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嗨,你赔钱又有多大用?”贺景堃还是摇头,“我们要的不是钱是铜,总不能用金子银子铸炮吧?现在那边催问过来了,我说铜给不了,你们拿钱去吧,贵使觉得我用这种说法能够让同僚满意吗?”

    “在下惭愧……”柳生元斋头更低了,从他身上再也看不出多少当年剑士的豪气来,“还请大人再从中说项一下。笔趣阁  w?w?w?.?b?i?q?u?g?e .cn”

    “我说项归说项,可是光说有什么用?他们要铜我总不能光说几句就含混过去吧?”贺景堃禁不住失笑了,“贵使一路远道而来,确实是辛苦了,我也不瞒你,我们外贸司的人,都知道出海贸易是个麻烦事,随时都有天降横祸,所以很多东西都做了准备,以应对不时之需。铜的话我们之前也做了些库存,堆放在仓库里。现在各个部门跟着我们要,我们是在拿着库存来顶的,可是这库存又不能顶一世吧,我看按现在这个用法,恐怕支撑不了三两个月就会告罄了,如果那时候还没有新的铜补过来,我这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所以贵使就明白告诉我吧,两三个月内能不能恢复对我国的铜矿出口?如果能的话,大概是多少?”

    “大人,这个在下是会一力促成的,争取尽快让幕府恢复出口。”柳生元斋总算抬起了头来,不过脸上还是有些为难,“不过,大人也知道,我们出口的铜都是要从矿里面精淘出来并且运输到长崎的,中间肯定要花上一段时间,可能……可能……两三个月内能出来的铜确实不多。不过大人请放心,我们之后会加大铜的产量的,争取明年一起补足贵国的缺口需求。”

    眼见对方还是这样的答复,贺景堃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富态的脸现在看起来倒有几分黑气。“怎么,贵使莫非是觉得我这个人好说话,就可以随便摆布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是不是当我国就可以任由贵国摆布?”

    “大人息怒!”柳生元斋连连告罪,好不容易才让他脸色慢慢转晴。笔趣阁  w?w?w?.?b i?q u?ge.cn

    “我没想过怒,是你们让我不得不怒的!”贺景堃还是紧皱着眉头,“我们一直都是好言好语来跟贵使商量的,然而贵使却总是这个理由那个原因的,就是不肯表示诚意。说到底,这是贵国一意孤行所造成的结果吧?不说两国邦交了,就算正常做生意讲究的还是诚信,哪有这样行事的道理?贵国干出了这样的名堂,我们还是耐着性子跟贵国交涉,好言好语跟着贵国商量,难道这还不够吗?”

    “大人说得在下惭愧不已,确实无可辩驳……”柳生元斋的脸色也很沮丧难看,“说到底这是有些人考虑不周的结果,只是现在大错已经铸成,只能按照现在的情况来办了,还请大人海涵。在下可以跟幕府明确说清,此事下不为例。”

    “你们就想要用‘没办法’这三个字,让我们接受这些结果吗?贵使可是有些想当然了。”贺景堃仍旧不让步,“再说了,我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们承受不了贵使给出的办法的,贵使应该做的是另想办法,而不是再跟我等诉苦,幕府的事情我等是管不着的,也没有兴趣去管。贵使如果做不到,我们就只好另想办法了,毕竟我们外贸司也不是全部尸位素餐的,总有人可以管管和日本贸易的事情,只是到时候还请贵使好好跟幕府解释一下啊。”

    他的话说得这么不客气,也让柳生明白了,大汉的立场已经比较坚定了,两三个月,最迟半年内必须恢复正常供应,而且补齐之前的出口缺口——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按照他言下之意,如果做不到,那么外贸司也会做一些影响中日贸易的事情,甚至可能还会中断贸易。那时候自己的位置也就不安稳了,上面一定会追责的——虽然责任本来就不在自己身上。

    而大汉如果断绝了日本的贸易,那日本所受的伤害要比大汉沉重得多。???  ?笔趣  阁?? ?  w?w?w?.?b?i?q u?g?e .?cn好不容易恢复了两国邦交,而且一点一点扩大了贸易,要是又变成了前明时代那种不相往来的状态,岂不是太过可惜,他自己的前途和名望,岂不是也会毁于一旦?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铜出口的问题,哪怕将佛堂的铜器来抵数,也要维持住贸易维持住中日之间的关系——要是生什么不测事态,他简直不敢想象后果。

    “大人的意思在下明白了,在下一定修书回国,让幕府把握现在的事态,马上予以解决!”他站了起来,然后深深一揖。

    “贵使有这样的诚意倒是挺好的,要是幕府上下都是贵使这样行事,那我们就少了好多麻烦了。”贺景堃的脸色总算和缓了下来,“这段时间贵使就在京城住下吧,大家通力合作,把这个纠纷给解决掉。”

    “嗯?”柳生元斋一下没反应过来。“大人要在下留在京城?”

