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皇上喜欢简朴这是好事,可是太简朴了也没必要啊?再说了,皇上代表的是朝廷的威仪,要老是住在这么简朴的军营里面,外面怎么看?”陈宏还是不太认同丞相的意见,“不过,请回皇宫倒也没必要,皇上不喜欢幽居深宫和外界隔绝,这是好事。笔趣阁 ? w?w?w?. b?iquge.cn”

    “皇宫确实不是什么住人的好地方。”丞相突然叹了口气。

    以前在徐州当个读书人的时候,他暗自也羡慕过大明的皇上、畅想过皇上在紫禁城里面的生活。可是他现在的办公地点就在皇宫,所以对皇宫的好感和憧憬也就直线下降。

    那里大归大,可确实不是什么住人的好地方,冬天冷不透风,而且大殿的起居相当不舒服。所以虽然他也觉得皇上住军营里有些不大得体,但是也没有坚决请求皇上迁居宫中。

    “所以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应该为君分忧,让皇上有个好地方可以住。”正当他还在感叹的时候,陈宏突然顺着话头说了出去,“紫禁城不大好住人,我们就另外找个好地方啊?”

    “怎么?”丞相更加严肃了,“你是说……”

    “是啊,我们干脆提请,给皇上修一座别宫吧。”陈宏点了点头,“我们这些大臣一起联名提议。”

    “修别宫?”丞相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件事我们做大臣的不好提吧。”

    “有什么不好提的?这件事就是我们最好提!皇上自己下令修一座离宫,虽然名正言顺,但是天下总有些人会说怪话,我们联名去提请的话……”陈宏微微笑了起来,“那皇上正好也可以顺应天下臣工之请了不是?这对皇上可是方便太多了。”

    丞相默然了。??  笔趣??阁 ?  w?w?w?.?b?i q?u?g?e?.?cn

    “皇上可不一定喜欢这个提议。”片刻之后,他才低声说。

    “难道你忍心让皇上就老是在这么简陋的地方住着,我们就老是在这军营觐见?一次还不能把满朝的文武叫来,不然就得有人在外面罚站了!”

    陈宏的这番话十分有说服力,于是丞相真的微微意动了。

    虽然已经身居相位,但是他对皇上的尊崇却还是如同当年在徐州时一样赤诚,所以他也十分乐意看到皇上在履行了皇帝职责的同时,能够得到与皇位相称的待遇,简朴得太过分了可不好。

    “新朝刚立,我们就大兴土木,这样……这样不太好吧?”犹豫了片刻之后,丞相终于慢慢地开口了,“再说了,皇上那里就过不了关,他可不喜欢劳民伤财。”

    “前明徭役是劳民伤财,我们可不是!”财相大笑了起来,“我们人过来,可是要管饭食还要工钱的,何来劳民?”

    前明的徭役十分苛刻,经常要百姓去各地工程服劳役,不仅严重耽误生产,而且服劳役的百姓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可以说是一项恶政。而吸取了前朝的教训,新朝建立之后一方面注意减少征劳役的数量,限制各个地方的衙门胡乱驱使民力,另一方面也明文规定不再无偿征劳役,而又官府来负责饭食和薪饷。

    虽然这样做比起之前来要消耗更多朝廷的资源财富,但是新朝的民怨却被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这项政策,再配合其他的一些举措,以至于新朝明明是新近建立而且各地百废待兴的情况下,各地百姓反而感觉日子要比前明时期宽裕不少。?  笔趣 阁  w w?w?.?b?i q u?ge.cn

    当然,这一项项支出浩大的德政,是建立在朝廷远比前朝强大的财政能力上面的。因为之前在徐州的经营,朝廷在建立之前就已经控制了大量工坊、矿山和商行,这些产业将财富源源不断地集中到了朝廷手中,也让朝廷可以相应地减少一些对农税的依赖,自然农民的负担也减少了不少。如今,经过了几年的休养生息之后,江淮和京畿地区已经从战火当中恢复了旧日的元气,隐隐然有了一派新兴气象。

    而这些成绩,自然也离不开朝中文臣们的努力,丞相财相等人组成的内阁和精挑细选的各地官员在这几年当中声望水涨船高,这两个人还被时人慕为今之萧何和陈平。

    也正是因为顾忌到朝廷和自己的名声,所以虽然丞相也不反对让皇上住到更好的地方去,但是还是有些犹豫踌躇。

    “建造宫室可不是小活,如何不算劳民?”丞相反问。

    “建造宫室虽然是大工,但是更多的是要工匠,大字不识又不懂建造的百姓能用得了多少?顶多是用个千把人吧,现在各地虽然缺人,但是可没有缺到这份上,反而可以安置无地的流民,让他们有个工可做,不至于为饥寒所催迫。”财相马上就回答了丞相的反问,“丞相,反正都要给这些流民放饭食的,让他们为皇上造造离宫总比白白给了要合算多了吧?”

