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听到皇上说要考较功课,赵虎顿时就垂下了头,连话也不敢说了。笔趣阁  w?w?w?.?b iquge.cn齐王赵虎人如其名,是一个十分健壮的孩子,而且不怎么喜欢读书,偏好舞枪弄棒,功课一直不怎么好,让皇后也颇为操心。虽然他只是亲王,皇上和皇后对他要求没有对太子的那么高,但是这种情况还是让他们十分挂心。

    “就是,不考较考较你们,就想着玩,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皇后也同声附和,“明天你们要是谁表现得不好,自己来我这里认罚!”

    一听到皇后如此说,几个皇子都有些惴惴然,低下头吃饭再也不敢多说话了,生怕明天又被责骂。

    为了缓和气氛,卫国公有意打破了沉寂。“年过完了以后,太子正好臣一起去西郊吧,那里山林茂盛,活物甚多,方便太子打猎。再加那里山水风光都十分不错,臣那时候也要给离宫选址,就一同陪同太子踏足山林吧,好好领略下江山的风光。”

    作为工相,他前几天被丞相雍国公王兆靖给特意召回到了内阁,然后将他们已经奏请皇上在京城郊外修筑离宫,并且已经获取御准的消息告诉了他。在最初的错愕之后,他马上就如同丞相所希望的那样附和了这个决定,并且要求由他自己来亲自主持这个工程,丞相欣然答应了他,把工程的全权都交给了这位工相。

    在领到了这个任务之后,工相马上就着手开始筹备这个大工程了。

    一开始自然是选址的问题,而这难不倒工相,他最近因为一直在负责京城周边的防务工程,早已经把京城各地给踏了个遍,各处的地理形胜都已经了然于胸。于是并没有考虑多久,他就决定把离宫的位置放在西山那边。?  笔趣 阁  w?w w?.?b?i?q?uge.cn

    京城的西山周边,山峦叠翠、林海苍茫、流泉淙淙,可以说得上风景十分幽丽,形势也十分巍然,有帝王之象。并且那边人迹罕至,既可以尽量扩大离宫的范围,又不会有被打搅到的顾虑。

    另外,那边自古就为皇家们选址修建皇家园林,尤以金代的金章宗为最。这位金国的太平天子十分喜欢游山玩水,并且常常流连于西山一带,因此曾在西山一代多建行宫、园林,比如芙蓉宫等等行宫。而且,在前明时代,很多豪门巨室都在那边修筑了私人园林,在改朝换代之后很多已经被朝廷所征用,如今可以拿出来改建一番,极大地减少修筑离宫的成本。

    “离宫?那是什么?”听到这个词之后,皇后和皇贵妃都有些惊诧,皇上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个决定告诉她们。

    “就是一座在郊外修建的离宫。”眼见姐姐还不知道,卫国公连忙向她解释,“内阁觉得皇家一直住在民居别苑有损于皇家的威严,再加上这紫禁城有一部分已经给了内阁办公,皇家再住在这里可能有些有失体面,所以丞相和财相就敦请皇上在京城郊外修筑一座离宫,以安天下之心……”

    “这……这可是……”因为完全事出意外,所以皇后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怎么看?”

    “臣当然也做如此想,这些年来皇家为了天下的安定,已经过得十分简朴了,天下骚动之时皇家作出表率当然是应有之义。不过如今天下已经平定,四海重有升平的气象,皇家也应该过上皇家应有的生活了,无需过于简朴,否则不是让我等臣僚伤心?”徐厚生一脸诚恳地对皇后说,“如今天下清平,内阁的度支已经松了许多,拨款修一座离宫也支应得起。?   笔 趣阁?  w?w?w .?b?i?q?u?g?e .cn等离宫修好了,皇家即可入住,衣食起居、召见外国使节都可以体现皇家的气派,应得起我大汉的国威!”

    卫国公说得一片激昂,让皇后也微微动了心。这些年来,虽然定鼎了天下,但是皇家的生活是十分简朴的,原本为了皇上的大业,她也乐于牺牲一些,甘于过上那种和一国之母身份不相符合的生活。不过,现在她的年纪渐渐大了,对于经常不能见到夫君的生活老实说心里也有一些不满。况且,如今儿女们都已经长大了,大多数也有了亲王和公主的封号,总不能够一直在民居里面挤下去吧?

