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也许正如父皇所说,我们这赵家的天下终有消散的一天,但是……至少也可以如同这烟花一样,绚烂无比。?     笔趣阁  w?w w?.biquge.cn

    我要担当起大任来,不愧对父皇,不愧对母后,不愧对神明,也不愧对天下万民。

    只要做到这四个不愧,还怕天下人有负于我家不成?要是我家有负天下,那就算如同桀纣****,又能挡得住滔滔洪水吗?多担心又有何意义?

    在时而刺目时而黯淡的五彩虹光的照映下,太子伸出手来,慢慢捏成了拳头。

    “不负天下。”

    正月初一一大早起来,皇上就带着皇子们前往奉先殿拜祖先的牌位——自从新朝鼎立之后,按照各个朝代的传统,朱家历代的祖宗画像和神主都已经从奉先殿当中被移出去了,赵家之前的几代祖先的牌位则被放了进去,这几代祖先也各自封了谥号。

    不过,赵家毕竟是布衣出身,而且皇帝不喜欢什么神神道道的东西,所以他并没有给自己编造什么天生异象、梦见白龙之类的生世来神化自己,也并没有编造各种故事来宣称天命早就到了徐州的赵家。

    在一片肃穆的气氛当中,皇家的男子们对着先祖的画像一一叩拜,等到了天已经大亮了之后才走出了奉先殿。

    今天内阁不办公,除了必要的守值的小官之外,绝大多数官员们都已经放假了,不过宫内并没有因此而冷清下来,因为遵照新朝的惯例,在京的文武大臣们都要在初一这一天进宫来朝见,并且享用一顿大型的晚宴,就连在京的藩国使节也要这一天进宫来朝拜,因此宫中的人反而比之前要多上一些。

    由于带进来的家眷较多,因此气氛也轻松了很多,文臣们个个穿着便装,而武臣们则都穿着崭新的军礼服,而且将自己的勋章也别在了胸前,向所有人炫耀自己的武勋。笔趣阁 ? w?w?w?. b?iquge.cn各家大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谈聊天,此时的宫内已经是一片喧哗。

    这些前来朝拜的人们,并不能进入到内廷当中,皇家一般是在外廷的皇极殿召见他们,在前明时代,皇极殿就是用来举行各种典礼的场所,如皇帝登基即位、皇帝大婚、册立皇后、命将出征等等,此外每年万寿节、元旦、冬至三大节,皇帝在此接受文武官员的朝贺,并向王公大臣赐宴。

    由于心学大盛,前明的社会风气就已经十分开放,不过宫廷一般还是十分保守的,追求威严,外臣的妇孺想要进宫更是少之又少。而新朝因为是起于微末,所以并没有那么多讲究,反而多了不少民间气息,这种大臣们携家前来过年的传统,颇有当年在徐州起家时上下一心的质朴之风。

    当他们先后进入到殿中的时候,大殿里面早已经备好了案几,上面摆满了各种鲜果和美酒,以供大家各自享用。

    最初的时候,在这种新年朝贺当中还有些混乱,因为各家大臣和藩国使节都不知道该如何排位,不过进过了几年的演练之后,大家都已经有了一套心照不宣的排位规则,文武官员以官位来确定跟皇家距离的远近,而藩国使节则另外有专门安排的区域,大家也就按着这套规矩纷纷落座,虽然嘈杂但是并不混乱。

    依照规矩,丞相雍国公王兆靖作为内阁和勋贵当中的头等人物,所以他们一家坐在了离皇家御座最近的位置,而工相、卫国公徐厚生,则因为和皇家的特殊亲戚关系,所以被安排到了紧随其后的位置上,他们一家的座位正好和丞相的相贴。

    “工相!”按照新朝的惯例,一落座之后,丞相就对工相道贺。“新年大吉。笔?   趣???阁  w?w?w?. b i q?u?g?e?.?cn”

    “丞相,新年大吉。”卫国公徐厚生连忙也向丞相拱手道贺。

    “离宫的事情,皇后陛下那边怎么说?”丞相也没有多客套,直接就问了。

    他之前安排让工相这边来对皇后请示,就是存了利用他们姐弟身份、方便说服的心思。

    “皇后陛下说,此事可行,还称赞了我等,说大臣们有心了。”工相也没有多说弯绕话,直接就答复了他,“不过,皇后陛下另外还说,我朝毕竟新立,财计匮乏,所以还是要吝惜民力和财力,不要搞得太过于奢华铺张。”