    “这倒也是啊。”这个说法丞相也很快接受了。

    虽然天下已经粗粗安定,但是各地辗转逃难的流民还并没有全部散去,其中有不少人就集中在京畿地区。朝廷每年从江南运过来的粮食,有不少就是放给这些流民的。因为各地的攻防对劳力的需求很大,所以新朝并不热衷于分配无主的田地,所以大部分的滞留流民一下子陷入到了无事可做的窘境里面。从这一方面来看,让他们有工可做,去给朝廷修建离宫,总比白白放粮食养着他们要好多了。

    “这事跟工相说了没有?”他的态度马上软化了下来,“这事没有工相话可不大好办。”

    工相是指现在在内阁当中任大臣的卫国公徐厚生,他负责的就是全国的工矿和建造事业,如果要修建离宫的话,选址、建造都离不开他的主导,也只有他能够组织起足够的工匠和人手把事情办成。

    更何况,他是皇上的妻弟,和皇上的关系更加非同寻常,如果他也参与到陈情的大臣们的行列里面,皇上更容易被说服。

    “工相现在在郊外,督造棱堡,这个构想我当然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陈宏笑了笑,“不过,想来他应该不会反对这个主意吧?”

    前明经营了京师很多年,原本京师可以说得上城高池深,防御拿着刀枪弓箭的步兵和骑兵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但是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枪炮的威力已经越来越大,原本京师周边的那些防卫措施越来越显得无用。在前明的最后几年,赵家军几次北上进军,京师的防御都可以说是不堪一击,城墙在赵家军的大炮面前显得格外孱弱。

    既然把京师定为了新朝的都,那么京师的防御就显得格外重要,而朝廷上上下下的共识就是京师现有的防御设施完全不堪使用,必须整个推翻重建。因此从几年前开始,新朝就开始了京师外围防御设施的建设。

    和之前历朝历代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建设是由工相徐厚生亲自领衔负责的,而且他的身边还有一些来自于西洋的建筑师作为顾问。

    此时,西洋各国已经用枪炮交战了百年之久,就在不久之前还曾打了持续3o年的各国混战,所以他们对建造防御枪炮的要塞最有经验,因此新朝一开始就注意吸取他们的经验,通过传教士从西洋聘请了不少建筑师来协助徐厚生,在京城郊外修筑防御性的棱堡。

    这些棱堡十分厚重,而且行状呈六角星形,里面多置枪炮,可以从各个角度对攻过来的敌人射击。在工匠们的设计当中,要修建十几座这样的棱堡,星罗棋布围绕京城一圈,可以真正让京城的防御变得固若金汤。

    卫国公徐厚生素来行事谨慎认真,而且京城的防御工事又是头等的大事,所以自从他领到了这个任务之后,他一直亲自督办在工程的第一线,经常在各个棱堡之间来回视察,生怕下面懈怠,影响了眼见临近年关了居然也没有回家休息,着实让人有些敬佩。

    “他应该不会反对。”丞相也马上同意了陈宏的看法,“只要有他在,这倒好办了许多!他最近不是在京城郊外天天跑吗?那给离宫选址的事情不就可以一并办了?”

    “顺便,棱堡修完了之后,工匠们和工人们可以就地迁到别宫那里,方便。这样就更加不算劳民了吧?”陈宏的想法也和丞相差不多,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又大笑了起来,“那些西洋工匠们也不是只会修碉堡吧?我看可以找他们问问西洋的宫殿怎么修的,然后取其精华也用在离宫那里,这岂不是融汇东西万邦之长,显露出****的气象来?”

    “把西洋建筑也一起修在别宫里?有意思,有意思,就这么办!”丞相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同样大笑了起来。

    不过,笑着笑着,他慢慢地又想起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欸,不对啊,劳民的事情你说了,可是伤财呢?修别宫可是要花上大钱的吧?钱可是个麻烦事啊?”

    *******

    感谢“段逸尘,网络连接中断、殇嵩V深、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