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谢皇上!”周璞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潮红,终于下定了决心。笔趣阁?   w?w?w?.?b?i?q?u?ge.cn

    就在刚才,看着赵松慷慨激昂地坚持自己的第二套方案,甘愿为国身冒奇险的时候,他的心也蠢蠢欲动了。那赵松已经身为伯爵了,尚且敢于冒险,他这个多年在海上打过滚的年轻人,又有什么道理再害怕冒险呢?

    生死富贵,都在这一搏上面了……人生又能得几回搏?

    在朝廷当了几年的小官之后,周璞对朝廷的格局也差不多有个了解了。朝廷新创,一时都还没有开始科举,因此朝中官员和地方官们,大多数是来自于之前的徐淮之地,他们的圈子十分狭窄,而且占据了朝中的主要位置。

    他的上司孔璋虽然也算是位高权重、而且十分看重他,但是毕竟孔璋也只是边缘化的部门而已,更谈不上有什么势力。更令人绝望的是,地位最高的徐淮集团,他们的主要核心人物们都十分年轻,丞相、财相、工相、商相等等徐淮出身的内阁大臣,现在不过三四十岁,天晓得他们和他们的亲信还能占据要害多少年?如果他一直默默无闻的话,就算苦熬下去,一辈子的成就也只能那样了而已。

    所以他想要飞黄腾达的话,就要舍得冒险,就像荥阳伯一样冒险。

    而他也在灵光一现之间,找到了自己冒险的机会。

    “皇上,以臣之愚见,荥阳伯的两个计划都十分切合日本幕府的要害,可见荥阳伯是用心来制定作战计划的。并且荥阳伯愿意以身犯险,直取江户幕府之咽喉,可见确实有勇有谋,有如此将领诚为社稷之福!”他先恭维了一下赵松,然后说出了自己刚才灵光一现的想法,“不过,在臣看来,正因为这两个计划都十分好,所以强行作出取舍的话实在有些可惜……”

    “你的意思是两个都可以用?”丞相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这……分兵则力弱,恐怕不太好吧?确定分兵的话能够打赢吗?”

    在丞相看来,光是用全军来执行第二个计划就已经十足冒险了,如果再分兵去打京都的话,实在太过于危险了。笔?趣阁  w?w?w?.?biquge.cn

    听到了丞相的质疑之后,周璞马上解释了自己的想法。“丞相说得也很对,分兵则力弱,我军这次只派了一个旅过去,所以兵力本来就十分紧张,再分兵两路进击的话,恐怕会增加风险,所以臣也觉得不宜分兵。”

    他一边说两个计划都不能放弃,一边又说最好不要分兵,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大家一定会以为他的是开玩笑,不过这里的人都知道在皇上面前没人敢开玩笑,所以他们也就静等着周璞说出自己的意见。

    “臣以为,攻伐日本,我等的第一步是无需置疑的,先攻占日本九州岛。而后,以九州岛为基地,荥阳伯可以按照他的想法去执行直取江户咽喉的计划,而臣,则执行从九州带人北上京都的计划!”

    “你刚才不是说不分兵吗?”丞相愈觉得奇怪了,“再说了,你又没带过兵打过仗,你能领得了兵吗?”

    “丞相说得没错,臣不建议分兵,臣也没有带过兵,所以,臣的意思是……”周璞微微沉吟了一下,为自己积蓄起了必要的气势和勇气,“携九州支持我朝的地方豪族之兵北上,然后一路打着我朝援救日本朝廷的旗号,招纳支持我朝的豪族,一路北上直至占据京都,挟日本朝廷以号令其国!”

    “啊……”如果他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当他说出此言之后,群臣们同样被惊得满座相顾,而后又窃窃私语。?   笔趣 阁?   w?w?w?.biquge.cn

    看到自己的话得到如此效果,周璞的心里蓦然感到一阵激动和欣慰。他知道,他已经成功将自己的形象刻在这些大臣们心中的,甚至……刻在了皇上和太子心中。

    “年轻人有冲劲,好!”片刻之后,石满强元帅半是欣赏半是质疑地看向了周璞,“不过……日本那些豪族靠得住吗?他们真的会为了我朝讨逆的口号为我所用吗?还有……这些豪族纵使听从了我们的意见,他们集兵起来,没有足够的训练,又没有能服众的将领和军官,再加上各自心怀鬼胎,他们也不过是一去乌合之众而已,真的能够一路打上京都吗?风险似乎挺大的啊。”

    石元帅的质疑十分合情合理,于是马上得到了一些人的附和。

    然而,此时的周璞却并不害怕。这些元帅和大官,原本他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如今却可以共同商议国家大事,这样的机会几辈子都难得一次,他怎么能够错过?

