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年纪尚且还算幼小的太子,住在那里之后,一边平常在一群老师的教导之下学习各种知识,一边也经常来军营里面向父皇学习治国的实践,倒也进步得非常快。? 笔趣? 阁 ? w?w?w?. b?iquge.cn

    在侍臣的带领之下,一身便服的太子很快就来到了皇上平常处理奏章的小偏厅当中。

    这个小偏厅的布置,和其他地方的简朴实用作风一脉相承,除了四壁的书架和文牍之外,只是有书桌一些凳子和一张供累时小憩的床而已。当太子走进书房的时候,皇上正坐在微微摇晃的摇椅上面闭目养神。

    “儿臣参见父皇!”一进来,太子就身鞠了一躬,向父亲行礼。

    尽管很多教他的老师都告诉他太子最重要的就是守拙,要时时刻刻保持对皇上的尊敬,不要在任何方面惹得父皇不高兴,但是父皇在礼仪上对他却从没有要求过太多,甚至在他第一次下跪对父皇行礼的时候他还大了一次脾气,斥责了他的老师,然后叮嘱太子父子之间最重要的是亲睦,见了父皇的时候不必下跪,只需躬身行礼即可。所以自从那次之后,太子见了父皇都只是这样行礼,但是内心当中对他的崇敬和尊重,却从来没有减色过半分。

    是的,太子十分崇拜自己的父亲,一心想要成为像父皇那样的大英雄、好皇帝,为此也以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以便尽快能够承担起重任。

    在太子的轻呼声当中,皇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哦,你来了啊。”他一边微笑着一边轻轻抬起身来,“还挺快的啊,我才眯了一会儿而已……”

    “得父皇传召,儿臣岂能不尽快赶到。???   ?笔趣 阁   w w?w?.?biquge.cn”太子恭敬地回答,然后走到了躺椅的旁边,伸出手来副父皇起身。

    “倒是苦了你了,我一个念头就给叫过来了。”皇上轻轻地拍了拍太子的脑袋,“不错,最近又长高了点。”

    他的年纪仅仅十三岁,身形还有些消瘦,不过个子已经挺高的了,性格也脱离了小时候的稚气,而变得沉稳厚重起来。而且在各位精选的老师的悉心教导之下,他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具有了不错的学识素养,所欠缺的只是一些历练经验而已。而在自己的暗中帮助之下,得到历练经验的机会是不会缺少的。

    被扶起来之后,皇上拉着太子的手,走到了书桌边,然后两个人一起坐了下来。

    “儿子,最近老师们都说你的学业很不错,也很用功刻苦,学问现在有了很大的长进,我很高兴啊,做得好。”皇上一边说,一边抚摸尚且年幼的太子的头,眼中也满是慈爱。

    虽然平常在外人面前十分威严,但是皇上在和儿女们私下里接触的时候,态度却十分和蔼,称呼也十分亲切,一点也不想让父子亲情因为权力而磨损——尤其是在儿子这么年幼的时候。

    “父皇的教导,儿子须臾也不敢有忘,儿子不早点学好该学的,那怎么能为父皇分忧?”因为得到了父皇的赞许,所以太子也十分高兴,脸也微微红了,“儿子只是愁时间有限,不能将现在各位老师教的东西都好好学完。”

    “哎,别这么说,你已经够努力的了,别再强逼自己。”皇上又拍了拍他的头,“学海无涯,你没办法一下子把所有东西都学完的,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循序渐进,再说了,我一直在看着你的学业,你该学的东西已经学得不错了,我很满意。我今天叫你过来,就是想要先告诉你,过年这段时间我要放你一个月假,让你好好在外面透透气,把心里憋闷的气都泄出来,有张有弛、有劳有逸才是正路嘛……就这样吧,从明天起,你就和你的那些少年侍从们一起出去逛逛,骑骑马打打猎,好好看看这大汉的江山!”

