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事到如今,他不仅仅是想要争清楚对日本的战后处理问题了,他还想要用皇上圣断的方式,来赢得对军方的争论,让这些已经有些跋扈苗头的人明白内阁才是皇上最为倚重的治国机关,他们不应该也不能去逾越。?  笔趣???阁?  w?w?w?. b?i?q u?g?e?.?c n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对群臣如此激烈的争执,皇上并没有如同他们各自期待的那样给出一个“圣断”,也没有恼怒或者焦急地斥责他们御前争吵有失体统,反而大笑了起来。

    “看看你们,看看你们!一个个是国家大臣,仗还没有开始打呢,就想着打完之后怎么分人家的财了。你们个个都想要为国家分忧,这心是好,不过是不是太急了点?想要分浮财,那也得先把浮财弄到手里再说吧?现在就争个面红耳赤,传出去了岂不是让人笑话?都先喝口茶,歇息下!”

    在一片沉寂的大厅当中,只有皇上豪迈的笑声回荡,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诡异。不过,刚才两边大臣那种突然兴起的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的态势,也被这笑声不经意之间给消减了。

    在争辩当中升腾起来的敌意慢慢消褪之后,大臣们总算回归了原本的冷静。这时候他们的面上都有些尴尬,尤其是刚才那几位说话言辞最为激烈的重臣。

    这些重臣,彼此之间都是共事了多年的老兄弟,相互之间的感情也十分深厚,回过神来之后都后悔刚才跟对方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被皇上嘲笑为面红耳赤,更加让他们心里尴尬至极。

    “皇上……请皇上恕罪。”丞相定了定神,然后跟皇上告罪,“臣等失仪,有坠朝廷体统,罪该万死……”

    “请皇上恕罪!”其他文武大臣们也同时向皇上告罪。

    “不用,你们为国家大事操心劳力,有什么罪啊?不就是说话大声了点吗?为国为君分忧,就该是这样,不然个个都像好好先生,打打哈哈就敷衍了事,这朝廷还怎么维持下去?”皇上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重新坐好,“我明白你们的苦心,只是说这个问题现在就要讨论出个结果来实在太早了,缓缓吧,等到拿下了日本,再重新讨论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皇上的表态,让太子更加迷糊了,他现父皇虽然打断了群臣们的争论,但是既不责备群臣各自攻讦,也不展示皇权的威严,更加没有临机应变作出一个裁断,反而是将这个争议敷衍了下来,准备日后再慢慢商议——可是大臣们立场已经如此分裂了,如果以后再商议,不还是会没结果,反而继续互相争论吗?

    从小到大,父皇教导给自己的都是要沉稳,要能做决断,要表现出魄力来,而今天父皇的表现,却好像完全与过去父皇的教导不相符合,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太子心里实在难以接受。?笔?趣阁   w?w?w?.biquge.cn

    他不敢说话,但是他昂起头来仰望着旁边御座上的父皇,想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出自己的疑惑不解来。

    皇上也现了太子的举动,但是他脸上仍旧挂着笑容,然后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对太子做出了一个要他先噤声的手势。

    “好了,这项议题放到以后谈吧,还有别的什么议题要谈吗?”接着,皇上再问丞相。

    “回皇上,没有了。”犹豫了片刻之后,丞相回答。

    虽然他还是很希望皇上能够做出一个有利于内阁的圣断,但是看着皇上的表现,丞相也知道今天是不大可能的了,而且皇上明显已经不想再就日本问题再谈下去了。

    既然皇上这么想,那今天也没有必要再讨论下去了,反正该谈的都已经谈了,剩下的只是涉事的文武大臣们按照会议的众论来一条条执行而已。?  笔?趣 ?阁     ? w w?w .?b?i?q?u?g?e?.?cn丞相除了日本的事情之外,其他的天下大事还有不知道多少在等着他去办,他也不想把所有时间都耗在这个问题上面。

    “遵皇上口谕,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吧。”略带着一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情绪,丞相低声对群臣们说。

    随着他这句话,各个角落所坐的书记官们也聚在了一起,然后对照了各自的笔记——每逢重大的会议,为了避免会议记录有所疏漏,所以在散会之前都会让书记官们来核对记录。而大臣们则各自喝茶的喝茶,闲谈的闲谈,等待着散会时间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书记官们各自确认会议记录无误,然后其中一个书记官禀告了皇上,皇上也就点了点头。

