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璞提出的建议十分对他胃口,以身犯险,领兵北上日本京都,一来可以体现出这个年轻官员勇于任事,而且有勇有谋;二来,在崇尚进攻和胆略的军人面前,这个青年人也大大地给内阁挣了一份脸。笔趣阁  w?w?w?.?biquge.cn

    “丞相谬赞了……”周璞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下官只是觉得此举对皇上的大计更为有利,并没有独自出风头的意思……”

    “欸,不要这么谦虚,说这些客套话有什么意思?”财相陈宏摆了摆手,“年轻人,就是要有些意气,出出风头怎么了?应该的!没有这股子气,又怎么能够做出大事来呢?”

    在丞相和财相的夸奖之下,周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来,不过内心中却满怀激动,对自己刚才那灵机一动的表现倍感庆幸。

    他赌对了,他提出来的补充方案,不仅对皇上的胃口,也对丞相的胃口,有了这两个人的认可,接下来只要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那么他的前程就真正的繁花似锦了。

    当然,前提也是他必须能够将自己的使命完成。

    “你的方案,胆子大,这是优点,也是缺点。”果不其然,丞相在夸完了他之后,话锋又突然一转,“想要办成事,光有胆子可不够,还得要耐心和细心,更要临机应变的机灵劲,这些东西可不是轻易就能有的,你出了京以后,一定要戒骄戒躁,事事不可忘记了冷静啊!”

    “谢丞相教诲,下官明白!”周璞连忙应了下来。

    “孔司长,接下来你就给他多安排安排得力人手吧,知和虽然有勇有谋,但是毕竟是孤身一人,还是要有人来帮忙的……”丞相再度对孔璋交代。笔??趣阁  w?w?w?.?b?i?q?u ge.cn

    “丞相且放心,下官已经跟周璞说了,他此行日本,事关重大,我们外务司会以最大努力来配合,他缺什么,只要我们有,就全给他补上!”孔璋马上就打了保票,“他要人,可以尽管从司里面挑就是!”

    “你倒是有心了啊,孔司长。”财相陈宏笑着说,“原本这次我还对征伐日本有些疑虑,但是今天列席会议一看,嘿,现在我心里满是信心了!我们朝廷里面有这么多精干勇敢的文臣武家,上上下下又合同一心,还怕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接着,他又是一笑,“既然对日本作战的问题是解决了,那……战后日本的处置,也该谈谈了,皇上现在让大家休会,恐怕等下也是为了谈一下这个战后处置的问题吧?”

    随着他这句若有深意的话,茶室间几个人的神色都变得莫名有些凝重了。尤其是周璞和孔璋,因为心里没有多少底气,所以都显得有些紧张。

    “哦,看样子财相都已经跟你们两个人说了吧?”看到两个人的神色,丞相的心里就已经大概有数了,“没错,等会儿我们就要谈对日本幕府的和谈条件,战后日本的安排,以及战后对日本金银矿的处置问题。”

    喝了一口茶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对日本幕府的和谈条件和战后日本的安排,这个问题会堂上大家可以慢慢讨论,反正无非就是赔款和制衡那一套,但是对日本金银矿的处置就是十分重大的问题了,因为金银矿是一笔十分巨大的财富,无论是处置到那一方,都必须是要慎重讨论……刚才是财相跟你们谈的对吧?他的意思你们明白了吗?”

    “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财相的意思是要让这些金银矿由朝廷来负责管控,以便让朝廷来掌握这笔巨大的财源。? ?笔趣阁     w?w w?. b?iquge.cn”孔璋连忙回答。

    “没错,这不仅仅是财相一个人的意见,也是我的意见。”丞相十分干脆地点了点头,“说起来,这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内阁即是朝廷,身负天下的国计民生,可谓重任在肩。如今天下虽然大抵平定了,但是说实话还是百废待兴,离盛世繁华还远得很,其中财用更加是困窘不堪,不知道有多少地方需要花钱!既然如此,打败了日本之后,何必不用这些财富来交给内阁使用,纾解天下之困顿?只是啊……新朝体制特殊,原本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倒没那么理所当然了!”

    在三位同属内阁的大臣们面前,丞相并没有那么多顾忌,苦笑了一下就将自己的心里想法给说了出来。“世人都说我是天子头号信臣,又是朝廷内阁之,可谓风光无限,其实其中的困顿麻烦,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啊!”

