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是,皇上。笔趣阁  w?w?w?.?b i q u?g?e?.?c?n”丞相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看着群臣,“现在,会议开始!今天会议的主旨,就是攻伐日本,皇上的意旨是要兴一支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击败日本当权的幕府,令得幕府答应我朝的要求,将矿藏的金银交由我朝处置,并且让我朝独占与日本的贸易权,各位想必已经知情了吧?”

    在说了开场白之后,丞相的视线很快就停留在了赵松的身上。

    “要让日本听凭我朝处置,那自然先是要打垮幕府,令他们无路可走。这也就必须要靠我朝的大军打服日本,所以,军事是最为紧要的事务,一切都以打赢为前提。此次远征,带兵统帅的人是荥阳伯赵松,现在就由他来说一下军事方面的准备吧。”

    “是。”赵松闻声就站了起来,然后他旁边的几位参议军官也从身边的盒子里面拿出了一些早已经誊抄好的小册子,到处散到了每个人的手中。

    “册子里面是这次攻打日本的机密事项,还请各位大人予以保密。”赵松先是跟这些人叮嘱了一番,然后继续解说,“此次征伐日本,因为后勤所限,也为了方便转运作战,所以兵力限定为一个加强了的旅。这一个特别编制的旅将会有三个满编团,其中和一般的团相比每个团还要加强配备精锐连队。除了步兵之外,还要配属由三个骑士连队组成的骑兵营直属旅正,另配属火炮五十门,又有辎重团和工兵团共两千人支持,总计兵力约为八千人左右。”

    “八千人啊……”丞相略微沉吟了一下,“这个数目可不算少,运输和供应起来也不简单啊,不能更少点了吗?”

    “丞相,幕府虽然老旧不堪,但毕竟算个是庞然大物,虽然不能和我朝相提并论,却总还是有几分实力的,其军兵再怎么样弱势,人数总归摆在那里,不能等闲视之。笔趣阁  w?w?w?.?b i q u?g?e?.?c?n”赵松连忙为自己辩解了,“我军必须保有一定数量的军队,才能与其周旋并且决战而胜之。我们明白远征的难处,一直都希望将兵力保持在最低限度内,这个兵力已经是我同几位参议一起详细参研、反复讨论才得出的数字,我军除了辎重和工兵外,能战的兵不过六千,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削减了……”

    “这么说看来是没法再少了。”因为赵松说得入情入理,所以丞相也并不纠结与兵力问题上,反而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那兵你打算从哪里调?”

    “既然兵力如此少,要对抗的又是一个庞然大物,所以这次选兵就必须慎重,一定要精选精锐兵士,承蒙皇上抬爱,他已经准许我从各地优先选精兵。另外,有些战略方向现在还需要重兵,所以不能从那里抽调。”赵松先向皇上垂表示感谢,“具体的选兵方案是——从辽东本将原本带领的那个旅里面精选一个团,然后从贵川方向石满强石元帅的麾下精选连队,构成一个团,由黎黄河担任团正,另精选连营长官;从两广方向抽调一个团,由马同济担任团正,另精选连营长官。这样的话,三个团都是精选的部队,我等必定能够上下一心、如臂使指,击败日本幕府!”

    丞相再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质疑。

    赵松的话里话外都暗示自己的部队构建是皇上亲自批准甚至亲自制定的,再加上他对军队的人事安排向来就不太能管,所以他也不打算纠结这个问题。

    “八千人海上远征……所需要的花费可真是不少。? 笔趣阁 ? w?w?w?.?b?i q?u?g?e?.cn”丞相重新陷入到了沉吟当中,然后突然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不远处的海军大将刘涛。“九江侯,你们海军能够撑持吗?八千人的军势和后续的辎重粮秣,都不是小数目,运输起来有没有困难。”

    坐在圆桌的角落边,身穿蓝色军服、佩戴着一等银兰花勋章的军人,就是海军军政部的部长九江侯刘涛。

    他之前是海商出身,在徐州开始经营海商商贸之后,很快投入到了徐州的势力当中,并且参与了海军的创建,成为海军的创始人之一,因而在新朝建立之后很快就成为了海军的负责人之一而且被封了侯爵。

