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顾忌大汉的反应,不想要派出舰队去刺激大汉朝廷的神经。? 笔趣阁  w?w?w?.?b?i q?u g?e.cn

    也许是因为通过工商立国得天下的缘故,自从大汉建立之后,对海外贸易十分重视,一直都在扩大对海外的出口。除了丝绸、瓷器、茶叶等等传统出口项目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增加出售量之外,现在还开了军火贸易,而中国对木材、煤矿还有机械等等商品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

    为了保卫贸易,几乎从建立伊始,大汉就成立了海军,而且在皇帝的亲自监督和扶持下,海军的展度十分快,舰队实力一直在膨胀,很快就成了太平洋上一直令人畏惧的力量。

    在海军实力膨胀的同时,大汉海军划分的势力范围也就越来越膨胀,舰队巡逻的范围越来越远,甚至把中国和高丽沿海的海域当成了大汉独享的海域,不允许外**舰轻易进入。

    在一开始,荷兰人当然无法忍受这种结果,于是荷兰的舰队和大汉的舰队爆了几次不大不小的冲突,在前期依靠拥有丰富海上经验的海军,荷兰人对大汉稍占优势,但是很快大汉的海军通过严苛的训练和实战演练赶了上来,并且舰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慢慢地在和荷兰人的冲突当中占了上风。

    很快,荷兰人就现,他们如果继续和大汉海军进行不友好的争斗的话,亚洲贸易必将陷入最为绝望的境地,因为中国拥有十分庞大的资源,只要有控制住周边海洋的决心,那他们可以不在乎损失,而荷兰人是没有这样的条件和中国进行消耗的。

    既然继续消耗下去没有希望,本着商人的本性,荷兰人默认了大汉统治自己周边海域的既成现实,并且加大力气和中国朝廷交好,展对中国的贸易,经过了几年的努力,双方在贸易所带来的利润的推动下,也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转而进行贸易合作,生意越做越大。?  笔趣???阁?  w?w?w?. b?i?q u?g?e?.?c n

    和日本一样,在天津港,荷兰人也设置的商馆,并且还派驻了专门的人来负责两国贸易和外交交涉。而大汉海军一直在积极清剿海盗,维护正常安全的贸易往来,很快就让商船的损失变得十分微小,于是反而让荷兰人觉得大汉海军的存在对他们是有利的。

    既然同中国的贸易对荷兰人重要无比,而且大汉海军又事实上统治着那一片海域,那就难怪东印度公司高层和荷兰总督都对派舰队去那个海域清剿海盗如此顾忌了,他们得罪不起大汉,也不想得罪大汉。

    商议了几次之后,他们最终决定,利用荷兰和中国之间的往来渠道,请求中国朝廷派出海军舰队去重新扫平那一片海域,他们已经通知了荷兰驻在天津的贸易代表去跟中国朝廷陈情,同时要求驻日本的公司职员们也同时对大汉在长崎的贸易代表陈情,帮助他们一起去沟通大汉朝廷。

    收到了公司总部的命令之后,戈泽特自然也不敢怠慢,今天就跑过来跟刘靖求情了。

    当然了,刘靖是不可能跟他说出内情的,相反,他反而一脸地震惊。

    “什么?戈泽特先生这边最近也收到了很多海盗的消息吗?”

    “这么说来,贵国的商船也受到袭击了?”看到刘靖这么逼真的表演,威廉-戈泽特马上就信以为真了,心里觉得自己的任务更有了成功的希望,“日本的航线对我们两国的贸易至关重要,刘先生,我认为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忽视,要尽快解决。”

    “当然,当然!”刘靖连连点头,“最近我这边收到了很多商船的报告,他们受到了海盗的袭击,我已经准备将这些信息报告了国内,请求他们解决。? 笔趣? 阁 ? w?w?w?. b?iquge.cn”

    “刘先生,您能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那就太好了,只要有您的帮助,贵国的政府一定会尽快做出合理的判断的。”心花怒放的戈泽特,以西方人的礼节对这位中国的官员行了个礼,“贵国的海军十分优秀,我相信在他们的努力下,海面上很快就会恢复平静,联合省也会对贵国的慷慨帮助感激不尽。”

    他之前在海上服役多年,并且在多年之前还参与过荷兰和中国的海上冲突,但是现在,在经过了这些年的商业往来之后,他也明白形势比人强,也没有了再和中国对抗的愿望,宁愿和东印度公司的高层们一起默认北方海洋被中国人垄断的现实。

