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是的,皇上。? 笔? ??趣? ?阁  w w?w?.?b?i q?uge.cn”周璞恭敬地低下头,“臣早年因为……因为放弃了举业,跟着父亲当过海商,多次去过日本经商,而且去的地方就是九州的长崎港和日本关西一带,对那里的人文地理都有一些了解。”

    “只有一些了解可不够。”皇上摇了摇头,“哪些豪族可以拉拢,哪些豪族需要打击,这些事情你都要心里有数才对。进军九州岛的时候,如果你能先拉拢到一些豪族,让他们配合我军的登6,那就事半功倍了。”

    “这一点臣之前也考虑过了,臣想要在不久之后就先行伪装成海商,赶赴九州长崎,联络当地反对幕府的有力豪族,让他们配合朝廷大军的行动。”周璞马上回答,“明年春夏之际朝廷大军才会出动,因此这几个月,臣可以抓紧时间与日本各路反幕府诸侯联系,为之后的出兵做好准备!”

    “嗯,是要你们先辛苦一下了。”皇上点了点头,“那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呢?”

    “臣请求皇上允许臣在外务司挑选几个有力精干、通晓日本情况的人员充为助手,协助臣完成联络工作,并且……臣希望能够得到几艘商船,让我们伪装成商团。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臣想要得到几个勇猛而有头脑的人充当护卫……”周璞趁着这个机会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助手的话当然要给,外务司虽小,但是几个人还是拿得出的吧?”皇上看了看孔璋一眼,“商船也不是问题,商相手里把持着以前云山行的商船,从里面调拨几艘总归是简单吧?不过,人越多最越杂,保密倒是个难题……回头我跟他说几句让他调拨商船就行了,船上的人不必知道你们此行的详情。至于护卫的话……干脆从我这里调几个侍卫给你吧。”

    调皇上的侍卫给自己?周璞一下子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笔趣阁  w?w w.biquge.cn他要护卫本来只是试试要价而已,毕竟海商没有一群护卫才是奇怪。他心里并没有存多大的指望,没想到皇上还真的直接答应了,还提出调自己的侍卫来充当商团的护卫……这实在是莫大的恩宠啊。

    “谢皇上恩典……臣,感激不尽!”他连忙像皇上致谢。

    “你帮我办事,又是孤身冒着风险去险地,有些要求我都不满足的话,那我岂不是刻薄了?这是应该的。”皇上笑了笑,“不过,周璞啊,自古奇正相辅,你跟九州豪族沟通,只是辅助作用,主要还得是靠赵松他们用枪炮来打,所以你们也不要因为太着急立功,反倒给自己招了险祸,能够联络上几家就联络几家,宁可少联络些人,也不要把机密泄露了出去,明白了吗?荡平九州之后,那些豪族必然畏服我们,到时候再支使他们北上就容易多了。”

    “臣明白!”周璞连忙答应了下来。“臣也正如皇上这般想的。”

    “好!既然你们两个都有这心,那我就准了你们!就按两路进击的想法来办吧!”皇上长出了一口气,最后大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周璞,赵松,你们这些天就多呆一会儿,互相之间多沟通一下,先把攻打九州的方案和到时候联络的方式给确定下来。然后,周璞你就去九州岛,而赵松你就和你手下的那些儿郎们去会合,这几个月时间先在水上操练,不求你们练得多好,至少不要晕船了,行吗?”

    “臣明白!”赵松也大声答应了下来。

    赵松答应了之后,皇上又转过了头去,看着九江侯刘涛,“九江侯,这段时间你们也要辛苦一下,先抽调舰队吧。不必告诉他们对日本作战的详情,先让他们好好训练一下,另外,这次我们抽调的6军士兵多为北人,可能不习海船,你们的人要专门帮下忙。? 笔趣?阁?? ??? w?w w?. b?i?q?u?g?e?.?c n?”

    “这个臣明白,臣回去之后就会写信给两位舰队司令,让他们专门抽调精锐战舰和军官,来配合这次的行动。”九江侯刘涛连忙答应,“另外,这次臣会派遣最亲信得力的人来担任编程舰队的司令,务必不会让海军耽误了皇上的大计!”

