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回皇上,这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结果。? ? ?笔趣阁??  w?w?w?.?b?i?q u?g e.cn如今我军的战法早已经以正面步兵战阵为主,骑兵只是掩护侧翼和击溃敌人之后追击所用,一个旅的步兵并不用配属太多骑兵。考虑到日本的具体情况,一个营的骑兵已经够了。”赵松连忙跟他解释,“另外,根据我们的了解,日本虽然有马,但是都是矮小的马种,完全不堪战阵,纵使数量多也没有意义,我军所用的军马都为精选,在步兵战阵得利的情况下,我军一营骑兵足以如同狂风扫落叶,清扫他们。更何况,这次远征万里,马太娇贵了,消耗也很大,如果带了太多马的话,我军的后勤压力反而过大,影响我军的进展。”

    “这个考虑到也不错。”皇上点了点头,认可了赵松等人的军事意见,然后他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过既然这个旅加强了许多,那么为何只带了两千人的辎重团?”

    “这次远征,尽量要以精简为主,以免给海上运输带来困难,反而影响我军作战,所以我们的想法是不必要的人力能不带就不带。”赵松说出了他们考虑的意见,“辎重团都是精选的人,多年经验都在,效率可以弥补人手不足,当然,还是会有一些人力缺口,我们料想通过雇佣手段,可以让一些日本民夫来为我所用。”

    “雇佣民夫?”皇上来了兴趣。

    “是的,皇上,我们可以雇佣日本民夫。”赵松十分有自信地回答,“日本的民夫一直都被幕府和武士视为草芥,他们对日本并无多少忠心,又饱受压榨之苦,臣认为只要我等肯出钱雇佣,一定有不少人会接受我军的雇佣,为我军承受一些辎重负累。”

    “这个也有道理。不过……钱要多给点,别忽悠那些日本人,我们要把大汉的信用给昭示出来!毕竟我们不是在那里扫了一阵就走,我们是要长留的。”皇上沉吟了片刻之后下了指示,“不要怕多给钱,反正这些钱最后都要记在日本人的头上的!记得,也不要多扰民,他们的草民都被领主割了几百年的血,没油水可榨,把时间花在他们身上是浪费,要与幕府战决!”

    “臣明白了!”赵松躬下了身来,“臣一定按照陛下的指示做,不扰民,早日逼迫幕府与我军决战,一战而胜之。?   笔?趣 阁  ? w w?w .?b?iquge.cn”

    “我会让海军将后勤的工作准备好,运送这支部队需要一支船队,这支船队也需要海军予以调拨。”皇上继续说了下去,“海军的人我会关照的,他们会配合你们,你们要什么他们就会给什么,不会有拖延,否则我们拿他们是问!”

    “谢皇上恩典!”赵松听到之后大喜,“此战,海军的配合也极为关键,只要有海军的密切配合,臣有信心快结束这场战事!”

    “那怎么打,你有办法了吗?”皇上重新看着赵松,“你打算怎么进兵,逼迫幕府与我军决战呢?”

    赵松犹豫了一下,然后和自己的参议们互相对视了几眼。

    “回皇上,目前我们已经初步有了两个草案,请皇上定夺,择一而用之!”

    “两个?有意思。”皇上微微笑了笑,“都说来听听吧。”

    赵松回头看了看这几个参议,然后示意他们将带过来的草案拿出来。

    这几个人不敢怠慢,纷纷从自己的公文盒当中拿出了一些纸张。这些已经被墨迹给弄得污迹斑斑的草案,正是他们这几天来的心血结晶。

    皇上挥了挥手,立即就有站在不远处的侍从军官走上前来,拿出了一根细细的木棒,皇上接过了这根木棒,然后递给了赵松。笔?趣?阁 ? w w?w?. b?i?q?u g?e.cn

    “你就在图上配合我演示一下吧,口说起来没什么意思。”

    虽然赵松之前在这间房间多次看过别人在皇上面前演示作战计划,但是当这次皇上将指挥棒交给他的时候,他的心里仍旧抑制不住那种激动——就和之前有机会这么做的人一样。

    他总算理解了之前那些人的心情。

    能在皇上面前,作为接下来的大军统帅,演示自己精心准备的作战计划,这究竟是何等的荣耀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弓着腰接过了指挥棒,他的手微微颤动着,仿佛这根软木棒居然有千钧之重似的。

    接着,他持着这根细细的木棒,在地图上慢慢滑动,最后留在了标志着沈阳名字的地方上面。

    “此次出征,既然是劳师远征,那么就不宜大肆调动,而且既然预定只调用一个旅,那么最好就是从各地抽选精锐为上。因此,此次臣恳请从之前臣统管的那个旅当中抽取一个团,从沈阳集结出……”

    接着,他的木棒又慢慢地往下移,最后定格在了金州上,“然后在金州集结,就地上船!”

