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使一番话,说得满座皆惊,大家心里都闪过了类似的忧虑,一下子房间就变得静谧了下来。???   笔趣阁?     w?w?w?.?b?i?quge.cn

    他们怕“谗言”,正是因为这群人其实心里都有些鬼。

    自从迎立李珲复位之后,这些年来大汉使团一直都在高丽地位然。处在这样的地位上,朝廷又在千里之外难以节制,于是上上下下都私下里为自己在高丽捞取好处。

    胆子小的,收中国和高丽商人的钱,为他们撑腰办事;胆子大的,甚至让亲属来高丽充任商人,做起了逐利的勾当。在高丽北方强行圈占参场,进行独家贸易的,就是副使张道彦的亲戚。

    因为还想要向上爬,所以大使施高艺的手脚要干净许多,并没有参与到很明显的利益往来当中。不过,为了维持和京城朝廷官员以及那些同僚的关系,他也需要大笔的资财,所以收受商人和高丽大臣贿赂、并且帮助他们干预高丽朝政的事情也没有少做。

    于是经过长期的渗透,高丽北方已经有大量田庄和参场落入到了汉人商人的手里,这些汉商私下招募武装,早已经没把高丽朝廷放在了眼里。那里原本的高丽住民,有些成了这些商人的雇工,不得不为他们付出劳力,有些人则不得不流落异乡,成为流民,也因此而让高丽上上下下充满了怨愤。

    在平日里,他们都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高丽既然是大汉的藩国,自己等人又是大汉的代表,作威作福不是应该的吗?况且,高丽使团每年从高丽榨取的钱财,很多也上缴到了外务司手里,所以外务司多年来对他们的事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这些话当然是不能跟太子说的。

    大家都说太子仁厚,要是太子真的听信了谗言,追究起来,京里的高官当然不会有事,但是这里的大家可就都很不好过了。?笔趣阁  w?w?w?.?b?i?q?u?g e.cn

    这样的忧虑,自然也在使团上下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谅那老儿也不敢!”孟志高一脸的怒气,“是大汉出兵出力,让那老儿得以复位的,要不是我们,那老儿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掉了,他居然还敢忘恩负义?”

    在施高艺和使团众人的努力下,使团已经插手到了高丽政事的方方面面,然而他的这些举动,自然也会惹起高丽朝廷的反弹,而且这种反弹因为高丽上下积累的怨愤,这一两年来变得越来越厉害,也让使团上下大为恼怒,所以现在私下里谈到国主李珲的时候,脾气差的就直接骂“老儿”、“老匹夫”,一点也没有对其国君身份的尊重。

    “这世上忘恩负义的人太多了,由不得人不防备着点啊……”施高艺抚须苦笑,“高丽国主虽然是我国扶上去的,但是到了那个位置,就想要继续尝国君的甜头,所以不能容下我等,这倒也正常……”

    “大人,既然如此,我们应当尽快做些准备才对。”副使张道彦也已经是满面的凝重,“有倒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李珲老儿,当年就是个嗜血残暴的国君,对****对我等可未必有多少感恩的心。”

    “副使此言,正合我意。”施高艺长舒了口气,“如今,我们确实是到了紧急关头,不得不做点防备了。”

    眼见大使的话这么饱含深意,其他人纷纷面面相觑。

    “请大人示下!”

    “其实我朝之所以能在高丽得到如此之多的权益,一是因为我大汉军威赫赫,压得高丽人胆战心惊;二来也是因为我等有拥立之功,国主不得不酬恩。? 笔趣  阁  ??   w?ww.biquge.cn”大使慢条斯理地拿起了茶杯,喝下了一口茶,“如今这高丽国主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来我们得另外想想办法。一次拥立之恩不够,我们就来两次……”

    来两次拥立?大家好像都明白了什么。

    这些天来,大使馆内一直都有异常人物出入,有些还是李家宗室的人,虽然他们来去都是鬼鬼祟祟的,极少在人前露面,但是大家私下里都有了不少猜测,如今大使明言出来,大家也不是特别意外。特别是副使张道彦和其他几位重要使馆官员,因为他们是实际的参与人,所以更加镇定。

