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平原侯陈宏还在跟孔璋、周璞两位朝中大臣谆谆告诫的时候,在另一间隔间里面,蔡国公、元帅石满强也正在和他在军内的后辈们倾心交谈。? 笔趣阁  w?w?w?.?b?i?q?u?g?e?.?c?n

    这位身材高大魁梧的元帅,此时正穿着军服,坐在一张方形茶桌旁边,而赵松也穿着军服坐在他的对面,而他两边的位置上也坐着不同的青年军官。

    石满强和赵松都是军内响当当的大人物,这两位军官能够同他们坐在一起,自然也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他们正是被皇上钦点进未来的征日大军的大汉军队后起之秀黎黄河和马同济。

    这四个人刚刚一落座,上茶的人就来了,不过因为这几个人都没有说话,所以在那种军人特有的肃杀气氛之下,侍者老觉得浑身不大自在,倒茶的时候就连手都有些抖,好不容易倒完了茶,立刻如蒙大赦一般地逃了出去,深怕惹得这些军爷们不高兴。

    即使侍者跑了出去,这里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气氛还是有些沉闷生硬。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蔡国公石满强把他们一起叫过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

    军队最讲上下之分和阶级资序,多年呆在军队之后这些人都已经把这当成了金科玉律,即使是到了远离前线的地方也放不下,元帅没有开口,所以没人敢于开口。

    再加上元帅的地位最高,而且掌兵多年,所以虽然他态度随和,但是自然有一股气势在,震慑得其他人也不敢轻易开口。

    不过,虽然遵守阶序的戒律,但是其他三个人却并没有显得畏缩,只是同样**地挺直腰杆坐在座位上,不卑不亢地等着元帅话。这四个人都是英挺不凡而且气度森然,把原本就不大的茶室隔间衬托得越逼仄。

    赵松是皇上的堂弟,而且多年来带兵打仗战功赫赫,俨然有在未来成为大将的趋势,而这两个年轻人,马同济是巨鹿侯马冲昊的大儿子,黎黄河则是颍川侯黎大津的儿子,都是出身不凡,并且同样也从军多年,所以耳濡目染之下也气度不凡。?笔 趣???阁  w?w?w?.?b i?quge.cn

    因为元帅一直没有话,所以沉默持续了很久,只有他们的胸前挂着的那些勋章,随着他们胸口的起伏而不断闪烁着烛光。

    为了提高军人的荣誉感,鼓励国民尚武的风气,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在开国之后,皇上在提高军人待遇、让军人自主指挥和升迁之外,还开始在军队里面颁各种勋章。

    这些勋章各有等级,而且式样经过了精心设计十分好看,奖励给那些奋勇作战和负有指挥责任、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军人。

    果然,当皇上开始用这些勋章奖励部下官兵的时候,果然在军内引起了极其剧烈的反响,广受好评。

    这些勋章里,最高等级的是梅花形状,用纯金打造,是用来专门颁给获得了最高荣誉的军事统帅的,只有独自统领一支方面大军,完成了一次歼灭大量敌人的大会战,赢得了如此巨大的功勋,才会被授予这样的勋章。目前在大汉军队内部,也只有位于顶点的元帅们才拥有这样的勋章,因此金梅花勋章也就成了封为元帅的标志。

    自从出现了这枚勋章之后,奋勇作战、出生入死,得到一朵大金梅,也就成了军队内部每个有志气的青年军官的共同理想。就连赵松和黎黄河马同济这些大汉的勋贵,也同样摩拳擦掌,一心想要让自己成为未来的元帅,佩戴着金梅花,笑傲天下。

    此时这朵硕大的金梅花正在元帅的军服上熠熠生辉,压过了其他所有光线,凛然宣告了自己是万军顶点、无可撼动的地位。

    第二等级的就是兰花形状,用银制作,依照大小和成色又分作三个小等级,此时赵松的胸前佩戴的就是一枚二等的银兰花勋章,马同济和黎黄河因为屡屡立下战功,而且带兵指挥作战多年,所以胸前佩戴的都是三等的银兰花勋章。笔趣?阁  w?w?w?.?b?i?q?u?g?e?.?cn佩戴银兰花,也是成为军内高级指挥官的标志。