    “贵使不留在这里,上面怪罪起来,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担待得起的。”贺景堃冷笑了,“贵国这个大手笔,已经惊动了司长和商相大人,说不得他们什么时候就要召见贵使问清情况,难道贵使在天津能够随召随到吗?不过,贵使大可放心,我们商业部有的是招待的地方,不会让贵使住得委屈了……”

    “在下明白了,谢谢大人。”柳生元斋不再考虑,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很快,再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贺景堃以还有公事要办为由,将柳生元斋客气地叫出去了,接下来自然会有人带他去商业部专门的豪华驿馆里面住宿。

    要不是上面命令大家要拖住你们,谁跟你们这么客气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贺景堃心想。

    同样的一天,在离京城千里之外的高丽汉城,天气却和艳阳高照大汉京城迥然不同。

    天空阴沉沉的,云很厚,空气当中湿气很重,还下了蒙蒙细雨,微雨夹杂着冷风,将寒气直往每个人的身体里钻,让这个早春变得和冬天一样寒冷。

    每个人都低着头,缩着身子裹在衣服里前行,就连王宫内的侍卫也不例外,在阴沉的天空下,就连景福宫的瓦片和宫墙都好像染上了一层灰色,让人心情不免郁郁。

    这种感觉,在觐见大王的高丽朝臣金荩国身上尤其厉害,他穿着一身宽袍的朝服,因此冷风一直在往身上灌,冻得厉害,但是为了朝臣的威仪他又只能忍耐,所以脸色有些青,十分难看。

    不过,他的心情抑郁,并不仅仅是因为早春寒雨而已。

    国势艰难,作为大臣,又怎能不忧心如焚?

    虽然标榜自己是“小中华”,但是高丽毕竟不是一个财力丰沛的大国,所以宫廷修得十分精小,看不出几分中朝紫禁城的气派,占地也并不很广,从南面的光化门的偏门进来之后,很快他就走入了宫中伸出,。

    不过虽然建筑没气派,多年的纲常教化倒让这些高丽大臣们十分谨守礼节,在宫中的行止态度都十分恭敬。金荩国自然也遵守着法度,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宫中的卫士后面,即使满腹的心事,也还是保持住了朝臣的应有风度。

    越过了国主和大臣们举行朝会的勤政殿之后,他来到了国主日常处理国事的思政殿当中,然后在一位侍从的带领下走入了殿中。

    一进殿中,他就现国主李珲正半躺在御座上,闭目养神,而旁边有一个侍从正拿着奏章在他身边诵读。

    他没有迟疑,马上就亦步亦趋地走到了殿中,然后恭恭敬敬地行礼跪拜了下去。

    “臣金荩国,叩见陛下!”

    听到了他铿锵有力的呼喝声之后,国主李珲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勉力挣扎着从御座坐了起来,然后轻轻地做了个手势,示意侍从离开。

    接着,他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向了金荩国跪拜的方向。

    然而,虽然他看向了这个方向,十分浑浊,没有眼珠和眼白之分,反而是浑浑噩噩的肉色,看上去着实有些骇人。

    这双眼睛,是完全没有视力的。而且,这是被人人为弄瞎的。

    高丽国主李珲,一生当中经历了无数惊心动魄的大事件,受过惨痛也给人以惨痛,这双被人用石灰烧瞎掉的眼睛,就是他这一生经历的一个证明。

    他经历过诸位王子夺嫡的惊心,经历过倭寇入侵的恐怖,经历过荣登大位生杀予夺的快意,经历过杀兄杀弟的决绝,经历过被人动政变篡位、烧瞎双眼的惨痛,当然也经历过被大汉强行重新扶回王位的幸运与惘然。

    他的头已经大部分花白了,神色也是一片木然,和这双已经废掉了的眼睛竟然倒也有些相得益彰。又有谁能够从这木然的表情里面看出他的心中所想呢?

    “爱卿平身。”他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金荩国站起来。

    然后,他也不拖泥带水,直接说了下去。

    “今天把爱卿叫过来,是因为李珂从中朝那里传过了消息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