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错,你挑的这个人有脑子也有拼劲,是个能做事的材料,这下我放心多了。笔 趣 阁???   w?w?w?.?b?i?q?u g?e?.?c?n这件事交给你们来办,应该可以办好。”

    “谢丞相夸奖!”孔璋也站起来,向丞相行了礼。

    “好了,你也下去吧,我要处理别的国事了。”丞相又做了个请他离开的手势,“记得,国朝的体例就是有功重赏,但是有过也必罚,赏我已经摆给你们看了,但要是没做好,罚我也会摆给你们的。”

    “下官明白!下官告退!”孔璋也深深一躬身,然后转身离开了偏殿。

    就在丞相召见孔璋和周璞,听取他们的汇报并且面授机宜的时候,在城外的大军营地里面,预定将要成为大汉不久之后对日本远征的大军统领者的勇勤子爵赵松,也再次得到了皇上的召见。

    不过,这次皇上并不是只召见他一个人了,跟着他一起被调回的那几个参议军官也一起被宣召了。

    虽然蒙皇上再次召见是一种莫大的光荣,但是赵松却表现得有些疲惫。没办法,这几天他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所以脸色十分难看,就连眼睛都有些浮肿,他废了老大的劲才没有让自己的眼睛合上,勉强打起精神来应对这次召见。

    其他的人也和他一样疲惫,不过他们见到皇上的次数比之前担任过侍卫的赵松要少得多,所以这种莫大的荣誉感,轻易地就击退了那种疲惫感,他们显得要比赵松精神得多。

    他们一见到皇上,就齐刷刷地先行了军礼,然后一起跪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找个地方坐下。笔?趣阁  w w?w?.?b?i?q?u?g?e?.?c?n?”看着赵松黑着脸的样子,皇上轻轻皱了皱眉,看上去有些担心。“看来这几天真的辛苦你了。”

    “为吾皇效劳,虽死无憾!”赵松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大声喊。

    这是他们自内心的话,他们这些人其实都是因为早年加入了赵家军才有出头的机会的,没有皇上的话,天晓得他们还在那里受苦,甚至可能早就已经成了流民中的饿殍,哪里还会有今天?

    他们的感情并不是孤立的现象,在军队内部,几乎所有的高级军官都会有这种感恩戴德的想法,所以皇上在军内的威望极高,一直可以说是令行禁止,也只有他才可以放心得把各个重兵集团放在外疆而不用担心任何异常情况。

    “好了,都这么累了还行什么礼,赶紧坐吧。”皇上十分关切地看着他们,直到他们一一落座之后,他才自己也慢慢落座。

    这里是一个偏厅,是皇上平常和重臣们一起讨论军事问题的地方,所以在房间的中央一个大桌子,上面现在摆放着一张大幅的地图,而在房间的角落里面则摆着沙盘和其他一些文件。

    在大家都落座了之后,侍从们走上前来,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摆上了一碗肉羹。

    “这是新鲜的羊肉羹,滋味很不错,你们也一起喝吧,大冷天的,喝完了我们再谈正事。”

    皇上率先拿起了汤匙,给自己舀了一口肉羹汤,而在皇上亲自动手之后,其他人也次第开始喝起汤来。

    “谢皇上!”

    热气腾腾的肉汤被灌进了肚子之后,原本的寒意和疲惫一起被驱散了,这些军人们纷纷精神一振,连坐姿也变得更直了。?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等到大家都喝完了之后,侍从们重新走了进来,然后拿走了这些碗,而这间偏厅重新恢复到了刚才的那种严肃的气氛当中。

    “这几天计划做得如何了?”皇上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手下的军官们。“有多少进展了?”

    “回皇上,这几天我等一直都在详细参研,努力熟悉日本的情况……现在已经小有心得。”赵松小心翼翼地回答,“不过因为之前毕竟没有太多了解日本之情况,所以毕竟是闭门造车,可能有些东西并不能完全契合事实。”

    “一群人现在闭门造车,我也没指望你能造得有多好。”皇上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你们只要肯动起来我就放心了,你们的脑子都不错,只要动了,那总能够拿出点儿办法来!好了,现在既然有心得,那就跟我说说吧?”

