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自从新朝建立后,为了整饬前明已经颓废堕落的官场习气,皇上就明令废除了官员之间行跪拜顿的礼节,因此哪怕是见到了当朝辅,孔璋也没有下跪顿,只是躬身行礼而已。?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吧?”一见到孔璋,丞相也没有多说废话,“这都已经几天了,想来你们应该有些主意了吧。”

    “回丞相,自从被丞相面授机宜之后,下官自然不敢怠慢,一回去就和专人进行了商讨,经过了几天的商议之后,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条陈。”孔璋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袖口里面拿出了周璞编写条陈,“撰写这个条陈的人我也已经带来了,他多年来一直都是负责对日本的事务,所以很精熟。”

    “好,去把他叫来吧,我一起问问你们两个,省省时间。”丞相点了点头,然后将这个条陈也拿了过来。

    正当侍从出去传唤周璞的时候,丞相微微凑近了孔璋,然后放低了声音,“孔司长,这次的事情,意义有多重大,上次我跟你说的时候你就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下官明白。”孔璋连忙点头。

    “你明白?”丞相打量了一下他,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你还不太明白。”

    “丞相此言……何解?”在丞相这种犹如能把整个人都看透的目光面前,孔璋稍微有了一些动摇。

    “你想的没错,这次是你们外务司大放异彩的好机会,但是同时……”王丞相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这也是我们整个丞相府和内阁出风头的机会,你要站得高一点,把全局看清一些……”

    站得高一些,把全局看清一些……因为必须顾及到影响,所以丞相的话有些不尽不实含蓄深沉,所以孔璋一时陷入到了沉吟当中,思索他的真意。?笔?趣阁  w?w w?.?b?i?q?u?ge.cn

    “丞相的意思是,这次我们要为丞相和内阁,把日本的差事给办好?”片刻之后,孔璋试探着问。

    “对,你要借着这件事,好好把外务司的名头打出来,别让他们老说你是跟在大军后面吃灰的。顺便,也要用我的名头,来约束一下那些军兵,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不要一味喊打喊杀。记住,这次攻伐日本绝不是为了要杀人放火,而是为了达成别的目的,这一项便是只有我们能够做主的地方,他们只能听我们的。”

    “以我们为主……”孔璋沉吟了片刻之后,微微露出了一些了然的表情。“下官大概明白了。”

    新朝文武殊途,为了避免过于崇文抑武所以刻意规定内阁不管军,军队只直属于天子。这种安排虽然可以维护军队的地位,但是自然也会带来一些隔阂,军队和政府之间都存了一些互相较劲互相表功的心思。

    因为丞相没有直接管军队,所以军内对他颇有一些不在意的情绪,有时候甚至还有自行其是的。虽然平常从没有人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但是哪怕防微杜渐起见,他也不想让这种苗头持续——他有资历有名望,军内的人就算心里不听,表面上还是得对他客客气气,但是他后面的丞相呢?那时候可未必会如此了。

    所以,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后继者,丞相也希望借一些机会敲打敲打军队,让他们明白自己虽然是必不可缺的刀,但是毕竟还是要靠笔来维持天下。

    “这次下官一定会派遣得力的人去日本,一定让他把控好形势,尤其约束好军队,让他们只按计划行事,不得节外生枝、坏了大计。”孔璋继续说了下去,“日本各方势力错综复杂,也只有我等才能够抽丝剥茧,实现皇上的心愿。??  笔趣? ??阁  w?w w . b?iquge.cn”

    “很好,明白就好。放心大胆去做,皇上是会支持你的,不会让你们难堪。”王丞相的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知道为什么这次派去领军的人是赵松吗?”

    在孔璋懵然的注视下,丞相的声音放得更低了。“兄弟归兄弟,但是功劳不能全让兄弟们立光了啊……下面的人,也该提拔起来了。”

    这……难道……?孔璋被这句话平平淡淡地话,震得有些心绪不安了。

    诚如丞相所言,这些元帅们跟着皇上太久功劳太大,确实也该稍微歇一歇了,得给新人机会。

    皇上应该不会想要真对元帅们进行打压,只是开始培养新一代勋臣而已,并不想要学前明太祖。不然的话,丞相大人也不会这么镇定悠闲了,毕竟皇上真想做什么的话,第一个当其冲的就是他啊……

    孔璋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下来。

    “一惊一乍做什么啊?老实点儿!”丞相还是微笑着,“办好了差,你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只要为皇上搞来了他想要的东西,给你一把内阁的交椅算什么难事呢?”

