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们说,日本幕府与西欧荷兰国关系非同寻常,而荷兰最近为了南部的领土,和西班牙国的战事日趋激烈,因此对铜矿的需求越来越大,他们经过和日本幕府的协商,决定大量采购铜矿,而日本幕府的产量难以同时满足我朝和荷兰国的需求,经过了权衡之后,他们决定暂停对我国的出口,先满足荷兰的需求。笔??趣阁  w?w?w?.?b?i?q?u ge.cn不过……日本方面似乎也并不是想要开罪我国,幕府的意思是这只是为了支援荷兰的暂时措施,一年左右就会重新该回原状,重新补上我国的缺口。另外,之前我们通过进口和商贸,已经积累了一大笔的铜矿储备,如果按照目前的需求消耗量的话,支撑一到两年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听到幕府的限制铜对中国出口的决定,不是出于已经察觉到了大汉打算进兵日本所以作出反制措施之后,列席的大臣们明显都松了口气。

    “不是因为现我们要打他?那就好……”丞相也点了点头,放下了心来,“那正好可以作为一个我们打他们的理由!我朝需要铜,他们竟敢事先不对我朝说明就私自暂停铜的出口,这是蔑视我朝,这就是敌对行为!必须要给幕府一个教训,让他们再也不敢作出有损于我朝利益的事!”

    “丞相说得对,日本身为我朝藩国,其执政的幕府居然敢不经朝廷同意就作出这等事来,这就是对我朝大为不敬,必须要予以教训!”石满强元帅也大声附和。

    眼见军政两方面的大佬都了话,群臣也纷纷附和,叫嚣要对日本予以严惩,让他们再也不敢单方面作出有损大汉利益的事情来。虽然日本其实现在并不是大汉的藩属国,但是大臣们并没有谁关注这种细枝末节。

    大汉自从新建之后,对外屡屡动战争,并且打得四方敌国都无法招架,胜利一场接着一场,在这么多胜利的刺激之下,一种“我大汉必须让四边外夷统统宾服,绝不容许他们有任何不敬”的霸道思想,慢慢地也在朝堂上孳生,并且向民间的读书人蔓延开来了。笔 趣?阁  w?w?w?.?b i?quge.cn

    因此,大臣们觉得日本单方面终止了对大汉的铜矿出口,纵使只是暂时的,也是对大汉的不敬,需要予以惩罚,这是他们自本心的想法,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理,也不是仅仅只想随便找个借口而已。

    “呵,这幕府倒也是好玩啊,我们正愁着没有借口去打他们,他们倒把口实给送过来了!”皇上也禁不住笑了出来,“好,求仁得仁,我们就借着这个口实,去把他们教训一顿!”

    “那……要不要跟幕府先谈判一下?”这个商业部的官员有些犹豫地问,“我们正想派出人去跟幕府的人谈判,让他们尽量多出口一些铜矿给我们……”

    “谈啊,为什么不谈?继续谈。”皇上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么大个事情,要是我们完全不闻不问,那岂不是让日本人心生疑惑?要谈,不过我们的口气也不要太强硬,把这个事情说说就好了,先把问题拖着,等到了最后关头,再终止谈判,直接兴兵九州,让他们知道****的厉害!”

    皇上的意思,看来就是先维持谈判但是又不让幕府感受到压力,以免他们真的解除了出口禁令,白白地浪费了这个口实,而且谈判也可以麻痹幕府,让他们看不到中国即将兴兵。

    “臣明白了。”这位商业部的官员马上躬身行礼,“臣回去就派人和幕府的天津代办去谈。”

    在大明朝的时代,中国和日本曾经有过十分严密的外交和贸易往来,这种贸易往来是以朝贡的名义来实现的。???  ?笔趣  阁?? ?  w?w?w?.?b?i?q u?g?e .?cn

    但是后来日本统治日本的足利将军家,生了内乱,细川家和大内家两家幕府权臣架空了幕府将军,然后互相拥兵内斗,史称“应仁之乱”,自此,日本进入了“战国时代”。

    在“应仁之乱”中,大内氏迅崛起,开始争夺原先由细川氏所控制的对华贸易,单独派出使团到中国朝贡,以便垄断日本对中国的贸易,从中搜取钱财,巩固自己的势力和军力。

    而两派争夺对中国贸易的斗争当中,争夺中国认可的入贡资格“勘合”至为重要。嘉靖二年,这一年,日本的两派都派出了使团向明朝进贡。大内氏派出的使节,名叫宗设谦道。细川氏派出的使节,名叫鸾冈端佐,同时,还有位宁波人宋素卿(朱缟)作为副使。

