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米总工,这棱堡外层覆盖的,就是泥土吗?”他在观察之后,突然问。笔趣阁  w?w?w?.?b iquge.cn

    “对,就是泥土。”愣了片刻之后,米苏马上回答,“经过我们在欧洲的经验,砖石建筑在大炮的轰击之下会有碎块四处飞溅,很容易给守军造成额外的伤害。所以,我们在这些棱堡上应用了我们的经验,在外层覆盖了很厚的泥土,因为泥土可以吸收炮弹的伤害。不过请您放心,棱堡的地基很牢固,而且主干是用加固的砖石来修筑的,坚固性绝对不用怀疑。”

    坚固性不用怀疑吗……虽然对方说得这么言之凿凿,但是太子仍旧将信将疑。

    但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对方的话,只好继续拿着望远镜观察。

    堡垒前坡是倾斜的,后面是一个有顶盖的走道。连接的壕沟也是倾斜的,内壕墙和壕沟外的护墙。在棱堡建筑之下还有小型的地面工事,有设计抢眼和顶盖,,细长的外墙工事在前壕沟和主壕沟中划分出一个宽壕沟,位于内壕墙和围墙之间还有深凹的走道。

    面前的这座宏大的棱堡,就像巨兽一样盘踞在视界内,虽然貌似宏伟,但是就不知道是外强中干,还是真的厉害。

    干脆,实践一下吧……我看不出技术,但是我可以看出结果来。太子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舅舅,这里还有没搬上炮台的大炮吗?”他突然看向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工相徐厚生。

    “这座棱堡,额定的炮位是一百八十四门,不过现在被放上去的只有九十多门,还有四十多门大炮在工地里面还没有吊装上去,另外还有几十门大炮的缺口——哎,没办法啊,虽然这些棱堡要塞是优先补充大炮的,但是各处需要大炮的地方太多了,所以只好慢慢添置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工相眨了眨眼睛,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太子的意思莫非是……”

    “是的舅舅。笔?   趣???阁  w?w?w?. b i q?u?g?e?.?cn”太子点了点头,“孩儿不懂什么工制和建筑,那就只好看结果。毕竟我朝造棱堡本来就是为了防御,能不能防看结果不就好了吗?”

    工相犹豫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笑了笑,答应了太子的意见。然后,他转头看向米苏,“米总工,你派人通知一下这里的驻军,等下叫他们用大炮来轰棱堡!”

    用大炮来轰棱堡?

    当米苏反应过来之后,热血直往上涌,脸都有些红了。

    这些棱堡都是他参与设计,并且参与建造、一点一滴看着筑好的,完全就是他心血的结晶,结果皇太子居然说要用大炮来轰,这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公爵大人,这些棱堡的修筑耗资巨大,而且花费了我们很多精力。它是用来防御敌人的进攻的,而不是用来让自己人炮轰。工程的验收是有标准的,而且我们已经通过了这些验收标准,现在用炮轰的方式来验证工程,这简直……”

    他原本想说“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棱堡建好,如果在炮击当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恐怕又要花费大量的钱财和人力才能重建……”

    “我又不是要他们不停炮轰,只是炮击几轮测试一下而已。”还没有等徐厚生说话,太子就抢过了话头,“米总工你既然对自己的堡垒很有信心,那就不必害怕用炮击来验证吧?如果连自己人的炮击都防不住,那这堡垒还有什么价值?花费了国家那么多钱财,又有何意义?至于损伤,如果在炮击当中损伤不大的话,反正现在工人和材料都还没撤走,正好赶紧修复。笔趣阁?  ? ?  w?w?w . b?i?q?u g?e .?c?n?”

    如果损伤真的很严重的话,那后果就不止如此了。

    看到太子殿下和公爵大人都已经做出了决定,米苏也不敢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他只好轻轻摇了摇头,“太子殿下,既然这是您的命令,那我只能服从。我希望接下来的爆炸场面能够让您满意。”

    接着,在工相的命令下,一个跟在他身边的随从走出了亭子,跑下了山。

    因为这座棱堡才刚刚建好,所以真正的驻防部队还没有编制完成,更谈不上入驻,但是这里因为是个大工地,所以一直有守卫兵在驻守,他们是会听从工相大人的命令的。

    很快,山下就就起了骚动,驻防部队的长官在经过了确认之后,执行了太子殿下和工相大人的命令,将自己的士兵们统统集中了起来,然后他们将一门门大炮从遮风挡雨的工棚当中拉了出来,向棱堡的外侧推了过去。

