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施高艺是身材瘦长的中年人,皮肤白皙,看上去像是个文士。笔趣?阁  w?w?w?.?b?i?q?u?g?e?.?cn他是北直隶人士,之前也确实是文士,还曾在万历末年考了一个举人。不过虽然满腹经纶,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死脑筋的人。

    在天启年间,眼看徐州集团日益崛起,而且势大不可制,他一咬牙就直接投奔了徐州,然后因为自己识文断字,成为了徐州的一个文吏,但是他的野心当然不只这么一点而已,他在勤勉工作之余也一直都在四处寻找钻营的机会,一心想要往上爬。

    总算在数年之前给他找到了一个机会,那时候大汉刚刚建立,各项制度和官署都还在混乱当中,他当时跟着大军来到了京城,然后不停钻营,最后进入了外务司。

    因为办事勤勉而且善于逢迎上司,所以他很得司长孔璋的赏识,孔璋几次提拔了他,让他成为了自己的得力助手。

    然而他当然不会只有这么一点野心而已。在雌伏了两年之后,他又等到了一个机会。那时候,新朝已经大体上平定了辽东乱事,建州女真大部分都已经消灭了,小部分残余也只能躲入山林当中苟延残喘,于是新朝就把充满了野心的目光投入到了高丽身上。

    经过了几轮商议之后,朝廷上层决定以高丽大臣擅自动政变、废立君上为由对高丽进行干涉,同时为了最大程度地消磨高丽的抵抗意志,朝廷也要粉饰自己的意图,拥立已经被流放、被弄瞎了眼睛的废王李珲作为傀儡。

    这个计划的重中之重自然就落在了如何联络李珲和其他高丽人上面,而这就成了外务司的任务,在从上司孔璋口中得知了此种秘辛,施高艺把心一横,干脆就自告奋勇,想让自己参与到这次行动当中,并且在热切的恳求下最终得到了孔璋和丞相的允许。? 笔? ??趣? ?阁  w w?w?.?b?i q?uge.cn

    他原本在外务司几年当中,因为工作需要断断续续学了些高丽话,在得到了这个任务之后,他打起一切精神来跟人学习,硬是在两三个月内就熟练地掌握了高丽话,然后就带着几个随从进入了高丽境内。

    来到高丽境内之后,他按照之前的计划,暗地里跟那些失势的北派大臣们联络,并且向他们许以厚利,而这些失去了荣华富贵的大臣听到了中朝想要重新让李珲复位,自然就喜出望外,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在这些人的帮助下,他又与江华岛上的李珲取得了联系。

    接着,他暗地里调查了江华岛周边的情况,然后通过海军的突然袭击,从守卫当中夺取了李珲,然后大汉水6并进,以绝对的军事压力,逼迫高丽不得不让李珲复位。

    这样的大手笔并非一般人能玩得出来的,而他以自己性命作赌的赌局,在胜利之后也让他得到了足够的报偿。李珲复位之后,新朝在高丽设置使团,而他就成了当仁不让的使团团长人选,在外务司还挂了一个副司长的头衔,官衔和职位都有了,在高丽他挟中朝之威尽可以为所欲为,比在京城忍气吞声的生活来简直天壤之别。另外,他还被皇上授予了男爵的爵位,正式成为了大汉勋贵中的一员。

    如今,数年过去了,但是每当想到自己当时狠下心来的这些举动,他仍旧暗自得意不已。从一介书生,最后搏了富贵,也搏了爵位,大丈夫夙愿得偿,此乐何极!

    然而,即使到了这种地步,施高艺心里的野心还是没有完全被满足,他还想要更进一步。?   笔趣阁   w?w w?.?b?i?quge.cn

    他虽然人被派到了汉城,但是因为舍得花钱,所以消息也还算灵通,经常能得到京城的第一手政治消息。从这些消息里,他就听说丞相可能要将外务司提升为部,和那些最为紧要的衙署变为同一层级,而老上司、外务司司长孔璋,自然到时候就将成为当仁不让的外务大臣。大臣的位置他不指望,但是副大臣的位置就有得说道了。

    外务司现在有几个挂着副司长头衔的官员,但是副大臣到时候显然只能有一个,而施高艺就想要成为那一个。只要能够成为副大臣,他就正式地成为了****最高层的官僚之一,再也不能算是一个仰人鼻息的办事官了。

    施高艺确实算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不过也只有在野心的催动下,一个人才能够做出常人难以企及的大事业吧。

    他知道,自己高升,是因为立功得到了上面的赏识,那么想要继续高升,就得继续立功让上面更加赏识。

    而他怎么在高丽得到赏识呢?

