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没有很快去问皇上具体原因,而是转头看向墙角边一直默不作声做记录的书记官。?  笔趣 阁  w?w w?.?b?i?q?uge.cn“刚才皇上和我们说的事情,都记录下来了没有?”

    “记下了,丞相。”这个年轻的书记官马上做出了答复。

    “好,接下来我们和陛下的谈话你也要完完全全记录下来,不得有任何遗漏!”王兆靖严肃地叮嘱这位书记官,“记得,我们谈完了之后你要录三份副本,我和蔡国公平原侯都要保留一份!”

    皇上接下来要跟他们说的事情,必然将是十分紧要的东西,他们也许在一场会议当中无法完全领会,这种情况下,在回去之后多看几遍会议记录就对他们很有帮助,也能让他们更能够执行好皇上的意志。

    “是。”书记官马上就点头应了下来。

    “皇上,您虽然今天才跟我们说,但是想必心中这个想法已经酝酿许久了吧?”吩咐完了书记官之后,丞相重新看向了皇上,“且皇上直接训示吧,我等一定好好听在心里。”

    “训示谈不上,只是有些事情要征询你们,顺便问问你们的看法而已。”皇上冲丞相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们不要专门听我的,有意见就说。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现在我国为了铸币而需要大量的金银,各处还需要大量的铜,而日本人手里有很多金银又有铜矿,那自然我们就要想想办法互通有无……”

    “启禀陛下,陛下盛聪,臣等不及,银行和铸币之议,确实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不过……”王兆靖的神情十分严肃,显得若有所思,“日本孤悬海外,和大6交流不甚方便,而且之前还被前明太祖列为了不征之国,如果需要征伐之的话,恐怕需要细心筹划才行……”

    其实他并不在乎攻打“不征之国”的道义上的负担,只是担心在日本的战事如果旷日持久而且耗资巨大的话,已经入不敷出的国家财政恐怕就又会增添一个大负担,结果不仅没有达成原本的目标,反而得不偿失。?  ?   ?笔趣阁   w?w?w .?b?i q?u?g e . c?n?所以他想要借着今天的机会委婉地提出一些提醒,让皇上在考虑进攻日本的时候多多注意一下不利条件,不要过于盲目地行动。

    “不征之国那是前朝的事情了,与今朝何干?时移世易,自然应该审时度势相机而动,难道前朝太祖定下的规矩,我们还要遵守吗?”皇上不出丞相的意料,很快就否决了他的说法,不过态度倒是并不生气,“丞相,你的意思我是明白的,你放心吧,这场仗,我们会进行完全的准备,绝对会打成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这点清醒我还是有的。”

    “皇上明见万里,臣等不及!”丞相心里暗暗定下来了,连忙口中称颂。

    “好了,别光顾着给我戴高帽,我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的,你们可别想着随便附和我就能过了关!”皇上笑了起来,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陈宏,这件事跟你最为有关,你先说说你的看法吧。”

    “回皇上,臣也听说日本自古以来就盛产金银,其国铜矿的储量也极其丰富。多年来我朝一直都在与他们交往贸易,所以得到了不少金银。”因为知道皇上恐怕已经下了决定,所以陈宏的话也十分委婉,大体上同意了皇上的构想,只是补充了自己的一点顾虑而已,“如果能够出兵威慑其国,令其献出一些金银,想来我国的需求可以满足不少,皇上的大计应该也能够按照原本的规划来完成。不过……还是那句话,臣以为最好战决,不然的话,如果两国开战,恐怕贸易会暂时中断,日本金银对我国的输入也会一时断绝,若是旷日持久的话,反而对陛下的大计颇为不利。笔??趣阁  w?w?w?.?b?i?q?u ge.cn”

    “好,我明白了。”皇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蔡国公石满强,“满强,你说说你的看法吧。”

    “回皇上,臣是个武人,一向只知道服从命令行事,对于财政和国政,臣并不知晓。”石满强的回复倒是慷锵有力,“不过臣知道,皇上做的决定那是绝对不会错的,臣只需要鼓起死力去完成即可,皇上指到哪里,臣就打到哪里!”

    “还真是个勇将!”皇上禁不住大笑了出来,“不过,这次不用你来打过去了,这次为了减小我国的损耗,我只打算派一个旅过去,战决打疼日本的当国之人,让他们痛彻心扉然后答应我们的条件就好了,你是一个元帅,难道我还能让你当个旅正带着这些兵?”

