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前明,为了防止外戚势力坐大,从中期开始皇帝和藩王的嫔妃一般都是从小门小户当中去找,不过大汉是新建之朝,功臣宿将比比皆是,皇上和皇后都觉得太子妃的人选最好是从有殊勋的勋贵当中去找,这样不仅可以安勋贵之心,也可以让太子以后使用勋贵更加得心应手。? ? 笔?趣??? 阁  w?w?w?.?b?i?quge.cn

    而皇后的语气来看,她已经不想再拖时间了,打算在太子十五岁的时候就把婚事办完——这其中只剩下一年多时间了,而太子这中间还要去高丽一趟,算起来确实是十分紧迫。

    “孩儿但凭母后吩咐便是。”太子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垂应了下来。

    在皇家的闲谈当中,天色也越来越黑了,西洋座钟的指针也慢慢地指向了深夜的时分。

    皇家的晚餐结束了,宫人们上前来收拾桌子和餐具,而几位皇子则围到了父亲的身边。

    “父皇,可以放烟花了吗?”一向在父亲面前最不拘束礼节的齐王赵虎,抓住了父亲的手臂不停地摇动,眼睛里满是渴盼。“让儿臣先去放第一炮吧!”

    宫里的烟火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皇家带头燃放了。

    自从新朝建立之后,为了在年节的还是给宫里增加点喜庆,每到除夕夜就会燃放烟花,好几个时辰的烟花往往会把天空变成一个色彩斑斓的舞台,年年如此。经过了几年的坚持之后,这个项目渐渐地在上行下效的情况下成为了京中的习俗,每次到了年节就会满城烟花,煞是好看。

    说实话,皇家这么安排,除了增加节日的喜庆之外,还有引领风潮,为大量的火药厂开辟财源的心思在。?   ? ? 笔趣阁  w?w?w.biquge.cn

    在起家的过程当中,为了应付各处的战事,赵家军当年在徐州设立了许多火药厂,这些火药厂的工人们辛勤劳作,制作了大量的火药,供应了赵家军当年的作战,也帮助了赵家夺取了天下。

    而现在,天下已经四处平定了,战事越来越少,规模也越来越小。而且为了方便物资供应,边疆各地的省份也设置了新的火药厂,于是朝廷和军队对徐淮地区本地的火药厂的需求也就越来越小。

    但是,需求虽然小了,火药厂那么多工人和技师不能白白失业,机器也不能闲置生锈,于是得想办法另外找一条出路。

    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皇家决定带动民间的烟火消费,来维持徐淮大多数火药厂的运营和工人的生计。

    在前明,民间的烟花爆竹已经有了相当高的制作水平,品种有数百种之多,可以表现出逼真的花草人物等图案。而火药厂开始转型之后,里面的技师们也从专人那里学习到了如何制作烟火的方法,并且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进行改进和改造,使得烟火的品种愈丰富起来。

    当年一些权贵大户人家,每年都会请巧手匠人制成各色烟花,在除夕通宵燃放,一年仅是放烟火就要数百两银子,相当于一个县一年的财政收入,而在皇家的刻意引导下,烟火施放更加成为了上至豪贵下至平民的共同风潮,不管是年节还是其他节日或者喜庆庆典,都要消耗大量的烟火,由此而产生的巨大需求市场,终于使得徐淮各地的火药厂重新焕了生机,维持住了产量,并且官营的火药厂都能挣上不少收入,不再需要官家的补贴。

    厂子在,工人和产能就在,今天生产烟花,有需要的时候就会重新来制作火药。只要维持住了火药厂的存在,日后有需要的时候,又可以大规模重新制作火药,以巨大的产能来迅吞没敌人——这是皇上和工业部、民政部以及军方共同商讨后得出的结论。笔趣阁   w?w w?.?b?i?q?u?g?e.cn

    这次攻伐日本,需要消耗极为大量的火药,预计就要让一部分火药厂重新转回生产炮弹和火药,工业部已经将安排下下去了。所以今年的烟花市场供应比较紧俏,价格比往年要贵上不少——不过一来皇家从来不用担心价格,二来日本人也不可能从其中现什么关窍,所以关系不大。

    在得到了皇上的允可之后,齐王赵虎和其他几位年幼的皇子一脸兴奋地冲到了宫人们准备好的烟火旁边。

    供皇家的烟火,是由专门指定的火药厂来制作的,火药厂自然也是找了最为高明的师傅来制作。这种烟火重安全,火药被细心地隔好了而且做了相应的处理,不会因为摇晃或者摆放而突然爆炸,另外爆炸的效果也是最为绚丽的,那些高手师傅们会保证每个烟火的图案都决不相同,而且都带有吉祥如意的喜庆寓意。