    “诸位需牢记本次会议的精神,另切不可将国家要事泄露于外界!”丞相心领神会,先叮嘱了群臣一番之后,再次向群臣们大喊了一声。“散会!”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早已经在会议当中有些疲惫,等待着的群臣,听到了丞相的话之后,都次第站了起来,再度向皇上施了跪礼,然后他们次第离开了会议大厅,这些文武大臣将会把他们在本次会议当中所听到针对各自部门的指令,再向自己的同僚或者下属进行下达,将整个大汉的官僚和军事体系向皇上所指定的方向运转下去。

    这正是皇上在多年的起家过程当中给大汉朝廷所确立的政治运行模式。尽管和之前的各个王朝相比,这套运行模式很多地方都显得不伦不类——比如御前会议的次数就过了之前前明的朝会朝议,但是却一直运行有效,也成为了大汉在短短几年当中就创下了如此功业的最大保障。

    皇上能够自出心裁,给大汉朝廷确立各种体制并且一直能够操作它行之有效地运行,确实让文臣武将们都心悦诚服。

    然而,这些文武大臣们并没有全部走完,丞相王兆靖、财相陈宏、元帅石满强和征日主将赵松都在即将离开议事大厅的时候,被不期而至的侍从武官给拦了下来。这些侍从武官暗中告诉他们,皇上要留见他们。

    在之前参加国事会议时,这群人都有被皇上在会议后留下来继续详谈的经历,但是没有任何一次能够给他们带来像这次这么大的震动。因为久经世故的重臣们,暗中都已经猜到了皇上是因为什么原因留见他们的。

    他们很快就跟着侍从武官们的脚步,各自来到了之前见面时的小偏厅当中,而让他们微微有些惊愕的是,皇上和太子居然已经等在了这里。

    他们下意识地想要再行礼,但是马上被皇上阻止住了。

    “好了,现在外人都已经走了,留在这里的都是老人,还要那么多礼节干什么?坐坐坐!”

    “臣参见皇上!”这几位重臣只得跟皇上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就各自落座。

    等他们坐下之后,皇上还是笑容满面,好像心情挺不错的样子。

    “嘿,你们今天吵得真是厉害啊,可把太子都吓坏了!他第一次列席会议就撞上了这样的大场面,实在走了大运了啊,哈哈哈哈。”

    虽然皇上笑得貌似十分欢畅,但是群臣们仍旧心里十分忐忑,他们弄不清皇上这是真高兴还是暗自在讽刺自己。不过,从皇上的角度来看,他应该也不会愿意朝堂上吵成那样吧……

    “几位叔叔……”眼见皇上如此说,太子大起胆子来插了话,劝起了几位重臣,“既然大家都心怀国家,都是一片赤忱之心为国效劳,那又何必为一些小事起了争执,伤了大家的和气,也伤了国家的体面……”

    太子是在徐州出生的,也是这些徐州老兄弟看着长大的,他对这些叔叔们也充满了感情,所以没人比他更不愿意看到这些叔叔们在朝堂上公然起了争执,更不愿意看到他们互相对峙的样子。

    太子这番话,让重臣们心里更加尴尬,甚至有些惶恐了。

    “臣等有过,还请太子恕罪。”他们连连向太子告罪。

    “叔叔们心怀国家,为国事如此操劳奔忙,何过之有?孤只是不愿意叔叔们如此争执而已。”太子连连摇头,表示他心里对叔叔们毫无芥蒂,“这天下就是靠着父皇和叔叔们精诚一心打下来的,也得要大家精诚一心才能维持,有什么大事不能好好商量?孤觉得叔叔们不用争论,大家各让一步,也就够了……”

    各让一步,说得容易,但是这个哪里这么容易让步啊……四位重臣同时在心里苦笑,不过他们嘴上还是连连称罪,向太子保证不再争执。

    “太子说得对,这天下还得靠大家精诚团结来维持着,有什么争执还是各退一步为好。”就在这时,皇上也突然开口了,“都是老兄弟,国事上意见不同,起了点争执,这很正常,谁也不能避免,但是吵成那样就不必了……”

    当皇上这么说的时候,大臣们心里就不再那么平静了,他们都微微有些紧张,低着头仔细揣摩皇上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都想着怎么分配日本的那些金银矿,这个本来没错,朝廷不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打过去日本的吗?有了意见分歧也正常,都是为了各自的考虑,不过你们啊,毕竟是在不同的地方一直干了好几年,所以都有些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