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他们还在屏息凝视的时候,一位中年的侍从武官突然走进了大厅,然后马上成为了所有人视线的焦点。笔趣 阁   w?w?w?.?b i q?u?g?e?.?cn

    这个中年人一身黑色军服,胸前佩戴着禁卫军的金色徽章,神情十分庄严肃穆,看得出来是长期呆在皇上身边的侍臣。

    “传皇上的口谕。”他先轻咳了一声,然后大声说了出来。

    一瞬间其他人都屏息凝视,等待着他的传喻。

    “大冬天的叫你们过来也辛苦你们了,今天的会可能要开很久,你们先到旁边的茶水间喝点热茶暖暖身子吧,如果饿了的话那里还有些肉干,口味不错,可以吃点。”这位侍臣以严肃的口吻说出了这一段话。

    皇上严肃传来的口谕,竟然是这样的话?

    那些从没来过的文武官员们面面相觑,脸色变得很古怪,一副想笑而又不敢笑的样子。他们没想到皇上居然这么随意,口谕里面说一些这样的事。

    不过,两位重臣却早已经习惯了皇上的风格。

    “臣领旨!”他们同时应了下来,然后站起来,离席前往旁边的一间房间,那里就是茶水间。

    因为国事会议经常会召开很久,所以这是皇上为了体恤臣下而特意设置的休息地方,在召开国务会议的时候,经常会找间隙休会,让累了或者饿了的大臣们可以先休息一下,恢复精力。这两位重臣自然也多次在那里休息过。

    在两位重臣的带头下,其他文武官员们也纷纷离席,然后跟着他们一起暂时走出了大厅。

    因为之前受到了丞相大人的暗示,所以周璞和孔璋在离席之后马上凑到了丞相和财相的旁边。

    “你们两个等下跟着平原侯去休息一下,他有话要对你们说。?  ?   ? 笔 趣阁? ? w?ww.biquge.cn”丞相低声嘱咐了他们,“我有事要先见一下皇上,你们先谈吧。”

    “是。”两个人都恭敬地应了下来。

    丞相也不多说,甩手就离开了他们,然后走到了那位中年侍从武官的身边跟他说了几句话,这位武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住地点头,然后带着他往另外一边走了。

    身为丞相之尊,皇上给了丞相十分多的礼遇,其中有一项就是他可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随时觐见皇上,所以在他提出了在国务会议之前觐见皇上的要求之后,侍臣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来来来,你们跟我过去休息一下吧,我们的时间挺紧张的,要抓紧一下。”目送丞相离开之后,陈宏拍了拍这两个人的肩膀,然后示意他们跟自己走。

    孔璋和周璞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跟在他后面走了过去。

    茶水间很大,虽然已经涌进来了一群人,但是并不显得逼仄,各个前来参会的大小官员都各自聚拢在了一起,一边喝茶一边寒暄,讨论着接下来的会议。

    这也正是皇上在这里设置茶水间的一个用意,会场上太过于严肃,而且皇上又经常会在那里出现,所以大小官员们经常只能正襟危坐,不敢太多说话,也没有办法形成和谐的讨论气氛,而在茶水间,一边喝着茶一边讨论,气氛就会轻松许多,也方便他们先把会议上的问题沟通好,避免争议。

    同时,官阶在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起作用。

    这个大的茶水间,旁边有一些小隔间,用帘子和外面隔绝了起来。这些小隔间是专门留给重要大臣在里面商讨机要事务的,一般的官员无权使用。

    作为内阁重臣,陈宏有权使用茶水间里面的小隔间,而这下他也正是带着孔璋和周璞两个人来到了隔间里面。?  笔?趣 ?阁     ? w w?w .?b?i?q?u?g?e?.?cn

    一进来,他就随随便便地坐了下来,然后有侍者过来给他们奉上了茶。这个侍者表情严肃,一放下茶就转身离开了,接下来只要里面的人不拉铃,他就绝对不会再进来,以免打搅到大人们讨论军国大事。

    还没有等侍者走出隔间,财相就随手拿起了桌上的杯子,然后没有什么雅致地大喝了一口,然后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嗯,好茶!果然是福建那边特意送过来孝敬皇上的啊……真是不错!”

    而一旁的孔璋也笑着拿起了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确实好茶。”

    然后他也招呼了一下一直不动的周璞,“知和,这可是福建的会稽侯特意从自家的茶山上精选出来的武夷大红袍,滋味那是相当的好啊!皇上体恤我们这些大臣,所以特意将这些茶供给了茶水间让大家喝一些,来,你也尝尝吧,机会难得,在外面你可没多少机会喝到这么精选的茶了!”

