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和缓的东风迎面扑来,吹来了一阵喧哗的市声,一切都犹如记忆当中那样。? ? ? ??笔趣阁  ? w?w?w . b?i?q?u g?e?.?cn越来越近,眼看就要靠上栈桥了。

    是的,他又重新坐着商船来到了这个港口,而这一次,他却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他了。

    他来到这里,不是为了经商,让自己能够挣上几百两银子,而是为了侵略,让这个国家背上几千万两白银的巨债——而他也将借着这份功绩,实现自己一生的梦想。

    他在经商时确实和一些日本人交恶过,但是也交上了一些日本的朋友,然而绝大多数日本人和他并没有关系,却因为他,也许将要蒙受一场巨大的灾难。他做得越是努力,越是成功,他们所蒙受的灾难就越要深重。

    没有疑惑,没有歉疚,只有一丝丝的怅然。

    但是,就算没有自己,难道这一切就不会生了吗?不,不会。

    就在这时,船微微地摇晃了,然后停了下来。

    这就是天数。皇帝是天子,他的意志就是天的意志,我是代天行事,决不能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青年的小官,他抛却了自己心里的最后一丝怅然。

    “先生,”这时候,他旁边的一个西洋面貌的青年人快步走到了他的旁边,“我们已经到了港口了,请下船吧。”

    这个西洋年轻人叫马丁-范-尼尔,是跟随他一起来到日本的随从之一。

    周璞是乘坐大汉专门派出的商船上岸的,为了掩人耳目,商业部还特地为他安了一个海商的身份,船上也确实装满了对日本出口的商品。?  ???  笔趣阁??  w?w?w?.?b?i?q?uge.cn并且他还带了一些卫士,在一般情况下足够保卫自己的人身安全了——另外,为了方便他的行动,商务部还给他配备了这个精通葡萄牙语和低地德语的年轻人作为随从。

    这个年轻人来自于德意志城市汉堡,他少年时代跟随着一位西洋传教士来到了中国,后来这个传教士到了天文台工作,与大汉自己的天文学家一起制定星图和历法,而他则迷恋上了中国城市的繁华,靠着自己有海上的经验、并且精通几国语言的优势加入到了大汉商业部下属的商船队中工作,很快就得到了晋升,待遇十分优厚。

    他也是这艘商船上最了解周璞这次行动的人,并且担负有和荷兰人以及其他外国商人交涉沟通的使命。

    不过,虽然他屡次跟身边的人们说自己姓范-尼尔,但是大家还是叫他小马或者马先生马大人,坚持了几年之后,他也就默认了大家这么叫他。不过周璞就比较知道西洋的情理,一直就叫他马丁。

    听到了马丁的催促之后,周璞也中断了自己的遐想,他沉默着慨然迈动了自己的脚步。

    他知道,此去绝不会顺利,甚至会有生命的危险,但是纵使前面有万分的危险,他也丝毫不会犹疑了。

    就让这里成为我的踏脚石吧。

    自从新朝和幕府建立了直接的联系之后,大汉的商船这些年来和日本贸易来往很频繁,所以他们的这一艘手续齐全的商船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甚至周璞、马丁以及几个卫士这一行人都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直接就通过了检查下了船。

    很快,他们这一行人就来到了长崎港的城市区当中。笔趣阁   w?w?w.biquge.cn

    长崎港是在前明隆庆年间开港的,那时候日本还是在战国时代。

    最初这里是作为葡萄牙商人的停泊地,而后在葡萄牙人的带领下,其他国家的商人也慢慢地投入到了对日本的贸易当中,而港口也慢慢扩大,变成了日本最重要的对外窗口之一。

    在鼎盛繁华的时代,以长崎为代表的一批港口,使得日本得以同整个世界进行贸易,然后大量从中国输入丝绢、钱币等商品,从西洋输入火绳枪等军事武器。也就是依赖着外部的武器输入,日本许多地方的大名就建立起了火枪部队,织田信长也利用了自己一流的火枪部队实现了自己征服日本的大业。

    不过后来,因为信奉天主教的日本平民屡屡造反作乱,德川幕府在残酷镇压了这些天主教徒之余,对信奉天主教、而且热衷传教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商人也充满了排斥和戒备的心里。在幕府的主导下,日本的对西洋贸易慢慢地转向了以新教徒为主,不那么在乎宗教的荷兰人手中,长崎港的西洋商船也大多数以荷兰商船为主了。

