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太子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米苏。笔趣阁 ? w?w?w .?b?i?quge.cn“米总工,辛苦了,这个棱堡建得不错,我会跟父皇稟明的。”

    “太子殿下能够满意的话就最好了。”勉强地笑了笑。“我一直认为它可以抵抗任何敌人的进攻,保卫住您的都。”

    说实话,虽然一直都对自己设计的棱堡很有信心,但是刚才大炮被推上去的时候他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紧张情绪。

    如果效果不好,那他好不容易在大汉朝廷那里得到的信任的前途肯定全部没了,甚至还可能有杀身之祸。

    好在一切都如同所愿。

    虽然不像米苏那样振奋,但是太子内心里也颇为欣喜,他觉得有十几二十座炮台的围绕拱卫,在大炮都部署到位之后,京城现在确实已经算是固若金汤。

    不过太子也明白,想要保住天下不仅仅靠要塞,更重要的是靠人心,前明那么大的天下,那么多的士兵,又有********,最后还不是飞快地就丧尽了天下?

    要塞和棱堡要建,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不失天下人心——虽然太子年幼,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想得明白的。

    “舅舅,这里修复一下应该耗费不了太多吧?”太子略微有些担心地问。

    “这种程度的损伤,用不了太多物料就能修复。”工相马上就打消了太子的疑虑,“现在棱堡只是粗粗建成,还有不少物料和人员遗留在这里,接下来让他们继续开工,把该补的地方补好就行了。臣刚才想了想,太子殿下的这个验收方式,臣觉得十分有效——棱堡如果连自己人的炮火都挡不住,那还谈什么坚固?臣之后会出一个具体细则,规定每一处的棱堡和碉堡在验收的时候都要经过类似的措施,以免国家的钱财不至于浪费!”

    他这么做,不仅仅是想要为验证棱堡的坚固性多一个手段,而且还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确立太子的权威,毕竟太子是他的亲外甥,他刚刚出来做事,总该帮衬一下。笔趣阁  w?w?w?.?b?i?q?uge.cn

    “谢谢舅舅。”太子没想到那么深的地方去,只是颔朝舅父致谢。

    然后,太子将望远镜收回,递给了侍从手中,然后长舒了口气。“一直呆在搞出远看,虽然能够看到全局,不过毕竟还是不如身临其境,舅舅,再让我去棱堡里面看看吧。”

    “好,太子请跟臣来。”工相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领头走了。

    这样,一大群人从山上的亭子里面走了出来,浩浩荡荡地走下了山,然后向棱堡走了过去。

    一路上,不时有士兵经过,或者拖着炮或者拿着枪,他们刚刚打了一轮炮心情都十分振奋,看到了太子之后,他们都欢呼了一声,然后纷纷跪倒在地。

    “诸位将士,免礼,请起!”

    太子有些想要让他们起来,但是急切之下一时就不能纷纷扶起,只好苦笑。

    这些士兵们在以后就会解除保卫工地的责任,变成棱堡的守军,也就是说,他们将执行为大汉守御京城的重要职责。

    在将士们纷纷行礼的过程中,太子一行人慢慢前行,最后走到了棱堡之下。

    这时候抬头一看,太子现比起之前在山上时,更能感受到棱堡所带来的压迫力。放眼所及,各处的斜面城墙好几面都面对着自己,好多炮口里面还有黑漆漆的大炮正对着自己,虽然明白这些大炮不可能朝自己开火,但是他仍旧禁不住僵了一下。笔趣阁  w?w?w?. biquge.cn

    这座棱堡扼守着交通要道,而且护卫着京城内线的大片土地,也间接地防卫了河北直隶一代,如果在前明时代,可以说是国家重宝吧。而现在,蒙古人已经被大汉击退千里,早已经无法威胁京师……

    “我朝赫赫武功,可不要在我手里坠了威名啊……”他在心中暗想。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棱堡的内部,和外部的两道高墙相比,棱堡内部的空间要狭小空旷许多,除了一些供士兵们居住的砖石兵营之外,还有专门特制的地窖用来存放粮食和军火弹药,正中间则是一个小广场,供士兵们操练之用。