    “好说好说。”刘靖还是满面的笑容,连连摆手。虽然他知道这些西洋人貌似礼貌,内心诡诈,绝对不可以轻信,但是一个魁梧的西洋大汉对自己前倨后恭的样子实在有些好笑。

    当然,他肯定不会帮助对方的,这些海盗将会继续肆虐,直到大汉海军完成了征伐日本的准备工作为止。

    刘靖本以为在自己答应了荷兰人的要求之后,这位戈泽特先生将会选择时机告辞离开,但是他在和戈泽特寒暄了许久之后,这位荷兰商人还是没有告辞的意思,刘靖就明白对方还有别的事情要请他帮忙了。

    “戈泽特先生,是不是还有别的事要交代我?如果有的话,请直接说明吧。”因为自己现在事务繁多,所以刘靖也没有再和他兜圈子的想法,直接单刀直入。

    戈泽特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神色变得阴晴不定,显然在犹豫什么。

    看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刘靖心里闪过了一丝明悟,然后干脆看着对方,对待他倾囊以告。

    “事实上,您说得对,刘先生。”踌躇了片刻之后,戈泽特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骤然放低了声音,“公司总部在海盗的事情之外,还跟我交代了另外一件事,因为这件事十分重要,所以我请您确保这里不会有其他的人知道。”

    看着对方这么凝重,刘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他习惯性地打量了一下周边,然后马上跟对方打了包票。

    “请放心吧,这里是我们大汉的商馆,不会有别的人可以探听到。另外,我们这边的人也是朝廷的人,他们知道好歹,不会多问。”

    “好,也请刘先生为我们保密吧。”戈泽特下定了决心,“公司告诉我这边,想要经过您向大汉求援,请求仁慈的大汉皇帝派出海军帮助我们早日打垮西班牙人,将那群匪徒从亚洲的海面上扫除,让我们一起来垄断整个亚洲的贸易!”

    “什么?”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刘靖还是十分受震动,好不容易才理解了对方的话。“贵国……贵国要向我国朝廷借海军去打西班牙人?”

    他在海贸上做了很多年,当然知道西班牙人的大概情况,这些西班牙人在前明年间就已经来到了这边,然后轻易地占领了吕宋并且盘踞在了那里,并且将吕宋苦心经营了很多年,听说那里现在已经遍布了西班牙人的种植园。

    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在西洋的冲突他不大明了,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在这里也是争斗不休,打了很多年的仗。

    不过,之前他们虽然经常争斗,但是从来没有牵涉到中国这边,这次他们居然直接跑到自己面前来请求让大汉出兵协助,实在让刘靖有些出乎意料。

    老天,朝廷现在正在为出兵日本的事情殚精竭虑,怎么突然荷兰人搞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这……这……怕是不妥吧?”刘靖马上就低声自语,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为何……为何贵国会有这样的要求啊?”

    “我国正面临着一场和西班牙人的生死搏斗,我们需要尽全力,甚至需要借助外力。”戈泽特预料到了他的反应,于是马上就继续解释了起来,“贵国的海上实力十分雄厚,只要能够出手帮助我们,那么这场搏斗至少在亚洲我们是必胜无疑了。”

    在他解释的时候,深吸了几口气的刘靖总算勉强恢复了镇定。

    “这……这是大事,贵国……贵国为什么要来告知给我呢?”他马上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如果贵国真的有类似的要求的话,直接通过在天津的使节代为传达给朝廷不是最好吗?”

    “在通常的情况下,您说得很对,我们会通过在天津的人跟贵国朝廷交涉。但是有时候情况就会有些特殊……”戈泽特的脸色变得愈古怪了,“现在情况就很特殊,我们暂时不能通过那边跟贵国的朝廷沟通。”

    “这又是为何?”刘靖理所当然地追问了。

    “因为,总督和公司之间暂时有一些分歧,天津的人暂时还不能动用。”

    接着,戈泽特一脸为难地跟刘靖解释了内情。

    原来,在巴达维亚,东印度公司的内部,最近在争论的事情并不只有海盗一件事而已。因为和西班牙人的战争旷日持久,而且形势一直都十分吃紧,消耗了太多的人力财力,因此公司内部的高层里面开始产生了借中国朝廷海军来打击西班牙人的想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