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很快,除了两个年级太小无需来学习功课的儿子之外,皇上已经考较了太子和四位封王的儿子的功课,总体来看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 笔趣阁  w?w?w?.?b?i q?u g?e.cn虽然他的儿子们表现出了不同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态度,但是基本上还是开始向学了,即使是最不爱读书的皇子赵虎,至少也表现出了从军的强烈志气,没有那种拖沓纨绔的气息,这一点已经很让皇上欣慰了——他不期待自己的每个皇子都能够成为人中龙凤,但是他无法容忍庸碌不堪、只想着享受荣华富贵的儿子,他能够给儿子们一生的富贵,但至少希望他们能够凭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考较完功课,让诸位皇子们离开了书房之后,太子被单独留了下来。

    “觉得你这些弟弟们怎么样,太子?”他们才刚刚离开,皇上就笑着问太子。

    “弟弟们各有志向,而且生龙活虎,儿臣……儿臣十分高兴。”太子连忙回答,“只要弟弟们都能成材,长大了和儿臣一起撑持我家的社稷,大汉的江山一定会犹如铁打铜铸、不可动摇!”

    “那就好,那就好……”皇上笑了笑,然后突然叹了口气,“不要嫌忌你的兄弟们啊,儿子,他们都是你的臂助!”

    “父皇……”太子对父亲突如其来的话搅得有些不明所以,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父皇不用担心,儿臣……儿臣绝不会对兄弟们有任何嫌忌,一定会以赤诚之心对待他们!”

    他明白父皇这番话的用意——父皇是担心他因为弟弟们个个有才能而嫌忌他们。

    有感于前明的一系列教训,皇上在新朝建立之后,重新创制了一套新的宗藩体制,以鼓励宗室们奋向上。? ?? 笔 趣阁   w?w w?.?b?i?q?u?g?e.cn

    在前明,最初太祖朱元璋是实行分封的,他将自己的儿子们一一封到了要害之地,以便作为屏藩来拱卫中央。在朱元璋的时代,藩王们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而且很多还是统兵大将,也正是因为如此,朱棣才有机会在领兵打仗的过程当中积累自己的军事经验和威望,并且动靖难之役,夺下了皇太孙建文帝的皇位。

    自从成祖以后,因为吸收了成祖靖难导致坐江山的换了一支支脉的教训,历代明朝皇帝对非继承人的皇子们的教育是十分粗疏的,而且对宗室藩王十分防范,别说领兵打仗了,就连和朝臣的往来都十分嫌忌,一到了年纪,基本上就会被分封到外省的封地里面去,从此再也难以回到京城。

    而且,在朝廷的高压之下,各地分封的宗室们轻易不能离开封地,而且稍微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举动就会被严厉惩处——至于欺男霸女、扰乱地方、横征暴敛之类的事情,朝廷反而不怎么管,反而让他们能够世世代代地世袭自己的爵位和财产。而且,藩王们都是世袭罔替的,甚至每一代藩王生下的非继承王位的儿子们可以成为郡王,继续多领一份俸禄。

    世世代代的繁衍当中,大明的每一个王府都繁衍出了极大量的人口,这些人里面一大部分拥有高级的爵位,他们的俸禄的消耗就是一笔巨额数字,成为本就入不敷出的大明朝廷的沉重负担,客观上也加重了大明朝廷对万民的盘剥,激化了社会的矛盾。

    也正是在这种宗室政策的影响下,前明的藩王宗室们大多数都不事生产,也不务正业,拿着世代相传的爵禄饱食终日,有的还横行地方,做下了很多不法之事,惹得各地都是民怨沸腾。???   ?笔趣 阁   w w?w?.?biquge.cn

    在起家的过程当中,徐州势力也没少和这些藩王势力起了冲突,也在这些冲突当中看清了大明朝这些宗藩的贪婪残暴和色厉内荏,因此皇上对这些宗藩心里极为不屑,连带得也完全看不上这种亲藩体制。

    在制定亲藩政策的时候,皇上先就废除了前明的“所有藩王世袭罔替”的规定,他说每一代皇帝的儿子都可以成为藩王,如果这些藩王个个都世袭罔替的话,那到了几百年后,天下究竟该有多少藩王?他们又该拿走天下人多少财富?