    竟然是御用的精制茶!原本就有些紧张的周璞,现在变得更加紧张了。

    自从今天跟着丞相和孔司长头一次来到皇上的行在,他就一直感到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就连步履都没有了往日的稳重。

    这也怪不得他,皇上兴于草莽,天命所归,文治武功无所不通,在天下人的眼里,那是千年难出的厉害人物,哪怕是他的那些敌手们都满怀敬畏,更何况周璞这个小官?在来到这里之后,虽然心里有一些荣幸,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深怕自己在皇上面前表现不好。

    不说皇上了,这里的重臣也比比皆是,面前不就是一位侯爷吗?公侯公侯,这可是和丞相大人一样尊贵的人啊……孔璋资历深,而且还有封爵,可以和他们谈笑风生,可是自己就不一样了,由不得自己不小心应付。

    “谢大人。”他恭恭敬敬地朝平原侯和孔司长颔,然后也端起了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小口。

    茶汁一入口,他就感觉舌尖一阵甘爽滑顺,犹如琼浆一样,微微在唇齿间黏黏。接着,他闭上了眼睛,将茶杯也重新放到了桌子上,细细地感受着茶汁在口中的回味。

    真是好茶!

    一瞬间,他好像忘却了之前的一切紧张和忧虑,悠然陷入到了这种品茶所带来的舒适中了。

    “没骗你吧?是好茶!”平原侯看着他这个样子,禁不住大笑了起来,“孔璋叫你知和,我也这么叫吧,知和啊,你们的孔司长跟我提过你,我看你确实是个靠谱的人,以后是能前途无量的。这里的茶啊,以后我想你也有的是机会来喝!”

    财相居然说我前途无量!

    这句话让周璞精神陡然一震,整个心里都兴奋了起来。

    “学生……学生不才,哪里……哪里当得起丞相、您还有司长如此抬爱?学生只是一心一意想要做好本职,并没有……并没有……”

    “欸,不要这么谦虚嘛!有冲劲有抱负是好事,太老成了,就没有锐气了,也办不好事。”财相摆了摆手,示意周璞不要说太多客套话。

    接着,他的神情慢慢地变得严肃了起来。

    “今天我把你们两个叫过来啊,其实也就是为了你们手中的这件事。”

    果然是为了征日的事。孔璋和周璞对视了一样,然后同时做出一副聆听状,静待财相接下来的指示。

    “不瞒你们说,皇上一开始打算说要征日,我是有些顾虑的,所以没有一开始就附和皇上的意见。”财相也没有故意卖关子,而是径直地说了下去,“你们都是内阁的人,虽然不是我们财政部的职司,但是总归是同出一脉,所以我跟你们明说了也没关系。现在国家虽然大体安定了,但是毕竟百废待兴,要花钱的地方太多,所以就难以承受再来一笔巨额的支出……远征日本,就算派兵不多,所要消耗的钱粮肯定也是一笔极大的数字。不过,后来我考虑了一下,又同意了皇上的意见,你们猜是为什么?”

    孔璋和周璞又对视了一眼。

    “没错,还不是为了日本的那些金银!”财相摇了摇头,然后大笑了起来,“日本国的那些金银贸易,在我朝打下来以后,一定是要由我朝来独占的,也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我们才会千里迢迢去打那么一仗。”

    “财相大人所言甚是。”孔璋试探性地回答了,“日本国的金银确实储量丰富,正能为我所用。”

    “为我所用!这话说得太对了!”财相面带笑容,然后拿起杯子,将里面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就是将这些金银为我所用!否则打这一仗就太得不偿失了……”

    虽然财相字面上的意思很浅显,但是他的笑容却看上去颇有深意,所以两个人一下子有些莫名所以。

    在一时间诡异的沉默当中,孔璋忍不住开口询问了,毕竟他虽然是半路才参与到赵家集团里面,但是资历还是有几分的,在平原侯面前态度也可以随意一些。

    “敢问财相,是否有什么要事要告知给我等呢?”

    “要事的话,丞相自然会跟你们说明的,现在我要跟你们说的,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事,你们姑且听听就行了,不用太往心里去。”陈宏轻轻松松地舒了舒腰,“就当是听一些我的建议吧。”

    “请财相尽管指示。”

    **********

    感谢“牛在远方”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没想到能和郭敬明同榜争先,颇为微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