    更何况……皇上也还在看着呐。

    “元帅说得对,这些豪族并不会为了一句口号跟随我等,也不过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周璞努力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激动,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尽量平静,“然而,正因为他们自私自利,所以他们就会为我所用。他们已经被幕府压制了多少年,眼看财力物力都被幕府日渐侵夺,心中的恐惧和怨愤早已经积蓄到了顶点,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报仇雪恨而已,而我军却是百战百胜的天兵,带来的是大汉的天威,只需要在他们面前展示一下实力和声威,他们必将声势为我所夺,然后反而会迫不及待地揭竿而起,参与到我朝解救日本朝廷、匡扶正统的行动当中,借此来向幕府报仇雪恨,顺便谋取自己的利益!

    同时,虽然他们是乌合之众,但是幕府的兵也不强,据我所知,正如同荥阳伯之前所说的那样,幕府经过几十年锁国之后,多年偃武修文,武备早已经松弛,兵将战力孱弱。而在关西地区,此种情况更为严重,因为幕府的根本重地在江户和关东一带,所以在关西驻扎的军队并不多,主要是依赖各地割据的藩主们维持统治,到时候依附于我们的豪族们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抵抗我们的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只需要用少量的一点点我朝天兵炫耀武力,率领这群豪族联军打垮亲幕府的藩主们,那进军京都,挟持日本朝廷就易如反掌!只要能够挟持到日本朝廷,好处实在太多了,我等不应放弃。”

    “你的意思是不要分兵,只要给你少量的一些大汉兵作为炫耀武力和一锤定音之用?然后你们就可以带着这些豪族直接进军京都?豪族联军也是归汉兵来统辖是吧?这倒是个办法……”石满强元帅明白了周璞的意思,“有倒是有些道理,不过……不过还是风险极大啊。”

    “下官承认,风险自然是有的,战阵之中如何会没有风险?”周璞学着刚才赵松的样子,同样昂回答,“为皇上办差,下官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哪里还会害怕什么风险!在此行动当中,最好的结果是一切顺利,我等率领豪族联军打入京都;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下官丢掉一条性命而已,于荥阳伯在关东的行动无损,甚至……因为我等还可以在关西牵制一部分幕府的军队,对荥阳伯还有所裨益!所以,元帅,无论如何我军都可以从此行动中获益,哪怕下官丢掉性命也无所谓!”

    他表现出来的如此慨然的决心,和只要对朝廷有利哪怕丢掉性命也要不在乎的勇气,让群臣再度悚然动容,就连太子,也不禁多打量了这个身材高大结实但是长相十分斯文的青年小官几眼。

    而皇上虽然表面上不为所动,但是心中却暗暗欢喜。

    赵松和周璞今天在会上的表现,确实出了他的预料,他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一个比一个大胆。

    不管其心中的目的到底如何,能有这份胆略和见识,就是大汉之福。

    不怕死的文臣武将,哪怕再怎么野心勃勃他也敢用,因为他舍得将手中的富贵抛出去奖赏他们。

    “有意思,今天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的胆大啊……”沉默了片刻之后,皇上再度展露出了笑容。

    接着,他又看向了赵松,“赵松,你对周璞的意见评判如何?”

    赵松微微垂下了视线。

    他刚才从这个年轻官员的语气里面听到了强烈的渴望,和为了出人头地甘愿冒生命危险的气势,而他不想挡住这个年轻人的路。说到底,这个行动并不会太影响他的计划,而且诚如周璞所言,还可以给幕府造成牵制作用,使得幕府无法集中力量来对付他们这一路大军。

    “周大人如此拳拳报国之心,确实令赵松十分感动,赵松愿与其合力,早日击垮幕府,凯旋而归!”

    在周璞感激的视线下,他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对周璞表示了支持。

    这下,其他列席的大臣们都不再讨论了,他们都看着皇上,表示自己没有什么补充意见了,等待皇上定夺。

    皇上仍旧在思索着。

    “周璞,你早年随父亲做过海商,去过日本多次,对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