    “是,皇上!”赵松心里一阵紧张,然后期期艾艾地站了起来。“军事重知己知彼,在出战之前,最重要的是判明敌我两方的优劣。所以之前两天我们一直都在研究已经得到的日本情报,对两军的优劣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断……”

    “继续说。”

    “我军既然打算与日本为敌,那么现在主宰了日本的德川幕府自然将会是我军的最大敌人。德川幕府虽然与我国朝廷不能相比,但是毕竟手握大量领地和人口,而且还拥有一个上下相合的体制,其军事层层叠叠的架构都有,如果完全启动,甚至可以调动过二十万人……毫无疑问,相比我军一个旅的人数来说,此次幕府能够派出迎战的人将会远远出我军,这将是我军的最大劣势……”

    虽然说起来可怕,但是赵松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畏惧,倒好像是成竹在胸的样子。

    “哦,这确实是极大的劣势……”皇上苦笑了一下,“要你们去以一当十,甚至更多,确实是苦了你们。”

    “皇上,虽然人数上有劣势,但是我军所处的优势却更加多,所以臣反而极有信心!”

    赵松突然加大了声音,然后昂然看着皇帝,“皇上,我军优势有四点。

    其一,打仗从来不是靠人多者胜,反而要看谁更加精锐。我军从起家以来,年年连战不停,将士经过了多年的战阵厮杀,将士上下一心,官兵用命,纪律严明。而日军,自从幕府初定之后,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年没有打过仗了,承平之下早已经武备松弛,更何况如今幕府的前两代将军都已经过世了,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并没有上过战阵,肯定不习兵事,敌军上下必定不齐,指挥定然不畅。

    其二,我军的军械,包括火枪,大炮,都远远胜过对方。据现在所得到的情报来看,日本军大多数用的是刀枪等兵器,少数人使用火器,但是做工粗糙、威力极小,就连准头也不行,他们自称铁炮,但是现在连我军最差的火枪都不如。所以两军交战的时候,即使敌军的人数可以过我军,但是我军的火力反而会比对方强,依照我们同满洲和蒙古人交战的经验,他们在经受了我军的猛烈打击之后一定难以维持阵线,甚至有可能快崩溃。

    其三,我军海军占据绝对优势,可以坐收转运之利——日本是个狭长的岛国,各地临海,所以我军依靠海军可以四处转移,攻略任何一点,而日军却只能在狭长的6地上疲于奔命,无法形成合力,只能处处疲于奔命、被动设防,甚至无法在一处战场集中过多兵力,无法挥自己最大的长处——人数优势。

    其四,我军是奉皇上之命,起大军征讨不臣之国,扬我国威于四海,布我天命于四方,名正言顺;而幕府身为臣下,架空君主,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是为乱臣贼子。同时,幕府是强行掠取天下,各地却还留存着一些豪族割据地方,他们手里有着私兵却对幕府心怀怨愤,所以他们一有机会就会暗中生事反对幕府,这样不仅可以分薄幕府的兵力,还可以让他们无暇全力来应对我们,心不齐他们又如何能够与我们为敌?”

    滔滔不绝地说完了这一大段话之后,赵松的脸上已经是信心满满,他抬起头来看着皇上,“皇上,手握如此多的优势,就算是我军人数少上许多,又有何惧?臣必能为陛下擒下日军!”

    “哈哈哈哈……”皇上一直听着他的话,默不作声,直到他说完之后,皇上终于大笑了起来,“有意思……一点两点的居然说了这么多,赵松,你越来越会说话了。”

    “不是臣会说话,这是臣与几位参议一起共同谋划几天之后得出的结论。”赵松微微垂下了视线,不再敢直视着皇上,“初时接到这个任务,臣等还有些忐忑不安,深怕准备不好坏了皇上大事,但是经过详细参研之后,臣等现在反而已经极有信心了,此战我军必胜!”

    “好!”皇上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我希望你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的实现这一点。具体的作战方案已经有了吗?”

    “回皇上,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草案。”赵松沉默了一下,然后从自己助手那里拿过了几页纸,恭敬地向皇上递了过去。“目前,我们先要将部队的编成做好,这一个旅将会三个满编团,其中和一般的团相比每个团还要加强配备精锐连队,还要配属三个骑士连队组成的骑兵营,另配属火炮五十门,又有辎重团和工兵团共两千人支持。”

    “一个骑兵营是不是太少了?”皇上有些疑惑。

    *********

    感谢“段逸尘、书友14o6o3155315388、风中龙王”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