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泱泱大国,给皇上修个住的地方,花点钱又算什么?这钱出得起!”陈宏又笑了笑,“不是说要打日本吗?日本国盛产金银,只要从他们那里拿上一大笔,还怕没钱修个离宫?财政部我是头头,我算得清,只要不将这些钱纳入到军兵费里面,我们腾挪一下,钱当然拿得出来!再说了,日本的金银矿和铜矿都有那么多,只要把他们的矿山贸易垄断在朝廷的手里,这里面可以得到多少财富?修一座离宫倒是小事了!”

    “原来你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丞相恍然大悟,然后又皱起了眉头,陷入到了沉吟当中。笔?趣?阁 ?? w?w?w?.?b?iquge.cn

    他已经明白过来了,财相提议为皇上修离宫,虽然大半是出于作为臣子对皇上的一片热忱,希望皇上能够更好地享有天下,另外一小半原因,则是想要借着修离宫这个由头,从皇上手里把未来日本矿产贸易的管理权划归到内阁财政部的手里。

    “你是丞相,国家财计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朝廷重商,而且对地方控制强大,收入远胜于前朝,但是花钱的地方更多,处处捉襟见肘。纵使可以向全国债,用债款来弥补不足,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债款累计太多恐怕会对国家不利。所以,依我看,得想尽办法开源。皇上不也是这么想的吗?打开日本国门,将那些金银纳入到我朝府库当中,以缓解燃眉之急……我觉得这次征伐不能作为权宜之计,反而应该趁这个机会,让朝廷掌握到日本的独占贸易,依此就能大大缓解我等的困境。”

    日本多产金银铜,这些贵金属现在都是大6需要用到的货币材料,而在盛产贵金属的同时日本却很缺乏其他资源,需要从外部输入铁器、枪炮等等物资,所以如果独占这些物资的贸易的话,朝廷就能够从这些贸易当中获利极丰,可以部分解决财政的困难。

    “好话你倒是说了,可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和财相的兴奋相反,丞相反倒是苦笑了出来。笔趣阁 ? w?w?w?. b?iquge.cn“想要从军方他们手里夺食,那可不是很简单的事,得看皇上的意见。”

    “所以我们就给他修一座离宫,让皇上开心开心啊!”财相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们老是跟皇上哭穷,说这里困难那里没钱,不能把钱用到军兵费里面,虽然能够皇上经常会听取,但是老这么说皇上怎么会高兴?我们得让皇上知道,我们终究还是为了这大汉的江山花钱的!”

    为了防止前朝武人地位过低的积弊,国朝一开始就在体制上抬高了军人的地位,不仅确定了文官不得统军、军队的统帅权相对独立的原则,另外还规定了军队的花费相对独立的原则。

    每年军队会根据自己的需求编列一个预算数字提交给朝廷,这个预算是一年的大致军队支出,称作军兵费,而军兵费内阁是不能驳回也不能删减的,只有皇帝能够决定批准与否,如果对某项支出不满,内阁不能直接删除,只能够将自己的意见写成相关的条陈呈递给皇上,由皇上来决定是否删除。

    当然,为了防止军队过于跋扈,内阁对军兵费的支出具有监察权和审计权,如果现有徇私舞弊或者贪污挥霍的情况,内阁可以各自具结条陈,呈递给皇上身边的咨询机关,并且勒令处理相关的责任人。

    不过,由于大汉是初定天下,而且一直都在对外用兵,所以虽然每年的军兵费都是极为浩大的支出,并且没有办法按照内阁的心意进行删减。同时,虽然每年不得不忍痛从本就不够的财政收入里面划出军队所需要的费用,但是内阁对这项支出却无法挥应有的影响,就连对军兵费的监察权也暂时形同虚设。这种状况,包括丞相和财相在内的文臣们都希望能够有所改观,至少要让内阁把军队的钱款来源、用途和去向都给掌握清楚。笔趣阁  w?w?w?.?biquge.cn

    这次对日本的进兵,依赖的就是大汉军队的声威,可想而知,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日本的这些金银矿藏、乃至贸易的渠道和垄断权,都会落入到军方系统手里,这就相当于为军队增加了一个不受内阁监控的利源,以后想要监察军队的支出情况恐怕会变得更加麻烦,并且也不利于内阁每年确定军兵费的数量。

