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父皇不容置疑的态度,让太子明白这是必须遵行的命令,他沉默了片刻,最后下定了决心。笔趣阁 ? w?w?w .?b?i?quge.cn“既然如此,儿臣一定不负父皇所托!”

    “好!就该拿出这样的胆色来!”皇帝松开了手,显然十分高兴,“你要继承着江山,就多体验体验这种一言而决的感觉吧,这高丽国就送你练手了,希望你能练得好好的。”

    经过了片刻的犹豫和迟疑之后,太子终究还是接受了父皇提出来的新任务。父亲说得很轻松,好像他已经把高丽一个国家作为玩具交给了自己、随意任自己摆布一样,可是太子却不会如此轻松视之。

    他的主要任务是为征日大军总镇后方,保证他们的远征顺利进行,而高丽国家的稳定就对他的任务至关重要,一点也轻忽不得,而他限制必须靠自己来给使团和高丽朝廷的纠纷作出一个裁决,并且保持住高丽的稳定,这诚然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不过,他相信只要有了父皇这毫无保留的信任,那他就能够做到。

    看到太子凝重而又自信的样子,皇帝莫名地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模样,那时候他也是在这个年纪去闯天下的,他在徐州摆弄时势,一点一点地积累自己的财富和势力,最终夺取了天下。

    二十年过去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天下的共主,而他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去创下自己的天地了。他有不舍也有忧虑,但是更多的是振奋。

    “儿子,马到功成,早日回来!”带着这种无法释怀的感触,他一瞬间抛开了帝王的严肃,纯粹以一个父亲口吻对自己的儿子说。

    父子之间临别叙话,就以这样一句充满了期许的话结束了,太子跪下向父皇谢恩辞别,然后慨然转身,带着朝廷给他配属的随从和使臣们踏上了征途。

    “恭送太子,太子殿下马到功成!”在太子动身的同时,群臣纷纷躬身行礼,恭送太子此行。?笔 趣???阁  w?w?w?.?b i?quge.cn

    在太子的车队和离去的时候,皇上仍旧久久地驻立在原处,看着他们从自己的视线当中一点点变小,直至最后消失。

    “陛下不必担心,太子聪慧,必能为国分忧。”眼见皇上还在沉思的样子,丞相王兆靖凑到了他的身边,低声宽慰。

    他在文武大臣里面的地位最高,所以他这么做无可指摘。“况且,太子仁爱,又有知人之明,由他来处置,绝不会让高丽怨怪朝廷。”

    他是知道高丽朝廷和使团纠纷的内情的,并且他同意皇上让太子来亲自处置高丽的决定。在他看来,新朝第一代武勋集团实力实在太过于强大了,太子作为国之储君,如果没有准备贸然参与到国政当中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受到重重掣肘,进而就恐怕会对武勋集团产生不满,不利于新朝的未来。

    而用总镇高丽之类的方法,太子可以慢慢地培养一个自己熟悉的智囊和参议集团,并且提拔一批新的武勋军官,也可以借此来熟悉军政事务,为自己正式参入到国政当中打好一个基础。

    “别老是说好听的话。”皇帝摇了摇头,“世上哪有生而知之的人?还不都是一点一点练出来的,此去我也不指望他能做得多漂亮,一般及格就可以了。要是一般及格都做不好,那就太让人失望了……丞相,你这边这阵子费点心,然后写个条陈方略把,把内阁对高丽纠纷的处置意见写给我,如果太子那边实在没做好,我还得劳烦你们来收拾烂摊子。”

    “凡事有备无患,方为正理,臣明白。”丞相也微微躬了躬身,表示自己领命,“不过臣还是对太子有信心,相信这些条陈是用不上的。”

    “如果是就好了。??  ??笔?趣  ???阁  w?w w?.?b i?q u?g e .cn”

    太子的车队已经在远处的天际线下成为一个模糊的黑点了,皇帝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朝阳照耀之下的翠兰天空。

    “天下,还有多少事等着他来学啊!”

