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愿如此啊……”皇上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了下自己的儿女们。? ? ?笔趣阁??  w?w?w?.?b?i?q u?g e.cn“哟呵,几个月没见,都长高了些啊!”

    “皇上也知道几个月没见了啊?”皇贵妃木淑兰貌似不满地横了皇上一眼,“陛下忙于国事,我们自然是没权置喙的,可是总不能老是不见家人吧?我们倒是可以等,倒是孩子们都一个个哭着喊着要见陛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了……”

    “哎,是我对不起你们啊……”皇上的笑容里面多了一丝尴尬,显得有些歉疚,“这阵子一直在忙着一件大事,所以没什么安歇的时候,现在好了,开了一次大会,该定的东西都已经差不多定了,接下来也就可以好好休息下了,等到了明年啊,就看那些文武大臣们的了!”

    “那就太好了。”孟惠妃一脸喜不自胜,“胜哥儿这几天一直都嚷着要皇上陪他读读书,我哄都哄不掉,这次还请皇上一定要赏光陪他读几天书啊,不然这孩子可就得野下去了!”

    “哈哈,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皇上大笑,“明天我就把孩子们都叫过来,看看他们这阵子到底读书读得怎么样了,读得好的有赏,读得不好的……那就要打板子了!大事明年再说,今年剩下的日子就好好折腾折腾你们了!哈哈哈哈!”

    眼见皇上大笑,席位上的所有人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全家人的笑声,在这个宽阔的乾清宫当中回荡,也冲淡了这座宫殿孤寂的气氛。

    皇上的解释说得有些模糊,可是没有人去追问那件“大事”到底是什么,皇后和皇贵妃都是小心谨慎的人,她们一直只持家,不太过分国务上的事情,生怕影响到了皇上的施政和判断。在两位后妃的治理下,宫廷的法度看似比前朝荒疏,实际上还是十分严谨的,纵使皇上性子平和,老是同后妃们打趣拉家常,也没有谁去过问外朝的事情。? 笔趣? 阁 ? w?w?w?. b?iquge.cn

    因为特殊身份的缘故,卫国公一家和皇家也经常有来往,不过毕竟是有了身份的差别,所以他们并不插话,只是静静地吃着菜肴,陪着皇家的人笑,享受着和皇家共同用餐的殊荣。

    不过,在拉了一会儿家常之后,皇后的视线放到了卫国公的身上。

    这阵子为了京城周边的防御工程的建造,身为工相的卫国公徐厚生一直都在京城郊外各个棱堡的工地上来回,监督工程的进度和质量。他多年来一直都负责徐州集团的工业和建造项目,因此这也算是轻车熟路,不过,经过了多年的风霜侵蚀之后,这个原本有些斯文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变得黑瘦了不少。尤其是最近一年,因为时常在京城之外,所以连带地见姐姐的次数都少了很多,几个月不见之后,皇后对弟弟现在的样子也一阵心疼。

    “厚生,你瘦了不少了,脸也黑了不少,这阵子真是辛苦你了!”毕竟姐弟连心,皇后的眼睛里都是关切,“来,都吃点鱼,这阵子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累坏了。”

    “谢谢皇后陛下。”虽然皇后说得很亲热,但是卫国公却并不怠慢,而是恭敬地向对方致谢——他的儿子在这里,他的外甥和外甥女们都在这里,他要给这些人树立一个尊敬长辈的典范。

    “臣这阵子只是在各处巡视而已,一直都有专人伺候,而且不用亲自上工地做事,其实也说不上多累,真正要说累的话,其实是那些工匠和工人们受了累了……”

    “这大过年了,一直累着人家也不好,况且前阵子还一直在下雪呢……”皇后的心地仁厚,所以忍不住为这些工匠和工人们说情了,“这样吧,你们最近工期赶不赶?如果不是特别赶的话,也给那些工人们放放假吧?另外……他们大多好像不是京畿附近的人,让他们放假他们也回不了家乡,只能呆在工地上,这样吧,我这里再拨出一些钱来,给他们置办点过年的货,让他们多少解点思想之苦……”

    “陛下请放心,最近工程进展十分顺利,已经提前完成了臣的规划。笔趣阁  w w?w .?b?i?q?u?g?e?.cn所以为了奖励下面的人,顺便念他们劳苦,我已经给他们放了假,顺便加了一个月的工钱了。”因为多年来一直都在负责工程建造,所以徐厚生对如何控制工程进度,如何激励工匠工人都已经十分得心应手,“不过,皇后的恩典,我也会照下去给他们的,他们一定十分感念皇家的恩义!”

