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想要的是军队也尽快表态,因为没有军方的肯,这件事恐怕就会变成他私调军队了,于公于私他都不想背上这样的指责。笔趣?阁  w?w w?. b?i?q?uge.cn不过他相信以大汉军方的一贯作风,他们应该是会很喜欢这个主意的。

    果然如他所料,孟营正马上就答应了下来。“大使且放心,今天在下就让识字的军士写一封信,马上送到纪国公和军议府那里,让国内尽快回复。”

    相比于施高艺在外务司当中的地位,孟志高在军队里面的地位要低上很多,不过他的职位特殊,所以军方也给了他可以向辽东军事长官和国内军议府写信奏事的权力。

    纪国公陈昇现在在辽东,控制着整个东北地区的大汉军队,也是孟营正的直属上司,他的功勋和名望都很高,如果他点头,事情就好办多了。

    而军议府是大汉成立后专门创造的6军机关,由各支部队里面精挑细选的军官充任,负责保管6军上下在国内外的军事部署、地图和兵器制造,另外还有专门的参议机关来制作大的战略军事行动的计划,外面的作战部队的参议军官,也是由这个机构来管理的。虽然里面的成员职级不高,但是可以说6军当中的中枢机构之一。

    相比于外面的带兵大将,军议府的行事要谨慎许多,不过他们自然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掣肘,毕竟太子亲自来高丽坐镇,干系重大,可没有人愿意因为李珲而让高丽生乱。

    “好!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就什么都不用怕了!”眼看孟志高如此干脆的表态,施高艺颇为欣喜。“各位这段时间要把一切都定好,处在只要接收到命令,随时就可以动的状态然后只要太子一声令下,大家立即动!”

    “太子?”其他人又都是一惊。笔 趣?阁  w?w?w?.?b i?quge.cn

    不是因为太子将要来高丽所以才想要加紧废掉李珲的吗,怎么还要等太子来决定?

    “太子是储君,而且这次要亲临高丽,虽然面上是说要常驻釜山指挥后方,但是我等怎么可能不受其节制?要是在太子莅临之前、或者在太子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下此等大事,太子该怎么想?”

    大使一解释,众人恍然大悟。

    “所以,等太子的船到了高丽境内之后,我到时候会直接去迎接太子,然后将相关的事宜抢先都报告给太子,只要国内已经有了处理意见,太子想来也不会反对。”施高艺说出了自己深思熟虑之后的计划,“有了太子的肯的话,我们就更名正言顺多了,高丽人也更加不敢动。”

    看来,大使是想要赶紧在国内取得政变赶李珲下台的许可,然后抢先一步去迎接太子,让他为自己的这个行动背书,杜绝他受到李珲及其支持者的蛊惑的可能性。

    “我们今天就准备好禀告国内此事,莫要耽搁了时间,贻害国事!另外,诸位不要等国内有了消息之后再准备,从今天开始就可以准备了!张副使,你最近别的事就都放下吧,多和那些高丽宗室和大臣联系,让他们也做好准备;孟营正,你也让手下的兵多做准备,最近好生操练一下,景福宫的地形图我已经画好了,你们这段时间就照着景福宫的地图来演练吧。”

    就连景福宫的地图都已经画好了?大使还真是心思缜密啊!房间里的众人都对大使的手段安安心折。

    “为了万全起见,是不是要把之前调出去的兵都调回来?”这时候,张副使提出了自己的提议,“毕竟如果真要动手的话,兵还是多一些为好。? 笔趣阁 ?  w?w?w?. b?iquge.cn”

    “高丽的那些兵,都弱得不行,当年被满洲都给打得喘不过气来,用不着担心那么多!至于他们的那些王宫卫士,多是文弱无能之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的天兵?”作为军方的领,孟志高反倒是一脸的满不在乎,“再说了,进攻景福宫,靠的就是仓促一击,景福宫就那么大一点地方,多几个少几个有什么差别?现在仓促调兵,反倒是会打草惊蛇,让高丽朝廷的那些人有了防备……”

    “孟营正此言有理,既然是突然一击,那就要以保密为先,如果各处收集军队的话,反而不美,干脆就借着合理的借口能收回来就收回来几个得了。”施高艺也赞同了孟志高的说法,“孟营正是专门打仗的,自然比我们内行的多,总之到时候一切就仰仗孟营正和天兵了。”

