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陛下,之前众位大人们商议的战后方案已经十分完备了,重要的只是让日本人执行、让大汉来监督而已。? 笔? ??趣? ?阁  w w?w?.?b?i q?uge.cn所以……臣有以下建议……”周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继续说了下去,“第一,在战后仿照高丽例子,在日本设立公使馆,由皇上亲自授权的驻日本公使来负责对日交涉事务,有权节制日本各个方面。

    第二,在照搬高丽公使馆的基础上,扩充公使馆的编制和规模,挑选精干官员充实,全权负责对日本的财政监督。这些官员可以派驻监察日本各地矿山和海关,估算它们的收入,然后将日本的矿山交由日本的专门机构专营,而这些也机构都必须派驻公使馆的监察官员,可以直接从它们的收入当中抽取资财抵扣赔款。如果能够切实做到这一点的话,臣认为让日本二十年内交出三千万甚至更多数量的资财是有可能办到的。”

    “有意思,”看到这位对日交涉的专门官员支持了自己的看法,皇上微微笑了笑,“这两条我看都没错,可以执行。那还有第三吗?”

    周璞的心骤然紧了一下。

    “第三,臣认为,日人奸猾狡诈,如果想要完全杜绝他们耍小聪明是难以办到的,只能因势利导,制造出一种日人各方势力牵扯不下,不得不同时依赖大汉朝廷支持的局面,以日人制日人,才有可能让他们将精力主要放在内耗上,而不敢欺瞒朝廷……”

    “这一点也有意思,”皇上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战后要让日本继续支离破碎,不能把幕府打烂了反而让别的人一统了日本,说得直白点,幕府要真的全烂了,谁来维持日本的稳定,让他们安安心心给我们赔款啊!”

    “臣也认为如此,幕府的权力和威信需得到一些保留。笔趣阁  w?w?w?.?b?i?q?uge.cn”周璞躬下了身来,“臣等这次征伐日本,既然前期会打出匡扶正义的旗号,又准备拿日本皇室作为招牌,那战后日本皇室的力量和威望必将大大过之前,甚至可能会拥有自己的财源和兵源,对此我们可以予以一些扶助,以便让它壮大到可以抗衡幕府,但是又不能让它变得太强,以免尾大不掉,反而成了个拥有大义名分的幕府,更加难以驾驭……”

    “说得对,我们是给大汉打仗的,不是给日本朝廷打仗的,周璞你果然是个晓得利害的!”皇上十分赞许周璞的这句话,然后特意看了看赵松,“赵松,这话你也给我记着。如今你也是统兵一方的大将了,切记不要一味沉迷于战阵当中,要学学运筹帷幄了。打赢很重要,但是打赢之后做什么也更加重要,你以后要多跟周璞请教,他知道怎么对付那些人。”

    “臣到时候必定时时跟周大人请教。”赵松连忙答应了下来,然后转身向周璞微微拱了拱手,“周大人,还请到时候不吝赐教。只要你我精诚合作,何愁大业不成?”

    “这哪里敢当……将军有问题只管垂询,周璞知无不答!”周璞连忙谦逊着答应了。

    虽然表面谦逊,但是他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因为皇上已经用这种方式确立了他在这里征伐当中的相对独立地位,以及可以建议领兵将领的权力——出征之后,即使贵为皇亲的赵松,也不能把他的话全当耳旁风了,否则就是违抗圣意。这种安排,对他日后的工作肯定是极大的帮助。

    “让日本朝廷和幕府两方互相对立牵制,这确实是一招好棋,但是只有他们缠斗恐怕还是不够,别忘了两雄相争,一旦有一边失了脚,另外一边就会势力大涨……”皇上夸了周璞几句之后,又严肃了起来,“既然要让他们大小相制,那就要做到底,干脆不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 笔趣阁  w?w?w?.?b?i q?u g?e.cn你不是说过吗?日本有很多不服幕府的豪族,这次可以为我们所利用,但是我们不能只利用他们不给好处吧?战后我们也可以将一些有力的大名扶植起来,让他们手里也掌握不俗的实力,这样就可以独立于幕府和日本朝廷了。他们既然没有把幕府放在眼里,那也就是未必对日本朝廷有多少忠诚心,只要他们有了力量他们就谁都不会买账!”