    内阁想要从军方的口里夺食,一定要经过皇上的肯,如果皇上不点头,文臣们现在是拦不住军队的,尤其是在日本这样一个要靠军队进行征服的国家。

    所以,为了讨皇上开心,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的财相,就想出了“修造离宫”这样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离宫可以供皇帝居住,体现皇家的威仪和大汉朝廷的声势,也可以以离宫修建的开支为理由,让皇上把日本的贸易转移到内阁控制。在财相看来,相比于垄断日本贸易所能够得到的利润来,为皇上修建一座离宫倒也不算是难以承受的开支了。

    “就怕皇上不高兴啊!”丞相摇了摇头,显然并不如财相这么乐观,“我们是一片赤忱,可不要被他误解成我们在打压军队了,治国最重要的就是上下一心,要是我们一片好心,反而平添误会,那可就让人追悔莫及了。”

    “你是阁揆,是天下文臣之,自然要为国家、为皇上考虑,怎么能事实都想着皇上高兴不高兴呢?难道皇上不高兴,利国利民的事情我们就不做了?”财相貌似有些不悦地反驳,“再说了,吾皇起于行伍,对军队的老兄弟老部下照顾是很正常的,但是照顾太过了也未必是好事,如今****一方、骄横跋扈的人现在也有不少,如果再让他们能够独自执掌日本那样的利源,纵使一两代人里面还不足为患,但是一直持续下去,几代人之后可还怎么得了?照我看,我们不管军队的人事升迁,但是军队的财政监察之权是一定要让内阁握在手里的,每年军队只能从内阁手里拿钱,不能自己有独立财源,否则那可是养虎遗患啊!”

    丞相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思索陈宏这番话。他没想到这个平素十分低调、并且待人随和的平原侯,居然在心里已经想了这么多事,有些事居然还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你倒是个为国着想的大臣。”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你想的问题,我也想过几次,确实应该好好提提了。离宫的事情我来办。”

    “你是内阁之,你开个头了一切都好办了。”眼见丞相终于答应了自己的提议,陈宏松了口气,“你放心,这事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扛的,你一挑头,内阁的人都会一起上书复议。我倒想看看,谁还不愿意让皇上住个好点儿的地方了?”

    如果内阁大臣们同时陈情,皇上应该也会顺应天下臣民之心的吧?丞相也默然承认了对方说得很有道理。

    在他看来,为皇上修一座离宫,同时将未来的日本贸易垄断权囊括到内阁的手里,都是对国家对皇上大大有利的事情,也值得他去一并争取。

    “内阁我看没人会反对,就这样吧。”他长出了一口气,“日本的事情,也要跟皇上好好争取才行……”

    说完了之后,他稍稍侧过了身来,看了看跟在他后面的孔璋和周璞等人。这些人都是他的下属,所以离他比较远,他也并没有跟他们打招呼的打算,只是递了个眼色过去,然后伸手虚指了一下旁边了陈宏,暗示他们等下先跟陈宏私下沟通一下。

    这两个人虽然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卫兵后面,但是并没有忽略过丞相大人递过来的眼色,连忙同时向他微微躬下了身来,表示自己能够领会丞相大人的意思。

    很快,卫兵将他们带到了一座大屋旁边,然后所有人都跟着他们停下了脚步。

    大堂的大门很快打开了,几位穿着黑色制服的侍从武官迎了上来,一边朝这几位朝臣行了行礼,一边将他们引入到了这个大屋里面。

    这座大屋比之前皇上和重臣们商议军国大事的偏厅还要大上许多,是专门用来召开大型国事会议的。

    大屋里面十分宽阔,地面上铺着地砖,墙壁边则烧着木炭,所以里面的气温很高。四周的墙壁上都挂了铜质的灯盏,里面还点燃了蜡烛,照得四周都是亮亮堂堂的。里面的桌椅也多了许多,除了正中央的一张椭圆形的大议事桌之外,周边还有不少椅子,是用来给那些职位较低的官员们列席的,一帮情况下他们只能旁听,偶尔可以言。

    而几个神色肃穆的书记官则坐在角落里面,默不作声地准备着记录接下来的会议纪要。

    在这种紧张气氛的感染下,除了几位已经习以为常的内阁大臣之外,那些很少有机会觐见、抑或是第一次来觐见的文武官员们则立刻变得拘谨了起来,连动作都缓慢了许多,生怕在这里闹出了事故,影响到皇上的心情。他们低垂着头,按照官阶资序找到了自己应该坐的座位,然后迟疑地坐了下来,也没有交头接耳,一时间这大厅突然变得有些异样的寂静起来。

    ***********

    求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