    孔璋再次停住了,只是这次他不再是惊愕,而是惊喜。丞相已经暗示好了,只要这次他的差事办好了,将外务司再提高一级,变成外务部、将他提升为外务大臣也将是有可能的。

    这是他第一次得到这样的承诺,仅仅靠着这个承诺,他就已经什么都敢去做了。

    “下官……一定不负丞相之望!”

    正当他还在激动的时候,出门的侍从已经将在外面等候的周璞给带过来了。

    当这个青年小官走进偏殿的时候,端坐在椅子上的丞相正好翻开了他写下的那些条陈。“周璞?好名字。”

    “下官参见丞相!”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激动之后,周璞毕恭毕敬地躬身行礼。

    “免礼。”丞相随手摆了摆手,示意他到自己书桌对面的座位坐下,“我听孔司长说,你是外务司里面专门负责对日本事务的人之一,这个条陈也是你和他一起编写的?”

    “是的,正是下官。”周璞马上回答。

    “好。”丞相放在条陈上的视线骤然抬起,放到了这个青年官员身上,而他手中的条陈也被合在了一起,直接扔到了桌子上,“我白天时间少,先就不看这些了,你跟我详细扼要地说一下日本现在的情况吧。我听说日本是武臣架空了君王,直接用幕府统治国家?那现在说话算数的是哪些人?”

    “是的,日本自从数百年前武士领源赖朝就任征夷大将军,开创镰仓幕府开始,就一直是武家施行统治,天皇如同傀儡一般。”周璞小心地回答,“在一百多年前,当时的室町幕府势坠,日本陷入了一百多年的战乱,直到三十年前德川家康重新经过关原大战击破了反抗自己的联盟,让天皇封自己为征夷大将军,并且在江户建立了幕府。他后来将将军位传给了第三子德川秀忠,而德川秀忠在生前把将军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他已经于去年冬天死去,如今的将军已经是第三代,名字叫德川家光。虽然父亲才刚死,但是他已经当了差不多十年的将军了,其人****精明,不可轻视之。”

    “生前传位?”丞相感觉有些奇怪。

    “是的,德川家康和德川秀忠都是生前传将军位给儿子的,然后他们迁居别处,自称大御所,和将军一起分治,既明确了传承,又能够辅助儿子秉政。”

    “这样安排,怕是因为国内不稳的……”丞相意味深长地说。

    “确实如此。”周璞马上回答,“幕府架空天皇,并非名正言顺,再加上德川家是从乱世当中崛起的,所用手段也并非统统光明正大,所以虽然他们现在已经统御日本数十年了,但是日本国内对他们不信服的也大有人在……”

    “这一点倒是应该好好利用。你知道哪些人不满吗?和那些人有接触吗?”丞相再问。

    “德川家是以武力威迫日本的,而且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到处都有人不满,其中以两种人的反抗情绪最为浓烈,也最能够为我所利用。”周璞小声回答,也不卖关子,马上继续说了下去,“其一,是天皇和朝廷的公卿,这些人虽然名义上还占着名分,而且还占着日本朝堂的最高官位,但是实际上在幕府的多年威迫之下,早已经困顿不堪。日本将拥有万石以上土地的豪族成为大名,而据下官所知,目前江户幕府只给了天皇总产粮食一万石的领地,还不如最小的藩主大名,而公卿当中,与天皇世代通婚的最尊贵的五摄家,九条和近卫家仅有三千石家领,一条家为两千石,而二条家鹰司家两家则更加少,分别为一千七百石和一千五百石,由此可见,德川幕府虽然名义上是臣,但是对朝廷和公卿压迫十分之厉害,这些人心里自然也对德川幕府充满了忿恨。”

    “我听说这所谓的五摄家实际上本出同源?”丞相有些好奇地问。

    “是的,五摄家本都是藤原家的分支后裔,这藤原家从宋朝时开始就辈出权臣,掌控了朝廷,然后世世代代与天皇通婚,掌控了朝廷。只是……后来武家崛起,建立幕府,最后把藤原和天皇一起做了傀儡。”

    *********

    谢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