    “不用我上阵?这……”石满强惊愕当中又有掩饰不住的失望,“那皇上,请问旅正是谁呢?”

    “我定了赵松。”皇上的语气十分平淡,“你们觉得这个人选怎么样?”

    三位重臣又十分迅地对视了一眼,虽然文武殊途,但是他们都久在朝中,当然知道赵松是什么身份,也知道皇上对这位堂弟的看重。既然皇上已经选定了由自己的堂弟来领兵,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臣久闻赵松作战有勇有谋,是一名难得的将才,这个人选十分不错。”仅仅只沉默了片刻,石满强马上说。“他当旅正,此次应该征伐不会有失。”

    “很好。”皇上再点了点头,像是看透了他心中所想似的。“你倒是豁达,能以大局为重。不过,心里肯定还是挺可惜的吧?”

    “臣是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臣知道,既然皇上将臣特意叫过来了,那自然就不会是只跟臣说说这种安排而已……”石满强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些笑容。

    “长进了啊!都会油嘴滑舌了!”皇上又是一笑,“不过你说得没错,这次我确实对你这些有些安排。赵松现在就是个旅正,但是这次派过去的旅不会全是用他现在的那个旅,我准备让他从之前管的部队里面抽一个团作为直属,另外两个团就从别的地方去找。另外两个团正我也定好了,一个是马同济,一个是黎黄河,黎黄河现在在董冰峰麾下,马同济现在就在你的手下,你不会给不出人吧?”

    听到皇上的话之后,石满强心中顿时大喜。皇上这意思,就是从他这里调人,而且不是调一个人而已。马同济现在在他的手下任团正,调过去也是团正,但是打完之后肯定会有不少封赏升迁,而且他可以抽调很多自己手下精干的青年军官塞到这个团里面,让他们一起从里面分润战功,走上升迁的康庄大道。

    这已经是皇上对他的很明显的照顾了。

    “皇上给了马同济这样的机会,臣怎么会阻拦呢?”石满强笑得满面春风,“皇上且放心,臣回去之后一定会马上从下面抽选精兵强将,一定要让最好的官兵随他,决不让皇上失望!”

    “你要做的可不是抽调一点儿人而已,”皇上摇了摇头,“这次虽然只派一个旅过去,但是毕竟是大军千里出征,需要消耗的物资极大,需要从国内运大量物资过去,辽东现在虽然暂且平静,但是毕竟残破得厉害,物资还是要从山东来运,你既然管着山东的兵,那就好好地给我管着,要是后勤供应出了问题,我就拿你是问!”

    “皇上请放心!”在皇上的注视之下,这位元帅也激动了起来,“到了出征的时候,臣一定会亲自坐镇督办,绝不会让物资供应出上一点问题,否则臣就亲自过来跟皇上请罪!”

    “别跟我请罪了,到时候你就去跟太子请罪吧。”皇上冷笑着回答,“这次出征,坐镇后方负责调度的太子,我只是偶尔听他上报而已,你不用跟我多说。”

    “太子……”三个重臣同时抽了口冷气,“这次竟然是太子来负责?”

    他们心里都明白,如果太子亲自坐镇后方,这件事的意义就完全非同小可了,太子是国之储君,虽然年幼但是也到了该历练的时候了,皇上派他出来负责后方坐镇,那肯定就存了这个心思。虽然皇上说的是他在负责我不会来掣肘,但是太子办事皇上哪有放手不管的可能?可想而知,如果这次远征当中有谁的表现不好的话,那太子一上报,皇上肯定饶不了他吧。

    “臣……明白了。”石满强沉思了片刻,然后略微艰难地点了点头,“臣一定尽心尽力,决不让皇上和太子失望!”

    “别搞得那么紧张,我相信你做得好,否则也不会找上你。”皇上微笑着勉力了他,然后转头看向了两位重臣,“陈宏,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你回去准备一下,看看最近能够筹集到多少钱来,我们先把这次出征的费用给准备好——不过要记得保密,不要让外人听到我们的谋划,免得闹出别的乱子。”

    “臣明白。”陈宏马上应了下来,“臣回去之后就会着手相关的准备,力争不拖延此次远征!”

    ************

    感谢“段逸尘、哈欠飞飞、上善风月、风中龙王”几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