    这种诉苦式的说法,让孔璋和周璞两个心里微微虚,谁也不敢接口。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丞相这里实际上就是在感叹大汉的文武分离做得太厉害,以至于他这个内阁席辅臣对军队没有多少掌控力,反而生怕他们抢走在他看来朝廷应得的利源。

    短叹了一下之后,他仿佛回过神来了一样,又笑了起来,“你们别误会,我这可不是诉苦,皇上对内阁的信任和倚重,是天下有目共睹的,而且因为前明的教训,文武职官分离也不能说不对……只是啊,这一分离,大家有时候就不是一条心了,做起事情来就没那么多方便……”

    “哎呀,丞相,你就直说吧!”财相陈宏因为是老兄弟,所以他没有什么顾忌,干脆地直接说了出来,“这事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没错,我们就是要在战后把日本的金银矿拿到内阁手里,军方配合最好,不配合的话,我们就得一定要军方配合!”

    “大家同为大汉的臣子,本来就应该以和气为上,所以有些事情并不是要说的那么严厉。”丞相摆了摆手,示意财相把口气放缓点,“财相,我也知道你以为国家财计艰难,所以有些焦虑,但是说话可不要这么笃直,免得军方还以为我们是有意针对他们呢。”

    “我这人有时候说话就是直了点,你又不是不知道。”财相浑不在意地笑了笑,“具体的事情,我刚才都跟他们说清楚了,他们两个也同意我的看法。对了,你刚才面见了皇上,跟皇上提了这事了吧?”

    “嗯,已经提了。”丞相点了点头。

    “那皇上怎么说?”陈宏心里有些紧张,连忙问。

    “皇上看上去心情挺好,并不反对我们的看法。”丞相沉吟了片刻之后,有些谨慎地说,“他说可以在会上详细参研。”

    “说可以详细参研,那不就是认可了我们看法的意思吗?”财相却比丞相要高兴许多,直接大笑了起来,“哈,看来这个离宫还真是有用啊!行,等下我去找其他几个列席的内阁大臣,会上我们这些内阁人的就一起来说吧!先把声势造起来,这样皇上答应起来也方便!”

    “说是应该说的,不过皇上说的是参研,而不是就这么办,所以……也可能会生出什么变数。”丞相却仍旧在沉吟着,“会上要是军方的人提出的别的意见,那可就不好说了。”

    “什么好说不好说的?我们是为国家为皇上考虑,还怕有什么不好说?”陈宏马上反问,“我们这么做,又不是为了驳军方的脸面,他们如果反对的话,总得说出一个符合道理的理由来啊?国家财计困难,需要开拓财源,有什么不对的?军方每年从国家拿走那么多的预算,就连封赏也是从我们这里拿的,每一笔可都算真金白银啊,我们可曾说了什么了?还不是一年年硬着头皮把钱凑出来了,满足了他们的胃口?既然我们每年都满足了他们的胃口,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又要从我们这里要钱,又不肯朝廷扩大财源吧?”

    “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既然是这个道理那还怕什么?”财相马上截住了话头,“只要我们内阁的人上下一心,众口一词,那他们就算有怪话也没办法说出个道理来吧?行了行了,我等下就去见商业部和民政部的人,大家一起把这个事给敲定了,免得多浪费时间!”

    “行吧,行吧……”眼见财相如此积极,丞相一时倒也没什么犹豫了,“就这么办,内阁只要众口一词就有了声势,这事本来道理就在我们一边,皇上也是圣明的,应该也会答应我们……”

    接着,他转头看向了周璞。“知和啊,现在你知道内阁的意思了吧?刚才我听到了你的主意之后,感到十分满意,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请丞相明示!”周璞连忙问。

    “你给出的计划里,是你带着人从九州岛向北进攻,登6本州然后进军日本京都,如果成了的话,日本皇室就会落入到我们的手里的。在战后,日本幕府一家独大的局面就不会再有了,不管怎么处置,日本朝廷都是我们可以推出来的一个可用的傀儡,你把他们掌握在手里,就拥有了对日本治权的名分,这不光是对日本人,对朝廷这边来说也是如此,所以……你要让日本皇室听从内阁的意志,明白了吗?”

    ****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