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父皇身系天下苍生,母后和诸位皇妃一定会理解父皇的。? 笔趣? 阁 ? w?w?w?. b?iquge.cn”他抬起头来,满怀激动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儿臣一定会以父亲为榜样,时时勤俭,早日为父皇分忧!”

    “这孩子,没白请师傅啊,这么会说话了!”皇上哈哈大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第二天傍晚,皇上就带着太子,一起起驾进城,进入到了皇宫当中,此时离过年只有两天时间了。

    虽说是皇宫,但是紫禁城的东华门到会极门一带的区块已经作为政府重要机关的办公场所被皇上赐给了内阁使用,所以皇室现在所占的区域比之前明要狭小逼仄许多。

    在大批禁卫军士兵入驻之后,皇宫已经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里里外外透着一股肃杀。不过,在肃杀当中,四处逡巡的卫兵和侍从们,也给皇宫里面带来了一些久违的生气。

    众所周知,皇上简朴,定鼎天下之后一直都不愿意入住到前明的皇宫当中,而皇上如此表示,皇室自然也不能逾越,所以皇室成员们一般也不在皇宫居住,而住在离军营不远的民居宅院里面。不过,每逢重大的节庆或者集会活动,因为民居毕竟场地狭小,所以皇室成员都会集中到紫禁城当中来,一边生活起居一边准备接受内外朝的朝拜。

    皇上并不是特别亲近女色,虽然身为一国之君,但是妻妾的数目也并不多,封号也十分简单。皇上从徐州起家时的结妻子徐珍珍在新朝建立后,理所当然地被封为了皇后,她生下的长子赵龙就被封为太子,次子赵虎被封为齐王,长女赵凤被封为新平公主,这三个人因为是正妻所生育的嫡亲子女,待遇和其他皇子也并不相同。笔趣阁 ? w?w?w?. b?iquge.cn

    木淑兰则被封为了皇贵妃,一应待遇和皇后不分轩轾,她生下的儿子赵麒被封为梁王,赵睿被封为郑王,女儿赵燕被封为熙平公主,地位也十分高。这种特殊的破格待遇,既是出于皇上和她两人是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皇贵妃是拥有极高影响力的缘故。

    为了统一国人的思想,并且将宗教武器握在自己的手里,在徐州起家的时候,皇上就进行了宗教改革,将闻香教的体系纳入到了宗教改革当中,并且大力向军队内部推广。经过了多年的努力之后,现在军队的新闻香教已经差不多建立了一整套的理论和政治体系,极大地帮助了皇上对军队的思想统治和指挥——作为闻香教之前的圣女,在大汉朝廷的宗教官员们心中,木淑兰一直都拥有极高的地位,所以皇上将木淑兰封为后宫当中的唯一一位皇贵妃,待遇放得极高,也是存了一部分安抚这群人的心思在。

    皇上经常呆在军营当中处理军国大事,所以平时自然皇室家宅内部的事情主要就是皇后与皇贵妃两个人打理,皇后是巨贾家族出身,木皇贵妃在早年也是学过很多东西的,因此她们两个处理家宅内的事情都十分得心应手,再加上她们两个的脾气都十分谦和,所以大汉的皇室在她们两个的管理下倒也算是风平浪静。

    在皇后和皇贵妃之下,就是几位妃子了,其中地位相对较高的是孟子琪,她的封号是惠妃,并且生有一个儿子赵胜和一个女儿,现在赵胜已经被封为越王,不过虽然已经封王,但是地位细究和待遇起来还是比前两位的儿子要差了一些,而她的女儿现在因为年纪太小还没有得到公主的封号。

    孟惠妃的哥哥就是炮兵的宿将孟志奇,现在已经被朝廷封为邯郸伯,也算是朝廷颇为倚重的勋贵之一,所以孟惠妃也算是妃子当中地位最高的。笔趣阁     w w?w .?b?i?q?u?ge.cn

    而其他三位妃子,都是皇上都是皇上在起家并且定鼎的过程当中先后娶的,她们进入赵氏皇庭的时间都比较晚,所以生下来的儿女现在都还没有封号,地位待遇也和之前的那些皇子皇女无法相提并论。

    前明的宫廷皇帝的妃妾甚多,各个等级封号驳杂,而皇上在建立新朝之后对这种事并不特别热衷,所以宫中的妻妾就只有这六个而已,连带得需要服侍她们的人也不用多少,相比前明也极大地缩小了宫廷内侍的规模。