    听到父亲如此勉励的话,又知道自己可以从高强度的教育当中解脱出来,放一个月的假,太子不欣喜若狂才怪吧。笔?趣?阁 ?? w?w?w?.?b?iquge.cn

    “儿臣,谢父皇!”太子喜形于色。

    “没关系,你做得好,自然会有奖励。”皇上笑着捏了捏太子的脸,十分亲昵。

    虽然明着说是在放假,其实对皇上来说,这也是对太子的一种教育,一来在外面骑马打猎可以锻炼身体,顺便熟悉外面的情况、避免不接地气的情况;另一方面来说,太子也可以和他的那些侍从们加深关系。

    这些太子侍从,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十岁到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一般都是勋贵之后,也是未来的朝廷栋梁,让他们和太子多接触,也可以培养他们对朝廷、对太子的忠诚心。

    不过这些考量对皇上来说都是顺其自然的结果,所以他也不打算跟太子多解释,只想着让他到时候好好玩玩,享受一些以后可能再也难以享受到的乐趣。

    不过,虽说如此,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提前告诉他的,必须先让他有个准备。

    “记得,多和郑家的那个小子亲近亲近,你过不了多久就用得着他。”皇上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了,开始显得严肃了起来。“玩归玩,过了年之后,就有的你忙了啊,儿子……”

    “郑家的小子?”太子先是有些惊愕,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父皇是指郑森吗?”

    郑家就是指郑芝龙一家,郑芝龙从万历末年开始投入到了海上,先是在海上巨盗颜思齐手下,通过在海上走私和劫掠逐步起家。在颜思齐死后,郑芝龙结合诸海盗领,号称十八芝,拥有当时福建沿海实力最强大的一支武力及商业团队,领导海贼数万人,经营走私与劫掠事业,横行于台湾海峡。等到新朝定鼎之后,经过了郑氏家族多年的经营,他们已经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大豪商。

    当新朝平定了北方,并且开始向南方席卷而下的时候,这位出身福建、横行一时的海上巨豪,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犹豫权衡之后,毅然也投入到了新朝当中,成为了大汉朝廷的一员。

    在郑家归附之后,他捐了一大笔财富给了朝廷充作军费,而那些原本跟着他们家在海上闯荡的海盗和走私商,一部分随着他们上岸,各自买房置地重新过上了6地上的良民生活、一部分还有功名心的则留在海上,被编入到了朝廷的海军当中,这些人经过多年的海上闯荡,有操船的经验也有海战的战术素养,所以极大地扩充了海军的实力,当然,还有一小部分人习惯了抢掠的生活,不识时务不肯归顺朝廷,他们也成了被朝廷大力打击的对象,很快便被从海边扫清殆尽了。

    为了表彰郑家捐献财富和率军归附的功绩,朝廷在数年之前将郑芝龙封为了会稽侯,另外还进行了多番封赏,令这个一心想着衣锦还乡的海上巨豪心满意足地回家当了富家翁。而且,最近朝廷还将他虚岁十岁的儿子郑森召入到了朝廷当中,当了太子的侍从——当然,底下有些人嚼舌头说这有让他儿子当人质的意思,不过朝廷和会稽侯两边都是绝对不会承认这种荒唐无稽的谣言的。

    一听到父亲说起,太子就想起了那个郑森。

    这个少年人虽然年纪比自己还小几岁,但是虎虎生威,有一种英姿勃的雄气,就连对着自己这个太子也一直不卑不亢,应对得体,看得出来有那种少年英杰的气象。也正是因为郑森平时在对他的应对当中展示出了这种少年英气,所以让太子留有了深刻印象,。

    “没错,就是这个姓郑的小子。”皇上点了点头,“看你好像对他很熟似的?”

    “也说不上很熟,只是这个郑森英姿勃,让儿臣暗为赞许,所以儿臣能够马上想起来。”太子低声回答,心里则在寻思父皇的用意。

    “英姿勃?这个评语可不低啊,你平常不轻易夸人的,看来这个姓郑的小子真的很不错,那我就放心了。”皇上又笑了笑,“你这阵子就好好带着他吧,用得着!”

    “敢问父皇,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太子稍稍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大起胆子问了,“为何……为何要突然提起郑森?”

    难道父皇要对会稽侯一家有所图谋了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朝堂和福建地方上可有的动荡了啊……在多年的教育之下,太子考虑问题的时候,已经开始带有政治家的色彩,虽然还有些生涩,但是比起同龄人来说已经不知道高了多少。

    “别紧张,我只是叫你用用他这个人而已,没有对郑家做什么的意思。”皇上看出了太子的心中所想,于是马上安慰起了他,“确切地说,我是要你在另外一个地方担当大任。”

    “担当大任?”少年人的心瞬间就紧绷了起来,“是什么大任?”

    皇上盯着太子,一字一顿地说,“日本是什么国家,在哪儿,你知道吧?”

    *********

    感谢”段逸尘“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