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虽然丞相这番话并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明确倾向来,可是也已经暗示出了一点他和海军一样支持第一种方案的意思了。笔趣阁  ? w?w?w.biquge.cn

    “是的,我等有把握可以在幕府咽喉之地击败其大军。”赵松仍旧昂挺胸,以斩钉截铁的气势回答,“经过我等这段时间内精心收集的情报,幕府大军装备、训练、兵员素质、经验都远远逊于我朝大军,更何况这次我等是精挑细选的精锐官兵,定能一举击破其大军!”

    “可是你们只有几千人,而他们可能有好几万,甚至上十万人。”丞相冷静地指出了其中的可忧虑之处,“你说我军优于对方,这话我信,但是幕府纠集的军队到时候将是我军十余倍,纵使我军精锐,可怕也有寡不敌众之忧吧……?”

    “丞相所忧虑之处不无道理,不过,自古带兵打仗就要冒风险,无非是看多看少而已,而在我看来,执行这个作战计划,其中的风险并不特别高,胜率当在七成以上。自古以来,打仗从来不是靠人多者胜,以少胜多,以精兵扫乌合之众的战例比比皆是,我等有信心能够效法先贤,在日本也打出这样的大战来,流传后世,耀我中华之武威!”虽然丞相给的压力已经很大了,但是赵松还是毫不退缩的样子,“另外,诚如丞相所言,我等需要战决,那么直取其咽喉必定将是最为可靠的战法,如果我等先占领了京都,那千里之外的江户幕府若是动作迟缓,一直未能组成大军与我军决战,我军岂不是要在京都空耗时间?因此,以我等的筹划来看,晚战不如早战,小战不如大战,干脆一战定乾坤。”

    “说得好!如此筹划,如此勇武,荥阳伯不愧有勇有谋。”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石满强元帅终于话了,“我也觉得荥阳伯说得对,我军既然有优势,而且需要战决,那就干脆尽快逼迫幕府跟我们打上一仗,在西部打,幕府自恃自己还有本钱,败了一两场恐怕还会心存侥幸,可能不会那么快跟我军俯求和,而如果在横须贺登6并且战而胜之,那就不一样了,他们只要一败,溃败后的大军就会让江户整城动摇!那时候,幕府的根基之地都已经岌岌可危了,他们恐怕就不会有多少胆量再跟我们拖延下去了,这样我们也可以尽快达到战决的目的。?  ?   ? 笔 趣阁? ? w?ww.biquge.cn”

    眼见在场的军阶最高的军人话了,一时间议事大厅又静下来了不少,之前的窃窃私语大部分都平息了。因为身为元帅之尊,而且资历深厚,又是皇上的老兄弟之一,因此石满强元帅在军队内部威望很高,他一话,不光是6军的人士,就连海军的人一下子也没得话说了,九江侯刘涛本来还想为己方的考虑再说上几句,但是也住了口。

    人人都注视着元帅和丞相,等待着他们两个争论出一个结果来。

    然而,丞相这时候却没有争论的打算了,他抬起头来,看了看皇上。

    因为他并不太管兵事,所以他也不想就兵事和这些打了多少年仗的老军头来争论,他虽然倾向于第一种方案,但是那只是出于他喜欢稳妥的天性而已,并不是因为他非得认定这个方案,反正这一切需要皇上来亲自定夺,那干脆就由他本人来选择吧。

    见到丞相已经不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了,皇上于是微微一笑,然后朝丞相摆了摆手。

    接着,他看向了赵松。

    因为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他的态度也严厉了许多,再也不复之前的那种亲热,

    “赵松,你要记住,你是朝廷的大将,不可以因为自己的意气而坏了朝廷的大事。笔趣阁  ? w?w?w.biquge.cn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打仗,靠个人的蛮勇是没有用的,要靠头脑,你还记得吗?”

    “皇上的教诲,臣无时无刻不在心中默念,须臾也不敢忘。”赵松大声回答,“请皇上放心,臣倾向于第二种方案,是经过了和参议们多次推演和筹划的,这是最符合我朝实际情况的战法,而不是臣一时孟浪,想要一泄蛮气,请皇上放心!”

    “这么说来,你真的把握很大了?”皇上仍旧盯着赵松,“你刚才说你的胜算能有七成,应该不是虚言吧?”

