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儿臣明白了,儿臣一定会将弟弟们看做臂助,绝不会生出嫌隙,请父皇放心。笔趣阁?   w?w?w?.?b?i?q?u?ge.cn”太子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了,“儿臣以后也会和父皇一样,督促宗室们往这两条路走,让他们一起为天下出力。”

    眼看太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用意,而且会表态追随自己,皇帝也放了心。

    他知道,想要让中国走向近代化和现代化的道路,非重视科技不可,而这又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所以他要在未来想出一套办法,将国家选拔人才的方式从八股文转化到数学和物理等等实用科学上面,然后让自己的儿子们也投入到军事和科学当中,作为未来社会风气的表率。

    如果有皇室作为表率,科学至少可以得到未来的皇家的支持,军事也会得到足够的重视,而不会在沉闷无知当中走向愚昧和保守,中华也不会在万马齐喑当中沉沦。

    “你明白就好!当国者当为国家谋,当为天下人谋,我朝取得天下,堂堂正正,以兵坚炮利取胜。我朝治理天下,也应该堂堂正正,以正道为先!如果仿效一些无知之辈,尽想着愚民弱民,以一家一姓之私败坏天下,那还有什么出息!”

    “父皇此言,当为万世之言!”太子沉默着咀嚼了父亲的话,许久之后,带着无限的感佩说。

    “什么万世不万世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自古哪里又有不灭的朝代呢?秦始皇倒是想要让子子孙孙无穷无匮一统天下,可是他不也是二世就亡了?有些事情是人力挽回不来的。我们只能做到眼前的事,谁知道子孙后代会怎么做……照我看啊,我们家能有十几二十代的天下,就已经不枉了这番苦功喽。笔趣阁?   w?w?w?.?b?i?q?u?ge.cn”皇上的表情十分平静轻松,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么骇人,“不过,同样是亡,死法可不会一样。大明亡的时候,那是让汉人再也无法踏入西域,连河套都丢了。而且天下败坏,饿殍满地,少数读书人饱食终日却混不知天下事,更让西洋人将科技都了上来;我倒指望我们一朝亡的时候,大汉已经占据了所有能占的地方,天下人都能读到书!那时候就算亡了,也是对得起华夏了吧?”

    这个问题,太子根本不敢回答。他心里也的豁达的父亲不同,他是打心里希望父亲打下的江山,能够经过他的手,在未来一代代地流传下去的。

    “父亲请放心,儿臣虽天资和韬略都远不及父亲,但是儿臣会将父亲的每一段教诲都记在心里,传之后代,让他们也明白父亲的苦心,能够以赤诚之心治理天下。”他满怀诚恳地说。

    “别搞得那么郑重,就是段闲话而已,你记下大概就行了,别说什么传之后世的话。后人最怕的不就是祖宗来一大堆条条框框吗?你看朱元璋搞了一本《皇明祖训》,什么东西都规定到了,可是后人难道能够一直按照祖宗的话行事吗?时移世易,天下事不能只按照一条规矩办,要学会审时度势,如果后人实在冥顽不灵,我们现在干着急也是没用的。”皇上还是十分轻松地笑着,“你要教后人,现在也不用着急啊,自己还是个毛孩子呢!”

    这调笑一般的话,让太子微微有些窘,他不安地缩了缩身子,不敢再说话了。

    他今年已经十三岁了,虽然年纪还小,但是母后却已经忙着为他张罗娶妻的事情,开始到处在物色未来的太子妃人选,准备过个两三年就为他娶亲。他心里对此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太年轻,不想过早牵涉到家室之累当中,不过他现在身为太子,哪里有那么多自由可言?所以只好任由母后施为了。笔??趣阁  w?w?w?.?b?i?q?u ge.cn

    这个年纪听到这种调侃,着实尴尬。

    “有些事情,我要一视同仁,让他们也能够明白事理,但是有些事情,我只能教你,不会去教他们。但是你要学会,因为你是太子,你是天下未来的继承人,你不能让我失望也不能让天下失望,”好在父皇并没有打算继续调侃太子,只是不住地看着他,“孩子,辛苦你了。过完年你就出去玩玩,然后开春就去高丽,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表现。”

    “儿臣……决不让父皇失望。”带着无比的决心,太子向父亲作出保证。

    转眼间,时间很快就来到了除夕夜。

    在有地位的侍臣和女官的招呼下,宫中的仆从们四处奔走,为除夕夜的布置做最后的准备。宫中到处张灯结彩,宫墙之间华灯锦绣,一扫平常的寂寥冷落,为新朝又度过一个新年而流光溢彩。