    两支船队先后到达宁波,持有效“勘合符”的大内氏船队先到,而持过期“勘合符”的细川氏船队后到。不知何故,浙江市舶司并未及时查验先到的大内氏船队的“勘合符”,而是待细川氏船队到后一起查验。令人不解的是,后到的细川氏船队,反而被允许先入港查验,占了先机,这样,大内氏船队的有效“勘合符”反而无效。更令大内氏使节宗设谦道愤怒的是,在市舶司于“嘉宾堂”举行的欢迎宴会上,细川氏的正副使节鸾冈端佐、宋素卿被安排在了宗设谦道的上手。双方在宴会上爆激烈争吵,而明朝官员却继续袒护细川氏的贸易使节。

    在受到了这样的冷遇之后,宗设谦道的愤怒终于失控,他下令手下拿起兵器,当庭攻击细川氏使团。在交战当中,猝不及防的细川氏使节逃出了宴会,宗设谦道随即纵火,焚毁了嘉宾堂,然后赶回港口烧毁了细川的船队。

    细川氏的正副使节鸾冈端佐、宋素卿等逃出宁波,宗设谦道一路追杀到了绍兴,然后又杀回宁波,沿途追击的明军及无辜百姓不少被杀,明军多名将领也同时遇难,。最后,宗设谦道在宁波夺船出海,还劫走了其所俘虏的明军指挥使袁琎。

    大明朝廷在震怒之下,下令锁拿了细川氏的正副使节鸾冈端佐、宋素卿,而逃走的大内氏使团中,有一艘船被风吹到了朝鲜海岸,朝鲜将船上的数十人悉数缚送给明国。经过几方对质,才现,祸源在于细川氏使团的副使宋素卿向浙江市舶司主管太监赖恩贿赂,赖恩枉法偏袒细川氏,导致这场大风波。判决的结果是,宋素卿被判死罪。

    这场风波虽然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但是大明并未立即取消日本的朝贡。在几年后的嘉靖四年,,嘉靖皇帝终于命令琉球的入贡使向日本国王转交一封信,要求将宗设谦道逮捕归案,否则断绝朝贡,但杳无音讯,日本方面一直没有答应大明的要求。

    大明朝廷终于愤怒了,在嘉靖六年,巡按御史杨彝上奏要求对日本朝贡重申四项限制,即十年一贡、人百、船三、禁止带用兵器,都一并援照旧例。

    朝廷随即批准,明确提出日本的朝贡“凡贡非期,及人过百、船过三、多挟兵器,皆阻回”,作为一项定规。后来,官居辅大臣的给事中夏言,干脆上奏建议撤销市舶司,朝廷接受,宁波市舶司被关闭。市舶司的撤除,实际上将中日的合法贸易完全断绝,于是中日贸易逐渐逼入地下状态,走私十分猖獗。

    在新朝建立之后,因为新朝之前就十分重商,而且云山行已经转入到了商业部的手中,所以对日本的贸易又重新转入到了合法轨道当中,由政府专门来进行管理。

    因为此时日本已经算不上是大汉的朝贡国,于是这种贸易就成了一般的国与国贸易。为了方便两方交易和交流,同时减少贸易当中因为沟通不畅而造成的贸易纠纷,大汉的商业部在长崎港设立了一个代办处,日本幕府则在天津设立了一个代办处,各自负责本国的贸易事宜。

    既然皇上说谈判要继续,那明天他就打算亲自去天津,和幕府的代办处来进行谈判了。

    时间一刻一刻的流逝,今天列席的大臣们已经将对日作战的基本方略、开战的借口都讨论了一边,得出了结论,不知不觉当中他们已经讨论了很久,大家都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而茶杯里的茶也喝得差不多了。

    “大家先休息一下吧,喝喝茶,恢复下精神。”眼见大臣们都精力有些不济,皇上干脆先下令停下了会议,“好了,暂时休会吧!”

    说完之后,皇上直接带着太子离开了这间议事大厅。而剩下的大臣们也纷纷舒了一口气,各自站起身来,往茶水间走了过去。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除了那些大多数叫过来只是为了听的小臣之外,得到了休息的机会的重臣们,神色之间并没有显出有多少轻松,反而各自都面色凝重,好像都各自怀有心事一样。

    丞相一走出会堂,就将财相和孔璋周璞几个人叫到了一个茶水隔间,在侍从送上了茶之后,他先是淡定地喝了一口茶,然后赞许地看着刚才在堂上侃侃而谈的周璞,“知和啊,你果然年轻有为,刚才那一番表现,真是让我十分欣慰,要是我底下的人都有你的胆气和头脑,那就好了……”

    *********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