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支持这个想法的一派人看来,东印度公司和大汉的贸易往来十分紧密,关系也十分良好,而西班牙人则没有这样便利的条件,因此只要给出足够有诱惑力的许诺,中国应该是会出兵的。?   笔 趣阁?  w?w?w .?b?i?q?u?g?e .cn而以大汉海军现有的实力,只要他们选择出兵,那形势就一定会完全改观,西班牙人是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了两国联合起来的力量的。

    然而,和这些乐观的公司高层不一样,总督科恩却有不同的看法。

    他是东印度公司在荷兰总部任命的殖民地东方殖民地总督,他是一个极有远见、而且极有能力的人,多年来也正是因为有他的苦心经营,荷兰人才在亚洲创下了如此煊赫的事业,在十多年前,就是这位科恩总督率领公司的舰队,来到巴达维亚并且建立了公司新的总部,然后很快在将班各个群岛上的原住居民杀死或赶走,或充作努力,建立对丁香贸易的垄断权。

    东印度公司能够在短短几十年间建立起了庞大的亚洲国家贸易体系,将其贸易足迹延展到中国、高丽、日本等等,不停地排挤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影响,这位总督实在是功不可没。

    而就是这样一位富有极大威望的总督,对公司高层的意见提出了反对。

    他认为是和西班牙人之间的战争是欧洲人的事情,不应该将中国人牵扯进来。如果将他们牵扯进来的话,他们势必会谋求回报,而中国朝廷显然贪欲极大,他们的野心恐怕不是东印度公司用一些蝇头小利就能够满足的,他们一旦牵涉进来,恐怕先倒霉的是西班牙人,接下来就该轮到荷兰人了,到最后,整个亚洲可能都将被笼罩在那位皇帝陛下的阴影之下。

    在总督的坚持之下,许多原本支持求援的人选择了改变主意或者中立观望,东印度公司的几次高层会议都讨论不出结果。笔趣阁  w?w?w?.?b?i?q?u?g?e .cn

    但是求援派毕竟人数还是占优的,他们认为如今形势紧张,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战争已经旷日持久了,再继续持续下去的话,公司将会难以为继,盈利将会越来越少。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考虑未来很久远的问题,而是尽快结束掉和西班牙人的战争。

    如果能够借助中国人的力量将西班牙人打败,那么不仅可以让之前的巨额投入变得物有所值,而且还可以通过瓜分西班牙人的财富让公司大一笔横财。

    至于总督的顾虑,这群人觉得中国朝廷十分重视贸易,在排除西班牙人之后,他们需要荷兰人来为他们维持东西方的沟通和贸易,因此不至于会战后立即对荷兰人动手,至于久远之后的事情,他们认为现在并没有必要顾虑太多。

    说到底,东印度公司是一个企业,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盈利,就是挣大钱,为很久远的未来考虑而损失现在的利润,并不符合这群商人的本性。

    时间宝贵,考虑到公司内部一直争执不下,他们决定一边在巴达维亚继续展开游说工作,争取总督和反对派尽快改变主意,一边则打算先行一步,抓紧时间和中国朝廷进行沟通。

    原本最方便的方式是通过天津的荷兰贸易代表来进行沟通(之前的大炮交易也是由他们来进行沟通交涉的),但是因为天津的贸易代表是总督的亲信,他们没办法绕过总督来指挥那边的人,所以想来想去,就把沟通的渠道选择为长崎,用一种颇为迂回的方式来同大汉朝廷交涉。

    他们想要在总督点头之前就把事情办妥以便节省时间,而且他们觉得就算总督到最后还是不同意,只要他们能够和大汉朝廷谈妥交易协议,那么就可以造成既成事实,中立的观望派将会转而支持他们,而反对求援的那一派则将失去立足之地,就算总督也只能默认他们的意见。? ? ? ??笔趣阁  ? w?w?w . b?i?q?u g?e?.?cn

    他们商定之后,决定把交涉的人选选定为驻扎在长崎的公司职员威廉-戈泽特,因为戈泽特是求援派里面一位高层的心腹,而且办事干练机警,忠诚可靠。而收到了这些人的秘密命令之后,戈泽特也不敢怠慢,借着海盗问题的由头跑到了刘靖这里,然后请求他的帮助。

