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下官明白!”周璞心里一宽,觉得自己提出的策略毕竟还是被采纳了,“下官会把握好尺度的。”

    丞相一下没有再说话,继续将视线停留在日本国地图上,准确地说,是放在了九州岛上面,皱着眉头一直在思索什么。

    “对了,我听说日本厉行海禁,他们的通商港口就是九州岛上的长崎城一地对吧?”沉默了片刻之后,丞相再问。“这长崎城现在是谁家的?”

    “回丞相,为了控制对外贸易,防止西部的大名们借着外贸坐大实力,而且为了取缔天主教的传教活动,幕府在日本全国实行禁海政策,禁止日本船出海贸易和日本人与海外往来,偷渡者要处以死刑,对潜入日本的传教士应该予以告和逮捕,,因此日本国内基本不再与外界来往,只是在长崎还和别国进行通商。”周璞连忙回答,“在之前的战乱时代,长崎城是大名大村氏的领地,不过幕府一统日本之后,将它收走了,现在是在幕府直领。幕府将这里划为直辖地,派出一位官员负责外贸,称为长崎奉行。”

    “原来是幕府直辖啊……那就好办了。”丞相心里了然,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似乎下定了决心,“告诉岛津忠恒,只要他们跟着我们走,这个九州岛事成之后就送给他们了——不过,是除了长崎之外。等到和幕府签订合约之后,长崎港要被割让给朝廷,作为朝廷对日贸易的中心站,等到我们占了长崎港,就把其他国家统统驱走……到时候坚决不允许他们同日本通商。”

    也就是说,丞相已经打定了主意,在这次远征之后,就要独占对日本的贸易权,排斥其他所有国家(其实主要也就是荷兰)的对日贸易。日本国本就富产金银,如果是做独家生意的话,这个利润就十分可观了……

    “下官明白丞相的一次了,下官在日本一定会努力,帮朝廷把长崎港拿到手里。?  笔趣阁?  w?w w .?b?i?q?u g?e?.cn”周璞连忙答应了下来。

    “不是叫你努力,是要你一定要把长崎拿过来,拿过来了,才算你完成了任务。”丞相正色看着周璞,显得十分严肃,“这次攻伐,军队里面为了争取功勋,一定是会奋力死战的,到时候他们只要打赢了就会有大功。如果你不能把长崎拿过来,那岂不是只能看着军人唱戏?如果全是遵着军队的步调走,你怎么体现自己的作用,我们还怎么封赏你呢?”

    周璞微微一愣。

    他这时候才现,丞相已经给他出了个难题,要他在让幕府答应朝廷的条件之外,还要他想尽办法从日本把长崎港给拿过来,然后才会给他记功劳并且给予封赏。加上了长崎港之后,这个任务比之前更加又重了几分。

    “周璞,你可有信心?”就在这时候,眼见周璞有些犯疑,一直都默不作声的孔璋终于话了,“你放心,丞相不会白白给你开条件的,你为国效劳,当然国家也会倾尽全力来帮助你……有了丞相的名头,还怕压不住人吗?”

    因为刚刚和丞相的那番话,,丞相提出这个提议,并不只是为了独占日本的通商权而已,同时也是为了同军方争一争苗头,通过从日本捞取更多好处的方式,体现出内阁属下外务司的重要作用来。

    而他作为外务司的主官,自然是不会反对这个意见的。

    得到了上司的暗示之后,周璞终于明白了丞相的意思,原来是想要叫自己尽可能捞取到军方目标以外的好处。

    “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会刻意努力,让日本答应我方的所有条件。?  ?? ?笔   ?趣阁  w?w?w?.?b?iquge.cn”他肃然躬身,表示自己已经领会了两位上司的意思。

    “很好,果然是可造之材。”看着周璞这么快地就理解了自己暗示的意思,而且还这么有冲劲,丞相不由得更加满意了,“那么这次就辛苦你一趟了。周璞,这次我将日本的事情都托付给你了,我准备升你当外务司的副司长,并将你作为我和内阁的特命全权代表,可以拥有全权可以去处理相关事宜,大军如果有什么不当行为、或者是有悖于计划的行为,你也可以代表我进行节制。重任在肩,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终于来了。

    外务司的副司长,内阁的特命全权代表……官衔和头衔一股脑地砸到了这个年轻人头上,让他几乎都有些头昏目眩。尤其是“全权代表”四字,更给了他一个在攻伐日本期间为所欲为的机会,只要能够把握好这个机会,还怕得不到回报吗?