    “大人的意思……就是要想办法废掉李珲吗?”营正孟志高低声问。

    相比于刚才的激昂,他现在倒有些紧张了。

    大使所说的意思,无异于是要强行在高丽行废立国君之事了,他并不害怕高丽人,主要是担心国内有不同的看法。

    “这可不算是废立。”施高艺气定神闲地摆了摆手,“国主年老,众所周知又是个瞎子,他能理多少事?怕是早就力不从心了……而且,他膝下无子,理应在宗室里面找个孩子来承继宗祧,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不废掉,而是另外在宗室里面找个孩子来充当国主的养子?大家终于明白了大使的谋划,于是纷纷窃窃私语。

    他们讨论了一会儿之后,都十分认同大使的这个主意——李珲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了,有必要换一个新的国主;而用给他强行塞一个养子的方式,又可以堵住悠悠众口。

    李珲在国内并不得人心,当年就闹出了天大的祸乱,只要使团把事情做得好看点,造成既成事实,高丽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为他找一个养子,那朝政大权不还是掌握在他的手里吗?”这时候,有一位使馆的官员问了,“纵使他已经年老了,等他死又不知道还有多久……恐怕缓不济急啊!”

    “这个不用担心。”副使张道彦马上回答,“养子年幼,可那还是有爹的。到时候只要一立养子,我们就可以让李珲在宫里养病了——他只要一养病,那朝政的事情还用得着他来管吗?自然有养子亲父来代理摄政了……”

    这时候,没有参与到这场谋划当中的官员们才明白,大使恐怕老早就已经预计到了现在的情况,而且考虑周详,没准都已经找好养子人选了。

    可想而知,高丽宗室里面肯定是有人已经和大使谈好了,让大使将他或者他的儿子扶上王位,然后出卖更多权益给大汉。

    高丽国势如今到了这么倾颓的地步了,宗室里面还有些人死盯着这王位,好多人心里暗自唏嘘。

    “大人思虑深远,下官佩服!”刚才那个官员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微微一作揖。

    “哎,身处异国,举目都是素不相识的外邦蛮夷,不多考虑都不行啊!”施高艺又叹了口气,然后苦笑了起来,“本来我虽然想要再来一次拥立,但还是想要徐徐图之的,免得让朝廷不满,不过,现在……我想了想,还是早点把事情办完吧,免得夜长梦多。”

    “那……那要不要现在就办了?”孟志高有了大使的话撑腰,胆气更加壮了,还抬起了手来,做出了一个斩的手势,“夜长梦多,高丽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了防备了,干脆这几天就动,先把高丽国主给关起来再说!”

    大汉在高丽京城的驻军不多,总共两个营一千六七百多人,因为经常有人要出去高丽各岛巡视或者镇压民乱,能够动用的人更少,只有一千多人出头,而这些人当中能直接拿起刀枪上战场的人要更少一些——而高丽朝廷光在宫廷周边的卫士就不止这个数字、驻扎在汉城的军兵要更多一些。

    不过,孟志高却完全不在乎这种人数上的劣势,根本不怕高丽人抵抗。这是一个多年一直在战场上厮杀的勇士,他在战场上和满洲最精锐的部队过过招,高丽的兵他在来高丽之后也见识过,他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不行,孟营正,不要急。”出乎他意料的是,大使连连摆手,否定了他的提议,“这事虽然要抓紧办,但越是紧就越不能急。我们这儿使馆,高丽人都是盯着的,要是仓促之间有什么举动,他们肯定就会警觉,高丽国主虽然是个瞎子,但是毕竟还是有几分头脑的。我们得谋定而后动,把一些都准备好再动手。再说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国内事前报备是不可能的,我们还要修书国内,让上面知道我们的盘算。”

    “上面会同意吗?”看到大使如此说,有一位官员又有疑虑了。

    “这要看我们怎么说了。”大使若有深意地瞥了赵营正一眼。“我们要马上给国内写信,痛陈高丽君臣上下的不轨行迹,把国主对我们的嫌隙和抵触都告诉上面,然后再告诉国内,因为高丽国主的掣肘,现在我等在高丽的行动步履维艰,如果放任下去的话,恐怕会有更加严重的事态生……然后,再加上我们的计划,作为建议一起呈递上去。”

    大使是外务司出来的,而且深得司长孔璋的信任,所以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意见会被司长驳回,而有司长在旁边说项,丞相和陛下应该也不会反对,他们可不愿意看到高丽离心。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