    海军,是大汉在建立之后,皇上所特意建立的新兵种,由京中的海军军政部负责统辖。

    统领海军预算的制定和使用、海军战舰和海军基地的建设维护等等事宜,是海军的中枢衙门。而各个港口和海上所有的战舰,由海军各个舰队负责统辖,舰队总司令是一个西洋人,路易-德-罗什福德。

    这个西洋人原本是一个传教士,不过他没有什么宗教热情,反而一心想要财,历经了很多艰险来到了东方国家,他本来是想为明朝皇帝铸炮的,没想到却辗转落到了徐州手里,并且很快就投身到了徐州,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铸造、机械和造船等等知识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徐州的工匠们。

    于是,后来他也成为了海军的主要创始人,在新朝建立之后,被皇上继续任命为各个舰队的总司令。因为自己已经是法国贵族家族出身,所以他谢绝了中国皇帝的封爵,只接受了海军元帅的封号。

    为了方便指挥各个海上的舰队,平时他一般驻节在松江府,主要指挥东海和南海的舰队。

    而他的副手、海军舰队副总司令就是琅琊侯蔡德,他平日里驻扎在天津,主要指挥北方的舰队,他也同样事务繁杂,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出席会议,只由海军军政部部长代表海军列席。

    这些年来,海军虽然得到的军费并不如6军多,但是因为皇上比较重视,所以一直都能够得到蓬勃的展,经过了上上下下多年的辛苦经营,正在海军的实力已经蔚然大观,拥有了一直庞大的作战舰队,俨然已经成为了西太平洋地区不可置疑的主宰。

    也正是因为对自己的海上力量这么有信心,所以皇上和赵松才会这么放心大胆地谋划征伐日本。

    听到了丞相的问题之后,一脸严肃的九江侯不敢怠慢,连忙恭敬地回答了。

    “回丞相,此次远征需要消耗的资源确实甚大。经过了我等的测算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可以勉强支撑,现在北方海上大片封冻,原本从南方运送粮食的运输船现在有不少闲置了下来……如果同时暂时将各个舰队的富余运输船全部抽调的话,支撑这支远征军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还需要从各个舰队抽调运输船啊……”丞相有些惊诧,“这样不会影响到各个舰队的平常巡航吧?”

    “我们之前已经跟天津和松江联系过了,他们都回答说目前暂时没有大的行动,可以腾出一批运输船来供这次攻伐使用。”九江侯的语气依旧十分恭敬,并没有因为文武分离的原则而对丞相有什么不敬,“不过,他们都说此次战事需要结束,不然到了明年如果一整年都无法使用这些运输船的话,可能会对明年海军舰队的行动产生影响。另外……从南方调运粮食的任务也十分紧迫。”

    “民政部已经跟我汇报过了,最近京畿和北直地区的粮仓的存粮都十分乐观,明年春夏应该能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明年春夏运输粮食的任务会松一些。”丞相马上解除了他的疑虑,“不过,不能一直都依靠存粮来消耗,毕竟天下初定,京畿和北直的农业还没有完全恢复……必须得战决!”

    实际上,在定鼎天下之前,民政部和农业部的官员们之前一直担心北直地区的粮食状况,生怕统一天下之后,朝廷运粮不济养不活北方的全部百姓,又造成饥荒和流民,冲击京畿地方的秩序。

    哪里知道,等到他们真的统一了全国,并且接收了前明官府和皇室的土地之后,却现情况要比他们之前所想象得要乐观得多。

    以保定府为例,在保定府,前明皇室有大量的皇家庄田,哪怕到了万历末年经常灾荒的年景,也能够出产大量粮食。但是,管理这些皇庄的御马监和地方豪强,却虚报了这些皇庄的粮食产量,然后将粮食都隐匿了下来私自卖,大了横财,而那时候却又无数黎民百姓在饥荒当中哀嚎,挣扎在饿死的边缘。

    新朝建立之后,皇上痛感前明臃肿不堪的宫内机构,和横行不法的太监团体,所以一登基就废除了前明宫廷当中的所有内监机构,而且宣布以后再也不在宫中使用太监。前明宫中和宫外的太监也被一一遣散,有文化有能力的被录用为文吏,和正常文吏一视同仁,没文化又年老、找不到生路的则被集中安置。同时,皇上还明确昭告天下,大汉从他这一代开始,绝不再使用太监,并且一并控制宫廷开销,这样,绵延两千年的太监制度,也终于在新朝建立之后寿终正寝。

    *********

    我想让你们看到这个世界的细节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