    经过皇上一番提点,周璞差不多也回过了神来。

    “皇上所言甚是!日本人畏威而不怀德,向来无忠义之心,更何况是那些豪族?只要我们扶持起来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跟着幕府或者朝廷走,这样的话,战后日本就是幕府、朝廷和豪族三足鼎立,他们彼此互相牵制攻讦,不得不依赖我朝的调解,我朝也可以用凌驾其上,让他们互相拼斗……”

    “就是这个意思!”皇上笑了笑,然后抬起了头来,“只要让他们几家势力平衡,互相攻讦,你的任务也就好办多了嘛!一家卖国,总是会有些扭扭捏捏,要是让他们几家比着卖国,那肯定就会卖得积极妥当,卖得心甘情愿了!”

    皇上一这么说,除了周璞,堂内的群臣们也一起笑了起来。他们不仅仅是为了逢迎皇上而已,而是觉得皇上这个办法确实十分妥当,切中要害。

    “皇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确实为臣等所不及!”这时候,丞相也不再表示不同意见了,“周璞,皇上的这个方略你可挺好了?以后你去了日本,定要好好执行!”

    “皇上明见万里,臣……拍马难及……”周璞心悦诚服地躬身,“皇上的方略臣一定牢记在心中,定让日本从此之后一直成为****藩国!”

    而旁边一直沉默着的书记官们也将刚才皇上和重臣们讨论的那些战后条款都给记录了下来,一个国家的未来命运,就在这样的只言片语当中给定下了下来了。小国在任何时代,都只能成为任由大国宰割的对象,而日本这次战争后将要付出的代价,几乎已经和亡国只差一线之隔了。

    然而,他们割出来肉,就连讨论一下处置的机会都没有,能够讨论怎么处置的,只是这次会议上的另外一些人而已。

    石满强元帅就是有资格讨论怎么处置的人之一,而他也确实打算讨论一番。

    “皇上,臣以为,设立管理机构来监察日本工矿一事,势在必行。不过……这些机构的地位却值得商榷一番。”就在群臣们还在纷纷颂赞皇上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石满强元帅突然言了,“驻日使团要处理对日交涉事宜,还要仲裁日本各大势力纠纷,处理政事,本身已经是日理万机,若是同时还要负责日本的工矿事务,实在责任太过于繁重了,而且难免……难免还有权力过重之嫌……”

    元帅的这个建议,让丞相等内阁大臣顿时就微微一愣。

    说实话,没人想得到,元帅居然会这个时候站出来质疑战后的安排,觉得派驻日本的使团会权力太大。

    虽然元帅的建议看上去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这些人都是已经在朝堂上立足了很多年的人,自然明白朝堂上的事情永远不是只能看表面的。元帅本来是军队的人,对内阁事务并没有什么兴趣插手,他如果有一点意见也不会公开在朝堂会议上说,以免影响他和内阁之间的关系。而他今天这样直接说,背后肯定还隐藏着什么深意。

    “石元帅此言甚是有理,日本孤悬海外,情缘特殊,所以也不好一味仿照高丽例子来进行羁縻遥控,要重新研究一下特定的架构。另外,驻日使团虽然因为把握权威,但也确实不宜事无巨细统统打理,否则难免会有疏漏。”在先铺垫了一番,给元帅赞同了之后,丞相又回绝了他进一步说下去的余地,“此事确实十分紧要,内阁需要从长计议,大家回去之后再议定一下,看看怎么样分配权力才最为稳妥,不至于失了使团的权威,也不至于失了****的体面。”

    一般情况下,丞相说到这个地步就差不多已经够了,他给了插手政事的元帅一个面子,而且答应采纳元帅的意见,元帅也不应该继续指摘内阁事务的问题了,然而,今天的元帅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因为他确实是另外有打算。

    “丞相,此事干系重大,还是先在国事会议上商定好为妙,免得以后再在日本起纷争。”元帅摇了摇头,反而继续说了下去,“既然丞相也觉得驻日使团不宜权威太甚,那可以考虑将金银矿务的监理机构交由驻军来处理——毕竟到时候日本各地肯定会有一些驻军的嘛!这一,一来方便大家各自处理事务,二来直属于驻军的话,万一金银矿生事端,驻军也可以第一时间调动前去镇压,以免事端扩大,影响了矿务收益……”

    果然来了!

    丞相和财相同时心里悚然一惊,不期然间同时暗暗对视了一眼。

    他们之前就担心,军方的人会同样对日本的金银矿产生觊觎,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大胆,还不等在日后的征伐当中做小动作,居然明明白白地就在国务会议当中提了出来。

    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丞相的心里居然微微有些怒意闪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