    “你们有这份心就好,”皇上微微点头表示赞许,“对了,你们最近干脆让一些海军舰只假扮海盗吧,一来可以驱逐过路商船,掩护我军6海军的集结,另外先驱赶开外国的商船,为我国垄断对日贸易打下基础;二来,舰队也正好可以以防备海盗的名义集结,以免让幕府生疑……”

    “臣明白!臣马上就着手去办!”九江侯再度答应。

    就这样,在会议的讨论当中,对日作战的战略方案就确定下来了。先从辽东和山东集结,然后运输到朝鲜釜山港集结,接着进击九州,占领九州全岛。接着,大军一正一辅,正即是以汉军主力进击横须贺,直接攻打幕府咽喉之地,而辅则是以少量汉军和九州当地的豪族组成的联军,北上登6本州岛,然后一路北上进军京都,挟持日本朝廷,打出大汉为日本朝廷匡扶正义的旗号来,以笼络日本人心,牵制日本幕府的力量。

    这个作战计划,既十分胆大,又贴近于日本的实际情况,经过了商议之后,恐怕是最为高效、也最能够实现战决目标的计划了。

    “对了,既然我们要兴大兵,总得打出一个服众的旗号吧?”就在这时候,丞相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大国为小国朝廷出兵,虽然能够占据大义,但是总好像有些说服力不够……”

    “大汉是****,日本不过是一小邦而已,想要打他们就打了,难道还需要什么借口不成?”石满强元帅笑着说,“日本幕府横行无道,而日本一国本应是我国藩国,所以该打就要打!”

    “石元帅这话倒是没有错的,只不过不能公开宣讲出去。虽然我朝教训周边的藩国是尽可以随心所欲的,但是毕竟还是要师出有名为好,以免让藩国人人自危,反倒失了和气。”皇上也笑了起来,“你们看看,能不能再找一个过得去的理由?”

    群臣再度相看了一眼,都颇感有些为难。

    大汉之前作战的对象,要么是前明余孽,要么是满洲和蒙古,这些都是大汉天然的敌人,打就打了,没必要找什么借口,但是日本就不一样了,这个国家自从江户幕府篡权之后一直都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自己都不想和外国人沾上关系,又何谈惹上别国?

    尤其是江户幕府在吸取了之前丰臣秀吉征韩失败,以至于空耗家族势力最后竟然身死族灭的教训之后,对中国一直都采取敬而远之的政策,一直都小心翼翼不肯得罪中国,就连外逃到日本的前明宗室或者心向前明的士子,也都被他们全部遣返回中国了。

    他们这么小心谨慎,倒让人难以找个合理的借口去讨伐了。

    “要说口实的话,我们这里倒是有一个,不过也还是有些勉强……”这时候,一位列席的商业部的大臣说话了。

    商业部是新朝建立后在内阁当中设立的新部,主管全国的商业事宜,另外,皇上将云山行交给朝廷经营之后,也是由商业部经营的。由于之前云山行在很多地方都是垄断经营的商行,因此实际上商业部手中握有一大批国有资产,并且实际上垄断了中国对外的海贸事业,因此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既然负责了整个海贸事业,那这次对日征伐,他们就有理由列席了。

    商业部其分管阁臣号称“商相”,现在由上党侯周学智担任,而今天上党侯因为身体欠佳,所以没有出席会议,只能另外由商业部中的一位官员来出席。

    “什么理由?”皇上马上就问。

    “臣等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幕府突然终止了对我国的铜矿出口。”这位大臣十分恭敬的回答,“因为臣是在赶过来的路上才收到此消息的,所以还没有来得及禀报给皇上。”

    “终止对我国铜矿出口?”皇上皱了皱眉头,“为什么?他们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了吗?”

    虽然新朝并不准备再铸造太多铜钱,但是铜是最为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制造大炮和战舰都需要用到大量的铜,但是由于本国出产的铜不敷使用,因此新朝每年都要从外国进口,而主要的进口地就是日本。

    更重要的问题是,日本幕府为什么要突然终止对新朝的铜矿出口呢?如果他们是因为听到了大汉可能要打他们才终止铜矿出口的话,那问题就更加麻烦了,因为幕府可能在其他方面也会去做戒备,大汉的突然攻势所带来的打击就不会那么犀利。

    这才是最值得忧虑的地方。

    不过,幸好这位商业部的官员很快就打消了人们的疑虑。

    “幕府那边的官方消息还没有传递过来,不过,据跟我们禀告这个消息的商船船队所说,此事好像是事出有因,并非是因为针对我朝……

    ********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