    “臣蒙皇上圣恩,岂敢以虚言来诓骗皇上!”赵松连忙站了起来,然后深深地朝皇上躬下了身来,“七成胜算是我等估算了各种实际情况,考虑到了我军的劣势和敌军的长处,并且高估了苦难所得出来的结果,如果实际来看,胜算只会更高!正因为觉得成算如此之高,臣才如此坚决支持第二种方案,以便战决,早日为君分忧!请皇上再相信臣一次,臣蒙皇上多年教诲,并且多年带兵打仗,屡立战功,这么多年历练下来,早已经不是轻浮孟浪、大口炎炎之人了!”

    接着,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赵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喊了出来,“如果皇上不信,臣愿意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此次的攻伐必定可以成功,如不成功,臣提头来见!”

    他这一声高喊,犹如振聋聩一般,让整个大厅陷入到了异样的沉寂当中,人人都看着这位将领,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澎湃而出、势不可挡的决心,这种信心,正是大汉军队在多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征伐当中所淬炼出来的。

    就连太子,看着这个堂叔,也不由得暗自心生佩服,甚至被感染得自己都想拿着三尺青锋,跟随着这位大将,去那万里之外的岛国扬我大汉国威了——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不太可能,因为他年纪只有这么大,而且又是太子之尊,不可能被派上战场的。他只能留在高丽,尽量为这些勇士们做好后勤保障的工作,排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了。

    在赵松大喊的时候,皇上先是没有说话盯着赵松,然后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笑容。

    “哈哈,你啊,你啊……”皇上大笑了起来,一下子把议事大厅的气氛又重新带回了舒缓,“你还跟我说学了我这么多年的教诲,你看你,怎么连临大事应有静气都给我忘了?什么提头来见不提头来见的,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是大将,输一次就要死的话,这仗还怎么打?我有几个大将可以死?不要说这种没趣的话了!”

    呵斥了他这个堂弟几句之后,皇上又放缓了语气,“不过,你这个人我还是清楚的,不是随口说大话的,你既然说最少有七成胜算,那么大概八成是跑不了的,既然有了八成,那我看这个计划还真能用用。不过我跟你说啊,战场上千变万化,就算再怎么运筹帷幄,到了打仗的时候,还是会有各种变化情况,对此你应该很明白的,所以现在你说有七八成胜算,到了那时候就未必如此了,我提醒你一句啊,到了那里如果现情况不对,就尽早撤退,保存主力的部队,另选更加稳妥的计划,放心,我不会要了你的脑袋!”

    皇上的意思倒也浅显,既然赵松说得这么信心满满,他姑且也就同意了赵松的办法,决定按照他的第二个计划来部署作战。不过,自古以来战场就瞬息万变,因为赵松说话说得那么满,皇上担心万一遇到挫折的时候赵松为了顾及面子不肯撤退,所以干脆就先给他破除了心结。

    皇上的用意赵松自然也是十分明白的,他心里蓦地闪过了一丝感动。

    “皇上如此维护我等,臣……臣感激涕零!臣唯有一心效死,才能回报皇恩!请皇上放心,此次征伐,赵松必定踏平日本,以慰圣安!”

    “好了好了,漂亮话等回来再说吧,现在胡吹什么大气!”皇上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转头看向了其他的大臣们,“你们说说看吧,如果还有什么意见的话,尽管提出来。”

    虽然皇上心情看上去甚好,但是大家都是明眼人,都已经看出了皇上已经十分倾向于答应赵松所坚持的第二套方案了,既然如此,不管心里到底支持还是反对,他们又哪里会有什么反对的话来?自然他们纷纷表态说觉得第二套方案简单直接,既可以彰显我大汉的天威,又可以符合战决的宗旨。

    而在这群臣附和当中,皇上扫视了诸位大臣一圈,现那个第一次列席国务会议的外务司青年大臣周璞的神情好像有些奇怪,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璞,看样子你还有话想说?”皇上点了他的名,于是其他大臣们统统住了口,等待着这位青年官员言。

    “臣……臣……臣只是……”周璞还是有些欲言又止,好像还在顾虑着什么一样。

    “没关系,国务会议,自然是要议的,不能是哪个人或者哪几个人的一言堂,只要有意见,都可以提,这才能达成群策群力的效果。”皇上笑容满面地鼓励了对方,“尽管说吧,有道理,大家就继续议,够好的话就采用,如果没道理,那也没关系,就当做没说过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