    齐王从旁边的宫人手中拿过了一根点好的香,然后颤颤巍巍地向烟火伸了过去。引火的线很快就被点着了,然后慢慢地向另一端烧了过去,直到最后,火星隐匿在了竹筒当中,消失不见。

    一切重归了寂静,好像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直到片刻之后,只听到“砰!”的一声,一条火龙从竹筒当中窜了出来,然后急地奔向了半空,在所有人的视线下,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这条火龙一路上升,然后在半空当中悬停,接着骤然爆裂。

    “砰!”又是一声巨响,红色绿色紫色的火星从爆裂处窜了出来,呈散状飘飞,天空中骤然出现了一个彩色的圆盘,犹如一朵七彩的花一样。

    “哇!好漂亮!”齐王毕竟是个孩子,他兴奋异常,指着天空大喊大叫,“父皇,哥哥,你们看,好漂亮啊!”

    在哥哥的带动下其他的皇子们也纷纷拿起了香,向着面前的烟火点了过去。

    一束束烟花如锋利的剪刀撕裂布帛一般,伴随着并不豪壮的嘶鸣,直冲天空,在这漆黑墨的夜空划出一道火痕,然后在夜空的深处崩散,然后数百道火星倾泻而落,姹紫嫣红,璀璨夺目。

    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号令似的,在皇宫放出了烟花之后,皇宫周围的宅邸当中也慢慢地燃起了烟花,接着是更远的地方,更远的地方……不久之后,整个京城都被绚丽的彩色所包围了,处处鞭炮声,烟花声,轰响在漆黑夜空,绚烂美丽的烟花划向天际。

    天空中时不时传来轰鸣巨响,然后织出各种绚丽的图景。

    在不绝于耳的欢笑声当中,年幼的皇子们互相嬉戏,同时各自点燃着烟花,好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比拼似的。太子因为年纪和身份,所以他并没有参与到弟弟们的游戏里面,他也不想参与进来。

    他站在乾清宫大门口的台阶前,抬头间,只见那烟花瞬间耀眼,瞬间灰烬,在短暂绚烂的爆之后,然后色彩慢慢变淡,直至消失不见……最后再也看不清它们曾经那么美丽绚烂过的痕迹。

    世事无常。

    太子的心里蓦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教他的老师们里面,自然有饱读诗书、除了儒学之外还精通释道的大家,在课业之后的闲暇时间里面,他们在闲谈的时候也谈过一些释道的理论,尤其是无法无常的释家思想,更是被屡次提起过。

    这倒也很正常,这些人既然饱读诗书,大抵是有些出身的,因而对改朝换代的记忆也就最为深刻。他们有些还是从万历中期的大明的最后盛世残阳中长成的,亲眼见证过天下是如何由繁华突然变成了一片鬼蜮,然后见证了急崛起的赵家和徐淮集团突然夺取了天下,再看着天下重新又在新朝当中重新渐渐归于太平。

    这世事的急变迁,实在让人刻骨铭心,不管这些人是借此得利还是因此失势,他们心里都不禁有些“世事无常”的感叹。

    他们互相交谈多了,连带得太子也耳濡目染之下,有了不少感触。

    不过,因为父皇注重实干,不喜佛道,连儒家都多有不敬,所以老师们并不会对太子详细解释佛道的本理,而太子本人也不会在父皇面前表露出这种思绪。

    然而没想到,即使是印象中无比刚强的父亲,在几天前居然也跟他说出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自古哪里又有不灭的朝代呢……有些事情是人力挽回不来的。我们只能做到眼前的事,谁知道子孙后代会怎么做……”之类的话,这不正好印证了“世事无常”的道理吗?

    如果一切都是无常,那天下,那皇位,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反正最后无非一杯黄土,也管不了后世……他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砰!”就在这时,有一颗烟花在半空爆炸了。

    金黄色圆盘,在半空当中张开,金色的触角向天边扩张,不停地闪耀着金色的光芒,蛮横而又倔强。虽然不可避免地慢慢黯淡了下来,但是这光却让太子的眼睛也烧了起来。

    是啊,世事无常,谁也管不了日后。

    可是,至少现在,我在的时候,还能够把该我做的事情做好,就如同父皇那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