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本来,这种记录都是他们先自行保管,战后直接送入到军议府的,但是太子却要求他们要另外再录一个副本,然后集成册子送往高丽由他审阅。?  笔趣阁 ? w?w w .?b i?q?uge.cn

    太子虽然不怎么懂军事,但是到时候他身边肯定有一大群的参议军官,那些人能够帮他看懂。而他拿到这些记录之后当然不会只是学习而已,肯定还会对比审阅,看看作战当中他们两边有没有全力配合。

    如果相互之间有临战推诿、或者只顾自己的军种私利、罔顾友军安危的情况,只要看两边的军令和副本就可以一目了然了,根本无从狡辩。

    所以太子这个要求,等若是说自己并不是一个督办粮草弹药的后勤官而已,而是虽然不干涉具体指挥但是却真正拥有监督之权的司令官,他们谁也无法逾越的司令官。

    太子的态度很温和,语气也很和缓,但是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无法抗辩的决定,皇上应该早就如此安排了。

    “臣明白。”带着各异的心情,他们都答应了下来。

    “那一切就劳烦两位了。”眼见两位将领都这么顺从地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太子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说实话,他第一次独自面对这些统兵大将,一开始是有些忐忑不安的,看到他们对自己这么毕恭毕敬之后,才慢慢地壮起了胆气,将自己的要求,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

    就这样,大汉太子从书斋当中走了出来,一点一点地学习到了怎样做一个真正的太子。

    “琅琊侯,上次国务会议的时候,荥阳伯他们已经将6军的计划做好了,那时候你们说海军会马上做出相应的配合计划……”在落实了监察权之后,太子仍旧一脸的严肃,“现在海军已经谋划了这么久,应该早已经有了成算了吧?”

    “臣等自从得到皇命之后,一直不敢怠慢,经过军政部内参议官们多日的筹谋和计划,现在已经有了可以和6军相配合的计划,还请殿下让臣详解。? 笔趣  阁  ??   w?ww.biquge.cn”因为早就有了准备,所以蔡德不慌不忙,他从自己随身拿着的小匣子里面拿出了一叠写满了墨迹的纸张,然后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

    毕竟是战舰上的贵宾室,所以除了陈设奢华之外,海上应有的东西样样都有,蔡德打开了一个壁橱,然后从里面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海图,里面还有地球仪、望远镜等物品,甚至还有一个木制的精巧的战舰模型。

    蔡德拿着海图回到了太子面前,然后将海图铺到了桌子上,接着将一页页编辑成册的计划书放到了桌上。

    “太子殿下,这就是我们做的计划,请容臣向您演示。”一边说,他一边用手放在了海图上,慢慢移动指示。

    “先,我们大汉的南北舰队都已经得到了集中精锐战舰备战的指令,最新锐的战舰和最优秀的官兵都已经被集中了起来,北方舰队由臣统领,在天津出航,南方舰队在松江集结,然后准备直接北上釜山港。同时,我们也更改了大部分巡洋舰的巡航任务,让它们从巡视各自区域海面为主,改为保卫海6军供应为主,另外有些官兵则伪装成为海盗,骚扰别国商船,掩护我军的调动和集结。”

    接着,他的手指慢慢移动,“海军的大部分运输舰也已经集结完毕,并且将在金州、威海和松江三处集结。这三处各自会集结一个团的6军部队,然后从各港出,开往釜山港。在金州港集结的一个团兵力是赵旅正亲自统辖的部队,所以这次将会随旅正及殿下一同赶赴高丽。? 笔趣阁 ?  w?w?w?. b?iquge.cn”

    太子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心里有数。按照预定的计划,他在金州港下船之后,将会面见在辽东的朝廷主要官员,并且检阅部队,然后就会带着那个团一起奔向高丽。

    “这三个团,都是轻兵,除了火枪和长枪等兵器之外,其他的武器、马匹都是要另外运输的。”蔡德继续解说,“在把这三个团的官兵都运到釜山港之后,太子将需要驱使高丽人在釜山港修筑仓库,而运输船则会分散前往天津和松江港口,运输此次远征所需要的大炮、马匹还有粮食,种种运输计划,经过多日参研,现在已经基本完备,还请太子殿下过目。”

    太子拿起了这一本厚厚的簿子看了起来,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字,都是有关于海军运输的后勤细节,从枪炮到粮食再到马匹,凡此种种,都已经分门别类。

