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这么说倒也不错,毕竟皇上太子都在看着呢……”陈宏非常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石满强的肩膀“老石头啊,这次看来还得辛苦你一次了,不过我看,你打完这仗干脆再请个长假吧,留在京里,我们这些老兄弟好好聚聚,多串串门。?? 笔趣阁  w?w?w?.?b?i?q u?g e?.?c?n?”

    “到时候再说吧。”石元帅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陈宏说者无心,但是却正好说中了他的心中所想,他也觉得自己打完这一仗也该慢慢淡出军队的第一线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希望自己亲自坐镇山东,给这么多年的从军经历划下一个完美的休止符。

    很快,文武大臣们就纷纷在议事大厅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圆桌上有大片空位,这位中心的圆桌是只有内阁重臣和军队高级统帅才有资格坐的,而四周的座椅上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所有人都摒心静气,等待着皇上的驾临。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侍从武官以极为规整的脚步,慢慢地走了进来,然后以十分严肃的面孔扫视了周围一圈,在他目光扫视的时候,所有人都坐直了腰,昂挺胸。

    “皇上驾到!”确认了没有人失仪之后,这个中年侍从武官以中气十足的声调大声喊了出来。

    在他呼喝的同时,大厅深处的大门也同时被卫兵打了开来,然后一身戎装的大汉皇帝,一步步地走了进来。

    他的脚步并不重,踩在大厅的地毯上并没有出什么声响,而且他的表情也并不严肃,相反还显得十分轻松,就这样走到了御座之前,然后慨然坐了下来。

    然而,他的每一步在在场的文武大臣们听来却犹如雷霆震动一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然后在他落座的时候同时站了起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人一边站起来离席跪拜,一边高声呼喊。笔趣阁?  w w?w .?b?i?q?u?g e?.cn

    因为是所有人同时喊出来的,所以这一股声音被汇聚地非常大,就连墙壁上挂着的烛台都好像微微颤动了起来。

    文武官员们行礼与呼喝声一气呵成,动作齐整而且毫不拖泥带水,显示出了一股集体的精干敏捷,将一个新创帝国的昂扬意气给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

    “免礼,都坐吧。”皇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大臣们统统坐下。

    接着,等他们都落座之后,皇上看了看坐在左边的丞相和财相,然后又看了看右边的石满强元帅。“三位这阵子都休养的不错嘛,果然是临近年关事情少了吗?”

    “回皇上,我等这阵子都在为皇上指派的任务奔忙,绝无懈怠!”雍国公、丞相王兆靖连忙开口了,“只是最近是隆冬时节,大家轻易都不出房门,所以最近可能养得白净了些吧……”

    陈宏和石满强也纷纷表示自己最近一直都在忙着为皇上的征日计划奔忙,绝对没有任何耽误。

    “嗨,你们就是太认真了!”皇上禁不住笑了出来,“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们吓唬得!再说了,休息一下又怎么了?人总不能天天做事吧?你们都是我倚赖的重臣,我就是想让你们好好休息,你们休息得越好,我就越高兴,用不着紧张什么!”

    “谢皇上……”丞相苦笑着向皇上道谢。

    他身为丞相,一天日理万机,哪有什么机会休息?只是皇上的心意还是要领了。

    他是今天会议的主持者。

    在历来的国务会议当中,皇上因为位置实在太过重大,说出的话也是一言九鼎不容置疑,群臣莫不只能遵从。? 笔趣阁  w?w?w.biquge.cn所以,皇上在会议当中一般是不会言的,以免给群臣的讨论带来压力,所以按照不成文的习惯,在场的官位最高的朝臣就是会议的主持者,负责掌控议题的节奏和议程,今天在座的各位大臣当中,席的大臣毫无疑问就是丞相了。

    寒暄了几句之后,侍从们将一盏一盏茶放到了每一个在座的人面前,等侍从们离开了大厅之后,丞相决定开始今天的正式会议。

    “此次会议的主旨,大家都是十分清楚的吧?”相环顾了四周一圈之后,不疾不徐地说,“今天是一次御前会议,皇上想要听的是大家的意见,也只有大家群策群力,才能将皇上的期望达成,因此,大家尽可以畅所欲言,不要介意什么……”

