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另外,以臣等看,紫禁城并不是宜于居住的地方,自从迁都京城之后,前明那些天子们大多寿数不昌,以臣等看,恐怕也与紫禁城的风水大有关联……所以,综上来看,臣等为皇上修筑一座离宫,方便皇室居住,这才是为后人谋国之举……”

    “为后人谋国……”皇上轻轻地复述了一边,咀嚼了其中的意思。笔趣阁  w?w?w?. biquge.cn

    丞相的意思其实也是挺明白的了,皇上克勤克俭,但是后来的皇上可未必如此,天子也不可能代代一直都住在军营里面,迟早会是会搬入宫殿的。既然迟早会搬,那不如现在就搬,毕竟现在皇上勤俭,下面的官员也还算恪尽职守,花费可以控制在一定的范围里面,要是过了一两代人再修离宫,恐怕花费会不可胜计了。

    “皇上圣明,自然有裁断,臣等只是将自己的思索所想说出来而已,仅供皇上垂询。”丞相再度躬了躬身,“不过,臣等还请皇上放心,这次臣等考虑过,绝不会滥用民力劳民伤财,工相现在在督办各处的棱堡修筑事宜,办事十分得力,而且已经对京城周遭的地理形势十分了解,接下来臣等可以让他来亲自负责离宫的修筑事务,必定不会让皇上失望!”

    看来这是内阁里面已经有了共识的神情了。

    “你这还真是……”皇上摇头苦笑了起来,“人家的大臣都苦劝皇帝不要花钱大兴土木,你们这些大臣倒好,变着法的请皇帝修宫殿,你们就不怕被人暗地里笑话吗?”

    “皇上克勤克俭,乃文乃武,是圣君,何须我等来劝谏?”丞相一脸诚恳地回答,“我等是皇上的大臣,理应为皇上分忧,皇上若是能和皇室一起在皇居当**享太平之乐,我等就算被人暗地里笑话一下又何妨?皇上解民倒悬,还了天下一个太平,难道修一座离宫都当不起吗?那岂不是真的笑话!”

    虽然这看上去很像阿谀奉承,但是丞相这都是自内心的话。笔趣阁  w?w?w?.?b i?q u?ge.cn在定鼎天下之前,他还曾担心过皇上一旦坐了龙庭之后就会丢掉原本的朴实精悍的性格,沉溺于皇帝的享受当中,但是皇上一直以来的励精图治的表现,打消了他心头的担心,甚至还让他心疼起了皇上。他虽然聪明,但是绝不是个狡猾的人,也不喜欢以顶撞君主的方式来卖直卖名,皇上做得好,他就真心地夸赞,也真心地希望让皇上能够过上和天子相配的待遇。

    “你……”皇上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好吧,说不过你,这事先放着,以后再议!”

    “是!”丞相也没有再说下去了,皇上既然没有直接回绝,那就说明这件事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了。

    “好了,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吧?没有的话我们就去开会吧,他们现在喝茶都已经喝得不耐烦了吧?”皇上站起了身来。

    “臣还有一事要禀告皇上。”丞相肃然再说,“兹事体大,臣觉得还是先要个跟皇上说明为好。”

    “什么事不能等到会后再说呢?”皇上停下了脚步,但是还是有些疑惑地看着丞相。

    “这事正好就是与接下来的会议有关,臣又是内阁之,所以臣觉得最好先和陛下达成一些默契为好,免得……免得下面还以为皇上与臣沟通不畅,平添误会。”丞相小心翼翼地说。

    “嚯,居然说到这么严重的份上了!”皇上越惊奇了,于是又重新坐了下来,“那就说吧,不过最好快点,不要让群臣都久等了。”

    “臣其实也正是为了离宫的事。笔趣阁  w w?w .?b?i?q?u?g?e?.cn”丞相微微躬下了身来,“想必皇上也知道,我朝如今励精图治,财源广开,朝廷收入远远过于前朝。但是如今我朝也在四处用兵,而且还要安抚万民,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所以在巨大支出的重压之下……朝廷总有入不敷出之感。”

    “知道知道,这不是老生常谈的吗?”皇上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们啊,三天两头说这些事,我怎么可能忘了呢?这次要打日本,不就是为了让你们缓一口气吗?”

