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只要一有机会,他们肯定会趁势而起,兴兵反对幕府。笔趣阁  w?w?w?.?b?i?q?uge.cn再说日本朝廷,日本朝廷是由天皇为主,世代相袭的公卿们为辅。在数百年前,因为藤原一族世代把持公卿职位,他们原本各自为敌,不过在历代幕府建立之后,因为幕府侵夺权力和财富,所以日本天皇和公卿已经站在了一条线上,同时反对贪婪横暴的武家幕府。如今的江户幕府对朝廷的欺压也十分厉害,天皇的领地居然只有一万石左右的粮食出产,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幕府大名,如此欺人太甚,日本朝廷对江户幕府早已经积怨甚深,只是苦于手中无刀,斗不过幕府而已,只要我军用手中之刀为日本朝廷壮胆,同时打出为日本朝廷讨回公道的旗号,他们并定肯为我等所用!”

    “照你的话说,日本朝廷和公卿不是已经没有了权力和财富了吗?那他们就算跟随我们,又有多大用处呢?”丞相有些不解地问。“就算他们传檄四方,各地豪族会听吗?”

    “回丞相,日本人同中国之人不同,贪名而且不知变通,并且十分惧怕改变。同时,皇族和公卿家族代代繁衍,即使子孙降格为武家,仍旧对朝廷具有血缘联系,因此有实力的军阀不敢改朝换代,宁可架空国中君主,于是架空多年之后,体制上下就已经积习成风,一直沿用了下来。日本朝廷虽然已经没有了财富和土地,但是在日本万民当中仍旧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即所谓大义名分。”周璞耐心地跟丞相解释着,“这种大义名分,虽然在平常不会把人们号召起来反抗幕府,但是在我军军威来作为撑持的时候,毕竟有号召之用,对那些豪族来说,打出奉天讨逆的旗号来讨饭反贼幕府,总比帮助外国人来对付本国幕府要好听得多……”

    “有点道理。”丞相沉吟了片刻之后,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这日本人还真是有些奇怪啊,居然几百年了就只架空朝廷,也不想有些取而代之的?”

    “日本这数百年来,局势一直纷乱,地方的豪族和军阀林立,难以出现有完全压倒势力的人,所以纵使身怀野心,投鼠忌器之下武家的将军们也并不敢直接行废立之事,多年后架空天皇就成为了习俗,反倒没有多少人想要废立了。笔趣??阁  w?w?w .biquge.cn另外……日本是个岛国,之前面临的外国入侵并不多见,所以朝政体制相对安稳,上下也偏于保守,不喜欢颠覆之举。”周璞笑了笑,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话说回来,之前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满和大军阀织田信长,貌似都曾有过不敬朝廷之意,不过他们都在废立之前死掉了,继承者们的权威和势力都不如他们,所以只好放弃了此等宏愿,也算是……也算是日皇走运吧。”

    “那他们还真是走运极了!”丞相也哑然失笑,“也罢,既然如此,那次策可用。赵松,另一策呢?”

    “另外一种方案,要比这种方案激进得多……”赵松连忙回答,“这个方案的基础仍旧是先行占领九州岛。然后,我军占领九州之后,尽快肃清岛上的反对势力,然后留下少部分军兵扼守九州岛北端防止幕府军入侵,并且趁幕府行动迟缓,调兵不利的弱点,纠集剩下的的军兵,再度登船然后……我军直接北上,登6横须贺地区,然后与幕府军决战,一战定乾坤!”

    “直接登6江户附近?”丞相微微吃了一惊。“有把握吗?”

    不光是他,就连孔璋和周璞也十分吃惊,为赵松等军人的胆大妄为而骇然。

    众相失色的情况下,只有赵松昂挺胸,显得志气满满,而坐在皇上身边的太子看到赵松如此精悍和自信的样子,也对这位堂叔突然有些欣赏,觉得他果然是大汉最为有勇有谋的将领之一。

    “回丞相,我等行事,要目的是保全手中的部队,行次险招必然是有些把握的。笔趣阁 ? w?w?w?. b?iquge.cn”赵松的表情虽然平静,但是语调已经轻轻地放大了,“就地图上所示,横须贺地区离江户很近而且有港口方便卸运,我军在九州登6之后,幕府得到了消息必定惊骇至极,然后打算从各地抽调军队准备与我军为敌。然而幕府的海上力量不强,我军拥有如此海上优势,登6横须贺一定可以办到。只要登6成功,那时候,已经被我军打到了腹心之地的幕府,就不得不与我军强行决战了!”