    然后,木棒后慢慢地往下移,划过了辽东半岛,又慢慢地越过了狭窄的渤海,最后落到了另一个凸出的半岛上面。

    “此次集结的部队还有些是从西南抽调的,因此为了节省行军的时间,他们就不用去辽东集结了,我们认为他们可以在登州集结,然后同辽东的那个团一起出,在海上会和。”

    “两路集结?不错。”皇上没有考虑多久就同意了他们的意见,然后又补充了自己的意见,“不过,既然是两地集结分别上船,那协同工作就一定要做好,你们同海军一定要协调好。”

    他又将视线重新放到了地图上,“那么,集结好了之后,你们怎么办?”

    “臣等觉得,应该在进攻日本之前,给我军找好一个新的集结点,在那里整备兵器人马,然后一举出击!”在皇上的注视之下,这根细木棒继续在地图上微微移动,然后从半岛上移到了海上,然后向东南方一路划了过去,移动到了一个新的半岛上面,最后停到了这个半岛的最南端的一个港口上。“臣等商议许久之后,决定将中转的港口定为高丽的釜山!”

    “釜山?为何如此安排?”皇上不置可否,只是皱着眉头问。

    “这是经过了釜山是高丽最大的港口,其港口设施和承载能力都胜过其他港口,可以让我军官兵以最为方便的形式做最后的集结准备,而且也可以让我们的给养以最快的方式送达。另外,釜山港是高丽人经营了多年的重镇,他们在后方支援起来也更加容易一些。”

    顿了一顿之后,赵松又继续解释了下去,“更何况,釜山港也是离日本最近的港口,它和日本的九州岛隔海相望,海上路途十分近,所以我们如果在釜山集结,动对日作战的时候,可以以最快的度打击到日本,攻入九州。”

    一边说,他还一边在地图上演示,用细细的木棒在地图上从高丽的最南端越过了短短的海峡,最后停留到了日本列岛最南端的九州岛上面。

    “九州岛上有一个长崎港,这是日本最重要的通商口岸,也是一个十分优良的港口,只要我们能够占领该岛,那就可以趁势直接占领长崎港,然后利用长崎港来运输军资和军士,如此就可以获取一个继续攻略日本的基地,方便我军的下一步作战。”

    皇上一直都在听着赵松的解释,脑筋也一直在开动思索。

    赵松的计划思路并不是特别新奇,但是确实是最平稳最直接的。而他也认为,在握有国力和军力优势的情况下,寻找最快捷方便的路线确实是十分正常的思路。

    不过有一件事还需要考虑到。

    “釜山离日本如此之近,如果我军大量集结的话,他们很容易就可以现吧?如果让他们现了,就很容易有戒备,这对我军不是很有利啊。”

    “诚如皇上所说,釜山离九州实在太近,如果我军在那里集结,很容易为日本人所侦知,对我军会造成一些麻烦。”赵松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认同皇上的看法,“因此,在考虑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们也考虑了保密的问题,我们想要海军予以配合,将军兵和物资的运输伪装成商船,以便掩饰我军的调动……”

    “伪装成商船恐怕也不够吧,釜山港突然多了那么多船,还有那么多战舰,难保不会让人生疑。”皇上又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再说了,港口人来人往那么多,他们都长着眼睛,来来去去的什么看不到?保密没那么简单。”

    “皇上说得对,是臣想的那简单了!”赵松感觉脸上一热,稍微有些尴尬,“臣接下来会和他们一起商讨,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更加稳妥地保住秘密。”

    “也不用太强求,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绝对保密的?那么多人长着眼睛,你们也没办法全瞒住。你们已经做得不错,够用心了。”皇上倒也没有追究他们的事务,“我也不强求绝对保密,你们稍微能够掩饰一下就行了。我朝大军打日本,难道还要靠着保密偷袭?那岂不是笑话!”

    皇上的这番宽慰,让赵松也放下了心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