    “皇上明见万里,一下就找到了办法,来解决困扰我们多时的问题,臣等是十分佩服皇上的眼光的。不过……”丞相的声音放得更加低了,“日本虽有金银,但是只有到了朝廷的手中,那才能为国纾困,不然的话,纵使有金山银山,不也是徒然肥了一些人的私囊而已,于国于家无用。”

    “你这话里有话的,何必这么弯绕?”皇上再度皱了皱眉,“难道拿下了日本,还怕金银弄不到手上吗?”

    “日本库藏的金银,毕竟是要作为未来的赔款没入中国的,所以臣倒是不担心,肯定能够流入到朝廷手中……不过,日本的金银,地下还藏着更多,以后会慢慢地从地下掘出来,那时候可就是源源不断了。自古以来,一笔横财都不如拥有一个源源不断的利源,横财用不了多久就会花光,稳定的财源却可以连续多年都滋补朝廷,所以臣看中的不是那一笔横财,而是日后的财源稳定与否……皇上,臣想恳请陛下在打下日本之后,将对日本的贸易垄断和金银流出都交由给内阁处理,让内阁拥有一笔巨大持续的财源,既可以安天下之心,也可以让朝廷的用度支出得以稳定,这样离宫的修建也可以加快进行……”

    “哈哈……哈哈……”皇上终于明白了丞相的用意,所以禁不住失笑了起来,“这下……这下终于图穷匕见了啊?我还以为你们今天终于转了性了,主动帮着我花钱,原来骨子里面还是老一套啊!怎么,是要从我这里拿走日本的金银,然后送一座离宫给我是吧?”

    “皇上富有四海,无论是日本的金银还是离宫,都是皇上的东西,臣等拿不走也不敢拿。”丞相的表现愈恭敬了,“臣等真是为了保守好皇上的财富,所以才斗胆向皇上提出这个请求。”

    “你是担心到时候军队的人把那些金矿都弄到自己手里?”皇上并没有因为他的奉承话而迷失自己,反而直接地问了出来。“所以想要让内阁亲自负责?”

    “臣并没有嫌忌过任何人,”为了不至于背上离间皇上和军人关系的罪名,丞相连忙否认了这个问题,“臣等只是想要更好地利用日本那些还潜藏在地下的财富而已。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臣等不先为皇上考虑好,做好因应的准备,等到日后木已成舟,想要再改变可就有些晚了……我们把金银矿从幕府手里抢出来,可不是为了送到别的人手里,不管是落到日本豪族还是别的人手里,那以后再想要拿出来岂不是事倍功半?为了皇家和大汉的安宁,臣等觉得还是先做准备为好……”

    说到这里之后,丞相就缄口不言了。

    说到这份上已经够了,再要露骨就不符合他臣下的身份,虽然他说得很隐晦,但是他知道他的意思皇上完全能够明白的。

    文武互不统御是皇上钦定的铁则,至少在皇上这一世是不大可能更改的,所以他也不想改变,但是内阁应有的利益他还是要争一争的——内阁的利益,不就是皇家的利益吗?难道对大汉来说,日本未来的金银流入到某些私人的腰包里面,要比流入到大汉的银行要好?

    也正因为自知毫无私心,所以他说得也没什么顾忌。

    皇上也一时没有回答,只是皱眉沉默着。

    对丞相的忠心和能力,皇上是毫不怀疑的,他也在各种地方利用各种机会来表达对他的尊重,稳固他相的地位。

    可是下面的大臣们私下里已经达成了这样的默契,倒是让他微微有些吃惊。

    不过,他并不生气。

    文臣有些自己的心思,武臣也有些自己的心思,虽然有为自己部门争取利益和影响力的私心,但是他们本质上都是为了大汉的朝廷做事。

    这种良性的竞争,也是他乐于看到的——有竞争,大家才会更加认真做事。

    “丞相的意思我明白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松下了表情,然后微微笑了起来,“丞相的话不无道理,我会采纳的。虽然大军还未出,但是自古谋定后动才是正理,我们既要事先想想该怎么打仗,也要想想怎么在打仗之后做出对大汉最有利的安排来。到时候,内阁自然会参与其中,一同参研,丞相放心吧。”

    “谢皇上!”眼见自己的每一条建议都已经被皇上认真听取了,而且皇上如此信任倚重自己,即使是宰相之尊,他还是心里十分激动,又是深深行礼。

    “没别的事了吧?那这下我们同去吧,走!”

    内阁的文臣们在茶室当中的私会,并不只是此次与会的大臣们唯一的私下碰头,而文臣们私下里的盘算,当然也不会是大臣们唯一的盘算。

    **********

    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