    虽然这么小的后宫规模看上去有些不符合皇家的体统与规格,但是群臣们一来认为这是皇上的家事,二来他们觉得皇上不喜欢沉溺后宫享乐当中是一件好事,再加上皇上的子女已经很多不用担心没有继承人的风险,因此丞相等大臣们只是随口劝谏了几句,就不再干涉这种事。

    冬天的北方夜晚来得很早,当皇上汤沐完毕之后,天色已经黑了,而这时候宫中已经到处点亮了大红的灯笼,和红色的宫墙一起,将宫中染得像个红色的世界,宫殿在皇上到来之前已经被粉刷一新,到处都是丝绢结出的假花,男女侍从们穿着不久前下的崭新制服欢声笑语。

    因为已经把云山行和前明的那些皇庄转移给了内阁,此时大汉皇家的收入虽然无法和前明的宫廷相比,但是也是一笔巨大的数字,在平素节俭的情况下,皇后和皇贵妃商量之下决定在过年的这段时间稍微宽松一点支出,让上上下下都能过一个好年。

    当皇上在侍从们的簇拥下来到乾清宫时,皇后和皇贵妃为的后宫妃妾,以及太子为的天家儿女们早已经穿得整装一新,都等候在这里了。

    另外,除了这些皇家的人之外,当今皇后的弟弟、工业大臣卫国公徐厚生和他的正妻以及嫡长子、已经被册立为世子的徐贺程,今天也在皇宫里面,他们一家是被皇上和皇后特意宣召进来陪同参宴的——因为和皇后的关系,卫国公一家和皇室关系非同一般,算起来比丞相还要亲近一层。

    根据皇家的制度,太子的侍从都是从各家勋贵里面挑出来的少年人,陪着太子读书之余也可以和太子沟通好感情,让勋贵们的下一代能够为太子所用,作为当朝国公的世子,徐贺程自然也是太子的亲近侍从之一,经常陪着太子读书,跟太子的关系也十分亲密。

    当看到皇上进来之后,他们都十分欢喜地向皇上致礼。

    在一声声“皇上万福!”“父皇万福!”“吾皇万岁!”的致礼声当中,皇上笑眯眯地走到了餐桌边,这个时候他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而不像是一个统治万里幅员大帝国的皇帝。

    在施礼完成之后,后妃们、卫国公一家和皇子皇女们都拥到了餐桌边,然后按照事前定好的次序一一坐了下去,准备开始今晚的晚餐。

    在前明,乾清宫是极少举行宴会的,皇帝和后妃们的私宴是很少一起吃,而且皇子及宗室的皇室人员,是不能和后宫妃子聚餐的,哪怕是元旦或者皇帝万寿等节庆日子也是如此。

    而到了新朝建立之后,皇上一方面精简了宫廷机关的规模,一方面也减少了宫中那些繁文缛节的规矩,不管是在平日里所居住的民居私宅,还是在紫禁城皇宫当中,他一向都是让妻妾和儿女们聚在一起吃饭,而且没有特别多的规矩。他觉得这样才像是一个家庭。

    而且,因为把宫中的一部分划给了内阁来用来办公的缘故,所以在紫禁城里面的时候,宫中的皇室成员也主要集中在后廷的三大殿,所以每逢餐点的时间大家一起在乾清宫当中吃饭也就成为了题中应有之义。

    不过,和前朝穷奢极侈的皇家饮宴相比,新朝皇室在吃的方面并不是特别讲究,没有上什么山珍海味,一般也就是上些鸡鸭鱼肉之类的荤菜搭配一些做得精细的蔬菜,追求精细和简洁。

    皇上落座之后,为了不让妻子儿女们久等,他直接拿起筷子来夹住了面前碗里的菜,“大家吃吧,别饿着了!”

    在皇上开始吃了以后,后妃和皇子皇女们于是动了筷子,等到皇室成员们都开始吃了之后,卫国公一家也开始动起了筷子。

    皇家的家宴,本来是以严肃为主的,但是皇上却并不是如此讲究的人,他经常在家宴上谈笑风生,和妻妾儿女们拉家常开玩笑,今天也不例外。

    “今天可是好日子啊,我在开会的时候,跟那几些大臣们说,再过几天就过年了,我给他们整个朝廷都放假,能休息的都可以好好休息。嘿,他们可高兴坏了。”皇上一边说一边笑,惹得几个孩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哎,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下了,真希望天下太平,让我多安歇会儿。”

    “皇上身负天下,实在劳苦了。”皇后有些心疼地看着皇上,“平时忙也就忙了,这时节一年也才一回,好好休息会儿吧,列位大臣们都是用心做事的,如今天下也大多平定了,可以好好休息会儿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