    工相并不是虚言奉承,和前明相比,本朝皇家和朝廷可以说最体恤工匠工人的了。以前只有朝廷无条件征小民去做劳役,哪里有朝廷给劳工薪水、过节恩典的事情?再说工匠了,前明把匠人都编入到匠户当中,让他们世世代代不得不做一样的活,但是却又一直克扣他们的待遇,让他们过得简直奴仆一样,哪里像现在这样能够按劳领薪?有些匠人因为技术特别好、而且做得用心,提出了不少改进建造和生产的办法,还得到了额外的高额奖励。

    也正是由于新朝的这些政策,所以工匠们特别拥护新朝,也十分积极地参与到了生产和工程当中。作为京城的重点防御工程,棱堡的修筑进度极快,也是跟工匠们的积极性分不开的。对于新朝的这番气象,工相又是欣慰又是自豪,只希望它能够尽量代代传下去。

    “你已经放了他们假了?”皇后闻言也是一笑,显得轻松了不少,“好,很好。”

    接着,她转头看向了太子,“太子,你舅舅简朴,体恤下民,你可要学学他啊。”

    “儿臣明白。”太子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儿臣一定会以父皇和舅舅为榜样,体恤万民,让他们丰衣足食,共享太平!”

    “有这份心思就好!”皇上又是一笑,“这样吧,太子啊,前阵子我不是跟你说过要让你出去透透气,不要老是闷在书斋里面吗?正好,等到过完年,我再给你加加假期,你跟着你舅舅一起出去,到京城外面到处透透气吧,也好见见下面的人……”

    “真的吗?太好了!”太子脱口而出,喜形于色。

    说实话,他也早就有些想要出去玩玩了,最近以来他们一直都被闷在书斋里,接受各路老师的教导,虽然他心里知道这是当太子所必须要面临的义务,但是毕竟还是个少年人,他心里还是憧憬过什么时候能够出去逛逛,因此父皇一说他才会这样高兴。

    “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怎么,你还觉得父皇会骗你?”皇上故意板了板脸,“不过有一条啊,你出去了,要事事听从你舅舅的安排,不要给你舅舅添麻烦,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啊。”

    “儿臣遵旨!”太子马上垂应了下来。

    让太子随我去各处巡视?徐厚生刚听到的时候,心里微微有些吃惊。

    然后,他马上微笑了起来。太子毕竟是他的亲外甥,而且也是他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因此心里对他极有感情,也并不排斥带着他出去看看。

    太子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十分刚强也十分温良,是个能听人意见也能体恤别人的好孩子,带太子出去不会给他添什么麻烦,只会让他们舅甥两个增进感情。

    “臣遵旨!”他马上也应了下来。

    卫国公答应得如此干脆,皇后就稍微有些纠结了,作为母亲,她也希望儿子能够在繁重的课业之余能够好好休息一下,看看外面的世情,但是她又生怕儿子因此而贪玩,荒废了学业,也担心他到了外面没人管教就放纵,因此不由得叮嘱了他。“太子想要出去看看,可以,但是千万要记得,心能放出去就要能收回来,不能玩一会儿就不知道收了,该读书的时候还要读书。还有,跟着舅舅出去,记得要听舅舅的话,也要多体恤一下下面的人,不要忘乎所以啊……”

    皇后说得絮叨,但是太子却仍旧恭敬认真地听着,然后躬身应了下来。“母后的教会,儿臣一定放在心上。”

    “父皇,母后,我也要去!”就在这时,齐王赵虎突然嚷了出来,这是一个颇为结实健壮的孩子,所以声音也极为洪亮,“让我和哥哥一起出去看看吧!”

    “父皇,我也要去!我也要去!”齐王开口之后,梁王郑王等皇子也好像起哄一样,跟着嚷了起来,纷纷闹着自己也要跟着太子出去看看。

    在他们吵嚷起来之后,而皇后和皇贵妃她们则一直在呵斥安抚孩子们,好不容易才让他们都收了声。

    “父皇……”被母后呵斥了之后,齐王赵虎还是有些不死心,眼巴巴地看着皇上,希望父皇能够答应他的要求。

    皇上先是一直在笑,而后才对孩子们,“你们啊,都以为太子什么都没做就可以去玩的?告诉你们吧,你们的哥哥平时读书很认真,老师个个都夸他读得好,我也考了他,他通过了我才让他可以出去透透气的。至于你们,想要出去玩?好啊,明天我才给你们考考,能通过的话,我也给你们另外放放假给点事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