    不光是她,就连皇上的其他妃妾们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有人敢冒着被朝廷内外责备的风险跟皇上说而已,如今,一听到内阁居然已经统一了意见想要给皇家修一座离宫,她们心里都有一种喜不自胜的感觉,纷纷互相对视。

    后妃们不反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所需要顾虑的只是另外一个人罢了。

    “陛下……这……你意下如何?”皇后有些迟疑地看着皇上,心里则微微有些担心他真的不同意。

    “内阁都已经同意了,然后都跑到我那儿去陈情,我怎么能不同意?”皇上笑着回答。“既然他们都说国家财政担负得起,那就让他们修吧,你们都跟着我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得个天下,总不能还要一起跟我吃苦吧?”

    “谢……谢陛下!”皇后禁不住笑了出来,但是马上又重归于严肃,“臣等和陛下同甘共苦是应该的,还请陛下不要说这种话了,免得天下人笑话臣等……”

    接着,她又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卫国公,虽然离宫可以修,但是千万不要靡费太甚,动太多劳力,以免有伤国家财力,令得万民不安。皇家虽然需要居所,但是也无需搞得太过于奢靡……”

    在皇后的心里,她觉得国朝毕竟龙兴不久,修离宫纵使有必要,那还是尽量少花一点钱为好。再说了,就算离宫简陋一点,修得仓促一点,但毕竟也是宫,规制和规模都不会小,总比皇家一直住在民居要气派不少,已经可以满足如今皇家的需要了。

    “臣明白陛下的意思,请陛下放心,臣等都不是轻浮孟浪的人,断不会胡乱行事,也绝不会滥用民力。”卫国公连忙答应了下来,以让姐姐放心,“之前京城周围的防御工程已经有了小成,很多棱堡都已经修建完毕,空下了不少工匠和工人,臣打算在他们过完年之后,抽调一部分人去协助修建离宫,一边减少劳役所需。另外,关于离宫的规模,臣也会责成下面的建筑师们一同会商,让他们尽快给出一个既能够体现出皇家的气派,又不至于耗费太大的设计来。”

    “既要气派又不能耗费太大,你们这个要求也太高了吧?”木皇贵妃听得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得了,我们都不是喜欢奢靡的人,你们尽量用心做就好了,不用做得多气派宏伟。”

    “是,是……臣明白。”卫国公连连点头。

    而虽然表面上连连答应,但是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皇后是他的姐姐,皇上是他的姐夫,他给姐姐姐夫造住处,怎么可能不用心做呢?更何况,皇上是一国之君,更应该体现出皇家的气魄来,丞相和内阁在通知他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暗中叮嘱他要用心去做,不要太怕花钱,而有了内阁的这个保证作为底气之后,他也早已经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皇家修一座好居所来。

    不一定现在要花很多钱,但是可以先把一个底子修出来,并且留出一个日后扩建的空间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大汉皇家的

    “对了,你们手里好像有些西洋人的工匠吧?”就在这时,孟惠妃好像也想到了什么,一脸好奇地看着卫国公,“他们里面有会修西洋建筑的人吗?我听说西洋人的宫殿也挺有意思的,能不能你们在修离宫的时候也参照一下?”

    “惠妃娘娘说得是,我们现在修筑棱堡的时候,雇佣了许多富有经验的西洋工匠——西洋现在战乱频仍,所以相关的人才很多。”卫国公点了点头,耐心地回答了孟惠妃的问题,“这些西洋工匠并不是只会修筑棱堡炮楼,里面颇有些人还参与修筑过西洋的宫殿,所以为了借鉴他们的经验,在设计离宫的时候,臣会特意将他们召集起来咨询的,如果皇上允可的话,臣觉得……臣觉得还可以修一些西洋的建筑,以体现我朝皇家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的气魄”

    “这个好,新朝就该有些万国来朝的气象!”皇后赞了一声,然后还是叮嘱了,“不过,你们一定要尽量节约啊,不要修太多,反正皇家也就这么些人,全住进去也用不了多少房间……”

    卫国公连连点头称是。

    “对了,西洋人也不是不能用,不过要小心点儿使用。”这时候,皇贵妃又想起了什么,正容提醒卫国公,“那些西洋人大多数是信了他们洋教的,这些工匠里面弄不好也有些人想要借机传教,你可要小心一点,人能用,教不能传!”

    说到这里,皇贵妃用上了罕见的严厉口气。她身为宗教领,一直十分不喜欢其他宗教在大汉流传,尤其是外夷的教。不光是她如此重视,新闻香教的宗教官员们历来对那些西洋人的传教就十分警惕,虽然因为西洋学者、军官和工匠此时对大汉朝廷还算大有帮助,他们不能公开要求驱逐或者拘禁在大汉西洋人,但是背地里的防范却一直不少,尤其不允许西洋教往军队当中流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