    “太子殿下,他们推出来的火炮都是口径比较小的野战炮,大型的城防炮因为实在太重,需要专门的器械来转运吊装,所以行动实在不方便……”工相对太子轻声解释。

    “无妨。舅舅,我只是要测试一下而已,看看效果就好。”太子摆了摆手。

    想来,这座棱堡深入内6,以大汉的国势和边境情况,应该没人能够把巨型的攻城炮慢慢地运到棱堡前线,顶多就是一些野战炮而已,测试的话够用了。

    太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底下的要塞和军队,穿着整齐制服的军人们在他的命令下推着大炮向棱堡进,俨然就像是他在指挥一场战争的感觉——这极大地满足了太子的心意。

    蓦地,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舅舅,这要塞横亘在谷底当中,可以扼守要道,当然极好,不过……这两边夹山的,若是有人利用这种地形,把大炮推到山上对下猛轰,那岂不是十分危险,只能被动挨打?”

    听到了这个问题,工相微微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的外甥之前从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居然靠自己的猜测想到了军事上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确实十分重要。

    不过,作为专业人士,他和那些工程师们当然在修筑这个棱堡前就考虑过方方面面的问题了,所以当然不会疑难。

    “太子殿下果然明鉴。不过此事我等之前已经有了防范。”他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太子身边,“我们在给要塞选址的时候,都是刻意勘察过旁边的每座山的,测算了大炮放在山上的射程,所以请放心,绝大多数山峰即使被攻占了也不会威胁到要塞的安全。另外……”

    他伸手指向了远处一座最高的山峰。“另外,在那座山峰的制高点上,我们还设计了一个炮台,在炮台建好之后,可以和要塞互为犄角,相互掩护。而且炮台上有粮食和食水储存,在战时可以支撑很久。来犯之敌无法得到就地的供应的话,从千里之遥来转运后勤消耗实在太多,在要塞面前熬不了多久就得撤退。”

    听到了舅舅的解释之后,太子才放宽心来。

    这时,大炮慢慢地已经推到了棱堡的下面。

    “太子殿下,如果是在战时的话,他们是不可能这么轻松地来到棱堡下面的。”这时候,为了突出自己的设计优势,米苏突然开口了,“敌军无论从那个面进攻,都会受到来自堡垒和正面墙以及地面上的炮火的集中射击,他们休想不付出巨大损失就打到要塞下。”

    一边说,他一边指指点点,在他的指点下,太子差不多也能够看清楚了。原来这奇形怪状的内墙和外墙都是大有门道的,在炮口的指引下,每一路有可能杀到棱堡前的敌军都将会受到几个方向的炮火火力覆盖。

    而隐藏在深处的外墙,又有堡垒下的壕沟和阵地保卫。

    就算是一个外行人,他也能够感受到这种威力。

    这些西洋人果然有些门道,接下来就看看这棱堡防御炮火的能力如何了。

    在山上的旗号的命令下,十几门野战炮纷纷停下了炮车,然后昂起了炮口,瞄准了棱堡的外墙和凸出的堡垒。

    “砰!”“砰!”“砰!”

    大炮突然同时响了起来,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震颤,烟雾从大炮上面弥漫而出,最后笼罩住了整个阵地。即使站在很远的地方,太子也能够感受到那种震耳欲聋的怒吼。

    炮管中的炮弹疾飞而出,以极快的度,带着恐怖的动量轰向了棱堡。在大炮的持续轰击之下,棱堡似乎都在摇晃,尘土飞扬,烟雾弥散,都看不清外墙的状况如何了。

    轰了好几轮之后,太子觉得差不多已经可以了,于是向舅舅做了一个手势,而在工相的命令之下,山上再度打出了一个旗号,下面的炮击也很快停止了。

    等到围绕棱堡的烟尘散去之后,太子再度拿起了望远镜往下俯瞰。

    经过了长时间的炮击,在炮弹比较集中的地方,棱堡外面覆盖的厚土被轰散了许多,有些地方甚至还隐隐然露出了里面的砖石,不过大体结构还保持得不错。墙上面的炮位被轰开了一两个,但是大体上也还保持着反击的能力。

    显而易见,在这种程度的攻击下,这座棱堡能够保持住防御能力,并且可以反击敌人,给敌人造成重大的杀伤。

    可以放心了,国家的钱没有白花。果然是要实践一下才能知道结果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