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人选嘛,还没有,需要慢慢挑,不过范围倒是已经选好了。? 笔趣? 阁 ? w?w?w?. b?iquge.cn”皇上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今天第一次显出了那种严厉的神情,“大汉银行事关国家根本,因此监理会人选至关重要,决不能所托非人。因此,我想了再想,还是觉得其中的人选需要在大汉的勋贵里面找。大汉的勋贵都是为国立过功流过血的人,都是经过了多年的考验的,忠心耿耿,他们来做大汉银行的监理会,合情合理。而且大汉的勋贵为国效劳多年,都是经验丰富老于世故的人,他们来监理大汉银行,一定是能够让我放心的!”

    虽然皇上的语气并不激烈,但是重臣们都听出了其中的含义了。丞相和财相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都有不可言传的意味。

    虽然皇上没有直接明说,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这个大汉银行的监理会,他是打算只让勋贵们来出任的。在他们看来,这也就是说,在未来,这将成为勋贵重臣们的荣养地。

    他们都是文臣,虽然碍于文武分离的原则一直不敢对军队事务多加置喙,但是心里一直对军队势力一直膨胀,心里是犯嘀咕的。那么多的元帅大将,很多已经在外坐镇一方多年,而且立下的功勋已经赏无可赏,在古代的历史上,这种局面一般都会出现让人心寒的结局。

    虽然他们并不相信皇上和这些宿将们之间会有什么了不得的矛盾爆,但是他们心里一直都在担心,生怕两边最后会闹出问题来。

    在他们看来,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仿照赵宋的例子,慢慢地让这些将帅勋贵们淡出统兵的第一线,然后用极高的待遇供养起来,以保全老兄弟们之间的情谊。可是现在大汉的顶级将帅,偏偏又太过于年轻,以至于他们都找不到好借口劝皇上将他们调回来,直言进谏的话又像是在离间皇上和老兄弟,只能带着这种担心干看着。???   ?笔趣 阁   w w?w?.?biquge.cn

    现在,情况就好办多了,皇上设立这个大汉银行监理会,不管皇上的初衷如何,都可以成为一个安养这些功臣宿将们的极好位置——大汉银行事关国计民生,肯定在未来是最重要的国家机关之一,既然如此,它的监理会用来安置这批开国元勋就实在方便不过了,绝不会有雪藏功臣之讥。

    而且,虽然头上有一个监理会,但是下面负责执行具体事务的,肯定是内阁挑选出来的专门官员,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次形成尾大不掉的形势——这些将帅们打仗是十分在行,但是国家财计上面的事务他们肯定不太明白,到时候他们也没有办法干涉下面的具体事务。

    一想到这里,两位文臣心里的不安渐渐地消失了,反而突然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原本被侵夺了职权的不安,也渐渐地消褪了。他们毕竟把大汉的安危看得高过自己的职权的。

    丞相和财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马上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共识。

    “皇上明见万里,臣等是万莫能及的,既然皇上如此安排了,那臣等就绝无怨言,一定执行到底。臣等会马上着手进行大汉银行的独立拆分事宜,并且将相关的官员也安置好。另外,诚如皇上所言,监理会职权责任都极为重大,必须使用最得皇上信任的重臣坐镇,所以从大汉勋贵当中挑选,应当也是自然之理,臣附议!”

    “臣附议!”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许的遗憾,但是陈宏也马上躬身附议。

    而在他们心照不宣的时候,石满强元帅和赵松也暗中对视了一眼。

    两位文臣能够想到的事情,他们两个当然也马上就想到了。笔趣?阁  w?w?w?.?b?i?q?u?g?e?.?cn

    而且,其实他们心里也没什么抵触,反而安心了不少。

    诚如之前密会时石满强元帅所言,他们这些元帅宿将们立功已经够多了,虽然皇上十分倚重信任这些老兄弟,但是他们再继续带兵立功下去,恐怕也会惹得上下不安,慢慢地淡出第一线原本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办法。

    而且,大汉银行是直接执掌铸币和金融大权的,未来肯定是金山银海的地方,这些将帅们进入监理会,也正合了国家厚报勋臣的好意。另外,说到底,丞相和财相自己也是勋贵,等到他们老了退休了,不再想执掌具体事务了,不也一样能够进入监理会来颐养天年吗?

