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统一天下之后,前明皇室被皇上配幽居民间,而这些皇庄自然也就全部被新朝所没收了。笔趣阁   w?w?w.biquge.cn既然宫中的机构都被撤消了,那么这些皇庄自然也就从御马监转移到了内阁所代表的朝廷手里。

    在更换了管理人员之后,这里的农业生产和出产的粮食也就进入到了朝廷的粮仓里面,也纳入到了农业部和民政部的管理当中,然后他们愕然现,这些粮食数量十分巨大,如果节省着分配的话,居然能够粗粗满足保定以及附近几个府的过冬所需。要知道这还是附近几个府的农业生产被之前的连年灾荒和战乱所打断,灌溉和种地的劳动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

    暗自庆幸这份“天降横财”之余,两部的官员和丞相等人也暗中唏嘘,前明末世的朝廷上上下下,确实都腐化到了根子,实在骇人听闻。

    如果这些粮食都能正正经经地进入到前明的粮仓里面,前明朝廷也许就可以稍事救济,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沦为流民,也许天下就不会乱成那样,也许前明就不会那么快亡,大汉也未必能够那么快代替大明的江山吧……吏治败坏,为祸竟然如此之烈,着实可怕!

    不过,这也已经是后话了。

    丞相和内阁将这个情况很好地隐瞒了下来,只是严厉惩处了那些皇庄的管理者,朝廷借着这些凭空多出来的粮食,较好地解决北直和京畿地区的饥荒,新朝也借此赢得了民心,人人都觉得皇上改元鼎立正是天命所向,就连北直那些对新朝不满的士子和乡绅们也不得不暗自收敛起自己的反抗心理,不情不愿地配合新朝的统治。

    具体的情况,丞相当然不打算在这个会议上跟其他无关的人说明,他为了给赵松一些压力,还故意将情况说得严峻了一些,一边促使赵松更加卖力作战。

    说完之后,丞相又重新看向了赵松,“荥阳伯,你可明白?”

    “明白!”赵松挺直了腰,然后回答,“此次攻势,我等务求的就是战决,同时尽量依赖就地补给,以免给国内造成太大负担。笔趣阁  ? w?w?w.biquge.cn经过我等的计划,在明年春夏之际动手之后,三个月内纵使不能完全打垮幕府,逼迫幕府投降求和,我等也能够占领一定的日本土地,然后进行秋收,减少国内的运输需求!”

    “你们倒是有心。”丞相对赵松的回复比较满意,然后垂头看了看赵松等誊抄的计划副本。“从高丽出之后,先是要九州岛,作为根据之地,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作战?”

    “是的,九州岛离高丽很近,而且面积不是太大,可以尽快予以占领,然后可以作为跳板进一步进击日本本土;同时,九州岛的农产也算是十分丰富,在夏秋之际可以为我军提供大量粮食,缓解后方海军的运输之困劳。”赵松说出了自己的盘算,“另外,九州离幕府的核心之地江户极远,岛上肯定多有对幕府十分不服的有力豪族存在,可以为我所用!”

    “这倒是和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啊!”丞相先是一惊,然后骤然笑了出来,看了看自己这边坐在圆桌远处的恪勤子爵孔璋。

    孔璋也笑了笑,“果然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外务司的想法也是动九州岛上不满幕府的豪族,为我军所用!如果将军打算一开始就进击九州的话,那外务司和将军就可以相互配合了。”

    “哦?那真是太好了!”赵松也是眼睛一亮,十分高兴地点了点头。“不知道贵司有何定算呢?”

    “定算谈不上,只是有些初步的构想而已。我们查到了九州岛萨摩藩的藩主岛津忠恒,对幕府压制外姓豪族、窃取弄权的事情心有怨愤,十分希望推翻幕府的统治,恢复家族的声名。笔?趣阁  w?w?w?.?biquge.cn而且,岛津家曾经在九州各地横行一时,对九州的方方面面肯定是十分了解的,如果能够取得他们的帮助的话,那么朝廷大军渡海占领九州岛则会轻松不少,同样,九州岛上还有不少和他们一样心思的豪族,如果我等用心经营的话,其中肯定会有一些能够为我所用,助我军尽快占据九州岛,为下一步的作战打下基础。”

    “如此甚妙,甚妙!”赵松十分开心,因而连连点头。

    说实话,外务司提供的消息倒是出了他原本的预计,他没想到这些文臣在暗地里居然还能够为他们做这么多的工作。“贵司既然负责外务,自然会有多人精熟于日本的事务,如果有贵司的人襄助的话,赵松此行想来会事半功倍,还请贵司多多襄助!”

