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么说来,日本天皇代代只和一家人通婚啊?”丞相明白过来了,“倒是挺像辽国的耶律家和萧家的,这些番邦确实行事古怪。? ? 笔?趣??? 阁  w?w?w?.?b?i?quge.cn不过,你也说过了,这些公卿虽然仇恨幕府,但是他们毕竟势孤力弱,虽然有个大义名分可以想办法借来用用,但是终究用处不是很大,日本人已经架空朝廷几百年了,应该也不会因为朝廷几句话就重新改过来。”

    “丞相说得极是,日本人畏威而不怀德,只服刀兵,现在对其朝廷当然不会有什么尊敬之心,更不可能单单听从他们的号召就起来反抗幕府,不过这个名义能借来用用,真正的希望不能放在他们身上。”周璞点了点头,同意了丞相的意见,“真正好用的,是那些非德川心腹的藩主。”

    “怎么说?”

    “下官之前解释过,日本之前是群雄割据的格局,混战了一百多年,虽然德川家通过武力各处扩张并且建立了幕府,得到了统领大权,但是之前割据一方的势力并没有全部被德川家消灭,他们只是因为现在相比德川家势单力弱而不得不选择臣服而已。德川幕府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在寻求打压这些割据势力。德川家将日本全国分出了两百多个藩,各藩藩主因为远近亲疏而被分了三类,一类是同为德川家的亲藩,这些藩都是肥沃之地,用来安置德川分家拱卫幕府;第二类被称作谱代大名,是追随德川家打天下的近臣,因而被赐予封地准予相传,比如酒井家和本多家等等,这些藩主也被幕府看做亲信,准予他们担任幕府的重要官职,帮助德川家维持对日本的统治;第三类则被称作外樣大名,这些人是外姓,而且是战乱时代就割地一方的豪族,所以他们最不为幕府所信任,一直被德川家嫌隙排斥,动辄就打压他们,所以各地外姓藩主对德川幕府的不满情绪最为浓烈。? ?  笔??趣 阁   w?w?w?.biquge.cn”

    “这体制,倒是有些像当年司马家治天下,藩王分封,功臣也分封,然后边陲也被异族所占据。”略微思索一下之后,丞相也明白了这个年轻人的意思,“当年司马家这么做给天下带来了那么大的祸乱,如今这个德川家倒也这么有胆识,真是想不到。”

    “丞相所言甚是。不过,西晋天下大乱,其实先是中枢大乱,惠帝昏聩贾后乱政,还擅杀了太子,搞得上下离心,给了各地的野心家趁乱而起的机会。如今德川家中枢还算有力,幕府直属的武力也能够压制住周边,因此现在日本还算稳定。”因为问到了周璞最为了解的地方,所以周璞的回答十分流利,这种侃侃而谈的风范也让丞相颇为欣赏,认为他是真的心里有底,“不过,这些外姓藩主,大多数在之前的战乱时代就已经割据一方,如今也只是暂时臣服德川而已,心里肯定愤愤不平,虽然现在不敢表露出来,但是只要有机会,他们一定会重新拾起当年的野心,趁势而起……”

    “这么说来,只要我们给机会,他们就会动起来,协助我们一起来?”丞相明白了周璞的意思。“那那些外姓大名,我们应该去找哪些人合作呢?行事必须守密,人越多就越有可能泄密,结果打草惊蛇,让德川幕府有了防备……”

    “下官之前也考虑了不少时间,最后也得出了一些结果。”周璞放低了声音,“我国既然要登6日本,那么九州四国等日本西部地区的支持就尤为重要,再加上德川家是以关东征服关西,所以他们在关西留下的仇家也就最多,我们既然时间不多,那就尽量从西部地区找。下官现在初步选定了人选,可以先同他们接触,让他们帮助我朝……只要有了这些有力豪族,朝廷大军才能事半功倍,一举逼迫幕府俯。”

    既然这次派兵只有一个旅,那么想要单独靠自己来击败幕府大军也许可行,但是单独靠自己的话,幕府可以四处躲藏,避不交战,而单靠这一个旅想要遍及日本肯定是做不到的。??  笔趣阁?  w?w?w?.?b?i?q?u?ge.cn所以,最好的方略也就是用这个旅来充当大锤,砸烂幕府的武力依仗,然后让各地怀有异心的藩主趁势而起,四处生乱,在遍地烽火的窘境下,幕府也不能再躲藏了,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和身家性命,只能站出来老老实实地接受大汉朝廷提供的和平条件——说到底,大汉的打算是征服而不是灭国。