    石满强元帅念叨了这么久的“勋贵一体”,在这个大汉银行监理会当中,就可以尽情实现了。

    唯一需要忧虑的只有一点。

    “皇上,我等身为臣子,皇上只要有命令,无论什么任务我等都会竭尽全力去做。不过……”石满强元帅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大汉的勋贵们,大多数都是从行伍当中出身了,不少人还不太识字,更别说了解财计事务了,让他们去大汉银行的监理会的话,就怕耽误了皇上的正事啊……”

    “都已经是勋贵了,难道自己不会还不知道找人帮忙问吗?叫勋贵去监理,又不是叫去具体经营,需要多高深的知识?我看不用,只要有一二专才作为顾问来供垂询就可以了!”皇上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再说了,除了哭,天下有什么事是人生下来就会的?还不是要慢慢学?大汉的勋贵们都是一刀一枪从行伍中杀出来的,脑子有谁会比别人差?只要有忠心会办事,现在不会的,将来的,学也学会了嘛!”

    “皇上圣明,皇上圣明……臣附议!”看到皇上如此说之后,石满强元帅终于完全放下了心来。

    他多年来在外征战,说实话也早已经有些疲惫了,再加上自知立功太多地位太高,早已经存了持盈保泰的心思,只是唯恐自己在退出军队第一线之后就会门庭冷落,如今得到了皇上的这个想法之后,他反而感到十分高兴,也十分热衷。

    “臣这些年来在外征战,其实一直都是牵挂着家里的,如果皇上不嫌弃的话,臣未来也想试试回京当当这个监理……”

    “你是勋贵,有什么不能当的?”果然如同元帅所期待的那样,皇上并没有否决他出任大汉银行监理会的请求,“不过,你还年轻,现在先给我好好打仗,到时候再说!”

    “臣附议!”赵进心里也满怀欣喜,躬身向皇上行礼。

    他之前被元帅一番话所勾起的惶恐,现在已经被皇上的这个主意所打消了。带兵打仗,封妻荫子,这个热血青年所共有的梦想,他已经实现了,不久以后还能作为一支远征军的统帅去征伐另外一个国家。

    而完成了这样一切功业之后,他觉得,作为大汉银行监理会的一位监理颐养天年,实在是个十分理想的结局。

    蓦地,赵松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感动。

    皇上对我们已经如此仁厚,连未来的出路都已经好好地为我们考虑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为之效死呢?

    “臣必将踏平日本,将日本的金银矿纳入大汉银行的辖下,让大汉的江山根基再添砖石!”

    “有这心就好,”皇上只是笑了笑,“看样子你们都不反对这个安排?那好,你们先把今天这次小会说的事情全都放在心里,什么都不要跟外界透露,等到把日本的果子都摘下来了,就按今天说好的办!”

    皇上看出来了,大臣们都以为他设置这个大汉银行的监理会,只是为了安置未来的元老宿将,让他们能在有大笔收入、又有高官显爵的地方退休。然而,这只是他一部分的用意而已,大臣们不理解中央银行和它的董事会代表什么意义,他也不想一点一点解释,反正在以后多年的实践当中,他们会理解他设置的大汉银行和监理会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的。

    “臣遵旨!”几位大臣同时躬身。

    “好,今天就说到这儿吧,你们想必也乏了,陪我吃顿午饭再回去吧。”皇上笑着摆了摆手,“吃完饭,就等着过年了,朝堂上放假,你们也得好好休个假,回家多歇歇,跟老婆孩子也多相处下……”

    一说起这里,群臣这才反应过来,年节就快到了。

    “皇上也请多歇息一下,保重龙体。”丞相连忙说。

    “那是自然,今年大部分时间一直在军营里面熬着,我也有些累了,趁着过年这段时间,我要去宫里多聚聚。”皇上仍旧微笑着,然后走到了太子的身边,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太子和我,老是不跟她们见面,这一见还不知道会被他们念叨成什么样呢……”

    皇上的家事,四位大臣纵使亲近,也没有人肯去插嘴,所以他们都只是陪着笑脸,没有人说话。

    而太子,在亲眼见证了皇上举重若轻地化解了群臣们的争执,并且高瞻远瞩地做出了如此重大的国事决定之后,他心里再次充满了对父亲的崇拜,和也要让自己学得和父亲一样的决心。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