    在他看来,皇上和丞相还有司长,最想要的就是加强国朝对高丽的控制,因此他心心念念、孜孜不倦地就是想要这么做,不断地以各种借口来干涉高丽的内政,浑然不怕被人看成是骄横跋扈、有失****体面。他完全不怕高丽人恨自己,反正他们又决定不了自己的高升。

    经过他这几年的努力,大汉在高丽的势力渗透越来越深入,经济利益也越来越大,所以他也自信朝廷对他的工作业绩应该是相当满意的,他很有希望得偿所愿。

    不过,虽然已经殚精竭虑,他毕竟在远在千里之外,无法如同另外几个竞争对手那样可以经常见到孔司长和更上层的大人物,而这次太子将要亲自莅临高丽的消息,让他喜出外望。

    太子虽然年幼,但是皇上既然已经将他派了出来,那就是要让他参与国事的意思了。而且从京里传出来的风声也是这样。既然如此,那讨好太子就意义重大,在外务司变成外务部之后,只要能够让太子为自己美言几句,那升迁肯定就是板上钉钉了。

    太子是为了征伐日本一时来亲临坐镇的,那么他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和高丽朝廷一起,让太子可以顺利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大人请放心。”在他言之后,使团的副使张道彦马上接口了,“大家心里都是一片拳拳报国之心,一听到太子将来,都是个个振奋无比,摩拳擦掌等着要让太子满意。”

    施高艺微微颔,然后将视线又转到了驻军的领、营正孟志高身上。

    这个孟志高是一个身材粗豪、面色黝黑的军汉,他是徐淮人氏,早早就在大汉起家的时候就投入到了赵字营当中,因为作战勇敢很快就得到了提升,从小兵一步步地爬到了营正的位置上。

    他之前是在辽东参与对满洲的作战,在大汉平定满洲之后,他又参与到了入侵高丽、帮助李珲复位的行动当中,然后在李珲复位后,大汉以“保护国主的人身安全”为理由在高丽国都汉城留下了两个营的驻军,他则作为其中一个营的营正留了下来。这两个营平日里就驻扎在使馆区当中,所以他和另外一个营正平日里也经常参与使团的会议。这两个营正当中,他的资历最深,而且战功也很多,所以另外的那个营正王运很服他的话,他也就成了驻军当中的头号人物。

    驻高丽的驻军地位重要,能够担任营正也说明他极得上司的信任,有传言说他结束这个外派的职位、调往国内之后就会在军内升官,甚至还有可能被封爵。

    因为大汉文武分离的制度,所以严格来说大使并不是他的上司,他在高丽的地位然。不过,高丽远在千里之外,而且交通不便,再加上孟志高并不是精于高丽外务的人才,所以为了应对突状况,国内特别留下了训示,要他和驻军在一般情况下听从大使的节制。

    当然,大使表面上还是十分尊重这位驻军领的,毕竟现在大汉军队的势力强大,不可以轻视,所以这几年来他们的相处倒是十分融洽。

    “大人,我等驻军当然与使团是一条心的,绝不会横生枝节,给大家添麻烦。”孟志高也马上表态了,“这些年来,我们大家都在高丽同甘共苦,好不容易创下了如今的局面。太子来了,这是天大的喜事,谁要是敢让大家过不好,我孟志高是第一个不答应!”

    毕竟是武人,说话这么直,不过正好也说中了大使的心意,所以施高艺也不为己甚。“孟营正的话,就是大实话,大家在这边做事,哪一样不是从白纸上做起的?总算承蒙天恩,大家做出了些许成绩,来之不易,也不应该轻易失去啊……我们自己人,我倒是挺放心的,大家都是精诚团结,我们自己人之外,那就难说了……”

    “大人可是在说高丽朝廷?”张道彦毕竟和他共事多年,马上就对上了他的心思,“莫非是担心高丽有人图谋不轨?”

    “是啊,此事不得不让人忧虑。”施高艺叹了口气,“我等为国自然是一片忠心的,但是自古以来就是谗言可畏,要是高丽君臣臣子太子莅临的机会向太子进谗言,那……后果不堪设想啊……你们想想,太子到了高丽,因为是总镇后方,所以一定是要和高丽大臣来往的,要是来往得多了,就有可能听信谗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