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下三个人终于感觉自己明白了元帅的意思了。笔? ?趣阁 ? w?w?w?.biquge.cn

    赵松还好,他的年纪大了,再加上充任高级军官领兵多年,所以对于朝政格局已经多了一些感悟,也能够明白大汉现在的权力分布状况。而两个年轻人,是头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说明,以前他们只是隐隐约约间明白的东西,现在终于有人跟他们明说,让他们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谢元帅提点,赵松明白了……”赵松愣了片刻之后,面色凝重地点下了头来,其他两个人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然而,石满强元帅却还是冷然一笑。

    “你们真以为你们明白了?我看啊……你们还是不明白!”

    “还不明白?”赵松瞪大了眼睛,茫然地四处看了一下,却现其他两个年轻人是更加迷茫的样子,“那……那……还请元帅明示!”

    “你们啊!我说得已经够明白了吧?勋贵同气连枝,文武兼备……诚为国家的栋梁,可是光是这样就够了吗?”石满强又摇了摇头,似乎对他们还不开窍有些不满意,“我们要做栋梁,但是我们毕竟是臣子,我们不仅要看皇上怎么想,也要看看下面怎么想啊!勋贵连成一体,固然是时所必须,但是这么庞大的势力,皇上该怎么看?下面想要上进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他们难道又会对我们完全服气?”

    这两个诘问,再度让三个人哑口无言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因为这些问题其实他们之前都没有怎么想过。

    “你们年纪都不到,所以有些问题都没有想过,可是我身为勋贵的顶尖儿,我不能不帮自己、帮你们想想啊!现在皇上虽然还倚重我们信赖我们,下面对我们的怨气可是已经暗中滋生了,都说我们大汉和前汉一样,勋贵的日子长不了……”

    前汉就是指千年前的刘汉王朝了,在高祖开国并且剪除了那些桀骜不驯的诸侯王之后,一度大汉就是皇帝和勋贵们治天下,但是在文帝景帝武帝三代皇帝的治理下,勋贵们要么被杀死要么被打压,最后慢慢地烟消云散。??笔趣阁   w?w?w?.?b?i?q?uge.cn

    这三个人都没有怎么读历史,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是石满强元帅的意思他们还是大体明白的——勋贵的地位太优越了,掌握的资源和权力也太多,并且通过子孙繁衍和姻亲关系会成为一个权力集团,难免就有可能引皇上的嫌忌和下面的怨气。

    思索片刻之后,他们也觉得元帅说得很有道理,虽然在现在这一代可能还不会出现这种结果,但是时间长了之后,难免就会变成这样。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做?”赵松略带迷惑和不安地看着石满强,“元帅是要大家不要太过于张扬,各自守拙吗?”

    “不要张扬是应该的,我们得到了皇上这样的殊荣和褒奖,是天大的福分,本来就不应该忘乎所以,要牢记自己的本分!是皇上给了我们这一切,我们只是沾了皇上的光而已!”石满强元帅的语气里面出现了一丝严厉,“但是光是低调也没什么用,我们光低调,爵位和名禄总还在吧?总不可能把这些都还掉吧?只要有这些东西在,下面该嫉恨我们的还是会嫉恨的,各自守拙倒还让大家力弱了。所以我就不太守拙,该提携你们的时候就提携……”

    “……”三个人再度互相对望了起来。

    那既然高调也不是,守拙也不是,到底应该怎么办呢?难道走到最后一定会是死路吗?这可就……太可怕了。? ? ? ??笔趣阁  ? w?w?w . b?i?q?u g?e?.?cn

    “所以说啊,我们就要忠字当头,既然下面怎么都会嫉恨我们,我们就往上靠,忠心皇上,一代代地忠心,依靠皇上来维持名爵富贵。”石满强元帅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意思,“皇上给了我们这些公侯这样的殊荣,我们就要以绝对的忠心耿耿来回报皇家,我们都要与国共存亡,这样才对得起皇上的厚恩!”

    “这话倒是没错……”赵松点了点头。“我们都很忠心于皇上,天日可鉴,可怎么才能让皇上相信我们呢?如果皇上信了我们忠心,肯任用我们为国办事,那自然是最好的……”

    “你总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了啊!”石满强元帅长叹了口气。“我们勋贵,既然一切都来自于皇上,恩自上出,命也是皇上的,那自然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向皇上表忠,抓住任何机会表忠。这次,你们不就是有个好机会了吗?”