    赵松等三人佩戴着银质勋章,银白色的辉光虽然无法与大金梅的傲然气势相敌,但仍旧倔强地表达出了主人的前途不凡。

    第三等级的是桂花,以铜制作,分三个小等级,专门授予中低层军官,表彰他们的英勇作战。第四等级的是葵花,以铁制作,同样也分三个小等级,专门授予给底层的队正和士兵等专门在前线厮杀的士兵。

    这些勋章不仅仅只有鼓舞士气的作用而已,而且还是记功的凭证,每一枚勋章在放的时候,都会有专人记录下当时的受勋者所拥有的荣誉,这些荣誉在士兵和军官们回乡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得到更多的授田,而有些军官,在积攒了几枚高级的勋章之后甚至还能伴随着被皇上封爵表彰的殊荣。

    最近颇有一些军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成为勋贵的一员的。

    在勋章所代表的名利的刺激下,原本就已经士气高昂的大汉军队,其军心再度高涨,某些人心里因为天下定鼎所带来的懈怠,也被刺激得一扫而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蔡国公、石满强元帅终于从石墙般的静默当中动了起来。

    接着,他慢慢地伸出手来,从自己的面前拿起了茶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里没人对他这种将极品大红袍如此喝法表示抗议,因为他们这些军汉都是这么享用茶水的,也懒得分出好坏来。

    喝完之后,他将茶杯放回到了桌子上,然后冷静地打量着对面和旁边的两个人。

    “赵松,黎黄河,几年不见,你们真的出息了。”

    他没有跟马同济这么说,因为马同济这几年一直都在他的麾下作战,也是他着力培养提携的一个青年军官。

    “哪里当得起元帅如此夸赞!”赵松笑了笑。

    “你怎么当不起?”元帅瞟了他一眼,“我听说你已经被皇上敕封为荥阳伯了,一个伯爵,这满朝上下才多少个?难道还称不上出息吗?”

    伯爵?!

    当听到了这个词之后,黎黄河和马同济两个青年军官都是心头一颤,禁不住对望了一眼。

    赵松因为其特殊的身份和资历,一直都被视作是军队系统内除了几位元帅之外最有资格的人,也被看做是承接军内第一代和第二代的特殊标杆人物,他这次已经被皇上封做了伯爵,那说明第二代军官也将开始崭露头角,逐步成为军队的主要领导者。

    这让他们深感刺激,也激起了他们想要上进的心。

    从古至今,封侯拜相是每个有志青年的共同理想,他们怎么可能免俗?

    “承蒙皇上抬爱……老实说赵松一直心里惶恐。”赵松半是谦虚半是真心地说。

    “没必要惶恐,虽然你是皇上的堂弟,但是这么多年你怎么带兵打仗的、立下了多少功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要害怕什么人言?照我看,皇上这次晋封你,还算是封晚了一些呐!你的战功和资历,早就该封个伯了!”石满强元帅笑了一声,“不过,封伯晚点是可惜,但是你以后封侯倒是可能快上不少了……”

    “还请元帅提携……”赵松连忙向对方致意。

    “你是大汉的将军,是皇上寄予厚望的爱将,我谈得上什么提携不提携你的?”石满强元帅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抬手指了指旁边的这两个年轻人,“倒是你,这两个年轻人还得靠你来提携,他们可是大有希望的青年后进,皇上交到你手里了,你可要悉心培养啊。”

    “黄河跟同济都是军内有名的青年骁勇,又是大家知根知底的人,是他们帮我才对。”赵松仍旧微笑着,“当然了,赵松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会帮上两位后辈,绝不会让他们为难。”

    这若有深意的话,让两个年轻的军官听得有些有些明白,但是大多数地方还是一头雾水。

    他们是近期才从服役的地方被调回来的,马同济之前一直在贵州四川等地的山区辗转作战,而黎黄河也是董冰峰元帅的麾下,在两广之中辗转作战。他们被调回来之后,马上就被叫到了皇上的军营里面来接受觐见,但是调令上语焉不详,并没有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被调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留在京城多久、会不会有别的任务。

    回到京城之后,通过各方面的消息,他们隐隐约约知道了一些信息,得知自己可能会从现有的驻扎地被调走,参加到一场新的作战任务当中,但是其他的信息就不甚清楚了。

    不过,虽然对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很明显这次的新作战皇上十分重视,否则就不会将自己特别信任的堂弟赵松给亲自调动回来了。

    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这两个年轻人都安心下来了不少,暗地里都在摩拳擦掌,期待着自己在接下来的战争当中能够闪耀挥,为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再增添上几分砝码。

    *********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