    “那是自然。”孟志高昂挺胸,显然自信满满。“李珲老儿如此忘恩负义,到时候我等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好了,既然大家已经议定了,那就事不宜迟,都去做吧。”大使挥了挥手,表示不再进行这个讨论了。

    然后,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严峻了,“另外,废立的事情归废立,该办的事情也要办好,大家吃的是朝廷的俸禄,做的是朝廷的官,身家性命也都在朝廷手里,这个话我要跟大家说清楚,国内和太子听我们的建议,那是因为我们有用,能给国家办事。如果我们给国家办不好事,那朝廷养着我等还有何用?我们行了这个废立之事,朝廷肯定是等着我们用功劳来证明自己做得对的,所以这战事,一定要为太子办好,明白了吗?”

    “大使且放心,到时候就算是要刀放在高丽众大臣背后,逼着他们办事,也决不让他们拖沓委蛇!”孟志高马上应了下来,然后重重地一拍桌子,“这里的人,身为大汉的臣子,就得为大汉办好事,平日里做些自己的事,这个大家谁也管不着,但是要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还分不清轻重,那就不要怪我老孟不客气了!”

    “明白!”

    大使施高艺本来就是读书人,而且自从来到了高丽之后也一直精研高丽历史,他自然是知道之前的历史的,在大元的时候,皇帝忽必烈曾经也动过对日本的战争,那时候日本还是在镰仓幕府的治下。

    大元当时是个幅员万里的大帝国,治下的人口财富可谓数不胜数,忽必烈最初是想用恫吓来吓得日本人投降,但是幕府掌权的北条氏一族根本不予理睬,断然拒绝了大元的劝降。

    而忽必烈也因此下定了决心,要用武力征服日本。他给这个远征行动选择的基地正是高丽,当时忽必烈命令高丽王造舰九百艘,其中大舰可载千石或四千石者三百艘,由金方庆负责建造;拔都鲁轻疾舟(快舰)三百艘,汲水小船三百艘,由洪茶丘负责建造,并规定于正月十五日动工,限期完成。这一项目给高丽人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和沉重的负担,死伤无数,金钱浪费无数。

    同年六月,经过了半年的努力,九百艘军舰完工。随后忽必烈立即下达征日命令,于是,一支由蒙、汉、高丽三族军队组成的联军,向日本进。这支联军的核心是蒙古族部队计有蒙汉军二万人、高丽军五千六百人,加上高丽水手六千七百人,共三万二千三百人,由征东都元帅忻都、右副帅洪茶丘、左副帅刘复亨统帅。

    日军反击。但无济于事,只一天时间,联军就占领了对马岛。十四日傍晚,联军攻入壹岐岛。十六日,联军逼近了肥前沿海岛屿及西北沿海一带。

    十月十九日,联军舰队进攻博德湾,杀散海滨守军占领今津一带。

    然而,虽然联军进展极快,但是却因为一次台风扫掉了后续的舰队,让元军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

    而后来,在几年之后,不甘失利的忽必烈再度动了对日征伐,结果虽然有进展但又是被台风摧毁了舰队,结果部队再度大溃,蒙古人征伐史上也出现了难得的失败,日本人也称其为“神风”。

    台风固然厉害,但是哪有一次能被风暴扫完的?高丽人制作的舰船太粗糙,肯定也是主因。这次就决不能出现类似的纰漏了,新朝皇帝杀伐决断比之忽必烈毫不逊色,要是再因为类似的原因出问题,高丽的大汉使团谁能跑得掉?

    不可不忧虑啊。

    虽然已经来到了春天,但是海上的寒气却一直没有散去,犹带寒气的海风吹拂着港口,露台,和每一幢建筑,和着海水永无止境地拍打着这整个岛国。波浪退落之后,黄砂滩闪着光,在这漫无边际的大海上,宛如一个个金色的斑点,一道道的朝阳透过云层的缝隙从天空中照射在水上、砂滩上和崖壁上。

    寒风并不能阻止世间的种种繁杂,今天的长崎港正如之前那样忙碌。从一大早上开始,港中帆樯林立,舳舻相接,载着货物从港口进进出出。

    周璞站在一艘即将驶入港口的商船上,心里突然莫名多了几分感慨。

    在阳光的照射下,早上的雾已经散了,他可以看到城中若隐若现的白色的屋宇,从他的在甲板上看来,那些小屋子就宛如海鸥的巢,而人在白石的大街上行走,却象点点的黑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