色十分恭敬,腰也微微缩着,像是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大群人也站在了栈桥的后面,他们同样身着军装神情严肃,胸前同样也佩戴着各自的勋章,没入到这样一片军服的海洋里面,何团正瞬间就变得不再起眼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