    君臣之间的感叹,没有办法传达到太子的心里,但是他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自从坐进马车之后,就一直端坐在车厢里的座位当中,一言不。

    然而,他旁边坐着的人却并非如此了。

    这个年纪比太子还要小几岁的少年,自从坐进车厢之后,他并没有对自己享受到的和太子同乘车舆的殊荣感恩零涕受宠若惊,反而一直好奇地左顾右盼,时而趴在车窗之外看着远处的乡野风景,时而在坐垫上面动来动去,好像精力怎么也用不光似的。

    他就是郑森。在那次两个人的私下谈话之后,太子果然就遵照了诺言,在挑选自己身边的随侍人员的时候,就把郑森放在了名单里面,除了郑森之外,他另外只挑选了两个身边的少年侍从。

    有些少年侍从对他们享受到的殊荣艳羡不已、心里也希望跟着太子出巡,风风光光地炫耀一趟,而有些少年侍从则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太子选中,免得去吃舟车劳动的苦处。

    郑森很庆幸太子这么做,当得到了太子的指名之后,他马上就为自己准备好了行装,然后为自己的父母写了一封热切的家信,告诉他们自己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已经和太子相处得十分亲密,而且得到了太子的重用。

    不过,因为太子之前的嘱托,他并没有将此行的真正目的跟父母透露一个字。

    他是欢呼雀跃地踏上行程的,但是在马车行进了许久之后,一开始的兴奋就慢慢地消退了,他开始觉得有些无聊。

    这个时候他现,太子殿下还在呆坐在坐垫上,依旧在沉思着,就好像失神了一样。

    又这样了啊……

    他在太子身边随侍也有好几年了,经常看到太子这样陷入到沉思当中,好像几年了也没有看到太子痛痛快快笑过几次。

    做太子也太不好玩了吧?他心想。

    在他这样的少年侍从当中,人人都把太子当成未来的国君、当成不可违逆的人来看待,而也许是年纪尚小、或者胆子太大的缘故,郑森却把他看成了一个正正常常的人,而且是一个虽然拥有极高地位、然而在重压之下过得并不快乐的人。

    在太子跟他推心置腹地说了那一番心里话之后,他这种看法就更加强烈了,太子害怕自己承担不了大任,害怕自己辜负父皇的期待。他不太明白太子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如此想,但是他想要让太子更加开心一点。

    带着这种想法,他轻轻地伸出手来,然后捅了捅太子的胳肢窝,然后用力揉捏了一下。也只有在车厢这种密闭的空间里面、在只有两个人独处的环境当中,他才敢对太子做这种犹如孩童嬉戏的举动吧。

    太子被突然起来的攻击给惊醒了,腋下传来的麻痒感并没有逗乐他,反而让他惊怒交加,他猝然板起脸来,然后瞪着眼睛看着郑森,“你做什么!”

    毕竟是太子,从生下来就被众星拱月的人,身边从来就没有任何人胆敢违逆他的命令,所以多年养成之下虽然他天性温和,但是自然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仅仅这一瞪眼,就吓得郑森几乎全身一颤。

    不过郑森真是年纪小胆子大,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太子。

    “殿下,别这么愁呀?这才刚刚出来就后悔了吗?!”

    “我不是愁,也不是后悔,是有太多心事要想。”太子很快也收敛了怒气,看着这个胆敢冲撞自己的少年。“这一路上可有得我烦了。”

    对自己这么脾气,太子也有些后悔,所以尽量对郑森和颜悦色。

    “殿下,兵来将挡,如果有事,到时候自然就会有办法来处置的,又何必事前忧心忡忡呢?”郑森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安慰太子,“太子且放宽心吧,我****国势如日中天,君臣励精图治,将士三军用命,又有我等辅佐太子,天下哪有办不到的事?”

    他昂挺胸,但是因为各自太矮所以显得有些滑稽,再加上这文绉绉的话,以至于太子都被逗笑了。“噗,你……你这些话都是跟谁学的?行了,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不要跟那些学究似的说话,你还小的很呢。”

    “老师都是这么说话的,也没见殿下说不喜欢……”郑森一边辩解,一边自己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笑,一下子车厢里面的气氛就放松了不少,太子心里的重石也慢慢地放了下来。

    看来这次把他带出来真是做对了,要是旁人可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有他在至少我这一路上会开心不少吧。太子暗暗心想。

    他的那些老师们,不管其他的观点有什么不同,但是在一个问题上是持有共同看法的:他是一国之太子,身负天下之重望,每时每刻都会有无数人盯着他,所以他要沉得住气,不能够将喜怒表现出来,以至于让外界混乱。

    他也深深觉得老师们的话很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按照他们的教导来要求自己,很少将个人喜怒表现出来,甚至连对一件事的好恶都不轻易表态,久而久之,在他身边的少年侍从们和老师心里就留下了“太子少年老成,性格坚毅沉稳”的印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