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皇上的脸上仍旧布满了笑容,“怎么把那些金银矿处置好,我心里已经有了底了,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为了提前跟你们说一声……本来还是打算晚点说的,不过今天既然你们已经吵成这样了,那就早点跟你们说了吧。笔趣阁  w?w?w?.?b?i?q?uge.cn”

    原来皇上早已经对这些金银矿的处置有腹稿了?几位重臣心下大惊。

    皇上刚才在会议上的表现,已经让他们微微有些迷惑不解了,更让人震动的是,皇上居然早就在不动声色之间已经有了决定,但是却没有在会上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每个人都在心中思索,但是却怎么也没有头绪。

    不光是重臣们,就连太子也茫然不解,不知道父皇到底用意为何。但是不管怎么样,父皇有个处置意见总比没有要好,所以他反而放心下来了一些。

    “敢问——敢问陛下,到底将要如何处置呢?”定了定神之后,带着一丝期待,丞相紧张地问。

    “你们今天都吵成那样了,我再不给出了一个结果的话,恐怕这阵子你们都睡不好觉吧?不过,如果过于偏袒你们一方,恐怕你们心里会更加兴。”皇上并没有直接说,而是先叹了口气,“这个皇帝其实也难当啊。”

    “臣等绝无此意,还请皇上明鉴!”怨望的罪名谁也担当不起,因此大臣们个个都连忙跟皇上告罪。

    “别那么紧张,我随口说一句。”皇上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不过,你们吵得那么厉害,我真的也不能不多想想啊……”

    伴随着这一声长叹,他悠然抬起了头来,“你们都说要把这金银矿献给我,心意我是领了的,不过这大汉的天下本来就是我在坐,又何必多此一举,把金矿都揽在手里呢?难道我还要和前朝的万历皇帝一样,整天派着人去那里收矿税?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不妥,不妥!还是收归国家手里,才是名正言顺!”

    皇上这话,引起了大臣们各自不同的反应,石满强和赵松是颇为忧虑的对望了一样,而丞相和财相则喜形于色,觉得自己的苦功终于还是没有白费,皇上终归还是以大局为重,采纳了己方的意见。? 笔趣阁 ? w?w?w?.?b?i q?u?g?e?.cn

    然而,他们的喜色并没有持续多久,皇上很快就让他们重新陷入到了惶惑不解的境地当中。

    “不过,诚如之前有人所言,把大权都归结到驻日使团或者外务司手里,确实不利于制衡,因此还得另外找个处置的办法来……”

    这出乎意料的展,让几位重臣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皇上到底做什么打算。

    好在,皇上也没有卖关子。“你们两边,都是股肱之臣,让哪边吃亏我都不喜欢,所以干脆就只好另辟蹊径了。这次打下日本是为了什么呢?还不就是为了让那些金银弄到我们这里来,充实国家财计所用?而国家财计所用,最依赖的是什么机关呢?依我看莫过于大汉银行了,因此,干脆把它们划归到大汉银行手里,由大汉银行来独立进行管理使用吧。”

    “大汉银行?”重臣们又是一怔。

    这是一个他们没有想到过的办法。

    大汉银行经过了多日的筹备,即将正是开办了,而在他们看来,这是大汉用来给国民铸钱和储蓄汇兑的地方,如何能插收到外国的矿上上面去?而且,就算是插手了,这体制又该如何架构呢?

    所以,他们一下子都没有做声,而是继续等着皇上的下文。?  笔趣阁?  ?  w?w w?.?b?i?q?uge.cn

    “不过,既然要划归到大汉银行里面,那就要事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皇上继续说了下去,“大汉银行和内阁的财政部关系十分紧密,但是大汉银行的位置十分重要,不能就当做财政部的下属机构了。正好,有了日本金银矿矿务的监理权,我看干脆趁着这个事,在大汉银行里面设置一个监理会,然而日本矿务上设立一个下属的监理局。让监理局来负责日本矿务的监理,监理会在国内管理大汉银行,你们看如何?”

    眼见大臣们还是有些懵懂的样子,皇上继续解释了自己的用意。

    “日本的金银虽多,但是若不能活用的话,就不能富国富民,所以纳入大汉银行辖下是最好的。如果把他们仅仅只是搬到库房里面去存着,不管是存财政部的库房里还是存皇家内库的库房里面,那和埋在地下有什么区别?”