    这一点,不光是皇上和丞相清楚,就连周璞也十分清楚,所以他一开始就往这里下苦功。

    “哪个人选?说来听听。”丞相眼看来了兴趣。

    “下官所选定的人选,是九州岛萨摩藩的藩主岛津家久,他原名岛津忠恒,是之前的有力大名岛津义弘的儿子,岛津义弘在德川家创立幕府之前势力庞大,还曾同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等人角逐过日本的统治权,只是后来被德川家以势压服,不得不臣服于德川幕府,就连岛津家久这个名字,也是德川家康赐予的。这个岛津忠恒年少时既有武力,还曾跟随过父亲征伐过高丽和关原之战,他对幕府压制自己一家而心有怨愤,如果我等给了他机会,他一定会趁势而起反对幕府的。而且,岛津家曾经在九州各地横行一时,虽然现在实力受限,但是对九州的方方面面肯定是十分了解的,如果能够取得他们的帮助的话,那么朝廷大军渡海占领九州岛则会轻松不少。只要我国能够抢占先机,先占了九州岛,那么我军就能进退自如。”

    “先占九州岛……”丞相拿过来了一副地图,然后自己沉吟了一下,“你这个想法可以,不过,岛津家真的一定可靠吗?”

    “凡事都不会有完全的把握,不过下官相信岛津家是可以争取的。”周璞抬起头来,直视着丞相,将自己的信心也完全地表现了出来。“下官愿意前往,亲自说服岛津一家配合我朝的计划……反正朝廷现在还只是开始准备而已,要到明年夏天才会真正行动,这半年时间,下官可以着力进行一番交涉了。”

    听到这个年轻人愿意自己去身赴险地,丞相颇为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他一眼。在他面前,这个人昂挺胸,显得信心满满,看样子是充满了想要借机求上进的想法。

    很好,有上进心是好事,有上进心才会认真办差。

    “你是专门负责对日交涉的人,不用你说,我也会先派你过去看看情况的。”丞相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不过,光靠你一张嘴,怕是没办法让岛津家就这么同意配合吧?说吧,你打算叫我们给岛津家什么出价?如果我们要帮他们取代德川家的话,那这次本钱可就投得太大了啊……”

    “岛津家虽然过去有称霸日本的野心,但是经过德川家多年的打压,他们应该不会再有那么大的胃口了,如果我们想要收买他们为我们办事的话,只需要答应……答应让他们世守九州应该就可以了。”周璞小心翼翼地说,“九州岛本就是他们的基业,岛津忠恒心心念念的就是恢复这基业,只要我们投下这个诱饵,想来他们不会不同意。”

    “将九州都封赐给他们?”丞相微微皱了眉头,显然有些犹豫了。

    “丞相,下官也觉得这个条件十分慷慨,不过行非常之事就要有非常之手段,岛津家是马骨,只要我们扔出了好的条件,其他对德川心怀愤恨的藩主们,肯定也会趋之若鹜,一起冲到我们的手下来,为我们所用。”眼见丞相犹豫了,周璞连忙继续鼓动他,“九州并非我国领地,反正是慷他人之慨,就算应许了他们又何妨?”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出乎周璞意料的是,丞相并没有被他这番话说动,反而抬起视线来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你说得对,日本现在非我国土,再怎么给也是慷他人之慨,不过……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啊,这次我们打仗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逼迫他们同意我们的条件,军事只是手段而已。如果我们将各地都煽动了起来,他们都起来反对幕府,然后幕府风雨飘摇最后轰然坠地……那到了那个时候,天天混战厮杀的他们,谁来执行我们的意旨呢?又有谁能够安安全全地将金银还有铜都给我们送过来呢?”

    丞相的这番反问,让周璞一阵语塞。

    也是啊,如果真的按他的计划,煽动各地对幕府心怀不满的大名们统统起来的话,幕府肯定会风雨飘摇,那时候谁来俯执行大汉朝廷这边的意志呢?

    “丞相明见万里,是下官愚钝了。”

    “不,你不愚钝,你提的想法很好,只是我怕你用力过猛所以提醒一句而已。”丞相轻轻摆了摆手,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大方向你是没错的,既然我们要对付幕府,我们就应该联络日本国内对幕府心怀不满的势力,你提出的岛津家,我听了确实觉得不错,可以拉拢一下。这样吧,永镇九州岛这个条件可以答应,但是这个条件只能是针对岛津一家,对其他的大名不能提出如此宽厚的条件,以免幕府真的支撑不住,明白了吗?”

    *******

    感谢”哈欠飞飞、用户氵西、段逸尘、风中龙王“四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