    他不太懂这些具体细节,不过他从这里已经看到了海军上上下下的用心程度,心里也就十分欣慰。

    “诸位辛苦了。”他赞许地朝蔡德点了点头,“还请之后把计划都要落实下去,保证大军的供应不至于出问题,隋朝的错误可是绝对不能再犯。”

    “臣等自当殚精竭虑,维持大军的后方供应。也亏得这次远征的兵将数目不多,所以供应起来并不是特别吃力……”仿佛是开玩笑似的,蔡德突然笑了出来,“若是真要和隋朝那样倾全国之力远征,这都不用打海军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隋炀帝贪大求全,好大喜功,当年曾经倾全国之力三次攻伐高丽,每次都是纠集了十分庞大数目的兵力,结果这些大军因为后勤供应的问题无法挥应有的作战能力,反而消耗了大隋的国力,惹得大隋民怨沸腾,使得隋炀帝的闹剧也就成了千古笑谈。

    新朝的君臣都是打了多年仗的,他们经验十分丰富,明白后勤供应对一支军队的重要性,所以他们并不打算学好大喜功的隋炀帝,而是决定精选一支精锐部队去作战,这样就将中国民力物力的消耗降到了最低点。

    “用兵是国之大事,半点也轻忽不得。”太子并没有因为蔡德的玩笑话而放松下来,依旧神情严肃,“琅琊侯这边必须用心,不过你终归只能管到海上运输这一块,岸上的物资筹措和运输还需要认真对待。等到了高丽之后,松江和天津的地方官员如果有不配合、或者筹措不力,耽误了海军运输的情况,你不要隐瞒,统统报告给我,我可以向父皇申请处罚。”

    说到处罚的时候太子的态度更加严肃了,神情当中自有一股威严在,也让两位大将心里一凛。

    “是,殿下。”蔡德连忙领命,“地方官员若有供应不力的情况,臣定当禀告殿下和朝廷!”

    下达了命令之后,太子也不再说话了,视线停留到了桌上的海图当中。

    最初他看到的是辽东,是高丽,是日本,然后他的视线慢慢移动,最后沿着海洋延伸到了无边的远方。

    他们会先去辽东的金州港,在那里他将会巡阅驻扎在辽东的大汉军队,并且与辽东的驻军的统帅、纪国公陈昇元帅碰面。而赵松将在那里接收自己麾下的一个团,然后通过海军一起运到高丽,等待与其他6海军部队集结汇合。

    而这一趟旅途,说起来很远,非常遥远,但是在海图上看来,竟然只是短短的一段距离而已。整个世界,要多少段这样的路才能走完?

    海洋太大了,大得令人望而生畏,面积或大或小的6地,被包裹在了这广阔无边的海洋当中,犹如囚笼一样。

    古人争了千年的“天下”,自以为那就是整个世界,然而睁开眼睛之后才现,世界居然这么大。

    经过了西洋人以及他们带过来的知识熏陶之后,中国人才知道,中华并非世界唯一的大国,甚至不是此时此刻世界最大的国家。

    一个领土广袤,横跨了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帝国,一个穿越了世界上每一个地区的帝国,占有了海图上大片的面积,甚至已经将自己的触角伸到了中华的门口。

    “这个西班牙,国土竟然比我国还要广袤……”太子低声自语,“真是难以置信。”

    虽然不知道太子为什么突然跑题了,但是蔡德仍旧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禀告。“西班牙国是欧洲一个大国,早年就通过资助探险航海,现了美洲,并且很快就派兵征服占据了那里,后来,他们同欧洲另一个大国奥地利进行了联姻合并,于是在欧洲也拥有了大片领土,并且,他们后来还在亚洲进行扩张,征服了吕宋和其他一大片地区。”

    太子的视线慢慢地移动,最后停留在了吕宋上面。

    这一片片群岛,明明就留在中国的家门口,距离是如此之近,为何之前就没有人将其纳入到中国手中?西班牙人都能不远万里去征服美洲,为何一个小小吕宋都不能入中华版图?他突然想到了一些奇怪的问题上。

    “吕宋是不是有许多中华后裔?”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问。

    “是的,殿下。”蔡德马上回答。

    尽管太子的问题有些没头没尾,但是他现太子好像对海外的事情很有兴趣。这让他不由得分外欣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