    征伐日本,机会?

    赵松微微垂下了头来。

    “打赢日本这一仗,自然是我等的义务,粉身碎骨,万死不辞,我等的一片赤诚忠心,皇上肯定是看得到的。”最后,他说出了自己的决心。

    “光是打仗勇敢可不够,天下打仗勇敢的多了,又不是你们几个才行,何以见得就非要你们不可呢?”石满强元帅却不太满意于他们的回答,反而又摇了摇头,“你们啊,还需要干得更加多才对。”

    “更多……?”赵松沉吟了一下,然后蓦地想到了什么,骤然抬起头来看着元帅,“元帅的意思莫非是……莫非是在日本的金银矿藏上面?”

    “还能在哪里呢?”石元帅大笑了起来,“皇上要打日本,还不是为了这个?既然是皇上要的东西,那哪怕是远在天边,我们也要把它拿过去献给皇上!”

    “可是……可是我们只要打赢日本,不就拿下了吗?到时候那些金矿都会落到朝廷的手里,难道还能跑?刀兵所向,日本人也不敢不从啊?”赵松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石元帅的意图,于是继续追问。

    “你啊……落到朝廷手里,和落到皇上手里,难道能是一回事吗?!”石满强元帅冷笑了起来,“我倒听说,内阁是一直在摩拳擦掌,想要把打下日本之后的利源都握到内阁的手里呢……”

    原来,他不知道从哪里的渠道已经听说了,内阁打算在朝廷大军击败日本之后,将日本的金银矿都转归到内阁手里。而这位大汉元帅,对金银矿的处置却又有他自己的不同看法。

    “由内阁掌握?”三个人再度悚然一惊,这时,三个人才明白元帅的真实意图。

    前方将士流血流汗,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才能打下日本来,结果他们这些内阁文臣,就耍耍嘴皮子,就想把战利品全拿走?这……这可不行!一瞬间,三个人的心里又都闪过了这样一个想法。

    如果在之前的朝代,文武分隔没有那么厉害,军队独立性没有那么高的情况下,军将们也许不会反应这么激烈,但是在大汉,因为严格的文武分离和皇上对军队的刻意优容,这些人心里早已经培养出了一股不大服顺文官的傲气,和宋明那些惧怕文官的将领已经完全不同。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反感那些文臣将战利品拿走的打算。

    “朝廷……朝廷就是皇家的,如果内阁的大人们想要……想要如此安排的话……”赵松勉强地笑了起来,“倒也……倒也……不算不妥……”

    “哎,这里都是我们自己人,你又何必说话说得这么隐晦?什么时候你也沾染上读书人的习气了?说话尽弯弯绕绕的……”石元帅瞥了赵松一眼,“心里不爽就直接说出来,这里没人会告你的状,大家都和你想的一样!”

    “元帅说得对,我也反对将日本的金银矿送到内阁手里。”这时候马同济突然大喊了起来,“兵凶战危,我等都是提着脑袋去打仗的,说不准谁就会流血送命,为皇上开疆拓土我等死而无憾,可是若要是为了让内阁财,这打生打死还有什么意义?不光将士们心里说不过去,就连属下的心里也难受!”

    “我也是如此想的。”黎黄河马上附和,“前方我等浴血拼杀,若要让内阁轻轻松松就摘了桃子,恐怕会伤了军士的士气啊……”

    眼见大家都是如此表态,石元帅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下来,似乎对他们的态度十分满意。

    “你们总算还有些脑子。我等打仗是为了报君恩,保家国,自然不是为了让内阁和文臣们开心。打下什么金银矿,是我等的战利品,若是献给皇上,作为皇室私产那自然万众心服,可若是被文臣一声不吭就在后面拿走了,不光你们想不通,就连我也很难接受。”

    在元帅表态了之后,茶室隔间骤然又陷入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当中。

    军方的四个人就这样对上了意见,同时反对了内阁的意见,在大汉短短的建国历史当中,这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表了态度之后,两个年轻人也不再说话,而是看着赵松和石满强,等待这两位大佬提出意见。年轻人有热血,但是没有做事的方法,他们也自己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乐于按照前辈们的话去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