    经过他的叙述之后,刘靖大概也明白了这些荷兰人的弯弯绕绕。

    原来不光是大汉这边的人在内斗,这些西洋人内部也是内斗不休啊……他禁不住在心里感叹。

    “既然贵国内部还没有达成一致,那……那又何必先来寻求我国的支持呢?万一贵国中途变卦,岂不是让我国成为笑柄?”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刘靖马上就选择了推辞,“再说了,贵国和我国一直都有交涉渠道,不必通过我来进行交涉,这有失常理……”

    “刘先生,请不要拒绝我们!”眼见刘靖居然马上就推辞了,戈泽特也有些着急,“一直以来我们都有来往,您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请您相信我们的诚意。我们现在已经说服了大多数人,总督阁下点头相信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现在我们只是在做一些必要的前期工作而已。另外,您是大汉驻日本的官员,您并非置身事外的人,相反这与您十分相关——西班牙人是一群坏蛋、无法无天的邪恶分子,他们在海上无恶不作,给我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也影响了我国与贵国之间更紧密的商业往来。如果我们两家能够合作将这股邪恶的势力予以铲除,那么我相信两国之间的贸易将会有一个更加辉煌的未来,而您也将因为立下了大功而得到贵国朝廷的嘉奖,以及……我们的感谢。”

    当说到“感谢”这个词的时候,他突然凑近到了刘靖的身边,然后将手伸过来,握住了刘靖的手,刘靖一瞬间就感觉不对劲,因为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硬物给磕住了,他下意识地一握,抄住了那些东西。

    接着,对方的手松开了,而刘靖重新摊开了自己的手。

    这竟然是几粒珍珠。

    这些珍珠的直径不小,而且十分圆润,色泽也非常好看,它们在阳光下放射出润泽的光,在他的手上微微滑动,带来了一种不同寻常的触感。

    “戈泽特先生……你们!”刘靖什么都明白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戈泽特,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了。“你们这是做什么?”

    “我们是讲商业道德的,先生。您帮我们的忙,我们理所当然要给出足够的回报。”戈泽特重新变得满面的笑容,只是眼睛颇为闪烁,“您只要帮助我们跟国内陈情,这些就是您的了,而这还只是定金而已,如果事情办成了,那您可以得到更多回报。”

    刘靖微微有些僵硬了。

    他坐在这个职位上,可以说金山银海就在身边,他虽然是个尽职尽责的朝廷官员,但是也不是完全孤高的清正廉明之士,因此也收过一些好处。不过他多年来给自己立了规矩,只收下面孝敬的常例,决不多占,也决不坏了国家的收入,以免影响自己的前途。

    和荷兰结盟出兵攻打西班牙人,那可是真正的国家大事,他怎么能因为一些财物就轻易牵涉其中?再说了,现在国内派过来的大员正呆在商馆里面,要是透出了一点风声,让他知道了,他会怎么想?

    一想到这里,他就对这个不知道好歹的荷兰人大生恶感。

    “你们不要这么做!”他满脸怒气,然后重重一甩手,将手中的珍珠又摆到了戈泽特先生的面前,“戈泽特先生,我们都是被国家派到这里的,你怎么能用这种办法来寻我帮忙?我要是收了你的贿赂,那我不就成了里通外国了吗?先生不要害我!不要害我!”

    “不用担心,刘先生,我们只是想让您帮忙,并没有让您为难的意思!”看到他反应这么激烈,戈泽特也有些慌乱了,连连摇头,“这些东西只是您应得的报酬而已,而且,这里是您管辖的地方,这间房间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只要我们都不说出去,又有谁会知道呢?”

    “不行,不行!”刘靖一点也没有将对方的劝说当回事,仍然将珍珠往对方的身前送。

    “好吧,好吧,先生……您有权拒绝我们的善意。”在他不断的催促之下,戈泽特只能无奈地收回了自己给出的珍珠,“我真的很遗憾,非常遗憾,我们真的对您只有善意。”

    刘靖面色冰寒,显然没讲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好了,戈泽特先生,你可以……”正当他打算出言将对方直接赶跑的时候,他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话在嘴边迅地换了,“你可以等等我这边的消息,我可以将你要求转达的内容报告给国内,请他们定夺。”

    “刘先生您说什么?”他突然改口,让戈泽特喜出望外,“您……您决定为我们转达?”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