    所以,本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原则,皇上参考前汉等朝代的制度,制定了每代藩王爵位递减,直到数代之后取消爵位的规定。当然,为了鼓励藩王们为国出力,他还特意规定,如果藩王们当中有谁为国立下殊勋的话,可以被立为世袭罔替的亲王——也就是成为宗室们当中的特例,每一代的嫡长子都可以继承亲王爵位。

    齐王赵虎这么想要从军为国征战,除了少年人特有的那种英雄崇拜之外,不得不说也有想要为国立下大功然后挣下世袭亲王殊荣的理想在。

    齐王的心思太子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是对这位一母同生的胞弟,他是非常喜欢的。这位弟弟虽然不喜欢读书,但是心思很直,对哥哥也很有几分尊敬,因此他对弟弟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想法,如今被皇上这么一说,老实说太子心里还有些委屈。

    “我也不是要你委屈自己,什么事情都让着弟弟们,”皇上摇了摇头,“你是太子,也是他们的长兄,他们理所当然应该听命于你,只要你能够秉着公心、一片赤诚对待他们就好了。”

    “儿臣……儿臣明白。”太子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垂答应,“儿臣一定会善待弟弟们的。”

    “我已经考完他们了,你的学业也考得差不多了,现在我考考你别的东西吧。”皇上突然换了个话题,“你虽然现在已经开始了解日本的事了,干脆趁着今天我来问你几个问题,看你了解得怎么样。”

    这话题的突然转换,让太子一时反应不过来。“嗯?呃……请父皇示下。”

    虽然父亲之前没有说过要考这方面的问题,以至于太子没有准备,但是父亲是皇帝,那自然他说了算,就算感到突然感到委屈,也只能无可奈何。

    “现在你自然知道日本是幕府治国,朝廷作为傀儡的吧?那我问你,幕府的创建者是谁,现在的执政者又是谁?”皇上的第一个问题,中规中矩,并没有出乎太子的预料。

    “儿臣之前看了不少有关于幕府的介绍,现在儿臣知道了,江户幕府的叫德川家康,他是之前日本的一个军阀,是在百多年的混战当中崛起并且一统日本的。”太子恢复了自己的镇定,然后侃侃而谈,“现任的幕府将军是德川家光,他是德川家康的嫡长孙子,也就是第二代将军德川秀忠的嫡长子,德川秀忠在十几年前将将军之位传给了他,自己当太上将军,和德川家光共享大权。现在,德川秀忠已经去世,所以日本就是德川家光独享大权……其人傲慢狂妄,行事果决狠辣,所以压制得日本朝廷上下苦不堪言……”

    “好了,看来你也多少知道点了,可以泛泛而谈。”皇上点了点头,好像认可了他的回话,“那好,我再问你,除了这几个德川将军之外,德川家你还知道什么人?”

    这个问题出乎于太子的意料之外,所以太子又是一怔,最后只能悻悻然低下了头来,“父皇恕罪,儿臣……儿臣还没有了解到那个地步。”

    “打仗最重知己知彼,要是只知道个大概,那可不行。”皇上责备了一句,但是说得并不严厉,“不过,你才这个年纪,又才刚刚接触到这件事,所以不甚了了也是情有可原。罢了,我现在跟你说说吧,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都是子息甚多,德川家康有十一个儿子,不过要么有些早夭,要么有些过继到了别的家族,所以他传位给了第三个儿子德川秀忠;而德川秀忠有四个儿子,不过因为长子早夭,所以第二个儿子德川家康继承了他的将军之位。”

    “儿臣知道了。”

    “我还没说完呢,别急啊。”父亲只是笑了一笑,“德川秀忠本来是不太想立德川家光作为继承人的,他和他的夫人都喜欢第三个儿子德川忠长。是德川家康在世的时候逼着秀忠以立长的原则将家光作为继承人。所以家光和弟弟是有过心结的……在秀忠作为太上将军的时候,家光这个将军就已经和弟弟忠长翻了脸,几次找了借口严厉惩处忠长,现在秀忠死了,家光立即迫不及待地处置这个弟弟,只怕是要以逼死他为快啊。”

    争储位,兄弟相残……太子的心里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父亲一边谈到他和弟弟,一边突然又跳到了德川兄弟身上,难道是在隐射什么吗?

    一瞬间他觉得有些委屈——他在心里对弟弟们何曾有过一点加害之心?

    “幕府内部不稳,儿臣认为这是好事,德川家光越是迫害德川忠长,我们就越是可以利用幕府的内部矛盾。德川忠长肯定不甘心就此被哥哥逼死,一定会想办法反击,有可能……有可能就会向我方求援。”太子有意避开了自己最害怕的方面,从另一个方面回答。“我方如果能够将忠长握入手中,势必可以让幕府更加焦头烂额。或许……或许战后可以将忠长作为幕府的傀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