    这座港口城市经过了多年的展已经初具规模,在幕府闭关锁国的政策下,它成了唯一一个可以合法对外贸易的港口,所以最近几年变得愈繁华,商馆林立。就连城市建筑也因为有很多西洋人而带有一些西洋色彩,不像是一个传统的日本城市。

    周璞他们在街道当中穿行,因为穿着打扮和日本大为不同,而且衣着颇为精致,所以就被日本的商贩围了起来推销日本的商品,甚至还有妓馆的女子走到他们面前来招徕生意。

    不过,他们都是跑过海商的,应对的经验十分丰富,所以没费什么功夫就将这些人统统驱散了,然后径自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当中穿行,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有汉式风格的大建筑之前。

    这座建筑,就是大汉驻长崎的使节们所驻扎的地方。

    一来到门口,他们就被守卫给拦住了,在交出了自己的印信凭证之后,他们才被放了进去。

    走进了这座建筑之后,原本互相谈笑的周璞和马丁迅变得脸色凝重了起来,因为从现在这一刻起,他们已经在正式执行自己的任务了。

    在偏厅等候了片刻之后,得知消息的大汉驻长崎贸易代表刘靖马上赶了过来,他之前是海商出身,后来进了云山行内,然后在多年之后被派到了日本做贸易代表,日语十分娴熟,多年来和长崎的官员们关系很好,就连幕府在长崎的最高层官员长崎奉行竹中重义,他也说得上话。

    竹中重义是丰后国大分郡府内藩的藩主,他的父亲竹中重利,原本是乡野间的一个地主,后来在关原之战当中先是参加了反德川的西军,在形势不妙之后立刻转向投靠了德川的东军,并且立下了战功,于是在战后被德川家康论功行赏,赐予了府内藩藩主的头衔。

    不过府内藩是小藩,领地内只有2万石的石高,勉强只能算一个小大名而已,于是到了竹中重义这一代,他继续攀附幕府,得到了将军德川家光和幕府大老土井利胜的赏识,然后在当时的长崎奉行水野守信被调任大阪奉行的时候,他被任命到了长崎奉行的职位——在之前,长崎奉行都是由幕府的旗本家格的部属担任的,他是以大名身份担任长崎奉行的第一人。

    当到了长崎奉行之后,他继续尽全力讨好将军,严厉执行幕府的锁国政策,打击镇压天主教徒,用种种酷刑逼迫他们弃教或者死亡,因为办事得力,他也得到过幕府的几次嘉奖。

    长崎奉行可以说是如今幕府一等一的肥缺,官职俸禄就有一千石,而且还有44oo俵的役料(俵是日本的粮食计量单位,和石类同,役料也就是除了官职俸禄之外的补贴),收入可谓十分之丰厚。

    另外,除了额定的官职收入之外,长崎奉行因为拥有莫大的权力,还有许多额外收入,比如各国商人的献金和馈赠等等,这些灰色的收入加起来比年俸还要高上许多,于是也难怪竹中重义在这里呆上几年之后,腰包鼓上了许多。

    刘靖在长崎呆了这几年,他早就把港口乃至九州的上上下下都给摸得通熟了,而且他也是大汉现在驻日本的人当中唯一一个知道大汉打算做什么的人。

    正因为他之前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这些内情,所以他才不敢怠慢。

    “周大人此行辛苦了!在下来迟,告罪!”一见到周璞,他就深深一揖,“在下正是刘靖,已经等候大人多时了,这边已经备下了接风宴,还请大人稍安。”

    虽然就朝廷的体系来看,他的官位官职并不比周璞低,但是周璞有大任在身,颇得上面青眼赏识,眼看就是能够飞黄腾达的,所以他也不敢怠慢。

    “无妨。”周璞摆了摆手,“我等此来有要事在身,大人不要搞得大事铺张,以免惹人起疑。”

    大汉这几年和幕府的经贸往来十分密切融洽,再加上刘靖一直舍得上下打点和长崎的幕府官员拉近关系,所以其实幕府对大汉的代表监视并不严,不过周璞素来小心谨慎,所以才如此说。

    “在下省得,省得!”刘靖连连说,“大人请随我来。”

    周璞跟着刘靖走出了偏厅,因为他是要同刘靖密谈的所以只有他一个人走,而其他人则留在了这里吃饭。

    为了迎接周璞等人的到来,领馆内早已经安排布置好了,刘靖把周璞带到了最隐秘的一间房间里面,其他人都远远同这里隔开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