    “那你怎么看呢?”丞相微微一笑。

    “我觉得……”工相刚想说,但是又觉得有些不对,于是停下了口,扫了旁边的儿子一眼。

    虽然他们现在谈的并不是朝廷最机密的事情,但是工相平时素来认真,也不喜欢妻儿参与到朝廷的政事当中。

    于是,眼见丞相和工相要谈事情,他们的家人纷纷微微避开,以免扰乱两位重臣的谈话。

    丞相是诗书传家,今天带过来的是他的长子、雍国公世子王泽贤,他的儿子虽然年纪并不大,但是也被教得十分懂守规矩礼节,看到父亲要谈论朝堂之事,他自觉主动地退到了一边。

    看到两边的家人都离开了之后,工相也就放下了心来,重新接上了话。“我觉得皇后陛下想要体恤民力,这心是好的,但是朝廷现在并不是那么困窘,我们没必要真的那么小气,既然要修,那就要往大了修。当然了,我不是说要修得多么富丽堂皇,但是至少要修出气派来,要称得起大汉皇家的身份。”

    他是有私心的,想要让姐姐一家团聚,并且过上和皇家身份相称的生活,不过丞相也并不打算点破他的私心——因为丞相自己也是差不多这么想的。

    “你这么想就好了。”丞相点了点头。“那好,就这么办。钱的问题,只要你不要搞成三步金堂五步玉阶,总归还是有办法的。过完年,你就把这件工程当成头等要事来办吧,其他的事情可以交给别人来负责,别忘了,不光是你,内阁大臣们也都翘以盼,等着大功告成的那一天呢。”

    “好,我明白的。”工相点了点头。“过完年,我就去西郊去勘察地方,找个山水俱佳的所在,早点把选址的事情办妥。”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的——在平日里,内阁对他负责的大工程虽然一直都在支应,但是总是给得勉勉强强,并且审计也十分严格,生怕多浪费了一分,到了这个工程,却突然这么大方了。

    “对了,太子过完年也会随我一同出去,一边视察京师防御工程的进展,一边顺便散散心。”说到这里的时候,工相突然也想起了这件事。

    “太子也会出去巡视?”丞相微微意动。

    结合皇上之前让太子参加国务会议、并且准备让太子出镇高丽总制征日后方的安排,看来太子慢慢涉入到朝政当中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定局了。

    唉,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居然太子都快长大成人……蓦地丞相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和现在气氛不同的感悟。

    “此事甚好,不过你那边要注意一下安全,不要让太子有什么闪失。”交代了一句之后,他又转过了头来,看了看自己年幼的儿子。

    太子是仁厚聪慧的孩子,将来能成大器,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时候能成个什么器呢?只盼他到时候也能继续辅佐大汉皇家吧。

    就在大臣们还在闲聊的时候,有一个进宫来朝贺的人却被皇宫的侍从们带离了大殿,不过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了他的离开,仍旧继续着他们的闲谈。

    这个人就是高丽驻京使团的团长、高丽宗室李珂。

    在侍臣的带领之下,他沿着皇极殿旁边的路,向中极殿亦步亦趋地走了过去,听侍臣说,大汉的皇帝和太子,将会在那里接见自己,有要事相商。

    这位使团长一袭青衫,身材颀长,留着细长的胡须,皮肤也十分白皙,看上去就像是个饱读诗书的文士一般。实际上虽然身为高丽国的宗室,他也确实汉学功底很深。

    不过,虽然被大汉皇帝召见说起来是一种殊荣,但是他却表情严肃,眉宇之间好像隐伏着深深的忧虑。他忧虑的正是他的祖国高丽,更加是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博取到中朝皇帝的欢心,让他对祖国稍微宽限几分。

    在光海君被朝廷复位之后,为了加强对高丽的控制,在高丽设置了使团,而同样,高丽也被要求在京城设置使团。

    在前明时代,高丽在大明境内是并没有常驻的外交机构的,他们只是定期地派出朝贡的使团来京城朝拜皇帝而已,虽然每逢王权更替,高丽都会派出使臣知会大明,但是并不受大明的实际控制。在万历年间,日本渡海进攻高丽,荼毒一方的时候,大明虽然派兵援救,并且最终将日本军队赶出了高丽,但是之后并没有在高丽驻军,马上就撤走了,并且很快就陷入到了内部的混乱当中。

    新朝就没有这么慷慨了,将光海君重新扶上高丽王位,他们马上就索要了巨额的报酬,派驻了使团和驻军。而且,驻汉城的使团挟中朝之威,骄横跋扈,好像完全不把高丽朝廷放在眼里,令高丽人心中愤愤不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