    “应该的,应该的。”孔璋也笑着连连点头。

    这时候,丞相已经翻看到了副本后面的地方。“这次的作战计划有两个?现在还没有决定用哪个?”

    “是的,经过了几天的共同参研之后,我等有两种方案。”赵松马上将视线重新放回到了丞相身上,“第一种,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九州,然后沿着九州岛一路北上……过海峡占领下关,登6本州岛。然后一路沿着沿海的德山、广岛、福山,仓敷北上,最后直取京都!根据我们的情报,幕府将军篡国乱政,日本的朝廷和国主心里对他们肯定是颇为忿恨的,怕是一心想要恢复自己的势力,只是畏惧于幕府的兵威,于是不敢动而已。所以,只要我们占据住京都,然后想办法得到日本朝廷的支持,打出朝廷的旗号,各地对幕府心怀不满的豪族定会起来反对幕府。而幕府在焦头烂额之下,也不得不仓促之间起大军西攻京都,然后与我军进行决战,而我军当时尽可以以逸待劳,增加更多胜算。只要决战打赢,接下来幕府的统治自然就会落到分崩离析的境地,而更多犹疑不定的豪族起来一起反扑幕府,到时候风雨飘摇的他们必定不敢再和我军作战,只能求和!”

    “有意思。”虽然赵松说得慷慨激昂,但是丞相却没有表现得很激动,还是十分平静。

    他微微转过头来,视线离开了中央的椭圆形议事桌,然后滑到了坐在墙边一个不起眼位置的青年小臣身上。

    “知和,你听到了吧?你对日本很熟,你说说看,这个计划可行不可行?”

    所有的视线,也骤然随着丞相的这句话而聚焦到了那个青年人的身上,包括坐在御座之上的皇上。

    而毫无准备的周璞,瞬间就有些慌乱,就连脸都微微有些红了,好不容易才抑制住了自己的慌乱,重新恢复了镇定,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这位是周璞,是外务司的一个官员,专门负责对日本事务的,他对日本的上上下下比较熟稔,也多亏了他,我才能够对此次的征日计划大概了解一个轮廓。”丞相一边指着周璞,一边对着皇上以及其他人介绍。

    “哦?就是那个写了计划书的周璞?”皇上的记性很好,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丞相跟他呈递的计划书和作者的名字,然后再度打量了一番这个身形结实,面目还算俊秀的青年官员。

    “嗯,不错不错,有些样子。”

    皇上的赞许,让这个青年人的心里变得更加激动了——能够当面被皇上夸赞,是几辈子的福气啊!被皇上记在心里,飞黄腾达还会远吗?

    “臣……臣谢皇上!”周璞想要跪下谢恩,但是突然又想起了之前别人叮嘱给他的会议纪律,于是只是躬身向皇上致谢,然后那种自至诚的感激,还是毫无保留地传递到了皇上这里。

    “别忙着谢恩,我还等着你说出意见来呢。”皇上摆了摆手,“别紧张,好好说。”

    又怎么能够不紧张呢?周璞在心里苦笑。

    周璞实在太激动了,他的爷爷,他的父亲,哪里想过有一天他能够在皇上的面前侃侃而谈?这是他们一家多少代以来都没有经历过的荣耀,他如何能够将这种荣耀等闲视之?

    然而,他心里也清楚,这种荣耀,是必须以他自己的表现来回报的,而且光是感激淋涕也没有用,必须表现出真材实料来。

    他也知道自己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以出乎自己预料的度,重新平静了下来。

    “回皇上,臣认为这个计划有理有据,十分可行!”

    因为他如此斩钉截铁地附和自己的计划,所以赵松的脸上马山浮现出了喜色。

    “嘿,你这话倒是好听啊……不知道到底是为了让我们开心开心呢,还有有理有据的说法?”皇上却只是微微一笑,“说说你的根据吧。”

    “是,皇上。”周璞满怀激动地站了起来,然后马上继续说了下去,“赵旅正说日本国内不服幕府威权者甚众,此言非虚。日本战乱已有多年,幕府是三十年前方立,那时候就有不少手握重兵的豪族反对他们,直到十几年前,幕府动了两次征伐大阪城的战阵,这才杀灭了大半反对者,建立了说一不二的权威。不过即使如此,仍旧有不少人反对幕府,只是不敢公开说出来而已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