    皇上的意思大家已经明白了,但是大臣们一时间却没有明白过来,他们仍旧在努力思索着,想要弄清楚皇上的意思。

    之前大家都说日本孤悬海外,为了避免政出多门的局面,要加强当地的驻派机关的职权,结果现在皇上一句话,除了驻日使团和驻军之外,还要再加上一个直属于大汉银行的监理局,原本的双头局面变成了三头,这倒成什么事了?

    还有,大汉银行异军突起,好像皇上十分看重这个机构,他到底打算怎么样?

    这些问题,大臣们都想不出答案来。

    石满强和赵松两位武将还好,他们都是带兵打仗的人,提出把日本金银矿务收归到皇家手下本来也就是为了讨好皇上而已,因此看到皇上有自己的意见,他们也就不再抵触了。

    而丞相和财相的想法则不大一样,在皇上说要创立大汉银行的时候,他们原本是一直当做内阁财政部的下属机构,而这几年来,大汉银行的筹备工作也一直都是财相在亲自负责,正是在财相的悉心组织下,脱胎于云山行钱庄业务的大汉银行的筹备工作才会那么顺利,一开始就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结果,现在皇上却说他对大汉银行另有打算?要把大汉银行独立出内阁的架构?

    两位大臣都有一种失落感,尤其是财相陈宏,心里更加是一痛。从他手里夺走大汉银行,不说前期花费的心血,以后的职权岂不是也会受到大大影响?

    现在国家的财计都掌握在财相手里,每年的铸币和预算也都是通过他来拍板决定,要是大汉银行被独立出了财政部,那他就没有办法独自来监理国家财政事务了,这种结果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

    “皇上……大汉银行涉及国计民生,要加强管理是势在必行的,”因为实在不忍心,即使看出皇上计议已定,财相仍旧忍不住插言了,“但是,若是直接独立出内阁,那……那我等怎生是好?大汉银行若是不归内阁统辖,以后势必会需要两边时常沟通以免龃龉,可是我等每年担负国家政务,已经是筋疲力尽,要是再为了一言可决的事情再和大汉银行三番两次沟通,岂不是横生枝节,耽误了其他大事?再说了,皇室和国家有多少财用支出,不可能事事全部先行预算,总有些突的情况,如果财政部不能掌握全权的话,到时候如何做决断?如果不能做决断,那岂不是耽误了皇上的大事?种种情弊,还请皇上……还请皇上三思啊……”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简直就像是跟皇上哀求似的了。

    其他人也理解他不想要让自己的职权被削除侵蚀的心情,所以没有人在心里笑话他,反而心有戚戚,生出了一股同情之意。

    然而,他如此恳切的话,却并没有让皇上收回成命,甚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财相所言确有道理,种种情弊确实需要多加考虑,不过,将大汉银行独立于内阁之外是势在必行的,这些情弊可以慢慢克服,还请财相日后多加努力!”皇上的语气斩钉截铁。

    他的重臣们虽然都是一时人杰,而且在多年的理政带兵当中都已经被锻炼出了丰富的经验,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从大明那样一个旧时代走出来的,脑子里还没有多少近现代应有的思想,因此他们很多问题都转不过弯来,还停留在旧日的那一套思考范围以内。

    正因为如此,他们就不太明白中央银行的重要性,也就不知道中央银行保持相对的独立性,有多么重要了。

    不过,虽然不理解皇上的用意,但是这些大臣们毕竟还是十分忠心勤勉的,因此哪怕不情愿,丞相和财相还是垂表示自己领会了皇上的意思。

    “臣明白了,臣……回去就着手安排,让大汉银行的机构和财政部彻底分开。”丞相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不过,请问皇上,这个监理会又该如何设置?也是要臣自行寻人吗?”

    既然皇上亲自说要设置这个监理会,那么他肯定是极其重视的,所以丞相先问一下,免得自己乱作犯了皇上的忌讳。

    果然如他所料,皇上对监理会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个监理会十分重要,挑选人选可不能草率从事,要谨慎一点来。”

    “那皇上已经有了人选了吗?”丞相好奇地问。

    他是今天才从皇上口中听到这个名词的,所以完全闹不明白,不过从“会”这个字眼来看,这应该是一个由很多人组成的机构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