    “下官……下官……多谢丞相……”这个年轻人因为心里激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当然,这只是事前的安排而已,如果你把事情办好了,那么该赏你的还会赏你。”仿佛是觉得给他的冲击还不够大似的,丞相又微笑着继续说了下去,“这一次,当然我们也不想只是给日本过一阵风而已,打完了虽然大军要撤,但是总还会留下一些人放在日本。另外,我们当然还要仿高丽的例子,在日本留一个使团,负责节制我国一切在日事务,更何况,对大功臣封爵,那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周璞,该跟你说的我已经说透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努力了。”

    仿高丽例……

    自从大汉干涉高丽国王废立,强行让被废的国主李珲复位以后,在丞相的指示下,外务司就在汉城留下了一个使团,负责处理大汉在高丽的一应事务。这个使团是由挂着副司长大使领衔的,规模不小,还在汉城划了一块地方当作使馆区。

    理所当然的,他们在那里并不是仅仅处理大汉在高丽的事务而已,而是借着大汉的势力,干涉到了高丽的国政当中,由于高丽国主因为之前的政变弄瞎了眼睛,因此本身就不大理事,再加上是因为大汉支持才得以复位的,因此对大汉的使节几乎可以说言听计从。于是,大汉的使团经常可以遥制高丽全国,简直就像是太上皇一样。

    在外务司当中,自然大小官员都把能去高丽使团任职当成了了不得的美差,不知道有多少人暗自羡慕那些有机会去的人。周璞本来因为自己精通高丽话的缘故,也打过去那儿享受的主意,不过因为司长孔璋对他十分器重,所以并没有去成。

    现在丞相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只要他把皇上和丞相交代的任务都完成,那么就可以仿照高丽例,在日本也设立使团,而他也将继续挂着副司长的头衔然后成为驻日本的大使。高丽国的使团可以在高丽为所欲为,那他到时候不也能在日本为所欲为吗?

    更何况,还有封爵……周璞这一家几十代哪有人封过爵?如果他真的办到了的话,那岂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恐怕就连已经逝世的爷爷也会含笑九泉的吧……

    一想起这令人无法抗拒的封赏,一想起日本的金银珠宝,一想起自己曾在长崎见过那些妖媚女子,重重身影之下,周璞突然觉得口下生津,然后一口咕哝咽了下去。

    “好没定力的小子!”孔璋看到他这幅样子,禁不住笑骂了出来,“还不赶紧应下来?!”

    在上司的喝骂声当中,周璞终于清醒了过来。

    “谢丞相栽培,下官此去日本,一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下意识地想要跪下,但是最后一刻突然又想起了新朝不允许官员之间的跪礼,于是收住了身子,弯着膝盖微微摇晃了起来,动作实在有些可笑。

    看着他这样子,丞相禁不住也笑了出来。

    “好了,你有这份心,我就放心了,努力去做吧。”他摆了摆手,示意周璞坐回到原位去,“因为夏天就可能要动兵,所以这个时间你们得抓紧抓紧,这个年恐怕你不太好过了,早点出去日本吧。”

    “为国分忧,还要什么过年不过年的!”周璞大声回答,“下官准备几天即可出!”

    “说准备几天就不必了,该有的准备还是要做的,不然你光跑过去说自己是大汉的使节,谁又会相信你呢?”丞相笑了笑,示意他不要着急,“该给你配的手下,我会配好的,你且耐心多等待几天,对了,外务司里面应该还有不少会日语的人才,你挑挑吧,从里面找一些助手,送给明白给孔司长,回头他给那些人也安排安排。朝廷天使嘛,架子还是要做足的……”

    丞相满面笑容,语气也很平缓,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周璞原本躁动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了。“谢丞相,下官马上就安排。”

    “那好,你先下去吧,辛苦你了。”丞相再摆了摆手,让他先离开,“你的条陈今晚我会看,做一些批阅,到时候再还给你,你就尽量按照我的批阅去做就好了。”

    “下官告退!”周璞重新站了起来,然后再度向丞相躬了躬身,转身昂然离开了偏殿。

    看着他昂扬的背影,丞相还是笑容满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