    “登6,做得到吗?”丞相并没有被赵松单方面的保证所打动,而是转头看了看刘涛,“你们海军说说。”

    九江侯刘涛的表情也有些古怪,显然同样也被赵松如此大胆的计划给弄得有些震惊,他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抬头看了看皇上。

    “皇上,此事十分重大,请容我和海军几位参议商议一下。”

    “可以。”皇上马上点头答应了。

    九江侯马上离席,然后将身后墙壁前的几个座位上走了过去,那几个座位上同样坐着几个穿着蓝色军服,佩戴着银质或者铜质勋章的海军军官,有几位甚至还是高鼻深目、色灰黄的西洋人。

    海军自从建立之初,就是一个不断吸收外国优秀人才的大熔炉,它成军是靠了西洋工匠设计和帮助制造战舰,而战舰上的士兵和军官,也是由高薪聘请的外国教官进行训练的。这些教官都是在西欧各国海军多年服役过,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也就是在他们的教导之下,大汉的海军才会那么快就成军,而且官兵的战斗力很快就变得十分强大。

    同时,有一些在西洋海军服役过的洋人,因为对自己的国家没有那么多忠诚心,在大汉海军提供的优厚待遇下,选择了投效大汉海军。因为海军成军不久,上上下下都是用人之际,再加上就连舰队总司令也是西洋人出身,所以海军十分包容地吸纳了这群人加入自己。

    不过,海军对他们并非一味包容,还是有诸多限制的,比如必须加入中国国籍并且不允许再度叛离,比如让他们大多数担任非直接领导责任职位。就这样,有几位海战经验丰富的人就进入到了海军军政部当中,或担任技术官员或担任参议军官,为海军的扩张和作战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这次刘涛带过来的几位海军参议,其中就有西洋人,当然还有几位是新近培养出来的本土海军参议官。

    九江侯刘涛走到了这群海军参议军官的身边后,没有耽误时间,马上和他们讨论了起来。讨论很快就变得十分热烈,几位参议军官各抒己见,有些人还从身上拿出来纸和笔来进行演算。

    这些西洋参议军官身居要职,而且在中国呆了多年,所以汉语都十分流利。再加上今天是在御前,他们不敢耽误皇上的时间,所以讨论十分顺畅,仅仅花了一小会儿时间,这些海军军官的商议就结束了,九江侯刘涛以十分严肃的表情慢步走回到了会议圆桌上面,重新坐了下来。

    “怎么样?能办到吗?”丞相再问。

    “回丞相,经过我们刚才的商讨,如果以九州岛为基地的话,我们可以做到掩护6军在横须贺港口登6。”刘涛低声回答,“幕府基本上没有海军可言,纵使有一些小型战舰,有经验的水手和军官还是不足,更没有海洋作战经验,所以我海军具有绝对优势,可以轻松打垮日本的海军,将6军送上岸,而且我们可以保证6军无后顾之忧,我们可以打垮日本幕府海上的袭击,不过……”

    “这听上去还是挺乐观的嘛……不过什么?”丞相笑着问。

    “我等是海军,海战我们可保必胜,也能够保护大军在海上的供应线,但是我们只能保障这么多了,6上兵凶战危,交战的结果是我等无法控制的,6军需要独自承担风险。”刘涛将自己刚才和参议军官们商谈的结果说了出来,“如果6上战事不利,我海军也无法完全保证能够深入6地,将6上的部队全部撤走……因此,依我等看来,第一种计划似乎最为稳妥。”

    “如果按照这个计划进兵,6上的战事自有我等负责,不必海军承担责任。”正当刘涛说出海军支持的方案时,赵松突然插言了,“九江侯肯为我等保障后方,我等已经感激不尽了。”

    他如此斩钉截铁的表态,又让在座的大臣们都吃了一惊,然后小声的交谈次第响起,一时间议事大厅显得有些混乱。

    因为在刘涛这番话实际上已经暗示当中为海军表态,支持第一种方案了,而赵松这一表态,实际上就表示他倾向于第二种反感,并且认为自己成功的把握很大。

    不管怎么样,一开始6海军就对接下来的战略表露出分歧来,实在不是什么好现象。

    丞相用手微微点了点桌子,让大厅重新恢复了安静。

    然后,他皱了皱眉头,有些严肃地看着赵松,“荥阳伯这么说,可有把握?横须贺既然是在江户附近,那里就是幕府的咽喉之地,直取咽喉虽然能够攻击到日本幕府的要害,但是……其中的风险也十分大,你可要慎重。”

    **********

    感谢“花笑云白,书友17o6586159,烂路虎2o15、老杨同志你好、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