    太子四处望了望,心里默算这座棱堡内部的空间,然后心里渐渐也有了数。他沿着内部的墙角慢慢地走着,看着各处的结构,顺便观察材料是否有偷工减料。

    但走到一处墙角的时候,他现正有一群人在梯子边修筑兵营。

    他走了近去,准备近距离看看搬运石料的工人。他久居深宫,平常又是跟着老师们读书,没有多少机会接触民间,了解民间的疾苦。所以,他打算借着这个机会也好好了解一下民众。

    他放眼望去,现这些工人普遍身体还算是健壮,另外身上也都穿着棉袄,并没有挨饿受冻的迹象,不过他们的精神都不怎么好,好像对干这个活没什么积极性,只是应付着差事似的。

    在这群工人当中,有个工人特别突出,他的年纪好像比较大,所以搬运的石料最少,他满脸都是皱纹,看得出是劳碌大半辈子。身上穿的衣服还算是厚实,只不过就是衣服上沾满了灰尘,就连脸上都布满了黄色和黑色的泥土,看得简直像是刚从泥地里面滚出来的似的。

    看着这群工人,太子的心里微微一酸,民生疾苦民生疾苦,之前对他来说不过是书上的四个字而已,现在亲眼见到了才知道有多苦。而且这些人至少衣食还有保障,大汉的子民里面,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比他们过得更加辛苦?

    而且,就是自己刚才下令炮轰棱堡,平白又给他们添加了新的工作,等下他们估计还要爬上棱堡的墙来修复炮击所造成的损失吧。

    带着那种油然而生的歉疚感,太子走到了兵营的旁边。

    “太子殿下来了,你们先停工!”一位监工走到了梯子下面,对着兵营顶上的工人们大喊,“快下来,让太子殿下看看!”

    在监工的呼喝下,一听到太子殿下居然来视察了,这群工人慌忙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急匆匆地从梯子上爬了下来,然后纷纷走到太子一行人面前跪了下来频频磕头。

    “草民拜见太子殿下!”他们一边磕头一边喊。

    太子连忙叫他们免礼,告诉他们在新朝不用如此行礼,但是他们都是从前明混过来的,早已经在官衙的积威下练就了驯顺的性格,太子殿下的身份又不知道比官衙高上多少?所以无论太子怎么说,他们也只肯一直跪着不敢起来。

    太子暗自叹了口气,然后走到了刚才他看到的那个老人身边,俯下身来,用自己最和颜悦色的表情看着对方。“老伯,敢问今年贵庚?”

    老人眨了眨眼睛,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明白太子叫的老伯居然是自己。他的脸色瞬间就青了,慌忙重新磕头。

    “太子殿下莫折杀草民了,草民怎么担当得起!”

    太子劝了几次,但是他还是不肯接受老伯的称呼,说到最后只肯让太子叫他混号“老孙头”。

    “老孙头,今年多少岁了?是哪里人士?”太子并没有不耐烦,而且以对方的要求再问了一遍。“家里现在有何人啊?”

    “回太子殿下,草民今年四十七,是直隶河间府人士。”老人抬起头来回答。在如今这个年月,四十七岁确实是老年了,没准连孙子都有了。“草民之前是在家中务农,农闲的时候做做泥瓦匠的活,家里……家里本来有妻子和两个儿子,不过……不过之前流乱里面,老妻和一个儿子现在已经去了,现在只有一个儿子,不过儿子现在另外一处工地当差,而且已经找了个媳妇,现在已经为草民添了个孙子,算起来的话,现在家中有四人……”

    说到妻子和儿子死去的时候,他的语气十分平淡,好像已经习惯了自己的悲惨似的,甚至好像反而有些庆幸自己还有个儿子活了下来,延续了自己的血脉。

    太子听得却心里一酸。

    前明的末世,虽然他自己没有亲身感受到过,但是听到周围不少人说过,很多惨事都让人不忍闻,在这场大乱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就默默无闻地死去、多少家庭消失,恐怕是永远也无法统计清楚了。

    只愿我中华之民,以后再也不用遭受此等惨祸……

    “想来你的孙儿一定很听话吧。”忍耐住了自己的心酸之后,太子继续开口询问了,“这里工地,衣食怎么样,有没有短缺?”

    “这里的衣食待遇很好,这是工相大人亲自抓的工程,所以上下都抓得很严,供应除了冬天偶尔短缺之外,平时都没有断过。”老人马上回答了,而且看神色并不是敷衍了事的假话,“这里的工地菜汤都很好,而且经常有肉食供应,说实话……比草民之前在家里吃的还好,只可惜草民年岁大了,吃不了太多东西,要是当年……当年能享到这样的福就好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