    就在这时候,皇上突然开口了。“等等。”

    皇上是极少打断丞相的话的,这罕见的一幕,让大汉群臣们都有些惊诧,目光纷纷又集中在了皇上身上,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出言相问。

    “皇上……?”丞相也有些不明所以,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会再等一小会儿开始吧,还有一个人没来。”皇上笑着朝丞相解释。

    “谁还没来呢?”丞相还是不太明白。

    “太子。”皇上的回答十分简单,“太子现在年纪也有点了,我看可以让他参与国政了,这次的征****又参与其中,所以我就打算让他今天也参会。不过,他毕竟还是太小,不太懂事,所以这次他只是列席旁听而已,不会干扰你们的言,你看可以吗?”

    虽然皇上的语气十分轻松,但是群臣却都不自然地起了一些骚动,太子第一次列席国事会议,这可是大汉一个划时代的大事件。

    不过,谁又会在这种问题上表示反对呢?

    “太子旁听国务会议,正是我朝之幸事,臣如何会反对呢!”丞相连忙表示了赞同。

    皇上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朝门口的侍从挥了挥手。

    接着,在“太子驾到”的呼喊声当中,侍从们再度打开了大门。

    然后,一身青色便装的少年人,在一位少年侍从武官的带领下,走进了议事大厅。

    这个少年人面孔方正,虽然略显稚气但是眉宇间已经有了些昂然之气,他的身形十分结实,身高也比普通同龄人高了半个头。他的神色十分激动,白净的里面微微泛红,视线也闪烁不定。

    随着太子走进大厅,一时间大厅的气氛又变得有些异样起来,因为这是第一次太子参与到国务会议当中,大家虽然心里清楚应该表现出尊敬和礼节来,但是还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表现,所以显得有些尴尬和犹豫。

    然而,皇上却没有理会场面中的尴尬,反而笑容满面地朝太子招了招手。“孩子,过来,今天是你参与国家大事的时候了。”

    太子的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快步走到了御座旁边,然后端端正正地跪了下来,朝父皇磕了个头行礼。

    “儿臣参见父皇!”他以稚嫩而又坚定的语气大声喊了出来。“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坐。”皇上示意儿子快起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座位,“今天你就坐在这儿,好好听听列位大臣们的言吧。”

    “谢父皇!”太子再度磕头致谢,然后起身,恭恭敬敬地坐到了皇上御座旁边的一个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座位上。

    全场仍旧静默,大家似乎都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对待突如其来的太子。

    这时候,丞相、雍国公王兆靖骤然站了起来,然后深深地朝太子躬身行礼。

    “臣参见太子,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静默的大厅当中,就只有丞相一个人的声音回荡着,突然显得好像有些空荡荡的。

    但是这种空荡感很快就消失了,有了丞相的带头和示范之后,在座的大臣们都同时站了起来,然后整齐地向太子深深地躬下了身。“臣参见太子,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茫然和动摇,他微微转过了视线,不安地看了一下自己的父皇,显然这么大的阵仗他还是第一次经受过,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而皇上却心情依旧甚好,他并不喜欢跪礼,所以丞相带头示范的礼节正好符合他的心意。这躬身行礼既表达了对太子的尊重,也并没有失去臣子的风度,丞相不愧是丞相,这么能够揣摩他的心意。

    “太子,还不叫他们免礼?”他笑着提醒了太子,“列位大臣都是大汉的栋梁,虽然是皇家的臣子,但是也是你的长辈,你要尊重大臣们才对。”

    被皇上一提醒,太子也立刻反应了过来,他骤然站了起来,然后他也站了起来,恭敬地朝在座的列位大臣微微躬了躬身。“诸位免礼,请坐吧!”

    得到了太子的准许之后,大臣们这才重新直起了腰,坐回到了座位上,也就这样完成了太子第一次出席国务会议的礼节仪式。

    而在一旁的书记官们,也将刚才群臣和太子的动作以及言辞都记录了下来,以后太子出席国务会议,礼仪也将以今天作为比照。

    “好了,丞相,现在开始会议吧,别再耽误时间了。”等太子坐好之后,皇上示意了一下丞相,“今天要议的事程挺多的,咱们要抓抓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