    皇家也聚在一起,在乾清宫吃起了今年的最后一顿晚餐。因为即将来到新年,人人喜气洋洋,就连皇上本人脸上也布满了笑容,气氛十分和睦。

    到了明天正月初一,内阁诸位大臣和在京的高级武将们都会进宫,对皇家进行朝拜,恭祝新年。那时候热闹是热闹,想要再找家庭当中温馨可就难了。

    依照皇上订立的规矩,在新年用膳的时候,几位皇妃坐在皇上身旁,孩子们则坐在下位,大一点的孩子们已经动了规矩,乖乖地坐着吃饭,而小一点的孩子们则嬉戏打闹,吵闹声在整个大殿当中回荡,让节日的气氛变得更加浓烈。

    在老一些的宫人看来,这不像是威严的皇家,反倒是寻常的百姓富户一样,不过她们并没有因此而对大汉的皇家心生轻视。

    这些宫人,都是从前明万历末年就混过来的,因为熟悉宫中的大小事务而被大汉皇家留用,继续留在紫禁城当中负责皇宫的维护。她们不仅人身地位有了保障,而且薪金和待遇都提高了许多,所以对改朝换代并不觉得有什么反感。

    这些宫人们在宫中从事多年,是见过明末宫廷的乱象的,有些人甚至还是万历三大案的见证者。万历晚年对太子的冷漠,泰昌皇帝的暴死,天启初年的两次移宫,种种惊心动魄的事在经过了岁月的沉淀之后,就成为了这些宫人们在闲暇之余的谈资。

    这些宫人们都说,比起前朝来,新朝的皇家比规矩繁琐的前明皇家要富有人情味得多,紫禁城在新朝皇家在的时候,也没有当年的那股阴森气。

    “皇上,再吃几片冬笋吧。”在谈笑之间,孟惠妃将几片冬笋夹到了皇上的碗里,“这冬笋是御厨精制的,吃了以后明年国势更加昌隆,节节高升!”

    这个彩头说得很响亮,所以皇上也不多说,直接夹了吃了,然后赞了一句“嗯,真不错,是用了心的。”

    皇后和皇贵妃地位尊崇,她们不好表现得太过于殷勤,虽然私下里和丈夫很亲切,但是平日里在众人前还矜持了一些,孟惠妃地位正好不高不低,所以她对皇帝最为殷勤讨好,很得欢心。

    在皇上还在同惠妃闲谈的时候,皇后则把视线放在了坐在她旁边的太子身上。她不住地往儿子碗里添菜,心疼和关切溢于言表。为了学业起见,太子平常一直都独居在一处,所以皇后也只是隔一段时间才能见见他而已,爱子自然会让皇后牵肠挂肚,总是生怕他出点问题。

    “太子,多吃点,这阵子我看你瘦了不少。”皇后一边说,一边又将几片鹿肉夹到了太子碗里,“读书认真是好事,但是要张弛有度,读到废寝忘食就不好了,你看看你,现在苍白了不少,就连个子也长慢了,虎哥儿都快跟你一样高了……”

    看着碗中由菜堆砌起来的小山,太子心里微微苦笑,母亲的话可没什么道理。他身为太子,读书是应该的,虽然努力也没有到废寝忘食的程度。白是白了不少,但是那是因为一直呆在屋里读书的缘故,和苍白瘦弱可扯不上关系。至于个子,他的个子在同龄人相比已经算是高个的了,这一年来也长了不少个头,虽然虎哥儿长得更多,但是虎哥儿那是天赋异禀,天生就长得高大,看着就像是能成为勇将猛将的料子,怎么能够轻易比的?

    不过心里苦笑归苦笑,可是母亲的好意他又怎么能够拒绝?他不住地跟母亲道谢,然后乖乖地将碗里母后夹过来的菜囫囵给吃下了。

    “我儿终于长大了……”皇后一直看着儿子吃饭,突然欣慰地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不知不觉地,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啊。在你呱呱坠地的时候,明明还跟个小不点儿似的……这时间还过得真快。”

    太子心里有些尴尬,只能不住地埋吃饭来掩饰。

    “儿子,你眼见是越长越大了,也该考虑下终身大事了,现在有什么心仪的人选吗?”皇后突然又问。

    猝不及防之下,太子差点把口中的饭和肉都给吐了出去,他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苦着脸把饭菜给咽了下去,然后灌了一口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